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故事会在线阅读

三石镇-灵异中篇鬼故事

来源:故事会在线阅读作者:蝴蝶飞不过沧海时间:2019-08-24 21:10:08手机版

暑假,X市美院安排学生到红桥县写生。
王娇和谢宁是这届油画系的两大美女,两人成天形影不离,连带着她们的男朋友赵小虎和罗海峰也成了好哥们。
7月10号,美院的三个老师带队,一群学生浩浩汤汤开往红桥,他们四人也在其中。
到了县城,王娇她们有些失望,虽然红桥的江南特色古建筑在S省都是很有名的,无奈美院年年都组织学生来写生,红桥的景致早就被搜罗在美院的展馆里了,现在到了实地,再也找不到什么新意了。
“我没有一丝灵感了。”两位美女像男朋友略带撒娇地抱怨道。


“不如我们去三石镇吧,我在那里住过十几年呢。”罗海峰说。
“是啊,都忘了你是本地人。”赵小虎说。
“三石镇的虽然没有县城那么繁华,但是旧式民居却保存完好,还有青石板巷子也是一大特色。”罗海峰介绍道。
其他三人想了想,决定去三石镇。
老师那边倒是好沟通,三石镇里县城也就二十多里,还有罗海峰这个当地人,应该出不了岔子,就同意了,只是要求保持联络。
四人当即就收拾东西,到汽车站搭乘面包车,前往三石镇。
两个女生坐不惯面包车,再加上土路九曲十八弯,都有点晕车了,罗海峰体贴地拿出话梅让她们嚼着,又讲了好多笑话来转移她们的注意了。
谢宁对自己男友的表现自然十分满意,笑盈盈地看着罗海峰英俊的脸庞,突然想起什么,眸子瞬间黯淡了下,随即又恢复如常,不管未来如何此刻总是幸福的,谢宁心中微叹。
王娇狠狠瞪了不解风情的赵小虎一眼,虽然脸上仍然挂着笑容,还时不时打趣谢罗二人,眼神却是冰冷的。
赵小虎搔搔头,他也无奈,自己本就是个粗人,哪有那么多花花肠子。

还是罗海峰发现了赵小虎的尴尬,说起了故事:“你们知道三石镇的名字是怎么来的吗?”
“怎么来的?” 
“相传几百年前,这里曾经出过一只凶兽,为祸一方,此兽擅长制造幻想迷惑路人,使其无法脱身,最后都成了他的食物,当地百姓也请过和尚道士除妖,结果一去不回,凶兽越发嚣张,甚至祸害到了百里之外的州府。
此地虽不繁华,但也是进川要道,每年过路的商队不计其数,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朝廷也不能坐视不理,于是便请了一位道法高深的道长前来除妖。
那道士确有本领,炼制三颗神石,便把凶兽镇在山中,再也无法出来祸害人间,自此之后,人们便把此地叫做三石镇。”

三人听得入迷,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故事中的三石镇。
三石镇就像罗海峰介绍的,有很多旧式民居,镇上的小巷都是当地产出的青石板铺成,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阳光太烈,整个镇子显得懒懒的。
四人下车后在镇上转了半天,竟然没有找到旅馆。
“你不是在这里住了十几年吗,哪里有旅馆你不知道?”谢宁有些不悦地说。
“呃,我们家已经搬走快八年了,以前镇上的人好多都到县城了,原来上山的村民搬到镇上,新盖了好多房子,我也不清楚旅馆在哪儿。”罗海峰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那总有亲戚在这边吧,这里怎么说都是你的家乡啊。”王娇问道。
罗海峰脸色一变,语气有些低沉:“我们全家在那场意外之后就剩我一个人,再没有什么亲戚了。”
“好啦,我们还是找人问问吧。”赵小虎见他脸色不对,赶紧制止两女再追问下去。
他们最后在镇子的最东边找到了唯一的旅馆,成了这里仅有的客人,几人这才松了口气,分别住进了两个房间,不过是罗海峰和赵小虎一间,两个女生一间。
罗海峰见到旅馆老板时,皱了皱眉,他似乎不是本地人啊。
这一天,他们自然没有画画的心思,一个小镇子也没啥好逛的,而且镇上的人似乎对外地人有种排斥。
罗海峰他们的房间在二楼,带个小小的阳台。
赵小虎洗完澡后,便站在阳台一边抽烟,一边吹风,罗海峰躺在床上看电视。
“咦!这月亮有点不对呀。”赵小虎突然出声叫道。
“咋不对了,有天狗吃月亮么?”罗海峰头也不抬应道。
“不是,你快出来看。”
见赵小虎的声音有些急切,罗海峰不情愿地爬起来。
“哪儿不对了?”
“瞧!那月晕,这是有大暴雨的征兆啊。”
罗海峰顺着赵小虎指的方向看去,明亮如圆盘的月亮四周果然环绕着如帽檐一般的黄晕。
“我小时候爷爷跟我说过,这样的月晕是要闹水灾的,我们家就曾经在月晕之后遇到百年不遇的大洪水,所以我映像特别深刻。”赵小虎满脸凝重:“不行,我看我们明天还是回县城吧。”


“有那么严重吗,我看这天气可不像有大暴雨的样子,一般要下雨之前,空气都是闷热的,可是你看今天有着迹象吗?”罗海峰一脸轻松地说。
“可是……”
“行啦,我倒无所谓,你想想,那两位大小姐,你能说动吗,咱们可是来写生的,如今就呆了一天,一幅画都没有,回去等着被人取笑呢。”
赵小虎想想自己的女友,叹了口气,心里的不安也只能埋下。
第二天,四人起了个大早,在旁边的包子铺简单吃个早餐,就在镇上慢慢逛起了。
中午的时候,他们都各自找到了想画的地方。
当然,主要是方便两位女生,罗海峰和赵小虎守在旁边为他们服务,自己的画就要靠后了。
王娇见赵小虎一副心事重重、蔫不拉几地样子,就来气,没好气地说:“你有事吗?有事就说,摆那副死样子给谁看呢!”
“我……那个……”赵小虎支支吾吾,见王娇瞪着自己要发怒的样子,赶紧说:“就是昨晚,我看见月晕了,估计会有大暴雨,所以我觉得咱们还是早点回县城吧。”
“哼!莫名其妙,你看看这天气,一朵云都没有,雨在哪儿呢?”
“夏天的天气本来就变得快,没准……”赵小虎分辩道。
“去!去!别在这神神叨叨的,要走你自己走。”王娇满脸厌恶挥手赶他,心想自己怎么就看上了他,还是人家谢宁有福气,有罗海峰那么好的男朋友。
赵小虎见王娇的样子,也不敢吱声了。
时间很快到了傍晚,四人聚在一起吃个晚饭,就各自回房间了。
四人这一天都说不出的疲倦,匆匆洗完澡,便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不知道过了多久,赵小虎最先醒来,他是被一阵阵的轰鸣声惊醒的。
他循着声音的方向跑到阳台上一看,昨天下面是一条几乎干涸的小河。
如今,却波涛怒吼,有着黄河一般的气势。


真的下雨啦,赵小虎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急忙叫醒罗海峰。
睡眼惺忪的罗海峰显然也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喃喃地说:“还真被你说着了,这么大的阵势,路上肯定塌方了。”
两人简单收拾了下,就上楼去叫谢宁和王娇。
“这怎么办呀!”两女忧心忡忡,她们可不想困在这穷乡僻壤。
“我们还是先到镇上问问吧,也许情况没那么糟。”罗海峰说。
四人下楼,旅馆老板正坐在大厅里悠闲地喝茶,见他们下来,便说:“几位打算出去?”
“我们想去镇上看看,昨晚是不是下大雨了?”罗海峰有些奇怪,那么大的雨,他们没道理听不到动静,难道是太累了?
“是啊,百年不遇的大雨!不过我劝你们还是别出去了,老实待着吧。”旅馆老板的脸上竟然有兴奋之色。
罗海峰更奇怪了,朝三人使了个眼色,快步离开。
他们刚一出旅馆,就被浓浓的大雾包围了,越走雾越浓。
“你们不觉得奇怪吗,镇上怎么如此安静,一点人声都没有。”赵小虎颤抖着说。
的确,三石镇只有一条正街,现在他们走在上面,虽然能见度很低,但可以确定,周围一个人也没有。
如果有人,那就更可怕了!
四人忐忑不安地继续朝前走,前方浓雾漫漫,似乎没有尽头,就在大家有点绝望的时候,雾竟然慢慢散去了!
不等他们把松口气,前方的一座建筑顿时使他们仅有的一丝希望跌落谷底。
前方赫然是他们住的那座旅馆。
老板正笑眯眯地看着他们,像一个胜券在握的猎人。
“你是什么人,想干什么?”罗海峰强压下内心的恐惧问道。
“早说过了,让你们留下别乱跑,反正跑也跑不掉的嘛!”老板抿了一口茶,淡淡说着:“你们有听过三石镇的故事吗?”


“我知道,传说这里镇压着一只凶兽。”
“呵呵,凶兽?它可不是什么凶兽哦!你们看!”老板指着他们身后。
四人转身,只见浓雾之下河水不知何时已经漫到街上了,波涛怒吼,其中隐约夹杂着动物的号角声。
“啊!难道凶兽跑出来了?”赵虎听见那声音吓了一跳。
“没见识!都说了它不是凶兽,这是真真正正的龙吟啊!你们能在死前听到龙吟,也是莫大的福气!”老板不屑地说。
他们可没心思管是不是能见到龙的问题,死前!这个词已经狠狠击在四人心中,把仅存的一丝侥幸击得粉碎。
“你要杀我们?”
“不错!”
“为什么?我们似乎无冤无仇……”
“只能说你们运气太差吧,我本来打算抓几个本地人做祭品的,谁知你们几个住了进来,也好,更容易掩人耳目,实话说了,昨天晚上镇上就派人来接我们转移,不过我略施小计,呵呵,你们也不要指望什么,现在镇上除了咱们几个没有别人了。”老板笑呵呵地说。
四人听了后悔地不行,早知道,唉!一时间神色都有些复杂。
罗海峰冷笑,恐怕他们在怨我吧,不过现在嘛也没空说这些。
他敏感地捕捉到一个关键词,祭品。
“你要我们做祭品?”
老板点点头:“准确的说是上供给龙脉的祭品!”
见自己的猎物面面相觑,想着反正龙脉真正成型还有些时间,索性就让他们死个明白,这样惊天动地的大计划要是没人欣赏岂不可惜。
“反正有空,你们也跑不掉,我就跟你们聊聊天吧,刚才也说了,这三石镇镇压的不是什么凶兽,而是龙脉!千万年来数不尽的风水术士穷尽一生苦苦寻觅龙脉,却鲜有人找到,因为龙脉是活的!”老板有些苍白的脸上带着一丝得意。


“我家先祖当年在此处找到了龙脉,但是龙脉尚未成型,先祖算到距离成型之日有数百年,所以便买通当地的官员编造了凶兽作乱之事,抓来三百童男童女,炼制了三块神石,不,应该说是邪石,已它们凝聚的三百童男童女的怨气,压住龙脉,方便后人寻找龙脉。”
“你找到龙脉又如何?”罗海峰镇定地问。
“这就说到正题上啦,根据先祖留下的书籍记载,待龙脉成型之际,献上祭品,再将祖辈的尸骨满载龙脉身下,后辈就能靠着龙脉飞黄腾达,或许还能……”
“我们就是祭品?”
“嘿嘿!不用太难过,也许你们的家人能沾上龙脉的光呢!”
四人闻言又是气愤又是恐惧,这会儿谁也没有为家族做贡献的心思。
赵小虎朝罗海峰使眼色,希望他能想想办法,两个女生已是吓得手脚发软了。
罗海峰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他已经知道老板的真实身份,他与自己的家族有这千丝万缕的关系,如果不是他们,自己的父母也不会横死,想到这里他握紧了拳头。
此时老板是最得意的,还有一刻钟,几百年的梦想就要实现了,他根本不会把这几个人放在眼里。
罗海峰悄悄解下戴在脖子上的祖传玉佩,用指甲使劲划破右手中指将血涂在玉佩上,玉佩被血侵染,竟然发出耀眼的精光。

当老板发现的时候,罗海峰已经冷笑着将玉佩抛入雾中。

“你?你是罗家的后人!” 

“哼!没错,就是被你们赵家害了整整六百年的罗家人。”罗海峰和赵小虎立刻扑上去将老板制住。


“你们三个快去镇zhenfu,三块神石就在镇zhenfu的后山,如今龙脉出世,三块神石也一定出现了,你们将自己的血滴在上面就能激活神石重新封住龙脉,我们就能得救了,快去!”

老板岂会束手就擒,罗海峰和他扭打在一起。

赵小虎听后立即拉起两个女生,拼命朝镇zhenfu跑去。

只听见后面传来老板凄厉的叫喊:“不要去!不要啊!”

赵小虎三人更加确定这就是得救的方法,像是奔向生的希望一般奋力向前冲。

到了镇zhenfu,果然有三块高大的石头矗立在后山,三人顾不得喘气,马上咬破自己的手指,将血滴在三块石头上。

浓雾已经消退,三块石头吸收血液之后竟然化为红光,将三人围住。
他们惊恐地发现红光从咬破的手指那端吸食自己的血液,他们想跑却动不了。

只能眼睁睁见着自己被吸干!到死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死!

红光像是吃饱了一般,发出凄厉的笑声,耀眼的红光将三石镇照的血亮。

旅馆那边,罗海峰和老板见此异象已经不打了,坐在地上喘气。老板狠狠瞪着罗海峰:“你叫他们去送死,放出那东西,对你有什么好,这下我们都要死在这里!”


罗海峰没有答话,站起来走向旅馆的柜台,柜台里面的墙上有个神龛,供着个g灰坛。

“从第一眼见到这东西,我就知道你是赵家人。”罗海峰将坛子取出来。

“我们罗家祖先被你们赵家派来这里守着龙脉,还发下血誓,龙脉出世之前家族不得出三石镇方圆百里,就是为了这个誓言,我全家在省城出车祸,一家人就剩下我一个人死里逃生,但是我也清楚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这次我回来,可以说根本没有或者出去的打算。”

“那他们三个呢?我以为你们是朋友呢,呵呵!看来我们两家真的很像!”

罗海峰没有接他的话,而是看着手中的g灰坛。

老板有些紧张地看着他:“你别乱来,反正我们都要死了的,何必……”
“你怕三块神石的怨气会对你这凶手的后代不利,所以你不敢去动他们彻底放出龙脉,而是用埋骨这种退而求其次的方法。”罗海峰淡淡地说:“你也不想想,你家先祖困了龙脉六百年,这样的大仇岂是几个祭品可以抵消的,还指望利用龙脉,笑话!”

老板苦笑,他何尝不知呢,可是他一点都不想死呀!

“所以说,其实你不如我狠,我连自己都可以舍弃!我这一代算是完了,可是罗家的下一代必定会站在这个g家甚至是世界的巅峰!”

罗海峰突然手一松,坛子掉在地上,g灰洒了一地。

“你……”老板怨毒地看着他。

“别这么看我,怎么说也是世交,我是在帮你下决心,反正都要死!我对你算是够意思了,最起码你没有死在神石的怨气手中,也不会跟他们一起永世不得朝生,他们三个可是要永远活在仇恨之中哦!”

老板打了个寒颤,比起眼前这个如魔鬼般的男人,他是很善良的吧,毕竟做祭品的话,家人是会分到很大福气的。

“你那么恨他们?”

“其实我要的只有谢宁,王娇和赵小虎是自己贴上来的,也怪不得我心狠了。”

“她是你的女友吧。”


“我们在一起三年,后来我家出事,我成了孤儿,她就另攀高枝了,还想瞒着我,如果她跟我分手,我会放她走,她最不该的就是太贪心!”

事到如今,老板也只能任命,神石中的怨气被放出来,神石也就不存在了,龙脉很快就会被彻底放出来,今后这一带被怨气笼罩,恐怕不会太平,但是关他什么事呢?
一阵地动山摇之后,一道金光冲天而起,怨气发出的红光被金光冲散,像是有意识一般东躲西藏。
他们也算几百年的冤家了。
金光突然直奔旅馆里唯二的活物而来,罗海峰神色淡定,他等这一刻,已经很久了。

“红桥县遭遇特大泥石流灾害,半个县城被冲毁,离县城最近的三石镇被山体滑坡彻底摧毁。
正在红桥写生的X市美院学生被妥善安置,有关布门会尽快安排学生返校,只有离队去三石镇的四名学生仍然失踪……”
X市的某个出租屋里,一个女孩轻轻摸着腹部,泪流满面。
良久,像是决定了什么,她拿起包,下楼,拦下一辆出租车。
目的地是,X市中心医院……

故事会在线阅读排行

故事会在线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