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故事会在线阅读

猫薄荷-2020灵异小故事

来源:故事会在线阅读作者:蝴蝶飞不过沧海时间:2020-03-31 13:16:09手机版

又是一天忙碌而单调的排版,校对,我从杂志社疲惫的出来,才发现天已经擦黑了,没有食欲,手机响起,死党约酒“午夜两点”的电话,让我先去等着,本想回家好好收拾下头脑把那些该死的灵感敲打出来,只好做罢!

踱步到“午夜两点”,看了看表,才9点多,酒吧里的人少的可怜,还没到夜晚颓废糜烂的时刻,一个人坐上吧台,帅帅的WAITER满脸诱惑微笑的给了我冰水,一年前的经历时时重现,自然也就不敢再碰那些酒精液体,时间滴答滴答的流走,残忍而不迟疑!

无聊的看看周围,相隔三米那端独自坐着一个女子,灯光巧合的打在她身上,黑色衬衣,蓝色牛仔裤,披肩长发,即使看不见容颜,仍然给人不小的诱惑,在她身前也只放了一杯冰水,心里暗暗奇怪:到酒吧象我这样只喝水的人恐怕少见的很,难得今天又遇上一个,同为女子,一定要上前认识一下!

想着双脚已经不自主的走上前去,“你好!一个人吗?聊聊?”习惯了直接的对话方式,我单刀直入!

女子抬起头,有些慌张的说:“啊,你好,恩,一个人!”

职业的敏感让我觉得这个在酒吧只喝冰水的女人可能是有故事的,开始迂回婉转的跟她闲聊起来,于是我听到了这样一件事情:

女孩的名字叫绢子,一家欧美食品公司老总的行政助理,工作顺心,薪水也不错,有车有房,独独感情不得意,典型的城市单身贵族,泡吧当然也是她固定的夜生活之一!

绢子喜欢一家《血之惑》的酒吧,(我略有耳闻,只是习惯了蹲在老地方,一直也不曾去过),几乎夜夜去消磨深夜寂寞的时间,当然和里面许多男人都有着一些这样那样的暧昧关系!

一年前的周末,已经晚上12点了,绢子仍然来到酒吧,想喝一杯就回家,可能是一个人,也或许是两个人,酒吧有些冷清,似乎换了新的WAITER,WAITER无视绢子的走进和坐下,不停忙碌的折腾着各种各样的酒瓶,这让绢子有些恼怒,怎么当的服务员?

绢子于是半嗔半玩笑的走近了:“不招呼客人吗?”WAITER抬起头,很诧异的看了看绢子,慢悠悠的开了口:“想喝什么?”

“好帅呀”绢子心里不由的欢喜起来,“你推荐一下了?有什么酒适合我这样的女人喝?”

WAITER看了看:“猫薄荷!”说完不等绢子同意就开始折腾起几个酒瓶,口中喃喃自语,手法熟练!

几分钟后,一杯血红半透明的液体就放在了绢子面前,之后顺理成章的两人回了家,清晨,男人留下一张便签:“明年此时我们再见!”

绢子纳闷,晚上再去酒吧,问了其他几个吧台WAITER都说不认识,“血之惑”从来没有过绢子形容的服务生!

绢子虽是心中气馁,也不好发作,只好无奈的坐下来,“来杯猫薄荷!”

转眼一杯碧绿清澈的水果酒摆在绢子面前:“不是红色的吗?怎么又变绿色的了?”绢子嘟囔着!

WAITER看了绢子一眼:“猫薄荷一直都是绿色的,哪儿来的红色的!”

绢子心里隐隐生出一阵寒意,一直都是绿色的?那我昨晚喝的是什么?似乎就感觉胃里有了什么东西蠕动的感觉,于是匆忙就离开了酒吧回了家!此后绢子依然泡吧只是不再去“血之惑”,生活倒也平静如水!

这事一直藏在绢子心里,今天又是独自一人,算算今天刚好整一年了,绢子感到有些不安来这里坐坐,巧合的正遇见了无聊的我!

听完故事,我倒是有些失望,不过是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擦肩一夜情罢了,没我想要的什么灵感素材,刚巧死党们嘻嘻哈哈走进酒吧,于是与绢子到了别,跟死党们去鬼混了!

第二天清晨到了杂志社,照例翻看城市早报,“姓名:姚绢,今日凌晨,死于幸福花园13栋4楼B1座死亡,死状凄惨——体内孵出许多怪虫,自七孔中钻出,肚破肠流。请死者家属速速联系当地派出所!”

旁边是一副模糊不清的死者照片,黑色的衬衣,蓝色牛仔裤,披肩的长发,正是昨夜与我一起喝酒的绢子……

解释一下:

这是一种最常用的降头术【五毒降头】里的死降加用血咒!将死亡的毒物磨制成粉,配合其它的物品及咒语后,混入食物或饮料中下降。

下降后的发作时间不定,视降头师所念的咒语而定,有些会立刻发作,有些则会在若干年后发作。不论发作时间的长短,一旦发作时,中降人必定痛苦万分、死状凄惨——体内会突然孵出许多怪虫,自七孔中钻出,至肚破肠流而亡。

加之挤血于下降之物,配合咒语,增加降头术的威力!

所以红色猫薄荷酒其实是下了降头术的酒,发作时间为一年,至于那个男人是人是鬼,为了什么而下降不得而知,只是美丽的诱惑总是需要一些代价的!

猫薄荷:这个是一种植物,猫猫很喜欢的,吃了会比较兴奋。

故事会在线阅读排行

故事会在线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