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青年文摘在线阅读

水的气息_非常好看的微小说

来源:青年文摘在线阅读作者:时间:2018-12-09 22:40:00手机版

茫茫沙漠,两个人在蠕动着。他们已经三天没喝水了,他的嘴唇已经龟裂,并不时发出细若游丝的声音:“水,水……”

他很后悔没听向导的,重视沙漠行走时水的珍贵。

这是他第一次来沙漠,也知道沙漠缺水,可绝没想到会缺到如此程度。电视节目里不是经常说沙漠中有绿洲,甚至有河流嘛,可现在什么也没有,只有无边无际的沙子和针一样刺人的烈日。

无边的干渴正一寸寸侵蚀着他的生命。他慢慢爬动着,右手缓缓抬起,伸向前方——前面有个水袋,他听见水袋里的水发出“咕咚咕咚”的声音。

“拿到水袋,才可以喝到水。”这是向导许诺的,“抓住水袋,水就是你的。抓不到,休想喝一滴水。”向导说时毫无怜悯之情。

他觉得向导是在报复自己,因为进入沙漠,向导曾告诫他:“水要省着点喝,每天只能喝几口。”但他却不以为然,还与向导大吵一架。

“这是水,不是血。我一直这样喝,在办公室里就是这样抱着杯子喝,习惯了,改不了。”

“这不是在你的办公室。”

“我也没像在办公室那样喝啊!”

说这话时,他很后悔接受这个任务,如果窝在办公室里该多好啊,泡一杯茶,想怎么喝就怎么喝,怎会像现在这样,喝点水还受向导管束。他依旧大口大口,毫无约束地喝水。他们带的水是和进出沙漠相对应的,怕什么?

可谁知,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沙让他们迷了路,水就要喝光了,除了向导水袋里的那点水。

在一次晕倒醒来后,他哀求向导给自己一点水喝,向导摇摇头,拒绝了。他又掏出钱买水,向导无动于衷。他以为向导嫌少,又掏出戒指、手表,可向导还是摇着头,告诉他:“就是全世界的黄金都堆在这儿,也买不来一滴水。”

他哀嚎一声,绝望地倒在沙漠上。这时,向导慢慢解下腰带,撕成细布条,接在一起,一端系着水袋,另一端绑在手腕上,并开出喝水的条件:自己在前面走,他在后面追,追着了,水就让给他。否则,一滴也不给。

他不理,躺在原地不动。向导却拿起水袋,拧开盖子,“咕咚”一口,然后慢慢站起来,向前走去。

水袋就拖在地上,每次都只差一步,可就是拿不到,他狠狠地骂道:“该死的家伙。”

终于,在断水的第三天,他趴在地上,向导也趴在地上。他看到了希望,一步步爬过去。向导也动了,一步步向前爬,还不时地扯起水袋,嘴对着嘴“咕咚”一声。

“水还很多!”他一边鼓励自己,一边艰难地向前爬,一寸一寸,靠近向导。向导也爬动着,一寸一寸,拉开距离。终于,向导不动了。他爬过去,抓起水袋,拧开盖子,放到嘴边才发现,水袋里并没有水,只有几颗石子,摇一摇就发出“咕咚咕咚”的声音。

“水呢?”

向导断断续续告诉他:“水袋的水,在你上次晕过去时就给你喝了,为了让你走出去,我撒了谎,在水袋里放了几颗石子……”他听了,默默地流下了泪。

向导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他去拉,不动,用手一摸,已没有了呼吸。

当他再次上路时,向导已永远地留在了沙漠上。他拉着水袋往前爬着,水袋一路“咕咚咕咚”响着。

一天下午,就在他再也无力起身时,眼前一亮,一缕清凉湿润的气息缭绕在鼻端,那是水的气息,是只有在沙漠里面临死亡的人才能感觉得到的气息。只可惜向导再也嗅不到了,他想着,再次流下了泪。

薇拉拉摘自:2013年6月26日《中国教师报》

文/余显斌

茫茫沙漠,两个人在蠕动着。他们已经三天没喝水了,他的嘴唇已经龟裂,并不时发出细若游丝的声音:“水,水……”

他很后悔没听向导的,重视沙漠行走时水的珍贵。

这是他第一次来沙漠,也知道沙漠缺水,可绝没想到会缺到如此程度。电视节目里不是经常说沙漠中有绿洲,甚至有河流嘛,可现在什么也没有,只有无边无际的沙子和针一样刺人的烈日。

无边的干渴正一寸寸侵蚀着他的生命。他慢慢爬动着,右手缓缓抬起,伸向前方——前面有个水袋,他听见水袋里的水发出“咕咚咕咚”的声音。

“拿到水袋,才可以喝到水。”这是向导许诺的,“抓住水袋,水就是你的。抓不到,休想喝一滴水。”向导说时毫无怜悯之情。

他觉得向导是在报复自己,因为进入沙漠,向导曾告诫他:“水要省着点喝,每天只能喝几口。”但他却不以为然,还与向导大吵一架。

“这是水,不是血。我一直这样喝,在办公室里就是这样抱着杯子喝,习惯了,改不了。”

“这不是在你的办公室。”

“我也没像在办公室那样喝啊!”

说这话时,他很后悔接受这个任务,如果窝在办公室里该多好啊,泡一杯茶,想怎么喝就怎么喝,怎会像现在这样,喝点水还受向导管束。他依旧大口大口,毫无约束地喝水。他们带的水是和进出沙漠相对应的,怕什么?

可谁知,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沙让他们迷了路,水就要喝光了,除了向导水袋里的那点水。

在一次晕倒醒来后,他哀求向导给自己一点水喝,向导摇摇头,拒绝了。他又掏出钱买水,向导无动于衷。他以为向导嫌少,又掏出戒指、手表,可向导还是摇着头,告诉他:“就是全世界的黄金都堆在这儿,也买不来一滴水。”

他哀嚎一声,绝望地倒在沙漠上。这时,向导慢慢解下腰带,撕成细布条,接在一起,一端系着水袋,另一端绑在手腕上,并开出喝水的条件:自己在前面走,他在后面追,追着了,水就让给他。否则,一滴也不给。

他不理,躺在原地不动。向导却拿起水袋,拧开盖子,“咕咚”一口,然后慢慢站起来,向前走去。

水袋就拖在地上,每次都只差一步,可就是拿不到,他狠狠地骂道:“该死的家伙。”

终于,在断水的第三天,他趴在地上,向导也趴在地上。他看到了希望,一步步爬过去。向导也动了,一步步向前爬,还不时地扯起水袋,嘴对着嘴“咕咚”一声。

“水还很多!”他一边鼓励自己,一边艰难地向前爬,一寸一寸,靠近向导。向导也爬动着,一寸一寸,拉开距离。终于,向导不动了。他爬过去,抓起水袋,拧开盖子,放到嘴边才发现,水袋里并没有水,只有几颗石子,摇一摇就发出“咕咚咕咚”的声音。

“水呢?”

向导断断续续告诉他:“水袋的水,在你上次晕过去时就给你喝了,为了让你走出去,我撒了谎,在水袋里放了几颗石子……”他听了,默默地流下了泪。

向导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他去拉,不动,用手一摸,已没有了呼吸。

当他再次上路时,向导已永远地留在了沙漠上。他拉着水袋往前爬着,水袋一路“咕咚咕咚”响着。

一天下午,就在他再也无力起身时,眼前一亮,一缕清凉湿润的气息缭绕在鼻端,那是水的气息,是只有在沙漠里面临死亡的人才能感觉得到的气息。只可惜向导再也嗅不到了,他想着,再次流下了泪。   

青年文摘在线阅读排行

青年文摘在线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