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故事会在线阅读

深夜鬼故事之新聊斋之罗氏

来源:故事会在线阅读作者:蝴蝶飞不过沧海时间:2020-06-27 02:24:11手机版

  在苦苦等候了两个多时辰之后,一阵清亮的婴儿啼哭声终于从产房里传了出来,让守在门外的徐家人都松了一口气。

  “阿弥陀佛,总算生了,不知道是男是女……如果是个男孩就好了。”说话的,是徐凯的母亲,此刻她正扒着窗棂向房内张望,祈盼之色溢于言表。

  与之相反的倒是初为人父的徐凯,倚在门边低声道:“该是个女儿罢。”

  “呸!呸!”听到儿子说出这样的话来,徐老太连连啐了几口:“四十大几的人了,难道你不想要个儿子吗?老徐家可指着男孙传宗接代呢!”

  可惜天不从人愿,接生婆抱出来的偏偏就是一个女婴,徐老太盼孙之心瞬间落空,带着满脸失望之色径自回了房,最后还是徐凯疼惜地接过了这个小小的婴儿。

  好在转过年,徐凯的妻子又诞下一个男婴,才让徐老太的脸上重新露出了笑容。

  作为徐家唯一的男性继承人,这个孩子自然从小就受到了一家人的宠爱。尤其是奶奶,整天乖孙长乖孙短,有什么好吃好用的,总是一股脑儿地送到孙子的面前,浑然忘却了孙女的存在。做母亲的几乎整天也只是围着儿子打转─事实上在徐家,除了徐凯对这个女儿还知疼知热外,其他的人从来就没有把这个女孩儿放在心上。

  对于儿子埋怨自己偏心眼,徐老太还振振有词:“女儿将来总是外姓人,儿子才是徐家的血脉,所以多疼爱一些也是应当应分的嘛!”

  随着时光的流逝,长大后的两个孩子却显现出了不同的人生轨迹。女儿徐婉从小乖巧懂事,出嫁后又能帮着夫家打理生意,并且很快生下两儿一女,稳稳地坐住了少奶奶的位子。她倒是并不计较家里人以前对她的冷落,隔三岔五常会派人到娘家送钱送物,尤其对于一向疼爱自己的父亲,更是格外关心。靠着徐婉的私下帮衬,本来不甚富足的徐家年景便渐渐好了起来。

  倒是弟弟徐元,也许因为从小太受宠溺,所以养成了娇纵蛮横的性子,成年后又结交了一批损友日日吃喝嫖赌,钱花光了便回家伸手讨要。奶奶的棺材本、母亲的体己钱、父亲的有限收入,都填进了他这个无底洞。最终在一场豪赌中徐元竟然将住宅也抵了出去。事情败露后徐元一逃了之,如果不是徐婉央求丈夫拿出银两赎回了旧居,恐怕徐家老少难免都要流落街头。

  “唉,早知道这样,当初还不如多生两个女孩儿了……”被徐元的胡作非为气得卧病在床的徐老太,终于发出了这样的感叹,拉住前来探视的徐婉老泪纵横:“奶奶以前……”

  “奶奶,别说这样的话,养好身体,让我再好好孝敬你几年吧!”替老祖母掖好被角,徐婉柔声安慰。侍候着老太太入了睡,徐婉站起身来:“父亲,我先回去了,等过两天我再来看你们。弟弟的事不要太急,我已经托人去找他了。天气冷了,你和娘要注意多加衣服……”絮絮叨叨嘱咐了一通,徐婉才依依不舍地离去了。

  看着女儿的轿子离去,徐凯在大门外怔怔地站了一会儿,就连妻子李氏走到背后也没有察觉。

  “想什么呢?”看丈夫若有所思的样子,李氏忍不住好奇:“婉儿不是过两天还来吗?不用这么舍不得……不过说起来,还多亏生了这样一个好女儿,不然真要给阿元这个败家子害死了。还是你有眼光,打小就对婉儿好,如果不是这样,恐怕现在婉儿也不会这样孝顺我们吧?”

  听到妻子的话,徐凯摇了摇头:“无论怎么对婉儿,她都不会怨恨的,因为……因为她本来就是为了报恩才生到我家来的。”

  看到李氏吃惊的样子,徐凯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不由搔了搔头:“吓着你了吧?说起来,那已经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

  时近黄昏,暖暖的太阳照得衙役们昏昏欲睡,可是公堂上激烈的争论声却依然一字字一句句清晰地传入了他们的耳朵里。

  那是一个名叫金九的小商人,此刻正递上状书,以妻子素行不端的理由要求县老爷作主判决夫妻仳离,而他的妻子罗氏则跪在一边哭哭啼啼地叫着冤枉:“我……我没有和米三郎私通,我是冤枉的……”

  “我娘都告诉我了,说你常常借着回娘家的名义去和姓米的私会,不是有奸情是什么?”

  “婆婆不喜欢我,所以老是瞎疑心。米家和我娘家相邻不假,可我也就是偶尔遇上了和他打个招呼而已,哪里有什么奸情?”

  “总之我们金家不能有你这样不守妇道的婆娘,今天非要休了你不可!”

  因为涉及男女风月之事,那些本来站得东倒西歪呵欠不断的衙役们渐渐来了精神,虽然因为在站班不方便谈论,但彼此眉来眼去,却也互相交流了个七七八八。

  其实这件事早已在县城里传开了。金九做的是茶叶生意,一年里倒有六七个月行商在外,家里只剩下一个寡母和妻子罗氏。不知为什么婆婆总是看这个媳妇不太顺眼,这次儿子一回家,就拉住儿子直数落媳妇的“罪状”,诸如不事洒扫啦,好吃懒做啦,女红差劲啦之类。这些倒也罢了,唯独指证罗氏与同镇的米三郎私通这件事,却顿时让金九跳了起来。

  可要说罗氏私通米三郎,任是城中哪个人也不会相信,罗氏虽然容貌艳丽,却是出了名的规行矩步,平日里因为丈夫不在身边更是格外谨慎。不过金九是个孝子,既然母亲力指妻子有奸情,自然二话不说立刻写起了休书。罗氏不依,两个人便一路撕扯到了公堂。

  ─看着吧,我们县大老爷最恨这种奸夫*了,这下罗氏的官司可输定了。

  衙役们的看法是空前一致的,虽然大家都知道罗氏委屈,不过这种风月事却也是最难撕掳干净的,如果挺身而出替她作证,弄个不好被金家老太婆扯上做了第二个“奸夫”也未可知。所以你朝我努努嘴,我向你挤挤眼,谁也不敢出声帮腔。

  果然,不顾罗氏的竭力喊冤,县大老爷做出了将罗氏休弃回家的判决,同时又出签准备把米三郎拘来狠狠责罪。

  “对了!”像是刚刚想起什么,衙役徐凯跑到公案边,附在知县大人身侧轻声禀道:“米三郎从年初起就因为拖欠租税被羁押在监,怎么可能同时和罗氏私通?”

  虽然起初还有些不信,但翻阅书吏取来的犯人名册后,知县大人发现上面确确实实地写有米三郎的名字,旁边注明的入监时间也与徐凯所说分毫不差。这样一来,金家老太太的话显然就大有值得推敲之处了。在看到官府出示的证据之后,金九的态度也有了大幅度的转变,不但当堂撤回诉状,对妻子也连声道起歉来,两个人又哭又笑地闹作了一团。

  “其实那只是碰巧,因为正好想起男监里有个犯人也叫米三郎,所以拿名册来混冒一下。如果当时县官大人把那个米三郎提到大堂当面对质,谎言就要拆穿了!”

  “后来我辞去衙门里的差事,搬到了这里,再过得几年,听说罗氏也病死了。女儿出生的前一夜,我梦见她向我跪拜,随后便入了内室,所以想必婉儿就是罗氏转世,特地前来报恩的吧。”

  “说起来真是惭愧,当时也不过是看她哭得可怜,一时激于义愤,才棋行险着帮了她一把。没想到事隔多年,还能得到这样的厚报!”叙述完往事,徐凯不好意思地笑了。

  由于事情过于诡秘,徐家夫妇最后还是把这件事深埋心底,并没有告诉女儿,不过徐婉对于他们的供养却是数十年如一日。靠着这个孝顺的女儿,两个人安安乐乐颐养天年,度过了异常舒心的晚景。

故事会在线阅读排行

故事会在线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