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开心一刻 幽默小笑话

记得你的声音_睡前好看的悬疑故事

来源:开心一刻 幽默小笑话作者:时间:2018-07-04 22:01:49手机版

 一一曲唱毕明星动容
  
  一家大电视台举办歌手选秀活动,特别派出一组人员来到小城登州进行海选。由于前来担任男声组海选评委的是歌坛红星刘雨卿,立马在小城引起轰动。
  
  刘雨卿是去年香港地区冒出来的新星,人美歌甜,尤其是她那一双深如碧潭的大眼睛,黑白分明,干净纯洁得不含一丝杂质。她走的是清纯玉女路线,甫一出道,便红遍华人地区。
  
  据说,刘雨卿是主动要求充当评委的,主办方自然喜出望外。本来,主办方打算留她到决赛时再出场担任评委,但刘雨卿以档期冲突为由,提出只做海选评委,并要求把小城登州作为海选的一个点。
  
  刘雨卿相当敬业,离海选还有两天,她就秘密抵达登州。第二天,她跟随行人员说要去见一个人,就独身一人上街了,行踪成谜。
  
  两天后,海选如期开始。
  
  不出所料,因为刘雨卿的参与,海选盛况空前,粉丝们从四面八方拥向现场,争相一睹偶像风采。为防止意外事故,一队警察赶到现场维持秩序。带队的警察名叫王杰,是公安局刑警队长。
  
  因为报名选手太多,每个选手表现的时间只有短短两分钟,场外的选手可以通过大屏幕观看场内情况。众人关注的焦点自然是评委刘雨卿,她的一颦一笑,都能引起场外大屏幕前的粉丝阵阵尖叫。
  
  参赛选手大多水平有限,许多人参赛的目的不过是为了有机会能跟偶像近距离面对面,因此,第一天海选下来,亮点乏善可陈。绝大多数选手刚一开口,刘雨卿就毫不客气地伸手按铃示意出局。
  
  但第二天,出现了一次小高潮。当一位身材瘦长的男生演唱时,刚一开口,刘雨卿突然双眸放光,目光紧紧盯着选手的脸,神情颇为激动。
  
  直至一曲唱完,刘雨卿才恍然梦醒,点头说唱得不错,她问选手:“你是本地人吗?叫什么名字?”
  
  选手说:“我叫张默,是本地人。
  
  刘雨卿竟跟选手聊开了家常,问:“你认不认识我?”
  
  张默说:“当然认识,你是大明星啊,我是你的铁杆粉丝,你的每一首歌我都会唱。”
  
  刘雨卿问:“你再仔细看看,你以前从没当面见过我吗?”
  
  张默一怔,不由仔细瞧了她一眼,心中一动,忽然想起几年前在街上见过的一个卖唱的小姑娘,但随即又觉得绝无可能,就摇头道:“没有,肯定没见过。”
  
  刘雨卿神情古怪,似乎深觉失望:“那可能是我认错人了。你唱得不错,进入下一轮。”
  
  张默兴奋地道谢,走出大厅。出来后,他又仔细看了眼大屏幕上的刘雨卿,断定:绝对不是当年那个街头卖唱的小姑娘,两人只是长得有点像而已。
  
  因为那个小姑娘是一个瞎子。
  
  二一起案件深藏背后
  
  场外,警察王杰一直通过大屏幕观察着里面的动静,等选手张默出来后,王杰立刻安排一个便衣偷偷跟踪张默,让他设法取得张默的指纹、头发或抽过的烟蒂之类。那便衣奇怪地问:“王队,这人是嫌犯?”
  
  王杰道:“这些你不要管,快跟上他。”
  
  片刻后,王杰走进大厅,来到了后台的工作人员休息室。评委刘雨卿正端着一杯咖啡坐在沙发上发呆,满脸困惑之色。
  
  王杰走到她身边,低声问:“是他吗?”
  
  刘雨卿摇摇头,说:“我也不能完全断定,刚开始我觉得他的声音很像,可后来又觉得有些地方不像……奇怪呀。”
  
  王杰问:“什么奇怪?”
  
  刘雨卿苦恼地说:“我的听觉好像远远不如以前了。人的声音就跟长相一样,各有不同,以前,我轻易就能分辨出声音里面的细微差别,可自从我的眼睛好了后,听觉却越来越差,现在很难分辨得清了。”
  
  王杰略一思索,道:“这也难怪,以前你最主要的感觉器官就是耳朵,听觉自然敏锐,而复明后,用眼多过用耳,听觉很可能不知不觉退化了。不过,你现在不能断定也不要紧,我们可以通过查他的指纹或DNA来验证。”
  
  刘雨卿问:“最快几天可以得出结果?”
  
  “三天就差不多了。”
  
  王杰从休息室出来,刑警大李走到他身边,羡慕地说:“王队,看你跟刘雨卿这么亲密,简直就跟早就认识了一样。”
  
  王杰横了他一眼:“其实你也早跟她认识了。”
  
  大李一怔:“不可能!”
  
  王杰低声问:“你记不记得三年前你跟我一起去办的那起强奸杀人案?受害者是个叫阿玉的盲人。”
  
  大李吃惊得眼珠子都鼓了出来:“记得呀,难道……刘雨卿就是阿玉?可她的眼睛……这怎么可能啊?”
  
  王杰说:“大惊小怪!难道瞎眼就不能治好了?”他叮嘱大李:“你记住,刘雨卿就是阿玉这件事只限你我知道,不许告诉任何人,连你老婆也不能说。”
  
  见大李不解,王杰解释道:“你想一想,刘雨卿是玉女明星,形象纯洁,这种事传出去绝对会对她不利。”
  
  大李恍然:“王队,我明白了,她这次来登州是想寻找那个凶手,对不对?”
  
  王杰点头,说:“她记住的只有凶手的声音,所以她才来当评委,希望能寻找到那个声音。不瞒你说,那天她突然来找我,当我知道她竟是阿玉后,我比你都吃惊呢。”
  
  三一个机会不言放弃
  
  原来,刘雨卿于海选前两天就抵达登州,找的人就是王杰。
  
  那天,王杰见到刘雨卿后,愣了一下,觉着这人眼熟,就问:“请问,你找我有事吗?”
  
  刘雨卿说:“我想问一下一个案子的情况,你记不记得三年前的一起强奸杀人案?当事人是个盲女,叫阿玉。”
  
  王杰一凛:“你是……”
  
  刘雨卿伸手摘下墨镜,王杰大吃一惊,激动地说:“你不是那个歌星刘雨卿吗?”
  
  刘雨卿微笑道:“你认识我?”
  
  王杰说:“当然认识了,这几天报纸上全是你的照片。你跟阿玉是什么关系?”
  
  刘雨卿不说话,只是将披肩的秀发挽到脑后,往上翻了翻眼睛,露出眼白。
  王杰吃惊地睁大了眼睛:“难道你、你就是……阿玉?”
  
  三年前的一个深夜,王杰接到报案,说郊区发生一起强奸杀人案,一老人被杀,一女孩被强奸。他火速带人赶到现场,发现两个受害者都是盲人,那个被强奸的女孩就是阿玉。警方虽从阿玉体内提取了凶手的DNA,但茫茫人海,到哪里去找嫌疑人?从阿玉嘴里也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线索,她能记住的只有凶手的声音,而警方又不可能把全市几十万个男人都带到她面前说话让她辨认。刘杰告诉阿玉不要着急,警方会全力破案,一有线索就会立即通知她。
  
  离开时,王杰见阿玉孤单可怜,就问她家在哪里,想把她送回家。
  
  阿玉摇头说我没有家,原来,阿玉的亲生父母嫌她眼瞎,在她五岁时就把她送给了那个走街串巷卖唱的老瞎子,现在老人已死,她就无家可归、无依无靠了。王杰问她以后打算怎么办,阿玉说,我还是沿街卖唱,我记得那个畜生的声音,我一定要找到他为爷爷报仇。
  
  王杰很是为她担心,一个女孩子,眼睛又看不见,是很危险的,说不定以后还会遇到今天这种事情。后来,王杰经多方联系,把阿玉介绍到了临市的一个残疾人艺术团当了演员,也算是为她找到了安身之所。此后再无联系。
  
  没想到,阿玉今天会突然出现,不但眼睛明亮,而且摇身一变成了大明星刘雨卿。这简直令人太难以置信了!王杰自然瞠目结舌,又惊又喜:“阿玉,你的眼睛好了?”
  
  刘雨卿点点头:“我做了复明手术。我患的是白眼瞎,医生从我眼里除去了一层白色的东西后,我就看得见了。”
  
  王杰感叹万千:“怪不得当初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明星照后觉着有几分眼熟,可怎么也想不到你会是阿玉。阿玉,你是怎么当上明星的?”
  
  刘雨卿说:“这还要谢谢你把我送到了那个残疾人艺术团,后来有一次我们去广州表演时,我被香港的一个唱片公司老板看中,他请医生对我的眼睛进行会诊后,认为可以复明,就把我带到了香港,先治好了我的眼睛,然后把我捧成明星。”
  
  王杰看着她那黑白分明、灵动有神的双眸,由衷地为她感到高兴,想不到那个可怜的小盲女,会有今天的成就!
  
  刘雨卿转变话题:“那个案子怎么样了?”
  
  王杰抱歉地说:“还是没有进展。”
  
  刘雨卿道:“我这次来,就是要寻找那个畜生。”
  
  王杰问:“你打算怎样查?”
  
  刘雨卿说:“我唯一的线索就是那人的声音。我觉着那个凶手的声音有些稚嫩,岁数应该不大,现在顶多二十岁左右,如果他喜爱唱歌的话,你说他会不会报名参加这次海选?”
  
  王杰恍然大悟:“原来你来登州当评委是为了这个!”他思索片刻,又道:“现在的年轻人都想当明星,他报名的可能性倒是有,但概率很小。登州这个岁数的小伙少说也有五六万人,报名的顶多也就两三千人吧,不到二十分之一的概率。说不定此人早已远走他乡。如此寻凶,无异于大海捞针啊!”
  
  刘雨卿说:“只要有机会就好。抓不到凶手,我这辈子都不会心安。”
  
  王杰突然想起一事,刘雨卿是偶像明星,大众心中的纯情玉女,如果被粉丝们得知她被人强奸过,后果难以想象。他试探着问:“如果抓到他,你会站出来指证他吗?”
  
  刘雨卿毫不犹豫:“当然。”
  
  王杰想了一下,说:“其实你也不必站出来指证,只要指纹、DNA吻合,就是铁证。这样吧,海选时我也去现场。如果你发现可疑人选,就给我个信号,别的你就不用管了,我们会设法找到证据的。”
  
  四一次出场柳暗花明
  
  接下来两天的海选,刘雨卿并没有发现新的怀疑对象。
  
  第二轮比赛的时间到了。
  
  比赛是在晚上进行的,开始前,王杰匆匆赶到现场,告诉刘雨卿:“我刚得到消息,张默的DNA检查结果已经出来,二者虽然相近,但并不完全吻合,所以,基本可以排除他的作案嫌疑。”
  
  刘雨卿脸上难掩失望,怔了半晌,说:“可我总觉得他的嗓音有些像,检查结果会不会出错?”
  
  “当然不会。”王杰安慰她道,“你也不要太失望,其实你的这个计划本来就是碰运气,怎么可能那么巧凶手会来参赛呢?”
  
  刘雨卿怅然若失:“看来,我不应该治好我的眼睛。”
  
  王杰奇怪道:“为什么?”
  
  “我要是还是瞎子,我的耳朵就会很灵,绝对能分辨出声音的细微处来,凭声音我就能判断是不是凶手。可现在这个样子,我担心以后就是遇到真正的凶手,我也听不出来了。”
  
  王杰无言,心说有得必有失,世事岂能处处如意?
  
  比赛开始。由于第二轮比赛事关能否参加总决选,众选手使出浑身解数,设计了不少新颖环节,以求与众不同,获得评委青睐。并且,几乎所有选手都带来了亲友团、拉拉队助阵,现场气氛热烈,逢到自家选手出场,掌声、呐喊声此起彼伏,一浪高过一浪。
  
  张默排在第六名出场,他的出场也很特别,导演是这样设计的:张默走上舞台后,现场所有灯光熄灭,张默开始演唱,观众看不到人,只会听到他华丽动听的歌声,等唱到三分之一处时,聚光灯亮起,照在他身上,而后,灯光再次第亮起。
  
  这样的设计非常聪明,可以突出表现选手的唱功。一般水平的选手不敢选择这种方式,张默预赛时被刘雨卿赞扬声音好,信心大增,大胆地选择了这种方式。
  
  刘雨卿并不知道这种设计,当灯光熄灭现场陷入黑暗后,眼睛完全失去了作用,片刻后,她恍惚就回到了从前,全凭耳朵来感觉现场的变化,在这个黑暗的世界里,每一处细微的响动她都可以捕捉到、分辨出来。这种感觉,对她来说再熟悉不过了——她仿佛回到了盲人的世界中。
  
  张默的歌声响起,刘雨卿立马判断出,这人不是凶手。虽然嗓音跟凶手很相似,但细微之处还是有差别的。他不是凶手,那么真正的凶手会在哪里呢?
  
  刘雨卿正在胡思乱想,观众席里突然传来一声:“好!唱得真漂亮!”顿时,掌声、呼喊声响成一片。原来,张默一句唱毕,其亲友团成员立马为他助威造势。
  
  刹那间,如同一声炸雷在刘雨卿耳边炸响,她身子一抖,“霍”地站了起来——她可以肯定:刚才喊好的这声音,绝对就是那个凶手的声音!
  
  凶手就在张默的亲友团中!
  
  几分钟后,灯光亮起,刘雨卿寻找到了声音的来源:那是一个长相跟张默有几分相似的年轻人。
  
  五一声喝彩喊来灾祸
  
  两天后,经指纹鉴定,凶手归案。此人名叫张静,是张默的哥哥。
  
  张静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
  
  三年前,张静刚满十八岁。有一天晚上,他从网吧出来,百无聊赖地在大街上溜达,心中的欲望却总也无法平息。刚才,他在网吧里浏览了一家黄色网站,那些令人血脉贲张的画面在眼前挥之不去。
  
  后来,他就遇到了一老一少两个正相携赶路的瞎子,老的是位白发老头,少的是一个身材窈窕的少女,两人肩上各背了一把二胡,看来是沿街卖唱的艺人。张静欺负他们看不见,放肆地盯住那少女的腰身,这一看之下,心中的那股邪恶的欲望再也无法抑制,就身不由己地跟在了他们后面,一直跟到了他们的住处。
  
  他的脑海被一个邪恶的念头占据了:反正他们是瞎子,看不到自己,只要完事之后跑掉,即使在街上跟他们走个对面,他们也不会认出自己的。
  
  等到夜深人静,欲火焚身的张静爬窗而入,进入他们房间。刚进去,他脑袋上就挨了一棍,原来是老瞎子被惊醒了。张静想都没想,抬手将手中的砖头拍在老瞎子的脑门上,老瞎子一声闷哼,咣当倒在地上,再无声息。
  
  盲女从床上坐起来,吃惊地问:“爷爷,你怎么了?”
  
  张静走到床前,掏出打火机,啪,点燃,照亮了盲女的脸。
  
  盲女瑟缩成一团,颤声问:“你把我爷爷怎么了?”
  
  张静没有回答,伸手摸了摸她的脸腮,叹道:“长这么漂亮,可惜是个瞎子。”说完,他扔掉打火机,扑了下去……
  
  事后,张静得知那个瞎老头已死,提心吊胆了很长时间。但正如他所料想的,一个瞎子,怎么可能认出凶手呢?有一次,他在街上遇到这个盲女,两人擦肩而过,她也没有任何反应。于是,他提起的一颗心就渐渐放下了,后来,那个盲女不知所终,他也渐渐把这件事忘掉了。
  
  他做梦也想不到,这次为弟弟加油喊了一声好,竟喊来了灾祸,暴露了自己。他更没想到,台上那个明眸闪烁的明星评委,竟然就是当年的那个盲女孩!

开心一刻 幽默小笑话排行

开心一刻 幽默小笑话推荐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