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故事会在线阅读

深夜鬼故事之红绳信物

来源:故事会在线阅读作者:蝴蝶飞不过沧海时间:2020-06-27 02:23:49手机版

  不知道为什么,每当孝纯下班的时候,心中总是惴惴不安,她伸手摸了摸挎包里的那个牛皮纸袋,沉甸甸的。按老板的规定来说,职工是不可以收客人的东西的,但是送东西的人的灿烂微笑,她却无法忘怀。

  孝纯3年前大学毕业,一直在更换工作,最终来到一家大型花店卖花,她负责卖玫瑰花,这种工作很轻松,但是孝纯却做得很不开心。

  不知为什么,刚来工作的时候,其他服务员见孝纯生得貌美,工作态度又认真,不免心生嫉恨,便对她进行语言攻击和排挤。

  就在此时,她认识了一位名叫赋明的顾客,赋明第一次来花店挑花,就和孝纯结识,买了她100支玫瑰花,赋明似乎很会逗她开心,两人很快就成为了朋友。

  令孝纯奇怪的是,赋明认识孝纯后,几乎每天都要来买她的玫瑰花,有些非节日的日子,赋明都要来买上一朵。

  “你为什么每天都来买我的玫瑰花?”孝纯将手中的玫瑰花包好递给赋明。

  “我想送给我病逝的妻子,她陪我已经10年之久,每天在她墓前放一支玫瑰花,也算是延续我俩的感情吧。”赋明接过玫瑰花,朝孝纯点头致意,眼睛好像有些湿润。

  “哦……抱歉,我也送她一支吧!”孝纯拿出一株玫瑰花,小心包好递给赋明。

  “谢谢。”赋明说道,他从口袋中掏出一个小牛皮纸袋递了过去。

  “什么东西?”孝纯慌忙推辞道,“我们老板规定了不准随便收客人的东西。”

  “送你的礼物,请收下。”赋明收好玫瑰花,转身离去。

  “还有,你的红头绳真好看。”赋明转过头,朝她灿烂一笑。

  没等孝纯开口,赋明已经开车离去了。孝纯四下张望了一下,发现没人看到,她偷偷将小牛皮纸袋装进挎包里,下班后,她伸手摸了摸,里面装着一沓厚厚的钱。

  孝纯心生疑惑,这个陌生的男子为什么要送钱给她,莫非是有事求自己办?

  无缘无故拿别人钱,可不是什么好事,再者花店各个地方都装有监控,被老板或者嫉妒自己的同事发现了,后果就是失掉这份好工作。她决定等下一次赋明再来买花的时候把钱还给他。

  奇怪的是,赋明好像猜到了孝纯的意图,后来几次都是通过电话预订的方式购买玫瑰花,孝纯打电话给赋明,想把话说明白,但是赋明都没有接电话。

  周一赋明再次订花的时候,孝纯向老板主动要求为赋明配送,老板拒绝了她。同事们议论纷纷,孝纯怀疑大家知道了她私收客人钱这回事儿,于是花钱买通了配送员,获得了赋明家的地址。晚上下班后,她按照地址找到了赋明的家。

  这是一栋豪华的别墅,门前栽了不少花,她敲开了门。

  “是你!”赋明欣喜地说道。

  “你好,我想我不能拿这些钱。”孝纯开门见山地说道。

  “先进来说话。”赋明礼貌地让开道,请孝纯进屋。

  两人进屋坐定,孝纯闻到了空气中淡淡的香水味道,想不到赋明还喜欢洒香水,她心想。

  “我们老板规定了,不许拿客人东西,钱就更不行了。”孝纯说道。

  “孝纯,我觉得……”赋明深情地说道,眼神中投放出温柔的目光,“自从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我发现我喜欢上了你,我妻子去世这么久,我希望能找到余生的伴侣。”

  孝纯瞪大了眼睛,显然是被赋明的话吓到了。

  “做我女朋友好吗?我认为给女朋友钱是理所当然的。”赋明说着伸手抓住孝纯的手。

  孝纯像触电一般惊叫一声,甩开了赋明的手,她把牛皮纸袋放在桌上。

  “请你自重。”孝纯起身快速离开。

  “不要和钱过不去,年轻的妹妹,你,我是追定了!”赋明在背后喊道,脸上露出奇怪的笑容。

  离开赋明家后,孝纯回味着刚才闻到的香水味,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头……

  赋明依旧会去找孝纯买花,但是每次面对赋明的搭讪,孝纯低头不语,晚上下班后,她不断收到赋明的短信和电话,但是她都没有回复。

  她觉得赋明就像一个嚼过的口香糖一样粘着自己,她想不明白,一个原来看起来那么阳光正直的人,怎么会变成这样?

  更加让孝纯疑惑不解的是,周四老板突然通知让自己去负责百合花的销售,而接替自己负责玫瑰花销售的是一位和自己有矛盾的妙龄女子。

  周五晚上,侦查科接到报案,距离市中心不远处的一座大桥上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一辆轿车侧翻在大桥上,侧翻后轿车上部与防护栏强烈碰撞,根据驾驶证的内容看,驾驶员名叫赋明。

  赋明头部撞出轿车前面的挡风玻璃,伤痕累累,已经死亡,出事前并未系安全带,由于碰撞位置不对,安全气囊并没有打开。驾驶室有很重的酒精味,初步判断是醉酒驾驶。

  侦查科队长萧然带队勘查现场,根据轿车的行驶轨迹来看,车应该是从桥头开始行驶,一直行驶了将近50米后,直接侧翻,撞上大桥的防护栏。路上没有刹车的明显痕迹,应该是碰到了什么障碍物,导致车子的侧翻。

  萧然进入车内继续检查,在驾驶位置上发现一个龙形金属艺术品,非常重,上面已经淋满了鲜血。看到龙形金属艺术品上面血迹的分布,萧然皱起了眉头。尸检报告很快出来了,赋明体内并没有酒精,只是在口腔内发现了大量的酒精。

  萧然的怀疑感越来越强,他想做个试验,验证一下。他将龙形金属艺术品放在轿车任何可以稳固放置的地方,假设轿车高速行驶,并且发生侧翻,即便金属艺术品重量很大,也不会从放置的地方掉落在驾驶室里。

  他坐在驾驶位上,用目光测量了一下,即便是金属艺术品放置的位置在赋明面前的车台上,由于额头和金属艺术品并不在一条水平线上,发生碰撞的时候头部不太可能撞在上面,何况萧然的身高还比赋明矮了半头。

  再说汽车先是侧翻,后又碰到防护栏,头部碰在金属艺术品上的概率更是小得多,关键是,萧然发现金属艺术品上的血迹是呈迸溅状,且已经凝固变成紫黑,和现场发现的新鲜流动着的血液不同。赋明体内没有酒精,很可能说明,是被人从口中灌酒。

  综合判断,萧然认为,这很可能是一场谋杀案。

  萧然查看了赋明最近的通话以及短信记录,发现他和一名叫孝纯的女子有不少单方面的联络。他查到了孝纯所在的花店,同时他观察到汽车行驶的方向正是朝着去花店的方向。

  就在萧然准备从驾驶室内出来时,他意外发现,驾驶室内的座位上有一根红色的头绳。

  周六早上,萧然赶到花店的时候,孝纯正在卖花,萧然一眼看到了孝纯头上系着的红头绳。

  萧然调取了案发一天前花店的视频监控,发现昨天晚上案发前后两个小时,孝纯都在加班,也就是说,即便花店无人替孝纯作证,她依旧有着无懈可击的不在场证据。

  得知赋明的意外现场发现了一根和自己系的一模一样的红绳时,孝纯大吃一惊。

  孝纯将赋明给自己钱和追求自己的事情告诉了萧然,萧然陷入了困境,明明案件和孝纯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并且孝纯也有着作案动机,但是凶手肯定不是她。

  萧然让孝纯回忆有关红绳的事情,问她是否曾将一模一样的红绳交给过其他人,孝纯开始回忆,渐渐地,孝纯的瞳孔开始放大,恐惧和震惊袭上心头。

  在三年前的毕业前夕,曾经有一名叫铭君的同学追求过她,但是孝纯没有接受,她觉得当时两人一无所有,就这么决定似乎太早,她交给铭君一根自己的红头绳,并说如果以后两人都可以为未来的生活买单的时候,他可以再拿着这根红头绳找她。

  花店老板见不能再隐瞒事实真相,说出了一个重要的线索,当初孝纯来工作的时候,有一个年轻人曾找到自己,给她一笔钱,说要买下孝纯工作时候的视频监控。而就在案件发生前一天,那个人不再花钱买视频。另一方面,赋明之前曾给了她一笔钱,要求她给他介绍女朋友。一名卖百合花的职工看到赋明在追求孝纯,心生嫉妒,于是说了孝纯的坏话,让她将两人负责的区域调换。

  孝纯终于明白自己收赋明的钱却没有被发现和无故被调换到百合花区域的真正原因。

  铭君被萧然调查,承认了自己的犯罪事实:他花钱买到孝纯的工作视频,最近一段日子发现赋明送孝纯东西,于是便跟踪他,获知了赋明的住址,并偷偷在他的住处安装了监控。

  经过他暗中调查,赋明的妻子根本就没有去世,而是患了重病,在医院治疗。赋明经常去买花,不是送给他的妻子,而是送给许多他喜欢的女性,孝纯只是其中一个他喜欢的目标。

  他厌恶这种滥情的人,他要保护自己所爱的人,于是在一天晚上,他见到赋明开车出去,猜测一定是去找孝纯,于是尾随其后。

  在路上搭讪后,他用驾驶室内的龙形金属艺术品重重砸在赋明的额头上。

  赋明当场晕死,他将酒灌进赋明的嘴里,安排好一切,在前方路上垫了一块大石头,调整好汽车方向开动引擎,汽车撞到大石头上侧翻,并狠狠撞在了防护栏上,伪造出车祸现场。

  他故意将红绳扔在驾驶室内是因为要让警方发现孝纯和本案有重大关系,但是他并不担心,因为孝纯有着不在场证据,他的目的就是让警方陷入僵局。

  他原本以为孝纯会隐瞒送红绳的事情,但是想不到孝纯还是告诉了萧然,这也是他留下红绳后唯一担心的事情。

  铭君要求萧然带给孝纯一封信。孝纯:

  留下红绳后,我曾后悔过,但我也尽力说服自己,希望你不要把事情说出去,事到如今,我并不后悔。我不想你受到任何肮脏的沾染,我想你也闻到了他家中的香水味吧,那根本不是男士用的香水,有无数个女孩子都曾来过他家,他是个坏人,所以要受到严惩。

  你曾说过,等我们都可以为未来生活买单的时候,我再来找你,可是这几年,我什么事情也没做成,三年了,什么都变了,不变的是,我还爱着你。

  请原谅我,最后爱你的方式。

  铭君

故事会在线阅读排行

故事会在线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