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故事会在线阅读

黄牛屠宰户-神奇的灵异鬼故事

来源:故事会在线阅读作者:蝴蝶飞不过沧海时间:2020-04-07 20:42:59手机版

米二毛在省城仙居大酒楼里出来后已是小半夜,离家虽有120公里路也得赶回去。这些路程多数走“国道”,只有最后几十里走碎石铺的土道。土道虽不长,但要经过一道岭翻过两座山,比较险恶。但他不怕,早有思想准备。他在酒席上和关系户觥筹交错的时候,肚子本来能装八两北京“二锅头”,考虑到自己得开车所以只喝了四两“五粮液”,道上没警察,喝点没关系。

他出酒楼一看,天上乌云密布,瞬间又雷鸣闪电,眼看要下雨了。他仍然不怕,自己坐驾驶室里开着空货车,卖肉的钱他在省城里存上了,存折上有密码,不怕被人劫去。他经常深更半夜地跑车,从来没出过差错。半夜跑车有半夜跑车的好处——白天不误办事,晚上不误酒席,路上没有警察,车子飞奔转眼就到家!

米二毛坐进驾驶室车子一启动,那汽车也借着酒劲,像一匹脱缰的野马样在“国道”上伴着雷鸣闪电狂奔起来,百多里的国道很快跑完了,又一头扎进了崇山峻岭中。山虽不算很高,但道路是在山坡上开凿出来的,一边是山一边是涧,一不小心滑下去十有八九也得车毁人亡。当汽车行到深山处时,车前一个耀眼的闪电过后紧接着“嘎啦”一声响,老天爷扔他车前边一个炸雷!米二毛觉得霹雳是冲自己来的,吓得他全身一哆嗦,车子不自觉地偏离了方向,他立及意识到事情不妙忙来个急刹车,只听车“吱”的一声停下了。他伸头往外一看不觉又吓出了一身冷汗——外边的那个前轮一半已经悬在了半空,再往前多滑一点就彻底玩蛋了!

米二毛惊魂未定,又往正前方一看,妈呀灯光中怎么出现了一头大黄牛!它埋着头像要抵人一样凶!他想不管你怎样凶,自己摆弄了半辈子的牛自有办法治服你。他觉得天上又掉下来一个大馅饼——把它带回家其不又是一笔额外的收入?这时他也不怕了,倒完车后正想下地牵牛时,牛却说话了,这使他毛骨悚然,心想这真是活见鬼,牛竟会能说人话?怪!

黄牛说:“米二毛,你还认识我吗?”米二毛听罢吓得全身颤抖地说:“请问,您是哪路神仙?三更半夜拦我的车有何贵干?”黄牛用尾巴“咚咚”地敲打着它的大肚子说:“你先少罗嗦,我问你,你还认识我不认识?”米二毛摇摇头说:“我是人,你是家畜,而且也不是我的家畜,怎么会认识你呢?”黄牛这时嘿嘿一笑说:“我虽然不是你曾养过的家畜,但我曾在你家受过最大罪的一头牛!你用尖刀宰我没关系,牛生来不是干活就是供人们吃肉的,但你千不该万不该为了从我们身上多坑钱,把根塑料管从我嘴里插胃里硬灌水,而且是脏水!让我死死不了活又活不成,让我们千千万万头牛在你那个屠宰场受到了连阴间也没有听说过的残忍手段,你比商朝的殷纣王还残暴!你让我们死得太悲死得惨,死都不暝目!现在你得跟我走一趟!”米二毛颤颤抖抖地说:“牛王,我错杀了您,我死有余辜,不知道您让我去哪里?”黄牛说:“我也不是什么牛王,是惨死鬼,现在到你们阎王爷那里去一趟!”

米二毛一听害怕了。他想要去了老阎那里不就玩完了吗?自己得想法逃生。他平时做买卖做得只认钱连亲戚朋友都不认了,现在何况面对一头该死而又可气的牛鬼!他这时也慢慢稳住神了,成天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的主,胆子贼大,牛鬼蛇神怕个啥!他嘴上说着赔理道歉的话,心里却在想,我先倒倒车,然后把车猛一开把你这牛鬼再撞沟里算了。俗话说,神鬼怕恶人嘛!他现在还得再当回恶人!黄牛同意了他倒车,他倒着倒着突然加大油门向黄牛冲去,黄牛不慌不忙只轻轻地把头一摆,车“咕咚咕咚”地滚下坡去了!

沟下有一片平地,平地上有不少石桌石凳,每个石桌都躺着一个汉子,每个汉子头上都有一对犄角,身体旁边一盏油灯。灯旁都有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大夫,把胳膊粗的针管子插进每位汉子肚皮里抽水,一抽就是半桶。汉子不断地呻吟着,呲牙咧嘴说不尽的痛苦,嘴里大骂着米二毛和那些黑了心的屠宰场!

汽车咚咚地滚到最前边的一个石桌前停住了。米二毛从驾驶室破碎的玻璃上往上看看,头上是蓝天白云亮星星,车没滚下前天上雷鸣闪电,滚下山刹那间他好像到了另一个世界,难道说自己真到了阴曹地府?他为了证实自己死没死,就使劲掐自己的大腿,腿还是疼的。他知道自己还没死,只是撞个头破血流鼻青脸肿,没事。他刚才在山半腰遇上了牛鬼,“骨碌骨碌”一阵自己又滚到了这儿,现在看到这些穿白大褂的人真是两重天地,现在到底在哪儿他始终没搞清。

米二毛一看躺在石桌上的汉子个个头上都有两只牛犄角,听到他们的骂声后,知道他们都是牛鬼,恐怕它们找自己报仇,他真害怕了。但怕也没用,怕也得出去呀,在驾驶室里总不是个办法。于是他打开驾驶室门从里边爬出来躺在地上觉得口渴得难受,就向身边的一个穿白大褂的肯求说:“大夫,给我点水喝好吗?”大夫停止了手中的活问:“不用着急嘛,一会让你喝个够!”

于是穿白大褂就喊:“来‘人’呀!”

这时长得一红一黑的两个‘人’出现了,他们的块头都像日本相扑样壮,一摇一晃地过来。他们头上也都长着两只牛犄角,满脸凶相。红脸的手中拿着胶皮管子,黑脸的抱着一台小机器。这是米二毛往牛胃里压水的那种机器,他对这玩艺儿十分了解。现在他们抱这儿来干什么?他还没想完,穿白大褂的冲那两个人说:“我刚把这个让咱在阳间里吃尽苦头、坑害消费者的残忍魔鬼从上边弄下来……咱们头一次使用这样‘先进’的工具,你们会吗?”那两个人说:“我们照猫画虎,以牙还牙,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有什么不会的!”

米二毛听了他们的话后,知道要往自己胃里灌水了,吓得他尿了裤子。他想起起不来,他想喊喊不出声,只好闭上眼等死了。

那两个人到米二毛跟前先嘿嘿大笑,笑完后才说:“好小子,你也会有今天?没想到吧!”

红脸的笑完蹲下去,往米二毛身上吹了口气,他立时恢复了正常知觉。他刚想起来,黑脸的放下机器伸手把他按住说:“小子,想跑门也没有!”话音刚落,红脸的把塑料管头一下子从米二毛嘴里插进了他胃里,疼得他狼哭鬼叫。黑脸的提过一桶刚从别人肚子里抽出的脏水,把塑料管高抬,管口上放着“流子”,先一茶缸一茶缸地往管里灌,灌不下去后再用机器压,水能不进肚子吗?

不一会儿米二毛的肚子被水灌得像油篓样大,真有活不如死的感觉。米二毛趁他们喘息的一点空隙,他虽不能说话,但还不断地挣扎着想求生。那两人见情把嘴一撇说:“小子,还没活够吧?什么?活够了!好,我们现在就送你去天堂!高兴吧?”红脸的用手摸摸米二毛那蛤蟆般的肚皮说:“这小子不禁灌,真没劲!”

就在这时只听“嘭”地一声响,米二毛的肚皮被撑破了。还是那个穿白大褂的说:“行了,留个全尸把他送他们县上另一个黑心屠宰点去吧,让他们看看米二毛今天的下场,如果他们仍执迷不悟继续黑心和残忍下去,明天这就是他们的下场!”

穿白大褂的只把手一抬,汽车马上摆正了,车身虽然坏了但四个轮子还能转。穿白大褂的又冲米二毛一指,米二毛嘴里还插着塑料管已经仰坐驾驶室副座上了。红脸的钻进驾驶室一踩油门,汽车顺着山坡爬上了马路,转眼不见了……

第二天天刚放亮,县里的另一个黑心黄牛屠宰场刚想给牛灌水,一看米二毛老板口中插着塑料管,肚子上一个大窟窿,缓缓地往外流着水,死了。吓得他们魂不附体,赶快报了警,警察认定这是一起他杀,要立案侦察,捉拿罪犯归案!

外边的群众看了米二毛的死相后都狠狠地说:“活该,罪有应得!”

故事会在线阅读排行

故事会在线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