当前位置:首页 >青年文摘在线阅读

大师当老师_名人故事简短

来源:青年文摘在线阅读作者:时间:2018-12-10 22:13:41手机版

 蔡元培任北京大学校长给学生上课时,突然问学生:“5加5是多少?”学生以为校长所问必有奥妙,都不敢作答,好一会儿,才有学生率直地说:“5加5等于10。”蔡笑着说:“对!对!”并鼓励说,“青年们切不要崇拜偶像!”

王国维上课从不迟到早退,上完课就走,风雨无阻。有一回,王国维讲《尚书》时,当堂告诉学生:“这个地方我不懂。”可当讲到他研究有素的问题时,他则说:“我的研究成果是无可争议的。”这种有一说一、认真求实的态度很让学生们佩服。

黄侃在北大任教时,每次授课讲到精彩要紧处,便戛然而止,说道:“这里有个秘密,仅仅靠北大这几百块钱的薪水,我还不能讲,你们要我讲,得另外请我吃饭才行。”他平时只管讲课,从来不给学生布置作业。临到期末考试,他不肯看考试卷子,也不打分数。教务处不同意他这种做法,最后,黄侃被逼急了,就给教务处写了一张纸条,“每人80分”。意思是,80分最合适,弄得教务处无可奈何,也就随他去了。

刘文典去教室讲课前,先由校役带一壶茶,外带一根两尺来长的竹制旱烟袋。讲到得意处,他一边吸旱烟,一边解说文章精义,下课铃响也不理会。刘文典有一次在西南联大授课,临下课时,告诉大家下一堂授课在下周三晚饭后七点半。约定之日到了,学生们发现那天正好是农历五月十五,刘文典把讲课的地点从教室搬到了操场上,一轮皓月当空,月光如银瀑一样倾泻而下,使得远山近水都笼罩在一层如幻似梦的朦胧色彩中。刘文典那天讲的是著名的《月赋》,只见他一袭长衫,飘然而来,如仙人降世般在桌前落座。他引经据典,侃侃而谈,音调抑扬顿挫,收放自如,时而闭目摇头,时而站起身来用手指向空中的明月,瘦削的身子前仰后合,长衫下角随风摆动,颇有仙风道骨的模样,使得听课的学生们如醉如痴,大呼过瘾。

鲁迅上课从不点名,但他的课堂总是人满为患。鲁迅先生上课时,从来不照本宣科,虽然也把教科书放在讲台上,但很少去翻动,而是把所要讲的重点一一讲解,引经据典,旁征博引,滔滔不绝。他不是在枯燥地给学生灌输知识,而是用生动的语言,形象化的比喻,来帮助学生们消化理解,而且喜欢和自己所学的医学知识联系起来,还喜欢穿插一些与课文有关的故事及在日本时的见闻,因而受到了学生们的欢迎。他还有个习惯,就是一边讲,一边在黑板上画图给大家看,通过这种直观的方式,来加深学生们的印象,因而收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他是严峻的,严峻到使人肃然起敬,但瞬即融化了,如同冰见了太阳一样,是他讲到可笑的时候大家都笑了。有时他并不发笑,这样很快就又讲了下去。到真个令人压抑不住了,从心底内引起共鸣的时候,他也会破颜一笑,那是青年们的欢笑使他忘却了人世的许多哀愁。”多年以后,许广平回忆起鲁迅讲课的风采依旧绘声绘色,让人如同亲历一般。有一次讲到《西南荒经》说,吃了一种叫讹兽的肉的人,说话就会不诚实。他随即讲了个故事:有人走到三岔路口,去问路,结果从不同的人那里得到三个不同的回答。他接着幽默地说:“大约他们亦是食过讹兽罢!”学生们一阵哄堂大笑。

梁实秋上课,黑板上从不写一字,他说:“我不愿吃粉笔灰。”梁教授虽为留美归来的学者,但上课时却常常身着长袍马褂,脚蹬千层底布鞋,活似一位老派学者。他讲课的功底十分厚重,很有感染力,据说有一次,他在课堂上讲解英格兰诗人的一首诗,有一女生为情所动,泪下如雨。梁教授继续再讲,女生竟伏案放声大哭起来。

钱玄同在北京师大中文系讲传统的音韵学,讲到“开口音”与“闭口音”的区别,一个同学请他举一个例子。他说:北京有一位京韵大鼓女艺人,形象俊美,特别有一口洁白而又整齐的牙齿,使人注目。女艺人因一次事故,掉了二个门牙,应邀赴宴陪酒时,坐在宾客中很不自在,尽量避免开口,实不得已,有人问话才答话。她一概用“闭口音”避免“开口音”,这样就可以遮丑了。例如这样的对话:“贵姓?”“姓伍。”“多大年纪?”“十五。”“家住哪里?”“保安府。”“干什么工作?”“唱大鼓。”等到那女艺人牙齿修补好了,再与人交谈时,她又全部改口成“开口音”,还是这样的对话:“贵姓?”“姓李。”“多大年纪?”“十七。”“家住哪里?”“城西。”干什么工作?”“唱戏。”同学听了都破口大笑。

老舍先生讲课老是板着面孔,不苟言笑,可出语风趣,惹人发笑。如在讲到文艺作品要写出人物的典型性格时,他说:“要把人物性格描绘得一看就像谁,至少也得像他二哥。”同学们笑了。他仍板着脸再讲:“写典型嘛!就要多加材料,假若你要写一个爱穿马褂的人,不妨写他穿着两个马褂,三个马褂,四个马褂。”大家又笑了。可他还是板着脸,等大家笑完再接着往下讲。他最忌讳说笑话的人自己也笑。吴宓教学极其认真,每堂课必早到教室10分钟,擦好黑板,做好上课的准备,从不缺课,也从不早退。给学生修改文章时,用毛笔蘸红墨水写,字迹工整,涂改一字,必涂四方满格,免被误认。他对女学生百般呵护,在西南联大讲红楼梦研究课时,他见有些女生没有椅子坐站着听,他停止讲课,马上从旁边的教室搬来椅子,等女学生坐好,才开始讲课。

金岳霖教授上课时要提问,学生太多不可能都叫得上名字,于是,他就叫道:“今天,穿红毛衣的女同学回答问题。”于是,所有穿红毛衣的女同学就都有些紧张,又有些兴奋。因为,能够流利地回答出金教授的提问是件很出风头的事。

启功先生讲课的开场白很有意思,他是个幽默风趣的人,平时爱开玩笑,上课也不例外,他的第一句话常常是:“本人是满族,过去叫胡人,因此在下所讲,全是胡言。”引起笑声一片。   

青年文摘在线阅读排行

青年文摘在线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