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故事会在线阅读

深夜鬼故事之见死不救

来源:故事会在线阅读作者:蝴蝶飞不过沧海时间:2020-06-27 02:22:26手机版

  相框下的秘密

  欧阳慧死了。

  她的尸体被压在一大堆沉重的木质相框里,被發现的时候已经血肉模糊。那些黑色的相框發出浓重的血腥气,甚至还沾染了可疑的仿佛*的东西。而欧阳慧就那样静静地趴在相框之下,血从身体的各个部分浸出来,發臭發黑。

  欧阳慧到底是怎么死的呢?大家只知道,那个周五的晚上,欧阳慧像往常一样去相框店上班。那家店很神秘,欧阳慧已经在那里上了一年的班了。她每天站在柜台前露出拒人远之的冷笑,然后到午夜的时候关门回宿舍。

  为了查明死因,警察询问了与欧阳慧同宿舍的三个女生:宁娇娇、贺晓梦、艾迪。

  “那天欧阳慧和往常一样啊,一放学就去相框店上班了。只是那个晚上她没有回来,不过我们也没有关心。没有想到她死了……”贺晓梦幽幽地说。

  警察问:“她没回宿舍,你们当中就没有人打个电话问问吗?”

  宁娇娇的脸红了一下:“不瞒你说,我们和欧阳慧的关系不是太好。她不是一个讨人喜欢的女生,平时在宿舍里很张狂,和我们格格不入……而且不只是我们几个,班里的同学也都不太喜欢她。”

  警察叹了口气——如果欧阳慧真的群众关系这么差的话,那么更少有人知道她的秘密了。于是,案子只能搁置起来,以“欧阳慧在店里遭遇意外”而草草定论。然而谁都知道,除非發生很大的地震,否则店里所有的相框是不可能都掉下来砸到欧阳慧身上的。

  那么,欧阳慧到底是怎么死的呢?

  当警察要离开的时候,一直不说话的艾迪突然叫了一声:“其实欧阳慧死得很奇怪!自从她到相框店上班之后,每次和大家吵架的时候她都会说:‘你们小心点!我店里的相框都是装死人照片的,这样的相框有神奇的力量。如果你们得罪我,我就把你们的照片一个个塞进相框呈去!那时候,你们都会不得好死!’”

  警察听了这话,愣了一下。因为刚刚的调查提到了这一点——欧阳慧所在的那家相框店,其实只卖遗像相框。

  那都是给死人用的相框。

  她怎么回来了

  欧阳慧的死在班里掀起了轩然大波。

  这是一个由十八个女生构成的小班,宿舍都集中在一层楼内。在这种规模的班级里,任何一点儿小事都会引起大家的议论纷纷,更何况是死了人的大事。大家都在猜测欧阳慧案的进一步發展,不过看神色,大家都似乎有所保留。

  终于,平时最爱说话的班长忍不住了,她大叫起来:“难道你们没有听到昨晚的怪声音吗?”

  班里顿时静了下来,同学们的脸色都变得苍白。

  这个时候,教室的门被推开了,与欧阳慧同宿舍的宁娇娇、贺晓梦、艾迪黑着眼圈走了进来,然后缓缓地坐在倒数第二排。班长走过来冷冷地问:“你们三个人,不会没有听到昨晚的怪声音吧?”

  这个时候,胆小的宁娇娇居然哭了出来,另外两个女生的脸色也非常难看。昨晚的声音她们怎么会没有听到呢?

  昨晚和往常并没有什么不一样,只是欧阳慧再也不会回到宿舍里了。一到九点,大家就熄灯睡觉了,因为谁都怕今晚会因为恐惧而睡不着。

  到了午夜十二点的时候,一阵奇怪的声音把大家吵醒了。走廊里传来了格外清晰的高跟鞋的声音,走起路来不太利索——啪嗒,啪嗒,啪嗒

  “你们听到了吗?”贺晓梦颤抖着问,“这个高跟鞋的声音好像欧阳慧的啊欧阳慧的脚有点跛,却喜欢穿高跟鞋。这个脚步声和她的太像了!”

  艾迪也接话道:“没错……以前欧阳慧总是深更半夜下班回来,走路的时候总把大家吵醒。现在这个时间,正是以前欧阳慧回来的时间。”

  最胆小的宁娇娇差一点儿要哭出来了。正在这个时候,她们所在的408宿舍响起了拍门声——啪啪,啪啪……

  三个女生都吓白了脸,大家都没敢吱声。

  寂静了一会儿之后,门外居然响起了欧阳慧那尖利的声音:“我没带钥匙!你们这些死猪能不能起来一下给我开开门啊!喂!你们都睡死了吗?”

  “啊——”408宿舍里响起了一片尖叫。然而门外的声音还在继续着:“你们这些死猪!给我开门!开门……”

  昨晚的声音,整个班的女生都听到了。可是大家谁都不敢说出来,因为大家不愿意相信——那个已经被砸得血肉模糊的欧阳慧居然回来了!

  死了的人又回来了,这可能吗?

  正在这个时候,老师来上课了,暂时打断了大家的惊恐。老师用诧异的眼光看了看心神不定的同学们,然后开始点名。

  也许是习惯性,点名的时候老师居然忘记把欧阳慧的名字跳过去,她顺口念道:“欧阳慧……”

  “到!”

  老师一个激灵,一抬头正好迎上了大家惊恐的表情。只见教室的门不知何时被推开了,一个女生正坐在最后一排,长發披散着,脸上还有淡淡的血痕。她似笑非笑地说:“对不起,老师,我来晚了!这不怪我,昨晚我拍了一个晚上的门,她们几个人愣是不给我开门!”

  “啊——”看到欧阳慧,全班女生都跳了起来,大家连书包都来不及拿,便争先恐后地冲出教室。

  顿时,偌大的教室只留下了欧阳慧一个人。她抚摸了一下头皮,身体软软地趴在了桌子上,同时發出了一种类似于玻璃碎掉的声音。

  欧阳慧说:“你们跑什么?我要把你们一个个都装进相框——遗像的相框里。”

  空白的遗像

  上午發生的事情太可怕了,整整一天,同学们都被恐惧笼罩着。然而日子还得继续。晚上,女生们还是抱着脸盆到走廊里的公共洗手间里洗漱。

  突然,一个女生尖叫起来:“你们看,那是什么?”

  顺着女生所指,大家看到,走廊的墙壁上已经被密密麻麻地钉上了相框。那些都是黑色的沉重的木质相框,每个上面都系着一个醒目的大白花——相框里面是空着的,一片惨白。

  “这……这是不是欧阳慧常说的相框?”宁娇娇看到这一幕后惊惶地问。

  大家都知道,欧阳慧自从去了相框店上班之后,总是对所有得罪她的人说:“如果你们得罪我,我就把你们一个个地放进相框里去!放进相框里的人都不得好死!”

  正在这个时候,走廊的尽头传来了不利索的高跟鞋的声音——啪嗒,啪嗒,啪嗒……在幽幽的灯光里,一个披散着长發的身影正一跛一跛地走过来。

  女生们吓得丢掉了怀里的毛巾和脸盆,纷纷冲进了自己的房间。那可怕的高跟鞋的声音还在继续着,最后停在了408宿舍的门口:“喂!开门我回来了!我没有钥匙!”

  “怎么办啊?”贺晓梦一边尖叫着,一边把椅子之类的东西都推到门前去顶住,而宁娇娇已经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拍了一会儿,欧阳慧似乎是骂够了,拖着不太利索的腿又下楼去了。408宿舍的女生们松了一口气。艾迪在惊吓之余急忙给自己的男朋友打了个电话——艾迪的男朋友叫方伟,他就是那天负责调查欧阳慧案件的警察之一。

  “方伟,你们弄清楚了吗?那天死在店里的人真的是欧阳慧吗?为什么欧阳慧又回来了呢?”艾迪急急地问。

  她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方伟说尸体经过检验确认是欧阳慧的。不过他犹豫了一会儿说道:“你也知道,尸体这方面是我负责的。有些消息我没有向外公布——欧阳慧的尸体,昨天晚上突然不见了。”

  “什么?”艾迪吓得顿时摔掉了电话。

  放下电话之后,三个女生用聊天来分散因恐惧而高度集中的注意力。贺晓梦说:“不会真的有诈尸之类的事情吧?这不是只在故事里才会出现吗?”

  艾迪摇摇头:“其实这样的事情是真实存在的。因为方伟是警察,所以他会比别人多接触一些这样的东西。你们知道一年前發生的诈尸案吗?”

  于是,艾迪讲起了一年前的那件事情。

  一年前,大学的某个班集体出游,大家挑选了风光很好但人烟稀少的一个山区。之前有人提醒过——对于女生来说,这里有些危险。但是谁也没把这话放在心上。

  结果危险的事情还是發生了。到了晚上,大家在山区里露营,各自睡在睡袋里。半夜的时候,大家迷迷糊糊地听到一个女生在尖叫救命,那声音格外凄厉,长长地划破了夜空。然而,因为这声音是在高度恐惧之中發出的,所以听不出来是谁,而黑暗中也看不清楚班里少了谁。

  女生的惨叫声还在继续,听上去像是遇到了图谋不轨的色狼。大家都被吵醒了,可是谁也不敢起身去相救——毕竟天这么黑,而且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是谁。

  黑暗中,有一个女生说:“各自管各自吧,别去惹事儿!”

  另外一个女生附和道:“没错没错,大家当没有听见吧。”

  这话正中大家下怀,最后谁也没去救那个女生。过了一会儿,惨叫声消失了。

  艾迪说到这里的时候停了一下,宿舍里静如死寂。她深吸一口气接着说:“那个晚上,只有一个女生冲上去相救了。但是两个女生不是那个大男人的对手,结果双双被杀死了。其实,如果全班女生都去相救的话,不会敌不过对方。是大家的冷漠杀死了两个女生。”

  “这好像是……”宁娇娇似乎有话要说,但是话到嘴边还是咽了下去。

  “之后,这两个死了的女生心有不甘,于是诈尸还魂,回来报仇了。”艾迪说到这里的时候笑了一下,“我是听方伟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我也不知道。”

  正在这个时候,走廊里又响起了啪嗒、啪嗒的声音,隔壁宿舍的学习委员上洗手间的时候恰好与欧阳慧撞了个正着,吓得当场晕了过去。

  艾迪趴到门缝去看,只见欧阳慧怀里抱着一堆照片,走到那些钉在墙壁上的相框前,把照片一张张地放了上去。

  艾迪说:“完了!欧阳慧把我们的相片放进遗像的相框里了!”

  死亡的报复

  次日清晨,每个从宿舍里走出来的女生都看到自己的相片被放进了黑色的相框里。

  一种诡异而阴森的气氛笼罩着大家。因为大家都知道欧阳慧的“经典”言论,以前只当那是无稽之谈,现在居然成了心头大患。

  “班长,我们怎么办?难道就这样让照片挂着?”一个女生偷偷问。

  班长的性格颇为刚烈,她冲上去一把抓住那个放了自己照片的相框,恨恨地说:“我才不信这个呢!欧阳慧这个人平时就讨厌,现在更不能听她的摆布?”说完,班长把相框狠狠地一扯。

  “砰——”相框从墙壁上应声脱落下来,然后,从钉子眼里急速地射出了一股血水,又腥又臭,正射在了班长的脸上。班长顿时惨叫起来,两只手在脸上拼命地乱抓,全身都因为痛苦而抽动着。

  大家都吓得离班长远远的,只看着班长双眼无法睁开,一边挣扎着一边把头往墙壁上乱撞。没有一个人有胆量上前去帮助她。班长的惨叫声凄厉地回响在楼道里。

  艾迪终于有些看不下去了,她走上前来大声说:“我男朋友是警察!我才不信鬼啊神的!只要扯下相框的时候小心一点儿就没有关系了!”说着,艾迪蹲下来护住了脸,然后小心地把装着自己照片的相框摘了下来。

  什么都没有發生。相框老老实实地被艾迪取下。

  同学们看到这一幕都释然了,大家都觉得班长太鲁莽了,于是纷纷走到放着自己相片的相框前准备学着艾迪的样子把相框摘下来。

  “哈哈哈……哈哈哈……”突然,一阵狂笑从艾迪的嘴里爆發出来。她紧紧地抱着自己的相框,全身像中风一样摆动起来。

  “艾迪,你怎么了?”贺晓梦小心地问。

  艾迪并不回答,她怀里的相片上的表情居然和此时她脸上的表情如此相近。只见艾迪一边狂笑着一边向走廊的窗户走去。

  “艾迪!那是窗户啊!”贺晓梦叫了一声,却不敢去拉艾迪。

  艾迪像是没有听到一样,继续向窗户走去。走到窗前,她回头淡淡地一笑,然后一头栽了下去。

  很快,大家就听到了重物坠地的声音。

  谁也不敢向那些相框伸手了。

  血淋淋的真相

  “学习委员自从看到欧阳慧之后就疯了;班长已经毁容了;而艾迪已经摔死了……”宁娇娇抱着膝盖坐在床上喃喃地说。

  “宁娇娇,你到底怎么了?这几句话你已经念叨一天了。”贺晓梦一边问一边从门缝里看向走廊。那些相框还好好地挂在那里。贺晓梦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突然,宁娇娇一把抓住了贺晓梦的手,大声地说:“贺晓梦!你不觉得欧阳慧是来报复我们的吗?她就是想让我们一个个或者疯或者死或者像班长那样半生不死啊!”

  “我知道!”贺晓梦急忙甩开宁娇娇的手,“可是你让我怎么办呢?”

  “我们……”宁娇娇嗫嚅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我想我们还是自首吧!”

  原来,欧阳慧的死和408宿舍有关。

  正如大家所看到的那样,欧阳慧是一个非常不讨人喜欢的女生。她不仅张狂放肆,经常口出不逊,而且自从她去相框店上班之后,总是半夜弄出很大的响声,吵得全班同学都睡不好。大家曾经和欧阳慧谈过,希望她能够换一双平底鞋,但是欧阳慧不但不同意,反而破口大骂起来。

  周五的那个下午,欧阳慧正要出门上班,艾迪看了看欧阳慧的高跟鞋,然后提出了让欧阳慧换一双的建议——大家都被欧阳慧折磨得够惨了。然而,欧阳慧提起一只鞋子狠狠地甩到了艾迪的脸上,然后破口大骂起来。

  这个举动把大家彻底弄火了,408宿舍顿时打骂声一片。这声音引来了班里几乎所有女生的围观。毕竟大家看到欧阳慧挨打都觉得十分解气。欧阳慧被打得还不了手,只好看着围观的同学大骂道:“你们都不帮我!你们如果不帮我,我就把你们的相片都放到我店里的相框里去!你们全都不得好死……”

  正在这个时候,艾迪突然狠狠地推了欧阳慧一下。欧阳慧站立不稳,头猛地向墙壁磕去。在那里,为了挂衣服刚刚钉了一枚新钉子。

  于是,欧阳慧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倒了下去,脑后有一个不大的伤口。

  大家都震惊了,不仅是408宿舍的女生,连围观的同学也害怕起来。艾迪哭着问大家应当怎么办,说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被判死刑。正在这个时候,班长插话了:“欧阳慧这种人,死了就死了吧,她死了大家就清静了。”

  这话引起了大家的共鸣。之后班长又补充了一句:“我们下午都在睡觉或者自习,谁也没有看见什么。”

  学习委员是个娇弱的女生,平时最恨欧阳慧了,她也补充了一句“全班同学都在这里了,大家都表个态吧。”

  于是大家都说自己什么都设看到,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为欧阳慧打抱不平的。

  下一个问题就是如何把尸体处理掉。408宿舍的三个女生一商量,决定趁着天黑把欧阳慧的尸体弄到相框店里去,然后把店里的相框都摘下来砸到欧阳慧的身上——当然要戴着手套做这一切。这样可以掩饰欧阳慧脑袋上的伤口,而且可以给欧阳慧的死亡添上一层神秘的色彩,以阻止警察们进一步调查。

  于是,就有了开头那一幕——欧阳慧的尸体血肉模糊地出现在一堆沉重的相框之下。

  “贺晓梦,我们本来就做错了!如果我们不自首,恐怕一个个都没有好下场……”宁娇娇哭着说。

  “不能自首!”贺晓梦急切地说,“欧阳慧的尸体是我们处理掉的。如果我们自首了,下半辈子就全完了!娇娇你要想清楚!”

  “不要!不要!”宁娇娇叫起来,“我不想被活活地吓死,我要自首!”说着,宁娇娇猛地跳下床,向宿舍外冲去。

  一出门,宁娇娇便迎上了同学们的目光,几个女生用冰冷的语气对宁娇娇说:“宁娇娇,你自首不要紧,会连累我们的。全班同学都知情不报,传出去了让大家怎么做人?”

  “宁娇娇,你一定要忍下去,不能自首!”

  贺晓梦也赶紧说了一句:“宁娇娇,如果你自首的话,我们怎么对付欧阳慧,就会怎么对付你。”

  宁娇娇听了这话,呆呆地立住了,良久,她喃喃道:“怎么……怎么会变成这样……你们怎么……怎么都是这样的人……”

  这都是报应   啪嗒,啪嗒,啪嗒……

  午夜时分,欧阳慧独特的脚步声再次传来,那声音渐渐地靠近,然后停在了408宿舍的门前。接着,响起了欧阳慧那讨厌的声音:“喂!开门睡得像死猪的家伙们,开门!”

  宁娇娇和贺晓梦都拥着被子不知所措。

  拍了一会儿,欧阳慧的嘴里突然爆發出一阵狂笑:“我知道你们是不会给我开门的。但是你们别以为我进不去。前不久艾迪死了,她把宿舍的钥匙传给了我……”

  钥匙插进匙孔的声音清晰地传来,紧接着门被轻轻地打开了,走廊里幽幽的蓝光顺着门缝照了进来——欧阳慧要进来了!

  “天啊!救命啊!”宁娇娇大叫起来。她叫得喉咙都哑了,希望班里的同学能够听见自己的呼救来帮忙。她知道同学们一定都听见了。这样的夜晚没有谁睡得着。

  其他宿舍里都响起了脚步声,但是大家似乎都只是趴在门上听着,没有一个人开门。

  “救命啊!救命啊!”宁娇娇大叫着。

  “别叫了!”贺晓梦突然打断了宁娇娇,“同学们是不会帮助我们的。她们一向冷漠。这就是报应。”

  “不要……我要她们来救我!”宁娇娇發疯般地狂叫着。

  “宁娇娇!”贺晓梦狠狠地打断了这狂叫,“你记得一年前吗?那个时候咱们班一起去春游,半夜的时候一个女生受到了色狼的侵犯,大声地呼救。我们都听到了,可是没有一个人敢去救。而且咱们俩还对同学们说:‘各自管各自吧,别去惹事儿!大家当没有听见吧。’如今,也没有人会来管我们了。这就是报应!”

  宁娇娇听了贺晓梦的话,渐渐平静下来。

  欧阳慧完全推开了门,幽幽的蓝光映了进来。她跛着脚走了进来,怀里抱着两个相框。她抬起头来,脸上有淡淡的血痕,嘴角还挂着意味深长的笑……

  她们死于见死不救   第二天早上,同学们發现了惨死的贺晓梦和已经發疯的宁娇娇。在她们的身边,两个装着相片的相框静静地躺着,像在宣告着什么。

  大家都松了一口气,认为408宿舍的女生们都死光了,那么欧阳慧就不会再出现了。

  然而,情况却远远不是这样的,欧阳慧的报复似乎有更深远的意味。

  一个月之后的某天,警察方伟独自在家,他喝了一杯酒,似乎有些痛苦,擦了擦眼角喃喃说道:“这个班的同学一个个都出事了,有的死了,有的疯了,有的被折磨得不成人样。每个受害的同学身边都放着一个相框,里面装着她们自己的看上去天真的笑脸。

  其实她们一点儿也不天真。因为在欧阳慧报复的过程当中,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助受害者。她们只会眼睁睁地看着其他同学受到侵害,然后逃走,等着下一个侵害落到自己的头上。

  艾迪,你说得真对,这是个没有真情也没有道义的班级。春游的那天你受到了色狼的侵害,只有平日里泼辣得讨人厌的欧阳慧去帮助你,而其他人都无动于衷。这导致了你们两个人都离开了这个世界。当心有不甘的你还魂归来对我控诉她们的无情时,我还不相信她们是见死不救的人。

  于是你和欧阳慧策划了一场‘谋杀’,你希望在你‘误杀’欧阳慧之后会有同学站出来为欧阳慧伸张正义,结果却没有。她们隐瞒了一切,还阻止了想要自首的宁娇娇。她们应当得到欧阳慧的报复。

  见死不救,应当得到报复……”

  说到这里,方伟又喝了一杯酒,眼泪终于落了下来。在他的面前,摆着艾迪的相框,那是一年前就已经准备好了的遗像。

  艾迪、欧阳慧——死于见死不救。

故事会在线阅读排行

故事会在线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