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故事会在线阅读

死于第九层_很刺激吓人的灵异鬼故事

来源:故事会在线阅读作者:蝴蝶飞不过沧海时间:2019-03-29 22:49:56手机版

秋之夜 我叫张浩民,家住长江边的一座高宅建筑的十楼上。 一个深秋的夜晚,我的大学同学意外地闯入了我的家。 我万分兴奋,因为我很久没有他的消息了,我差点就把他的名字给忘记了,在他的提示下,我想起他叫赵瑜。 高兴之余,我特地为他准备了丰盛的晚餐,与他把酒言欢。 他的表情并没有因为我的晚餐而变的快乐,相反,岁月在他的面孔上刻印了更多的皱纹,皱纹里透着一些辛酸。 我不太喜欢在愉快的气氛下依然紧锁眉头,于是不住地劝他喝酒。 他勉强地喝了一口酒,忽然奇怪地问了我一句,你记得我们大学的时候是最好的朋友吗? 我点头道,当然记得,我们一起吃饭,一起挨饿,一起学习,一起谈女人呢。 他忽然站起身怒视着我道,那你刚才为什么差点把我的名字给忘了? 我一时愣住了,竟不该如何回答。 他又忽然笑了,拍了拍我的后背道,其实我也差点把你给忘了,幸亏刚才上电梯的时候忽然想到了你,于是上到你的十楼来看看你。 这句话其实令我十分伤心,但是我依然强装笑颜,向他敬酒。 酒喝到一半的时候,我们都有了点醉意,他指着我说道,我现在真的记得你了。 我笑着说,我也记得你了。 他拍了拍我的头道,不,我记得你,你却根本就不记得我!否则你不可能稳稳地坐在这里的! 我心想我是否记得他和我坐在这里有什么关系呢? 赵瑜于是环视着屋子,然后笑着说道,你记得我们在大学的时候,一起住在这间屋子里的吗? 我说记得啊,我们嫌学校宿舍条件差,于是三个人搬到这来住的啊。 赵瑜笑道,然后我们不在以后,你一个人把这房子买下来了? 我点头道,是啊,我喜欢这边的环境,尤其是窗外的长江。 赵瑜直视着我道,我们以前是三个人住一起的,你想想,除了我和你,还有谁? 我想了想,实在没有想起来,于是尴尬地摇了摇头。 赵瑜忽然笑了起来,我也忘了,但是这个屋子绝对是三个人住的,是不是? 我点头表示赞同。 然后赵瑜说道,刚才我上电梯的时候碰到一个人,那个人说曾经和我们住在一起的,可是我想了半天没有想起来他叫什么。 我急忙问道,他长什么样? 赵瑜回忆了一下道,他带个黑框眼镜,瘦瘦的。 我抱怨道,那你应该把他叫到我家来喝两杯。 我说了。赵瑜道,可是他不肯来。 他是不是有事?我问道。 不是,他在哭,所以不肯来。赵瑜笑着说。 他为什么要哭呢?我不解道。 赵瑜想了想,然后看着我说道,我说不上,因为我也想哭。 我问道,为什么你也想哭? 赵瑜怪怪地看了我一眼,说道,我和他的处境一样。 然后,赵瑜将他在三年前的经历缓缓道来,这样似乎有利地帮助我的头脑尽力回忆点东西。 男孩为什么要哭 喝到这里,我觉得应该歇一会聊聊天了。 我看着他丝毫没有红的脸,问道,你怎么还没有醉吗? 赵瑜摸了摸自己的脸道,我喝酒不伤脸的。 是吗?我皱着眉头想道,我记得你喝酒伤脸的。 赵瑜倚着墙角,似乎不太高兴道,你能不能听我把三年前那个夜晚发生的事情讲一遍呢。 我急忙抱拳笑道,对不起,您继续讲。 赵瑜的脸缓缓地贴在了桌上,然后猛地抬了起来,开始了沉重的回忆。 三年前的夜晚,我和赵瑜还有那个黑眼镜在屋子里聊天。 由于我很快就睡着了,所以我对后来发生的事一无所知。而今天晚上赵瑜的讲述使我开始理出了头绪。那个夜晚,赵瑜正勤快地扫了屋子里的垃圾,然后看着熟睡的我,对那个黑眼镜说道,你陪我下去买点东西吧,顺便一起把垃圾倒了。 黑眼镜正巧也要到下面的便利店里买点东西,于是两人拎着垃圾一同跟着电梯走了下去。 电梯在闷热的天气里冒着烦人的热气,使得赵瑜和黑眼镜极不舒服,这种不舒服似乎持续了很久很久。所以当他们走出电梯时,两人一起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赵瑜哼着小曲准备把垃圾倒在了外面的垃圾筒里,但是发现垃圾忘在电梯里了,但是他们管不了这么多,两个人直接向便利店走去。 但是在路上黑眼镜忽然改变了主意,他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忽然瞪大眼睛对赵瑜说道,哎呀,我钱没有带,我得回去拿钱,你自己先去吧。 赵瑜想了想,于是一个人向便利店走去。而黑眼镜则返身走回电梯。 由于那天的夜已经很深了,赵瑜从电梯到便利店一路走来时,没有看见一个人影。 当他急匆匆地从便利店买了几块面包回来时,通往电梯的楼道黑压压的,只有一个微微闪亮的“9”在黑暗中微微抖动,显得弱不禁风。 赵瑜在黑暗中并没有放慢脚步,而是向那个电梯旁红色光亮的“9”走去。 当赵瑜摸索找到了电梯的按钮摁了一下,电梯便缓缓地从“9”向下下降。当红色光亮从“9”一直跳到“1”后,赵瑜手中的面包也啃完了,电梯也慢慢地打开了门。赵瑜进去电梯后,熟练地摁了一个“10”,然后电梯缓缓地向上升去。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赵瑜忽然想,刚才黑眼镜上去应该摁的也是“10”,为什么我刚刚来看到的是“9”呢? 看来,黑眼镜上了十楼之后,又来一个人,上了九楼。赵瑜心想。 当他刚有这种意识的时候,电梯已经停了下来,并慢慢地打开了门。 赵瑜刚要迈脚向外走去的时候,一抬头发现直对面站着一个人,不由吓了一跳,但是很快他发现这个人原来是黑眼镜,此刻正冷冷地看着他。 于是赵瑜奇怪地问道,怎么你还要下去吗? 黑眼镜看了看赵瑜,没有做声。 赵瑜奇怪地看着黑眼镜,问道,你怎么不回答我? 黑眼镜张开嘴笑了,然后赵瑜看到一股红色的液体从他的口中流了出来。 赵瑜一时竟愣住了,想说什么终究没说出来,甚至忘了自己还在电梯里。 然后电梯缓缓地关上了门,继续向上升去。 这时,赵瑜抬头惊讶地发现自己在电梯里,而且,还没有到十楼! 那么刚才是几楼?赵瑜这么想的时候,惊恐地看了看电梯上显示的数字。 刚才是九楼。黑眼镜为什么要到九楼去? 我在这个时候笑了起来,问道,你是说,你在九楼看到黑眼镜的? 赵瑜点了点头,微笑地看着我。 然后,电梯又上了十楼? 赵瑜还是微笑着点了点头。 我好奇地问道,然后呢? 赵瑜忽然大笑起来,这笑声使我难以理解。于是我问道,你笑什么? 赵瑜眼泪都笑了出来,他边擦泪水边笑道,你真是健忘啊,后来发生什么你可是看到的啊! 我更加迷惘了,摸了摸自己迷乱的头脑道,我看到的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赵瑜提示道,你忘了,然后你醒了过来,发现屋子里一个人也没有吗? 是的,我说道,好象有那么一个夜晚。 赵瑜的笑声更大了,再一次拍了拍我的后背道,想想,再想想,接下来发生什么了? 我不连贯的回忆 我开始努力回忆起那个夜晚来。 是的,那天晚上我们三人好象一起聊天了,然后我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我并不知道几点了,我感到非常饥饿,于是起身想问赵瑜有没有吃的,结果发现整个屋子里空空荡荡,没有一个人。 他们去哪了?我嘀咕着。 我正这么想着,门铃响了起来。 一定是赵瑜回来了,我当时想。 于是我急忙走了过去开门。 思绪到这里就断了,后来我开门后看到了谁? 赵瑜提示道,你见到的肯定不是我。 我问道,那是谁? 赵瑜笑道,你好好想想,是不是黑眼镜? 我开始尽力把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向黑眼镜靠拢,但是似乎徒劳无功,我真的想不起来了。 赵瑜叹了口气道,你真的忘了,真的忘了。 我内疚地看着赵瑜,不再做声。 赵瑜看了看我道,我来帮你回忆吧。 (赵瑜给我的提示) 我打开门后,看到了黑眼镜站在那儿。 我急忙问道,赵瑜呢?你没有和他在一起吗? 黑眼镜站在门口忽然笑了,嘴里冒出了红色的液体,牙齿在那个而是后奇怪的露了出来,上面都是血红色的。 我急忙问道,你的嘴怎么流血了?发生什么事了? 黑眼镜忽然不见了。 是的,他竟然一眨眼不见了。 我冲着赵瑜笑道,你在编童话故事吗?怎么这么大的人说没有就没有了? 赵瑜也跟着我一起笑,是的,这么大的人是不应该一下子就没有的,但是,他不是人呀。 我乐道,你干嘛骂黑眼镜呢? 赵瑜撅着嘴道,我怎么骂他了?他敲门的时候已经不是人了。 我笑道,好好,那么他一眨眼不见了以后,我做什么了? 赵瑜的眼睛显得没有光彩,他抬头看了看天花板道,然后,然后你惊恐地走出了屋子,向电梯走去。 我急忙说道,等等,我好象有点印象了,你让我想想。 是的,我有点印象了,我记得我惊恐地走到电梯门口四处张望,我看到电梯门口的数字显示器上,红红的一个“9”在闪烁着,于是我摁了一下。 按理说,我在十楼,当我摁电梯的时候,电梯还在九楼,而九楼的电梯到十楼至少要隔一个启动的短暂时间,是吧? 但是我似乎记得,那天我刚刚一摁电梯的时候,门就立即打开了。 然后我,阿唷,我的思绪又混乱了,我看见什么了? 赵瑜这时冷笑并看着我说道,好好想想。 看着赵瑜的表情,我忽然瞪大眼睛道,我想起来了,我看到的你站在门口看着我。 赵瑜点头道,聪明,那后来呢? 我皱眉道,我忘了。 赵瑜不由地笑了笑。 (赵瑜的提示) 当我看到赵瑜站在门口时,不由好奇地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然后赵瑜冷冷地看着我,没有说话。 我惊讶道,我刚才看到黑眼镜在门口和我说话,但是他好象会隐身术一样,一眨眼就不见了。 赵瑜好象对我的话丝毫不感兴趣,而是沉默地看着我。 这时,电梯又关上了,赵瑜甚至没有出来。 回忆到这,似乎应该告一段落,我吃了一块西红柿,然后调侃似地问赵瑜道,后来呢? 赵瑜的笑容依然不改,冲着我乐道,后来?后来你应该最清楚了。 你能不能再给我提示一下? 赵瑜叹道,我真的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事,你自己应该知道。 我拍了拍脑门道,我真的不记得了。 赵瑜喝了一口酒道,那你想没想过你为什么记忆力这么差? 我一时愣住了。 是的,我的记忆力好象越来越差了,我为什么会无缘无故地忘记这么多重要的东西,甚至连我大学时代的好朋友名字我也忘了,我的脑子是不是出现什么问题了? 赵瑜看我正在思索,于是追加了一句道,你真的不记得那天晚上经历的事情了? 我摇了摇头。 那么好,我也不打搅你了,我先告辞了。 他说完这句话后,我忽然发现现在屋子里只有我一个人了,他是什么时候从屋子里走出去的?我忘了。 幸亏我的记忆力一点一点的恢复过来了。 屋子里真的只有我一个人了,我记得刚刚还和一个人在一起喝酒的呢?这个人叫什么来着?我又忘了。 三年前的夜晚到底发生什么了? 我精神恍惚地走到了阳台上,看到脚下的长江水美丽如初,不免欣慰起来。 我这个时候走到了电梯前。 电梯的旁边数字显示器上是一个“1”,并不是刚才那个人骇人听闻的“9”。 我摁了一下电梯,电梯缓缓升了上来。 1、2、3…… 到底发生过什么?我怎么会一点也不记得了? ……7、8、9、10…… 铛!电梯的门开了。 里面站着几个妇女和老人。 妇女手中抱着小孩,小孩奇怪地看着我,稚嫩的目光透露着惊恐。 我进来以后他们看了我一眼,他们似乎刚才进行着某个话题,不太喜欢被外人听到,所以声音故意压得很小。 妇女:我哪记得,我只知道死了两个人。 老人:那么两个小孩闷死多久才被人发现的? 妇女:第二天早上才发现的,电梯就卡住不动,而且跷蹊,那个通风口不知道什么原因,上面卡了一块东西,以前根本没有的。 老人:电梯上都有紧急呼救的门铃的,那这两个小孩没有摁吗? 妇女:可能摁的,但是谁听到了呢? 老人:这个电梯不会出事吧? 妇女:不会,是国产的,国产电梯比进口电梯还安全呢。 老人:唉,这么小就死了,真可惜。 妇女:是啊,听说还有个小孩命大,睡觉就没有下来,那两个小孩可能是倒垃圾下来的,结果垃圾还没有倒成就闷死在电梯里了,后来电梯门打开的时候,发现尸体旁边还有准备倒的垃圾呢。 老人:那个命大的小孩肯定吓死了。 妇女:我听这里人说,这个电梯到现在还闹鬼,那个命大的小孩早就被吓成神经病了,年纪轻轻就忘东忘西了,你跟他说什么,他老是跟白痴一样没有表情。 老人:这么怕人的事我都感到受不了呢。 妇女:声音小点,这个命大的小孩现在在我们这楼里接受治疗呢。 沉默了很久,直到电梯到达底层。 老人:你还记得不记得这个电梯是在哪层被卡住的? 妇女:第九层。

故事会在线阅读排行

故事会在线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