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故事会在线阅读

贯骨耳钉-真的很吓人的鬼故事

来源:故事会在线阅读作者:蝴蝶飞不过沧海时间:2019-09-07 20:26:42手机版

 陈紫暄和末文轩在一起已经一年了,双方对对方的感觉都不错,于是决定结婚……就在结婚的前一个星期,轩对暄说他要先带她去见他的妈妈,暄笑着答应了。来到男人的房子前,暄顿时震住了,这是一间古老的别墅,里头,黑的见不到边缘,感觉就像一个黑洞,阴森的让暄直往后退。轩拉住了她的手,她透过他的目光慢慢慎定了下来,他们牵着手往里走去,不一会儿,暄看了她的未来婆婆,一副古代时候的打扮,长裙盖过了鞋子,脸色有点怆白……暄定了定,鼓足了勇气说了声:伯母,你好,我叫陈紫暄。老人微微抬头看了一眼,说:你确定你要嫁到我们家来吗?暄又慎住了,微微点头,老人说:好!结婚前一天到我这里来,我有礼物要送给你。 

    结婚前一天的时候,暄按照老人说的,去了她那里,老人拿出了一个深红色盒子,端过一杯茶,说:按我们家的规矩,每一代娶的媳妇都要戴上我们家族的一个耳钉,这就是我送给你的,不过,有一句话,我得特别提醒你,这个耳钉,千万不能取,不然,你会后悔的。暄慎了慎,边说谢谢伯母边喝了口茶。谁知道,就那么睡过去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右耳上已经戴着一个耳钉,深红色的,红的耀眼…… 

    暄和轩婚后的生活一直狠平静,直到有一天,暄在和公司客户谈生意的时候,那客户想请暄吃饭,暄觉得吃个饭没什么,于是答应了。就在这时候,右耳奇怪的又痒又痛,弄得暄找借口说上洗手间,怎么抓也还是奇痒无比。差不多过了一个多小时吧,右耳突然就不痒了,暄走出去,那个客户已经走了,应该是等得不耐烦了吧。

    她把她生活的喜乐衰怨都讲给她最好的朋友小忆听,小忆每次都会安慰她。

    小忆为了让暄开心、快乐一点,就经常找他们小夫妻俩出去玩。  

    日复一日,有一次,轩到狠晚还没回家,暄不想一个人面对她母亲,于是就住在了小忆那,小忆的手机忘了带,突然来了一个电话,暄给接了,对方是一个声音很熟悉的男人,是轩!他说:宝贝,我想你了。天啊!这是小忆的手机啊,暄感觉全世界都暗了下来,眼泪在眼框里打转,小忆刚好走来了,她推开小忆:原来,原来,你们两个在一起,为什么骗我!为什么……这该死的耳钉,我为他戴上了耳钉,每次都弄得我那么难受,我以为他爱我的,我想我为他戴这个是值得的,没想到……
镜子那边,婆婆来了,她说:暄,记住,你千万不能取下耳钉! 

    暄把婆婆推倒在地,但惊人的一刻让暄惊呆了,婆婆的下身,是空的,没有脚,只有一双锈花鞋?!原来,婆婆她不是人!不是人…… 

    暄惊慌的去公司找到了轩,轩看到了她,很是诧异:你怎么来了? 

    “呵……你妈不是个人,对不对,对不对?!!!!” 

    “原来你知道了,对,我妈,她二十年前就死了,只是,她不放心我,所以灵魂一直在而已……”


    “怪不得,怪不得吃饭,她总不跟我们一起吃,怪不得,她一天都不用吃东西,你为什么要骗我?还有,为什么你要背着我和小忆在一起,她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和小忆,早就在一起了,只是,得找人替她戴那只耳钉,我爱的一直是她你知道吗?哈……” 

    暄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自己,只是替代品,替好友戴耳钉?为什么?为什么? 

    暄突然想起婆婆说过的话:千万不要取右耳的耳钉。 

    呵……暄觉得可笑, 这该死的耳钉!

    轩不知什么时候拿出了一张离婚协议书,说:签了吧,签了再把耳钉取掉就不会有事了……

    暄冷笑了一下,签了那张刺人眼疼的离婚协议书,然后愤然的取下耳钉,耳钉取下来了,暄感觉整个人都好像轻松了似的……

    离婚后,暄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差了,终于有一天,她支撑不住了,住进了医院,医生说:她中了剧毒,是一种慢性毒…… 
暄想自己没乱吃什么东西,怎么会中毒呢?难道?……  

    这时,婆婆又出来了,她说:对,就是那只耳钉,那上面染有剧毒,只要不摘耳钉,毒就不会扩散。 

    婆婆飘在空中,慢慢的说:是时候告诉你真相了,我,也叫陈紫暄。二十一年前,我就死了,是被我的丈夫谋杀的,那个时候,我和我们那一个男的聊的很投缘,于是经常在一起说自己家的一些事,和他诉诉苦,有一次,被我丈夫发现了,他以为是我在偷情,就产生了杀意,有一天,他送了我一对红宝石耳钉,狠漂亮。我高兴的感觉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可是,没想到,他竟然在耳钉上染了剧毒,让我死于非命。我死得不甘愿,于是,魂魄就一直留在了世上,只要,找到一个跟我同名同姓的人的媳妇,给她戴上另一只耳钉,就能投胎重新做人。不过,你这只耳钉和我的不同,你如果在外头乱来,和男人太接近,耳钉就会弄得你又痛又痒,让你无法得逞,而且,只要不取下耳钉,毒性就不会散发,你就不会死……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这次出轨的,竟然是我儿子,天命难违啊,难道跟我同名的人一定要一样的结局吗? 


    “什么,你是说,害死我的,不是你,而是轩?” 

    “是的,给你戴上耳钉的不是凶手,哄你取下耳钉的,才是真正杀你的人”。

    暄感觉自己整个人越来越沉,她知道,自己已经不行了,可是,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谁要她没听婆婆的话,取下了耳钉呢? 

    暄的脑子里,呈现的是,那个负心的男人,和自己曾经那么信任的女人抱在一起的场面,泪水划过眼角,沉沉的睡去……

故事会在线阅读排行

故事会在线阅读推荐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