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开心一刻 幽默小笑话

危情600秒_悬疑故事最新精彩好看的

来源:开心一刻 幽默小笑话作者:时间:2018-07-04 21:59:54手机版

 (一)14点22分,意外突发
  
  一走进嘈杂声此起彼伏的东郊市场,身着便装的柯霖和关晓娜便皱起了眉头。放眼望去,街道两旁店铺鳞次栉比,路上行人络绎不绝,在环境如此芜杂的繁华地带执行抓捕任务,无疑是难上加难。更何况,这次要抓捕的对象是孟大强,一个身负多起大案重案的绑匪首犯!
  
  这时,藏在柯霖衣领里的对讲机响了。指挥这次代号为“秋风行动”的庄队长通报说,各路抓捕人员已在嫌犯有可能逃脱的路口设下关卡,要求两人立即靠近东郊小区13号楼,与事先设伏的刑警队员会合,力争速战速决,尽快将嫌犯抓获归案。
  
  据可靠线报称,孟大强此刻就藏匿在13号楼下的“客来顺”旅店106客房内。柯霖机警地四处观望一番,小声说:“晓娜,对表。”关晓娜抬腕看表:14点20分。
  
  “报告庄队,一组将在14点25分准时进入旅店,开始行动。”报告完毕,柯霖又一脸凝重地看着关晓娜,不容置疑地说,“记住,进去后你负责把守走廊,严密控制可疑人员出入!”
  
  柯霖是行动一组组长,关晓娜是他的助手,刚刚参加刑警工作还不到半年。虽说她身手敏捷,格斗擒拿、枪械组装与射击样样精通,但毕竟是女孩子,一个跟自己女儿差不多大的女孩子。而且,他们的对手孟大强人高马大,是个出手歹毒的狠角色。两个月前的一天,孟大强团伙绑架了一酒店老板的独生子,开口就要200万赎金,并猖狂扬言,要是敢报警,这辈子就甭想再见到儿子!酒店老板哭求,时间太紧,只凑了150万现金。150万?行,拿来吧!按照孟大强约定的地点送过钱去,儿子也领了回来,可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孩子一条腿的脚筋竟被歹徒残忍地挑断了!临走,孟大强恶狠狠地说:“一条腿50万,这买卖你赚大了!下次你要再敢讨价还价,哼,断的没准是脖子!”下次?老板一听,当场吓瘫在地。第二天便兑出酒店,携家带口惶惶地逃到了外地。
  
  “柯组长,外围早布置了警力,我要和你一起参加抓捕——”关晓娜低声请求。能参加这次行动,她是写了请战书的,她做梦都想和凶犯真刀真枪地较量较量。但话未说完,就见一个浓妆艳抹的年轻女子突然从两人中间挤了过去,手臂看似不经意地一甩,轻撞了一下关晓娜的腰。“对不起。”女子冲关晓娜启齿一笑,嗲声嗲气地道了声歉,随即扭臀摆胯地快步走远了。尽管这个女子脸上涂了厚厚一层脂粉,可怎么瞅着有些眼熟?关晓娜微微一怔,下意识地一摸兜——不好,这个女子是扒手,神不知鬼不觉地偷走了警官证!
  
  “站住!”关晓娜急速回身,向已走出七八米远的年轻女子大喊。年轻女子头也没回,拔腿就往熙熙攘攘的人流中跑。怎么办?关晓娜急切地征询柯霖的意见。柯霖扫了一眼手表,14点22分。距发起抓捕行动尚有三分钟。
  
  “追!这儿我负责!”柯霖沉声说。关晓娜接到命令,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追了过去——
  
  (二)14点25分,危楼险情
  
  没想到,就在路人弄不清发生了什么事,纷纷驻足观望的当儿,女扒手一闪身便冲进了“客来顺”后身的一栋居民楼。关晓娜紧跟着奔进。不料,女扒手用力一甩单元门,厚重的铁皮门板径直撞向关晓娜的脸!如果后退躲闪,单元门一旦锁上,再找人打开,必然会耽搁更多的时间。来不及多想,关晓娜一咬牙,抬起右臂硬生生地搪住了门板!
  
  “站住!我是警察!”冲进楼道,沿阶急追,眼看追至两米距离,关晓娜张开双手飞身扑去,试图抱住女扒手的双腿。女扒手是个惯偷,爬起楼梯来如履平地。只一个跳跃,便闪开了关晓娜。关晓娜扑了空,果断地掏出手枪,瞄准了女扒手的后背:“站住!再不站住我可要开枪了——”
  
  女扒手身子一颤,停住了。正当关晓娜一手举枪,一手摘下手铐上前要铐住女扒手时,一户居民听到动静,纳闷地打开门,探出头想看个究竟。女扒手乘机甩开步子,向上奔逃。
  
  “糟糕!又让她跑了!”关晓娜暗叫不妙,再次追了上去。绕来绕去,眨眼间,女扒手已气喘吁吁地跑上了六楼。这栋居民楼没有安装电梯,只有六层。哼,这回看你再往哪儿跑!关晓娜将女扒手一步一步逼到了楼梯拐角处。但,令关晓娜万万没料到的是,女扒手孤注一掷,竟然顺着通风道爬向楼顶。“下来!”关晓娜大喊着扑上前,飞快地抓住了女扒手的双脚。女扒手顺势一蹬,蹬掉鞋子蹿上了平脊的顶层。关晓娜不敢怠慢,也跟着爬了上去。
  
  “你别过来!你再靠前一步,我就跳下去!”女扒手已摇摇晃晃地站到了高楼边缘,比比划划地大喊大叫,情绪十分激动,“你是不是以为我不敢啊?你再走一步看看!”
  
  情形瞬息突变,女扒手反客为主,心急如焚的关晓娜只好强耐着性子说:“你别冲动。只要你把偷我的东西还给我,我不会为难你!”
  
  孰料,倒是这句话提醒了女扒手。她忙不迭地掏出关晓娜的证件,冲着楼下不停地招摇嘶喊:“大家快来看啊,警察逼我跳楼了——”
  
  警察逼市民跳楼?女扒手的喊叫如同一枚重磅炸弹当空炸响。仅仅不过三五秒钟,楼下看热闹的人便如潮水般涌来,将街道堵了个水泄不通。站在楼顶,关晓娜听到群众喋喋不休的指责声一浪高过一浪:“警察牛啥?逼人家跳楼太过分了!”“就是。有错说错,干吗把人家往绝路上逼?”也有的幸灾乐祸喝倒彩,把日本电影《追捕》的台词都喊了出来:“小姐别怕,你倒是跳啊,你看,多么蓝的天,走过去就会融化在蓝天里——”
  
  “快来看啊。她真是警察,证件在这儿呢!”女扒手越喊声越高。看着女扒手狂傲的神情,关晓娜灵光一闪,想起一个人:孟大强的情妇孙艳玲!在前期的摸排和调查中,落网绑匪交待,孟大强有个深得其欢心的扒手情妇,常年混迹于从东北到广州的长途列车之上,扒技可谓出神入化。根据落网绑匪的描述,专家为其画过像,画像和眼前的这个女子很是相似。难怪适才人流中一碰面,便觉有几分眼熟。如今她不顾一切地对着楼下的“客来顺”旅店喊叫,是在给孟大强通风报信,提醒他此地已被警察包围,赶紧想办法逃跑!念及此,关晓娜忙抬腕看表。时间正是14点25分!
  
  (三)14点28分,再生枝节
  
  14点25分。柯霖分秒不差地迈进了“客来顺”旅店。大堂内靠墙角的餐桌旁,坐着两个年轻男子。柯霖冲他们使了个眼色。其中一个点点头,站起身跟着他走向客房;另一个则挪到了门口的一张桌边。
  
  他们是刑警队的警员,柯霖的同事,事先进入“客来顺”监视孟大强的。柯霖压低声音,问:“小宋,情况如何?”警员小宋小声汇报说:“106客房,一个人。一切正常——”
  
  话音未落,居民楼上女扒手孙艳玲的叫声便不断响起。柯霖心头一震,大步跑向106客房。刚拐进走廊,就看到106客房的门板忽地打开,一个身强力壮的男子神情紧张地急奔而出。
  
  他就是绑架团伙的为首分子孟大强!双方越来越近,眼瞅仅有五六米了,柯霖手往腰间一探,刚要掏枪,意外情况却突然发生了——一名年轻漂亮的女服务员端着茶盘恰巧走到了孟大强身边!
  
  “服务员——”柯霖和孟大强几乎同时喊出了声。服务员不禁一怔,愣眉愣眼地看看柯霖,又看看孟大强。“闪开!”柯霖出枪极快,毫秒之间黑洞洞的枪口已指向孟大强。孟大强的动作也不逊色,胳膊一伸便拢住女服务员的脖子护在身前,气焰嚣张地嚷:“退后,退后!不然我杀了她——”
  
 孟大强的手里多了一柄锋利的匕首。服务员顿时吓得目瞪口呆,脸色苍白,手一抖,茶盘当啷坠地。孟大强猛地一抬脚,将茶盘踢得飞起来,击向柯霖。柯霖侧身一躲,孟大强已挟持着服务员快速退回106客房,“砰”的一声踢上了门。
  
  柯霖靠近门板,大声说:“孟大强,你被包围了。还是放了人质,乖乖地走出来——”“你做梦吧你!我就是死也不会认输!你听着,要想让人质活着,马上给我放开一条路!”孟大强冷哼着回答。柯霖略一思忖,随即使出全身力气撞向门板。门开的瞬间,房间里又传来玻璃碎裂的声音。
  
  “孟大强,你听清楚,对抗到底,只能是死路一条!”柯霖举枪警告已拖着女服务员跳上后窗的孟大强。孟大强刀锋抵住服务员的后心,恶声恶气地狂笑:“少废话,我手上有人质!哈哈,有她作伴,黄泉路上我会更风流快活!”笑声甫停,孟大强用力一踩窗台,勒着服务员蹿到了街上。
  
  “庄队庄队,情况有变。嫌犯控制人质,逃往东郊市场二道街!”柯霖一边报告一边紧随孟大强,跳出窗子。嫌犯挟持了人质,逃跑方向又是车水马龙的人群高度密集地带,开枪射击已无可能,徒手抓捕的胜算亦微乎其微!这一刻,14点28分,情势急转直下,变得异常严峻起来!
  
  (四)14点32分,生死一瞬
  
  东郊市场,围观者越聚越多。许多人不明就里,还以为拍警匪片呢。只见凶神恶煞般的孟大强刀架在女服务员的脖子上,大呼小叫着奔向人群,柯霖和警员小宋紧追不舍,高叫着“闪开”!
  
  此时,居民楼顶,关晓娜和女扒手面对面地对峙着,时间在一秒一秒地流逝。也许女扒手站累了,索性坐下来,双腿搭在楼顶外沿洋洋得意地荡悠着。
  
  “孙艳玲,你这么做是自暴自弃,是对生命的不尊重!你别忘了,你还有父母,还有朋友——”
  
  “你闭嘴!”孙艳玲身子一拧,半拉臀部已然悬空,声嘶力竭地叫嚷,“我没有父母,我也没有朋友!我只有一个男人,那就是孟大强!和警察打了那么多年交道,我一眼就看出你们是警察,是来抓大强的。于是,我就偷了你的证件,想引开你们。我不能让你们抓走他!”
  
  关晓娜又慢慢蹭进了半步,突然想起什么,尽量平心静气地说:“既然你已给孟大强报过信了,请你把证件还给我,好吗?孙艳玲,我们都是女人,难道你愿意看到我因丢失证件而受到处分吗?”孙艳玲举起证件看了一番,口气里多了一丝嘲弄:“别人都以为你们警察是保护神,神通广大,可在我的眼里,你们也不过如此!行啊,看你说得那么可怜,就还给你——”
  
  说着,孙艳玲顺手一抛,把证件扔向关晓娜。关晓娜伸手去接,却没接住,警官证“啪嗒”落在了两人中间。
  
  “这样好吗,我捡起证件就下楼,你也别在那儿坐着。那儿太危险,一阵风都能把你刮下去——”
  
  恳切地说着,关晓娜又靠近了一步,弯腰去捡证件。方才故意没接住,只是个小小的策略。眼下,距离孙艳玲不到三米远。如果在平地上,趁此机会一跃而起,猛扑过去,完全能控制住对方。可现在是在万分危险的楼顶边缘,扑过去必然带有惯性,稍有差池,难以收住身子不说,两人还会一起坠落下去。由于事发突然,同事们还没来得及在楼下布置防护气垫。等,再等等,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贸然出击。孰料,人算不如天算,事态转瞬又生变数!
  
  从眼角余光里,关晓娜分明看到孙艳玲的脸色发生了细微的变化。她似乎疲倦至极,张开嘴巴打了个哈欠,紧接着眼睛里泪水闪动,手也跟着不由自主地抖动起来。
  
  关晓娜心中登时一惊,这是毒瘾发作的先期征兆。孙艳玲不仅是个惯偷,还是个“瘾君子”!这样想着,关晓娜看向孙艳玲的嘴巴。长期吸毒者大都牙齿发黄发黑,手腕、上臂处有针眼或硬块。没错,孙艳玲的牙齿微黑,涕泪渐出,毒瘾眼看就要发作!
  
  “孙艳玲,快把手给我!”关晓娜大叫。孙艳玲冷不丁地打了个激灵,身子一晃便跌了下去:“救救我——”
  
  孙艳玲并非真想跳楼。在跌下楼顶的刹那,她的双手慌乱地抓向楼沿。
  
  楼下,人群顿然惊呼,有人甚至捂住了眼睛。千钧一发之际,关晓娜急速扑过去,拼力握住了孙艳玲的胳膊。孙艳玲身体悬空,拼命蹬踏,挣扎,直扯得关晓娜也跟着一寸寸滑向边缘——
  
  “别动!”关晓娜大喊。
  
  “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我不想死——”孙艳玲死死拉住关晓娜的衣袖,惊惶哀求。关晓娜大声说:“我会救你的!千万别动!”
  
  关晓娜紧咬牙关,积蓄全力,想将孙艳玲拖上来,但她的手臂却怎么也使不上力。只听“嗞啦”一声脆响,关晓娜的袖子被撕碎了,一道长长的青紫淤血伤痕映入了两人的眼睛!孙艳玲想起来了,在关晓娜追进居民楼楼道时,她猛力甩门,铁皮门板重重撞上了关晓娜的右臂!
  
  “救命啊——”
  
  孙艳玲悲声哭叫。断裂的衣袖在空中随风飘动。围观者个个惊骇得瞠目结舌,就连试图抢车逃跑的孟大强也惊呆了!被挟持的女服务员终于缓过神来,抬起肘部用力回击,一下子击中了孟大强的命根子。孟大强“嗷嗷”痛叫着,扬起匕首恶狠狠地刺向女服务员的后背!电光石火之间,柯霖快步赶上,张开大手攥住了锋利的刀身——
  
  殷红的鲜血,顺着刀身汩汩流下,刺痛了所有人的目光……
  
  时间,定格在12点32分。
  
  (五)尾声
  
  公安医院医护室内,关晓娜躺在病床上,右臂打着厚厚的绷带。一个小时前,当警员以最快速度冲上楼顶时,关晓娜拉住孙艳玲的手臂已完全脱臼。能够坚持到救援人员到来,这无疑是个奇迹!
  
  这时,柯霖推门走进来。他的虎口刚刚缝合完,整整缝了20针。一看到柯霖,关晓娜便愧疚地说:“柯组长,对不起,是我太大意,让孙艳玲轻易得手,给抓捕行动制造了麻烦。我愿意接受一切处分——”“呵呵,庄队说了,这叫歪打正着,一举两得。不但孟大强落网,还捎带着把孙艳玲给抓了。你别看孙艳玲年纪不大,她可是溜趟子(列车扒窃)的大姐大。这回,咱们就挣开口袋,等着贼子贼孙自投罗网吧!”柯霖笑呵呵地安慰关晓娜。正说着,警员小宋走来,说审讯人员正在提审孙艳玲,孙艳玲想见见关晓娜。
  
  来到审讯室,孙艳玲沉默了半晌,幽幽地说:“谢谢你。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救我吗?”关晓娜想了想,一脸认真地说:“不管是守法群众还是罪犯,只要没被依法剥夺生命权,任何人的生命都值得尊重和敬畏!还记得你在楼顶上说的话吗?也许你不这么认为,但事实上,我们警察就是人民群众的保护神!我也一直在朝着这个目标努力!”

开心一刻 幽默小笑话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