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故事会在线阅读

诡异诈尸-让女孩害怕的鬼故事

来源:故事会在线阅读作者:蝴蝶飞不过沧海时间:2019-11-07 20:50:32手机版

在各种灵异小说或鬼故事中,都有很多描写人死后因为某种原因而诈尸,寻生人气而扑,非常恐怖。据古书上说诈尸的原因不外以下:

古人称:人死时有时胸中还残留一口气,如果被猫鼠什么冲了就会假复活,即平常说的诈尸。但是这一口气完全不能支撑起生命,只会让复活的尸体野兽般的乱追咬,最后那口气累出来倒地,才算彻底死了。

也有比较科学的说法是人死亡以后,身体电场(生物场)已经不存在,但是由于周边猫、狗等(如有毛皮动物产生的电离子)会对死亡的身体有作用,会引起死者的某些生命特征反应。不过民间的传说总不可能是空穴来风,细心的网友,可以留心一下,在我家乡那边,一般人过世后,入殓时双脚要用麻绳绑好。假如碰巧遇到下雨天打雷时,法师会让人拿一个竹匾在棺木上敲三下然后置放于上面,据说这样可以避免亡者受地气引雷导致诈尸。


一般来说,像这种诈尸,都是亡者由于生物电的作用,无自我意识的乱扑人,但以下这个故事,却有些微不同。。。

那是在文革时期,在那个荒唐的岁月,大批大批的文人,学者被打为臭老九,匠工的批为牛鬼蛇神,不停的进行批斗,那个时候,就连说句话都有可能会惹祸上身。那时村里有个六十多岁的教书先生阿南,他年轻时一直在大户人家教私塾。直到文革时因为风头紧,加上他之前在地主家里教过书,怕出身不好,兼之年纪又大了,想想手头也有积蓄,便赋闲在家,老来膝下得一子唤阿文,一家三口倒也其乐融融。

有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应该都记得,那会四人帮大搞跳忠字舞,搞个人崇拜。每天都要去做早敬和念诵语录。倘有一点差错,则马上会被人拉到农会批斗。


 
这一天,阿南出去临村帮一个乡亲写大字,因为六岁的儿子阿文相当调皮,每每在阿南写字时就会捣乱,弄得笔墨一片狼藉。而这个乡亲写的大字是用于儿子结婚时用,马虎不得,而妻子又要下田。儿子无人看管。阿南遂将阿文反锁在家里。以免他出外惹麻烦。
只是阿南万万没想到,他的调皮儿子一个小小的恶作剧,居然让人以此为由,把他逼上了绝路。

阿文被阿南锁在家里后,在家里闹腾了一阵,就自己找乐儿耍,那个一穷二白的时代家里也没什么东西供他捣乱,突然,他看到了贴在厅正中的那一张毛XX的画像,当时基本上每家每户都会有的,阿文蹭蹭的爬上茶几,三下五除二就把那画揭了下来。那张画的纸质是相当的好,阿文遂把纸叠成了纸飞机,在天井里扔来扔去玩了起来。

也许叫作是祸躲不过。阿文正兴高彩烈的抛着纸飞机,一不小心,用力过猛,纸飞机从天井上方向着屋外飞去。这可把阿文急坏了,门又让人锁了,他无法出去捡回来。于是他趴在门缝向外面拼命的嚷嚷,想让人帮他捡回纸飞机。这时,刚好村里的红卫兵头子胡三路过,他听到阿文的叫嚷后过来看看,便帮阿文捡起了纸飞机,当他看到纸飞机后,他的脸猛的一阵怒色后,嘴角又浮起一丝不易让人察觉的阴笑。


胡三笑咪咪的隔着门缝向阿文询问:这纸飞机是不是你折的啊,是的话我才还给你。阿文连连称是,胡三又笑着说:那等你爸爸回来开门后,我让人给你送来吧。说完胡三丢下叫嚷的阿文扭头就走。。。

这里要交待一下胡三这个人,其父母早亡,家徒四壁,之前在村里整天靠东拿西借。到处受人白眼,所以后来在越穷越光荣,越穷越革命的那段时期,他天天嚷着要革命革命,仗着自己是贫下中农的身份,被提到了大会当红卫兵,他便觉得自己是翻身了。便越发耀武扬威的批斗别人。也因此愣是让他当上了红卫兵的头头。人被压久了,一旦一朝翻身,会做什么,相信不用我多说。

要说以阿南的为人,平时倒不会与人有过节。相反他是村里的老好人。因为早年的些许积蓄,他没少帮助人。而胡三之所以会记恨阿南,乃是因为之前有过一次小事情。那天胡三到阿南隔壁阿好婶家时,看到晒在棚上的咸鱼,看着四下无人,随即用手捡了三条。碰巧阿南看见,就出声教训了他几句。随后还给了两毛钱胡三打发他走。本来阿南想着是以为人师表的态度教育这个后生,免得他日后走岔。但在胡三心里,却是对这个臭老九摆出的一副教训人的模样异常生厌。(这里要说一下,我感觉人在低谷或落魄时,对周围人的言语会很容易过激或仇视的,不知各位网友觉得呢。)

胡三觉得自己教训阿南的时候来了,心里别提多高兴。

当晚阿南回家后,一家人正在吃晚饭时,一伙如狼似虎的红卫兵,以胡三带头,冲进了他家。胡三轻蔑的捏着纸飞机,向阿文问:这是不是你折的纸机。阿文还不知什么回事,连连点头。阿南此时还没发觉异样,只是觉得胡三一伙人拿着个纸飞机就冲进来。有点奇怪的问胡三:他三小子,有什么事吗?
胡三啐了一口:你他妈的才三小子。你个臭老九教子无方,你看看这是什么。随即把纸飞机拆开。

阿南一看才发觉家里贴在厅中的画像不见了。他也明白了这一伙人的来意了。这事可不得了,这是大不敬之罪啊。他连连向胡三一伙致歉:小三哥。阿文还小,小孩子纯属一片玩心。并非有意的,您就大人大量行行好,就当没发生过,我一定把画像重新裱好,以后一定没有第二回。。。

要说,本来这事一般人也就这样可以过去了。可是胡三心里可有个结,他偏偏得理不饶人:我看是子不教父之过,你家统统都是反革命,本身自己出身就不好,现在还教坏下一代,而且这是对毛XX的大不敬,一定要进行人民公审,说罢,就让红卫兵要把阿文带走。

这一下阿南就急了,阿文一个小孩子懂什么,怕到了会场更会胡言乱语捅了更大漏子。他和妻子连连向胡三求情。要抓就抓他们好了。胡三此时嘴角又浮起一丝笑容,他目的已经达到,他板起脸:老九南,我看你这些年来也一直没什么大错,这样吧,我看你也有心认错,我网开一面,就由你代你儿子接受公审吧。


可怜的阿南,就这样被扣上了反革命的帽子。加上胡三在大会上的煽风点火。批斗游完街后还被罚去蹲牛棚三个月面壁思过。在牛棚里蹲了十来天,阿南就因为染了风寒病倒了,阿南的妻子和村里一些村民不停的去向胡三和大队领导求情。但胡三却是大手一挥:敢于求情者,一率以包庇反动派论处。同罪。村民们一个个噤若寒蝉。就这样,阿南病情日益加重,又得不到治疗。不久就在一个夜里含恨而去了,这胡三,心里洋洋自得:看谁以后还敢惹我胡三爷。。

阿南去世后,他的妻子和亲人清早把他的遗体抬回家去,准备丧后事。那时由于事出突然,装殓用的棺木必须要订了后,隔天才能送到。所以阿南遗体就暂时搁置在祖屋的大厅。这天午后,办理丧事的人都回家煮饭,只留下一个后生小伙在看着现场。他百无聊赖的坐着,突然人有三急,他急急往茅厕走去。这时突然天上隆隆雷响。一声炸雷接一声哗哗的仿佛在耳边响起,把那后生小伙吓了一跳。等他解完手出来后,他发觉阿南的双脚好像比刚才要张开了一点,他也不清楚个中之事,只是心中有点疑惑。想想估计是自己看错了。这时又是一声炸雷,轰的一声就像在屋后响起。这时,那后生小伙看到阿南的脚随着雷声又动了动。这情形顿时把他吓得鸡皮四起。撒脚就想跑出去叫人。刚好与外面跑进来的人撞了个满怀。原来,回家煮饭的一些有经验的人,听到雷声这样响起,心头已经隐隐知道不好,急忙拿了个竹匾跑过来。
一帮人撞在了一起,果然从后生小伙的神情中猜出几分。大家都庆幸还好没立起来,不然就麻烦了。话正说着,轰的一声惊雷,炸得大家耳朵嗡嗡直响,这个雷正正的打在屋顶上,这时,阿南的遗体倏的一下坐了起来。两手直直向前伸。一双眼睛只看到眼白。满脸的青绿色。脸上绽着几条粗筋。这一下可怕众人吓得破了胆。“诈尸了,快跑啊,”纷纷逃命。有几个胆小的裤子一片潮湿,两股战战,连脚步都迈不开了。眼看着阿南已经立了起来,拖着两条直直的大腿缓缓走过来。


却只见阿南避过瘫在现场的几个人,直直的向门外走去。这时天上的炸雷一声接一声。大雨倾盆而下。阿南就这样深一步浅一步歪歪斜斜的冒着雨向着几百米远的村委会而去。

这时,胡三正吃过饭,翘着二郎腿哼着调子。这时,打眼望去,一个蒙胧的身影在雨帘中跌跌撞撞朝着他走来。胡三心想,哪个妈八羔子,这么大雨的天。。。话没说完,一看到进来的人,胡三一声:妈呀。就从椅子上滚下来。急急的往后退去。阿南浑身上下滴答着往下淌水,脸上的皮肤被雨水冲刷过,青绿中泛着白肿。两手直直的朝着胡三扑去。胡三情急之下,从身边抓起一只装谷的箩筐,挡在阿南和他之间,却不知阿南的劲力如此之大,这时又一声炸雷巨响,而阿南的两只手直直的撕开箩筐,身体前倾,直插入胡三的心口处。。。霎时,鲜血汩汩的从胡三的嘴和胸口流出来,胡三的嘴张了张,头一垂就丧命了。。。这时阿南的遗体和胡三连着一起,怦的一声倒地。

村民们赶到场后,都嘘唏不己。费了好大劲才把两人分开。为他们办理了身后事。

故事会在线阅读排行

故事会在线阅读推荐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