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故事会在线阅读

三根白发-2019灵异鬼故事

来源:故事会在线阅读作者:蝴蝶飞不过沧海时间:2019-08-17 20:52:52手机版

“哎呀,好疼,你轻点嘛。”萧子叫唤着。

“你叫什么叫,我发现你已经长出三根白发了,不赶紧拔掉以后会泛滥成灾的。”若儿乍忽忽道。

“那好吧!不过,你能不能轻点呀,好疼的。”

“嗯。”

若儿拉住萧子头上的一根白发使劲一揪,白头发长的相当牢固,居然没拔掉。


“哎呀,不拔了,不拔了。”经过刚才那一拔,萧子有些惧怕疼痛了,哀求着若儿。

“那怎么行。试想,一位长发飘飘、青丝如黛的美女,突然,在黑发中钻出几根白发来,多不雅,再说,也让人很扫兴嘛。”若儿耐心的劝着萧子。

“这上可连着我的血肉呢,轻点。”

“知道啦!”

“俗话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要不,算了吧?”萧子和若儿商量着,希望能有所转机。

“既然长到你的身上,就是你的私人财物了,你有权决定他们的留存去向。”若儿开导着萧子。

三根白发最终也没能逃脱被拔掉的命运。

看着这三根白发,萧子在想:要怎么处理它们呢?
看着心事重重若有所思的萧子,若儿不无讽刺的说:“切,三根白发而已,现在拔下来就是垃圾了,快扔掉。”

“那怎么行?这毕竟是我第一次强迫自己身体上的东西离开自己,要善待它们才可以。”

“哎呀,你可真麻烦。”

可是,的确很伤脑筋,把它们放哪呢?总在手上拿着也不是办法呀?萧子的眼睛四处搜寻着。一个黑色盒子打开后便是钢琴形状的音乐盒闯进了她的视线(这是前几天男朋友送自己的生日礼物),对,就放这里吧,也许在音乐的伴奏下,这三根白发能变得有灵性也说不定呢,嘻嘻。打开音乐盒,一曲优雅、流畅的“蓝色多瑙河”在屋子里飘荡开来。


玩了一天,萧子感到有些累,洗个热水澡也许能解乏。

赤裸裸的站在浴镜前,多一分嫌胖、减一分嫌瘦的完美身材,白皙凝脂的娇肤、红唇明眸、青丝如黛……萧子看的有些脸红心跳。突然,她看见有几根白发若隐若现夹杂在黑发中,嗯?白发明明已被若儿拔掉了,难道这么一会的时间又长出新的白发?新陈代谢也太快了吧?分开黑发把白发使劲的揪了下来,怎么又是三根?不管了,扔掉吧,一甩手,头发被马桶的水流冲了下去。此时的镜中人披头散发的样子显得十分狼狈,萧子被自己的样子吓了一跳,赶紧拿起梳子把头发梳整齐了。

躺进浴缸,温度适宜的水让萧子身心放松下来,萧子闭上眼睛,感受着一份舒服、惬意!

突然,“蓝色多瑙河”的音乐响了起来,萧子一惊,这是音乐盒的动静,可它怎么自己响起来了?萧子以最快的速度冲洗干净,穿衣走出浴室。没错!那个钢琴外型的音乐盒上,两个小人偶随着节奏相拥跳着舞,那三根白发乖乖地躺在里面。可是这个音乐盒是需要上弦的呀,自己明明没有动手,它怎么会自己响起来呢?那两个小人偶没有理会吃惊不小的萧子,依然自顾自的翩翩起舞。萧子拿起小人偶,音乐骤然停止,她端起音乐盒,把弦扭到了家,“蓝色多瑙河”的旋律又在屋里飘荡起来。“啪!”萧子把音乐盒合上,音乐戛然而止,很正常呀,可刚才它是怎么了?

音乐盒简直成了萧子的心病,夜里,她翻来覆去的想着原因,一直折腾到东方都有些发白了,才迷迷糊糊睡去。

第二天,若儿发现萧子无精打采,便问:“喂,小丫头,是不是有心事了?说出来分享一下。”

“没有。”萧子说道。

“切!不够意思!人家把心理话全告诉你了,可你却独守秘密。”若儿撅着嘴,发着牢骚。

“真没有!我在你面前就是一张白纸,哪有什么秘密可言。”萧子有气无力的为自己辩解道。


“那你的眼睛怎么肿肿的,还有黑眼圈?怎么解释?”

“不会吧?”

若儿把萧子拉到镜子面前,“你自己瞧瞧吧。”

镜子中是一个头发篷乱、眼神松散、眼圈黑黑像个熊猫的女孩。

“怎么一夜之间变得这么憔悴呀?是不是去哪鬼混了?坦白交待!”若儿得理不让人,对萧子不依不饶。

“谁像你呀,整天出去疯玩。”萧子抗议着,声音仍是有气无力。

“哎呀!”若儿一声尖叫,像一只被踩住尾巴的猫。“萧子,你又长出白头发了!我给你拔掉吧?”

“啊!”不等萧子同意,若儿已眼疾手快的把问题解决了,疼的萧子惨叫了一声。
“看来你跟三有缘哟,又是三根白发。”若儿不无讽刺道。

“什么?又是三根白发。”萧子满心疑问。

“这次你还留下它们吗?”若儿征求着萧子的意见,依她的意思,扔掉算了,可上次,萧子是收起来的。

“留下吧,让这三根和上次的那三根做个伴。”

“看不出来,你还蛮多情的嘛。”若儿不无揶揄道。

回到家,萧子一眼就看到摆在书桌上的方方正正的音乐盒,此时却觉得它一点也不像是钢琴,倒和骨灰盒很相似。骨灰盒?她被自己的想像吓了一跳,怎么会想到这个呀?呸!晦气!看着这个像骨灰盒的盒子,一股无名的恐怖感袭过来,仿佛有双眼睛在某个地方盯着自己,萧子不由得打了个冷噤。看着手上的白发,便强忍着恐惧打开了音乐盒,音乐奏响,小人偶双开始舞蹈了。萧子把手上的三根白发和原来的三根白发放到了一起。突然,小人偶停止不动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萧子一惊,哆嗦了一下,手上的音乐盒“啪!”掉到了地上,被摔成了无数个碎片。两个本来抱在一起的小人偶身首异处,那六根白发从地上飘飘悠悠飞向空中。

若儿已给萧子打了无数个电话,可就是没人接听,这个死丫头在做什么?怎么不接电话呢?急匆匆赶往萧子的家。谁叫她是自己的死党呢,还是去看看吧,万一、万一出了什么意外自己也可以急救一下。


门虚掩着,若儿没有敲,她蹑手蹑脚地走进屋里,“我倒要看看你背着我在偷偷摸摸做什么?嘻嘻。”可展现在眼前的,是足以让若儿魂飞魄散一幕。萧子瘫在地板的碎片中,头发全部变白零乱的披散在前胸和肩上,眼神茫然地盯着某个不存在的焦点。“萧子,是你吗?你怎么变成这样子?”若儿有些抓狂的喊道。

萧子连眼睛都不眨一下,也不说话。

若儿拼命的摇着萧子:“你说话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萧子嘴唇嗫嚅着,“三根白发,三根白发。”

若儿有些急:“什么三根白发?你现在头发怎么全变白了?”

“哈哈哈哈!”萧子突然大笑起来,“你们都走吧,都离开我吧。哈哈哈哈。”

“疯了,我看你是疯了!我带你去医院好不好?”若儿有些拿不准萧子的状况,还是赶紧找大夫看看吧。

医院门口,若儿扶着萧子走向诊室。突然,一个人直冲她们撞来,若儿被撞的一个趔趄,而萧子则是被撞倒躺在了地上。若儿刚要开口骂人,那人已消失的无影无踪。若儿瞪着眼睛,真是奇怪,明明是一个大活人怎么一眨眼就不见了?转身扶起萧子,却发现萧子眼睛向上翻着,呼吸急促,手无力的向前抓着。

“萧子,萧子。”若儿大喊,“再坚持会,大夫马上来。”

可是萧子已经等不来大夫了,她垂下手,闭上眼睛,头歪向了一边。

“萧子!萧子!”若儿呼叫着。

“病人心跳停止,没有血压,没有脑电波。”急救室里大夫宣告:“病人死亡。”

若儿扑在萧子身上大哭,“怎么会这样?昨天还好好的,一夜之间,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


失魂落魄的若儿走在街上,痛失好友让她伤心欲绝。

回到萧子的住处,若儿收拾着萧子的衣物。一个黑色的盒子引起了她的注意,这是什么?打开盖,一曲“蓝色多瑙河”的旋律在屋里飘荡开来,一对小人偶随着节奏相拥舞蹈,一缕白发静静地躺在里面,她数了数,六根,哦,这一定是那天自己给若儿拔下来的,原来她把它们收在这里呀。

“蓝色多瑙河”这首曲子,若儿也一直喜欢,先把这个盒子放到自己家吧,等以后萧子的家人来取东西时再奉还。

晚上,若儿还在想着萧子的死因,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一个大活人一夜之间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死去了,要不要报案呢?可是要怎么对警察说呢?想着想着,若儿迷迷糊糊睡着了。突然,一阵音乐把她吵醒,侧耳细听,是“蓝色多瑙河”的旋律,谁家这么晚还在放音乐呀?若儿用被子把头蒙住,好累好困呀,不要吵我,我只想睡觉。“蓝色多瑙河”依然飘荡在耳边,而且比刚才还要清晰。“哎呀,什么人嘛,还有没有公德?”若儿一边嘟囔一边起床趴在窗前找着可能播放音乐的邻居窗口。不对,不是这个方向。她又走到另外一个窗边,声音也不从这个方向传来的。突然,她想起白天从萧子家拿的那个音乐盒,打开后就是这个旋律,难道……
若儿走到放盒子的地方,没错!二个小人偶正在上面跳舞,音乐正是从这里飘出来了。可是,自己并没有打开呀,她怎么自己响了呢?难道有定时器?若儿拿起音乐盒,翻过来倒过去的仔细查看着,只有上弦的扭,并没有定时开关,可是,这是为什么?突然,她想起,白天发现这个盒子时,里面有六根白发,而现在,白发却不知去向。

若儿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一股凉气从后背不由得升上来,冷汗也冒了出来,手开始哆嗦,心跳加快。她想起萧子说的那句话:你们全走吧,全离开我吧。这是什么意思?说的是谁呢?谁离开她了?

站了半天也想了半天,终究没有个所以然,这大半夜里,还是先睡觉吧,有什么事,明天白天再找人商量。


躺在床上,若儿迷迷糊糊半梦半醒之际,恍恍惚惚间听到有人在窃窃私语,大概是在梦中吧,若儿掐了自己一下,有点疼,既然不是梦,那会是谁在自己的房间说话呢?恐怖感又涌上来。若儿把自己埋在被子里,大气也不敢出,但那些声音仍是硬生生钻进耳朵。

“都怪她把头发拔下来,不然也不会有这些事。”一个声音细小但有着很强的穿透力。

“就是。”另一个声音则是粗中带着几分颤抖。

若儿从被子里露出一只眼睛打量着屋子,突然,她看到那个音乐盒上的两个小人偶在黑黑的屋子中闪着光,嘴巴还在不停在动着。“啊!”若儿拼命地捂住自己差点喊出声音的嘴巴。原来是它们在说话,天哪!一对小人偶居然会说话了。

“人有三魂七魄,第一天她拔掉的是三魄:一魄尸狗、二魄伏矢、三魄雀阴。可第二天她不该把那三根白发扔进马桶冲走,那可是她的三魂,胎光、爽灵和幽精。人的魂可是阴阳天地的聚合体,虽然三魂七魄并不常聚集一起,但是附于人体之上,人才有了精气神。”其中的一个小人偶说道。

“最不应该的就是她又拔掉了另外三根白发,也就是说她的另外三魄:四魄蚕贼、五    魄非毒、六魄除秽,一共七魄,现在有六魄离开她了,所以她很衰。”另一个人偶接着说道。

“如果在医院门口不被那个人撞到,也许最后的一魄臭肺还能保住她的小命,可惜。”一个小人偶发生“啧啧”可惜的声音。

“可事情单单发生了,她的魂魄都离开了身体,所以她的生命也就终止了,这就是劫数。”另一个声音无奈的说着。


“可是,那个若儿才是始作俑者,她的三魂七魄也应该拿走,不然就对不起萧子了,毕竟萧子是被强迫拔掉白发的。”

“如果萧子知道这头发并不是无用之物,而是长于血肉之上富有灵性,并守护着人的三魂七魄,她无论如何也不会让若儿拔掉的。”

若儿听到有自己的名字,便伸长了耳朵,可没想到听到的却是如此的吓人之语。看来是自己当时的无心之举惹的祸,人偶的意思是让自己去负责任,也就是说,自己也活不成了,想此,若儿早吓得身体抖如筛糠,嘴唇哆嗦,牙齿上下磕碰发出了“哒哒”的声音。

小人偶好象听到了动静,不再出声。

终于盼到天亮,若儿爬起来冲到镜子面前,果然,自己的头发中也钻出了三根白发……

故事会在线阅读排行

故事会在线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