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故事会在线阅读

宾馆的鬼事-看完很刺激的鬼故事

来源:故事会在线阅读作者:蝴蝶飞不过沧海时间:2019-11-09 20:55:00手机版

对在在酒店宾馆这些地方,闹鬼灵异的事时有听说。如我前文说的,这些地方人流多且杂。所以容易会滋生一生事故,导致阴灵滞留原地。但也不排除部分可能由于当事人不习惯在陌生地方度宿而产生幻觉,但有更多个案却无法以科学角度解释,有些只是由从经历者私下证实。

    从风水望气上讲。有些酒店设有赌场,按摩,甚至一些色情方面的服务,这些都是偏门行业,本非正道,缺乏正气。容易招惹阴灵,传闻有些酒店更会摆下五鬼运财之局来催旺赌场业务。如马来西亚云顶的某酒店,一直都是怪事连连,网友有兴趣可上网搜搜。


    此外,酒店房间通常是灯光幽暗,环境安静,目的是令客人有舒适的感觉。但这种气氛却又最适宜灵体聚集,尤以淡季入住率不高,人丁欠旺令阳气不足时为甚。特别是在背光的或尾间房更容易卡阴。这个故事是我朋友亲身经历,我记得,那个夏天,我跟他有空聚到一起,回想起来他仍心有余悸,在他颤抖的声音中,他讲述了他在做电工期间在峡山镇某宾馆前后两次恐怖的经历。

    这间宾馆位于该镇商贸城内。名字我就不说了。建于上世纪的90年代。起初只是用作办公字字楼用。后来就改做了宾馆。老板是隔壁市的一个有钱人。据说黑白通吃的角色。所以宾馆打从开后,生意就一直很好。但在里面消费的,大部分都是有头脸的人。宾馆的一楼是用作了餐厅,棋牌。二楼则是KTV,按摩。三四楼则是客房。相信假如是本地的网友,应该知道是哪了,但我还是要提醒,请不要说。

    而我朋友阿鑫,高中毕业后,他就没再上学,跟了他叔叔在一个工程队做事,他叔叔是负责建筑电力铺设和维修的,油水很大,但基本上也都是接一些本地不的工程。但是碰上赶工或者是稍微远点的,有时还是要在工地将就过夜。环境相对是差了点,但我朋友见工资和油水还可以,也就安心下来干这行。
   事情就发生在04年的年底,那时市由于陈店那边一家内衣厂由于电路问题失火,烧死了几个人,影响很大,当时都上了电视。上头下来命令,在全市内严查工厂,宾馆酒店等地方的消防问题。而上面说的这家宾馆,就被查出了三个消防黑点,被勒令整改。于是便找到了我朋友的工程队。阿鑫和他叔叔到那宾馆后看了情况后。不由的靠了一声:不仅是电路老化,没埋墙,乱拉乱接。偌大的宾馆,从一楼到四楼只有一条狭小的楼梯。三个人并排走不了。而且没有任何消防栓,除了三四楼客房,二楼为了隔音,所有窗户都堵得严严实实。这样的建筑,如果是真要查,肯定要不是关门要不就是拆掉重建。看来那老板确实是背后有人。只是让重新拉设了电路电线而己。

    阿鑫回忆说,那家宾馆其实要说环境不算好,只能说一般。一般年轻人不会喜欢去,但是里面的人却绝对复杂,基本你能想到的勾当都会有,但从没人去查。很安全。也许这就是生意那么好的原因。但是如果一旦楼下起火,想逃命估计除了跳楼也就没其它办法。整间宾馆的电力改造,比较耗时,而且老板对于工期,催得特别的紧。所以阿鑫叔叔让手下的人,轮班日夜开工。而阿鑫由于家在隔壁镇,开摩托车也要两个来钟头。也为了赶工,所以就索性不回家。住在了宾馆老板为他们安排的在四楼的最尾几个房间。


    铺设进程很快,这天,阿鑫上中班。他看了看图纸,大体上已经是完工了。从中午奋斗到现在。还有最后几段主要线路埋进墙里就可以了。这个等他们夜班来了轻松就可以搞定。一抬手看看表,不知不沉,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连日来赶工,阿鑫又是一个到陌生环境就睡得不太好的人,他感到一阵困倦。交班的工友还要十一点才过来。阿鑫一行人决定先提前收工。同班的几个工友嘻嘻哈哈的打算出去吃宵夜玩乐。并招呼阿鑫同去。只是他此刻却是只想好好的睡一觉。明天一醒就回家。于是他径自跑回四楼,由得工友们出去。

    听着工友们嘻嘻哈哈的边走边远了。己暂停营业的宾馆里一片寂静。只有走廊里几盏泛黄的氖灯,把人的影子拉得老长。楼道里咚咚的回荡着阿鑫的脚步声,缓缓的回响。寂静的氛围,让阿鑫不由得加快脚步跑回房间内。打开灯后,阿鑫呼的喘了口气。连日来的劳累,此刻一齐似乎涌了上来。宾馆里房间的设施倒是不差,在冲凉房里还有一个水力自动按摩的浴缸。阿鑫在浴缸里放上水,先泡个澡洗掉一身汗臭再好好的睡一觉。
 浴室里,微黄幽暗的灯光照射了下来。水气升腾,这种柔和的灯光下,阿鑫惬意的躲在浴缸中,水流缓缓而又温柔的在缸中迂转。力道恰好,阿鑫深深的打了个呵欠,舒服的闭上了眼睛。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在恍惚间,阿鑫仿佛在梦中似的,所见一片血红血红的东西,慢慢的从窗户的方向飘过来,他想睁开眼睛,却发觉老也睁不开,身体居然也动不了,那东西越飘越近了,慢慢的,红红的一片猛的就蒙在他的脸上。

    呼。阿鑫吓得猛的睁开了眼,原来只是个梦。原来自己睡着了后忘了关水,水都淹到了鼻子处了。把他给呛醒了。这时阿鑫准备起身穿衣,猛然,他发觉,自己正头顶的天花板处,就在灯的旁边,有一杳红红的颜色。在白色的天花和微暗的灯光中,显得十分刺眼。这颜色像是染在天花上一样,就像一滩血,并且,还在慢慢的朝两边扩大。阿鑫很奇怪这是什么东西,只见那滩涂血红慢慢的在天花板濡润扩大。阿鑫不由躺在浴缸中看得呆了。那血红,慢慢的,慢慢的扩大,好像开始有点像某些形状。。修长的,像手,脚,阿鑫觉得有点发寒,他连忙不顾一切起身穿衣服。穿好衣服后,无意中,阿鑫又抬头年地一眼天花板。这不看不打紧,一看当场吓得他啊的尖叫出声。天花板上,赫然一个身穿血红衣服的女人,就这样直直的粘在天花板上,长长的头发和两只灰白灰白的手留着黑黑的指甲。就垂在他头顶不到一尺的地方荡来荡去。两只眼睛正恶狠狠的死盯着他。


    阿鑫吓得肝胆俱裂,扑腾着冲出了浴室,直往楼下奔去,一路跌撞,扑通扑通的从三楼就滚到了一楼。这时刚好碰上回来的工友,大家还不清楚他发生什么事,赶忙把他送到附近的医院,所幸也只是受了点皮外伤,听完阿鑫的讲述,工友个个都听得汗毛四起。当晚和交班的工友个个丢下工作都回家去。没人敢再在宾馆的房间住。这件事第二天交工后,阿鑫就直接请了假,外伤加内里心慌。在家里一病就是一个多月。。。他觉得自己真是够黑的,只是,他没想到的是,更黑的,还在后头。。。

    时间一晃就一年了,繁忙的工作,阿鑫已经逐渐忘记了这桩事。而偏偏被他的乌雅嘴说中,这间宾馆又出事故了,只是这次是真的发生了大火,起火的原因不明,据说当说火从二楼KTV房烧起,很快就蔓延到了楼梯口,由于宾馆里的地板和楼梯,大量的采用了木制的地板和墙面。更加加剧了火势,二楼以上的楼层,人全部都困在楼上。那时宾馆方面为了不让影响扩大,起初拒绝报火警。而采取自己灭火,无奈由于无消防栓和好的逃生通道。那场大火,最后把整间宾馆都烧成了一个黑乎乎的空壳。而这场火灾,也在当时引起了轰动,当时报道是说烧了了事5个人,而实际上是30多个人。全部都是在里面工作的小姐,其中还有在四楼的两个打扫卫生的工人和三个房客,没路逃生就从楼上跳了下来,有一个工人脸朝面的摔在一楼地面上。后来这五个人送到医院也都抢救无效死亡,但就被报了上去,而在里面烧死的,就被掩盖过去了。这此事故发生后,连带着很多个官员都锒铛入狱。而宾馆老板则急忙跑路。从此宾馆就被政府封了,荒弃在那里了。
阴错阳差的是,这次是当地镇政府又找到了阿鑫所在的工程队,他们打算把那幢宾馆拆掉,打通成为一条路。(其实在大火发生后,就有人曾经在晚上经过时听到废弃的楼里传来阵阵渗人的呼救声和哭声,当地才可能决定拆掉)。而拆掉时发现,里面的电路和原有的一些电子设施,有些在墙里的就没事,在外头的都烧得露出了芯线,施工方担心如果还有部分电线通电报话,在拆迁时就可能引起触电事故。所以就指派阿鑫叔叔带领下属进场把一些烧坏的电线电器清干净。当阿鑫得知消息时,他是死活都不愿意再去那个地方了。后来被他叔叔训了一顿后,再想想也就一天的清理工夫,又不用过夜。白天总不会有有事吧,他心里这样告诉自己。

    清理工作很快开始了,到了现场后,阿鑫很醒目的把四楼的工作推给了其它人。自己就在一楼干。建造困难破坏易,叮叮当当一天下来,就全部都清理完毕了。阿鑫也觉得一身轻松。他叔叔和其它临时有其它要先走,就让阿鑫自己留下把电线之类的整理一下,临走还冲阿鑫眨巴一下眼睛。阿鑫登时就心花怒放。他叔叔把肥差留给了他。因为清理出来的这些东西,政府是肯定不要要的,他叔叔的意思就是让阿鑫自己处理,阿鑫看了一下,随随便便找个收破烂的,肯定也要卖千把块钱。人逢喜事精神爽。他一边哼着小调一边把工友们清理下来的电线集中在一起装袋打包。不知不觉,天又黑了。


    叭,阿鑫把最后一袋电线装好。今天他倒是不觉得累,想到很快就有十来张大钞收入了,他心里阵阵欣喜。他看了看表:妈的,又八点多了,得赶紧催废品站的老刘来拉走才行。他边嘟囔着就要走出去。这时,突然从外面进来一个人,阿鑫开始还以为是废品站的人来了。他定眼一看,原来不是,是一个穿着清洁工作服的中年妇女,正提着一桶估计是刚洗好的衣服,一进门来刚好和阿鑫迎面碰上。阿鑫心想该不会是附近的居民家里没地方,想上去晾衣服吧。有过之前经历的他,忙叫住她:哎,阿婶,天这么黑了你还要上去晾衣服啊。那中年妇女不作声。径直绕过他想往楼梯走上去。阿鑫那会也是个二愣子。他大场的嚷嚷:阿婶,你真不怕死啊,之前你难道没听说过这里发生过火灾吗?烧死了好多人哟,你可要小心。。。阿鑫嘴里边发出呜呜的声音边划拉着双手。
  那中年妇女听后就停了下来,只听她说:我知道,那天火烧得可真大啊,我当时就在场看到。

    那你还上去,当时还听说有几个人没路可走还从楼上跳了下来,真恐怖呢。。阿鑫越说越兴奋。

    这时,那中年妇女声音猛然变得有点阴冷:是啊,那天的火可真大,我在四楼根本就下不来,后来我就在楼上跳了下来。后生兄你看,阿婶摔得好痛啊。说罢就缓缓的转过身来。和阿鑫面对面。那张脸,五官司都移位了,一只眼珠正从眼眶中慢慢掉出来,拉着长长的血丝。平平的脸上,好像被什么东西用力揉过,东官都汩汩的流出污血。那嘴巴还在不停的发出声音:你看,我的手也断了,腰也折了。说着,整个人就从中间咔的弯成九十度角。又咔的回复过来。


    啊... ...阿鑫再一次的被吓得魂飞魄散夺路而逃。经过这两次经历,阿鑫就辞掉了电工的工作,他觉得可能是自己八字比较轻容易撞到这些东西,不太适合抛头露面的工作。后来就到广州开了个烟店。经常被我嘲笑为宅男。。。。

故事会在线阅读排行

故事会在线阅读推荐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