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故事会在线阅读

换张皮吧_午夜鬼故事吓人

来源:故事会在线阅读作者:时间:2018-12-20 22:45:30手机版

老宅里的玉兰

  这是一座阴冷潮湿的江南古镇,河边的老柳树下长满了滑腻的青苔,却极富年代的美感。

“就是这里了。”琳琅而立的古建筑中,秦枫终于找到了照片上的宅院。他拉了白荷的手,径直走入其内。

  照片是秦枫从网上的一个帖子里截取的,那帖子讲的是发生在这座古宅中的一个温婉悠长的爱情故事。传说,彼此相爱的两人一同在老宅中住上一宿,便能白头偕老、永不分离。白荷就是为了这个故事才不辞辛苦地跟随男友来到古镇。

  古镇是一个不大的旅游景区,每一家都有专门为游客设置的客房。接待他们的是一个普通的农妇,姑且可以算作是店主,她端详了他们很久,才慢吞吞地接过钱,带着他们往客房走去。

  此刻已是傍晚时分,又有人来询问客房。白荷回头看去,发现来人正是跟他们乘同一辆大巴而来的一家三口。父亲怀中那白胖的婴孩儿忽闪着两只大眼睛,咧开嘴笑着,露出两颗粉白的小牙,甚是可爱。

  可是,他们刚一进到宅院,那婴孩儿就忽然大声哭了起来,转过身趴在父亲的肩膀上,拼命地向外挣扎,仿佛庭院中有很可怕的东西在威胁着他。父亲后退一步,出了庭院,婴孩儿又恢复了笑容。夫妻俩尴尬地对视了一眼,再度走入庭院。婴孩儿的反应更加激烈,只见他拼命地手抓脚踢,甚至在男人脸上抓出了两道血痕,硬是逼迫父亲离开老宅,才再度展露笑颜。妻子的脸色变得有些异样,她小声地在丈夫耳边说了句什么,一家人就行色匆匆地走开了。

  婴孩儿的反应给了白荷很大的触动,她记得有人说过,两岁以下的孩子能看到鬼魂的存在。一股阴风吹过,她觉得后背有些发毛。

  店主却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继续带着他们往后院走去,连脚步的频率都没有改变。秦枫拉着白荷的手,穿过回廊,走进了一间干净整洁的卧房。

房间里有卫生间、空调、电视机,甚至还有一台电脑。店主嘱咐说待会儿会为他们送来两壶白开水,便退了出去,顺带着帮他们关了房门。

“枫,你说玉兰的鬼魂真的存在吗?”白荷打开了电脑,她对客房的环境非常满意。

  秦枫边整理生活用品,边说:“传说罢了,你还真的以为这个世界上有鬼啊?”

“可是,刚刚那个小孩儿哭的时候,我感觉到似乎有个人在我身旁。”

  白荷说得极认真,一阵阴风吹进房间,秦枫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啊!”白荷一声惊呼。

  秦枫扭头看去,电脑屏幕上是一抹诡异的猩红。那是一个极具魅力的QQ空间。

  白荷有一个几乎是带有强迫性的癖好,见到漂亮的空间皮肤就一定要得到,于是乎,在秦枫鄙夷的注视下,白荷熟练地给对方发了一个求代码的信息。

“好巧啊,这个空间的主人居然叫玉兰!”白荷惊呼,兴奋得不能自己,“枫,你说这个玉兰会不会就是这老宅中的那个玉兰吧?”

“呃,或许吧。”秦枫应景地笑笑,转身去了卫生间。只有他自己知道,玉兰根本就不存在。

  对方很大方地发来了皮肤代码。白荷回以一记红唇,将漂亮的QQ空间纳入旗下。

  不知道为什么,在空间皮肤更换成功的瞬间,白荷忽然感觉脖子后面一阵发凉,有冷风嗖嗖地往领口里钻,就像是有人在吹气。她以为是秦枫在跟她玩闹,一回头,却一个人都没有。

  墙边的立镜中,一个女人的身影一闪而过。

  乡村的夜晚比城市来得要早,没有霓虹灯的聒噪,让人身心舒适。

  吃过晚饭,白荷挽着秦枫的胳膊漫步在古镇清风徐徐的堤岸边。远处的凉亭里,几个老汉杀象棋杀得正畅快。

“白荷,你来了……”

  后面忽然传来了一个女孩儿轻声的呼喊,声音温婉清幽。白荷诧异,在这陌生的古镇,会有人认识自己?她想要回头看看,却被秦枫制止住,他在她耳边低声道:“千万别回头!”

  她想起来奶奶曾经告诉她,夜里,如果有人在背后叫你的名字,那么,千万别回头!

  她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全身的肌肉瞬间变得僵硬,她被秦枫紧紧地搂在怀中,快步往前走了几步。那个声音却一直紧紧地跟在他们身后。

“白荷,你回头看看我啊!你不就是为我而来的吗?我是玉兰啊……”

  白荷忍着强烈的好奇心,尽量不让自己回头看一眼。但是,她好想知道背后是谁。越是不能看,就越是想要看,她小心翼翼地转头,看到秦枫神情紧张的模样,她能感觉到他的恐惧,他也转头看向她,在他的眼睛中,白荷看到了一张秀美的女人脸,一袭白袍从眼前飘落,白荷的世界顿时天昏地暗。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回到老宅的,只知道她再次醒米的时候,已经躺在了床上,却不见秦枫的身影。

“秦枫、秦枫……”白荷轻声地呼唤,起身寻找秦枫。

  她听到门外有窸窸窣窣的响声,于是推开门出去。隔壁的房间里传出幽幽的哭声。她轻手轻脚地走过去,趴在门外侧耳细昕,屋内有人在说话,声音很微弱,却依稀能听到一个男人哭着说:“亲爱的,我回来了……”

  白荷心头一惊,玉兰在这所老宅中等她最爱的男人用了整整一生的时间,是不是他今晚回来了?她趴下身子,尽量将脸贴近地面,想从门下的缝隙中窥探一下事实。

“你在这里做什么?”一声怒喝,老妇人无声无息地站在白荷的身后,右手拎着一只死鸡,鸡脖子被划开,汩汩地往下滴着鲜血,屋内的哭声戛然而止。

  白荷讪讪地笑笑,赶紧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这时,秦枫躺在床上,幽怨地看着她:“你这个野丫头,我上一趟厕所的功夫,你就跑得没影啦!”

  白荷“嘿嘿”一笑,钻进了薄毯里,神神秘秘地对秦枫说:“玉兰的丈夫回来了!”

  秦枫一滞,轻轻地弹了一下白荷的脑门儿,两个人笑作一团,倒不觉得恐怖了。

  白荷突然发现她触碰到的秦枫的皮肤,刺骨的冰寒。

她被别人换了皮

  白荷又梦到自己身处火海之中,浑身被烧得火辣辣的疼。

  惊醒后,那种钻心的疼痛感不但没有消失,反而更加的强烈。白荷蜷缩在床角,紧咬牙关,冷汗浸透了薄薄的睡衣。

  从古镇回来以后,她每天夜里都会感受到这种撕心裂肺的疼痛。但是,这种疼痛一到白天就会自动消失。夜里疼痛过的皮肤上会留下像火烧过后一样的疤痕。每天一小块儿,很快,她的半个身子都变得面目全非,疤痕甚至已经开始往脸上蔓延。

  白荷去数家医院做了各种各样的检查和透视,医生们也都只是摇摇头,对这种罕见的病症无可奈何。

  直到有一天,她发现自己的手背上出现了暗红色的胎记,她一下子想起了古镇老宅中那个貌不惊人的妇人,她的手背上也同样长着一个暗红色的胎记,白荷决定去古镇找回答案。

  可是,这时秦枫却失踪了。一切能联系到他的方法白荷都试过了,可就是找不到秦枫的踪影。秦枫的室友说,有一天深夜,秦枫突然大叫着跑出了宿舍,从此再也没有回来。

  白荷独自来到了古镇,老妇人见到白荷,眼中闪过刹那的诧异,随即笑着让她进屋。

  白荷一把抓住妇人的手,那原本显眼的暗红色胎记不见了,皮肤竟然变得与年龄不符的光滑白嫩。白荷一惊,怒火一下子烧到了头顶,她沉着脸质问妇人:“你是网上的玉兰对不对?是你换了我的皮!”

老妇人摇摇头,将白荷带到了她上次住过的房间:“姑娘,你在这里好好地睡一夜,我保证明天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你是想要拖延时间吗?”

“你了解你的男朋友吗?”老妇人反问道。

  白荷狐疑地看着她,老妇人的手中赫然多出一把铁锤。白荷的心倏地一沉:“你想做什么?”

老妇人却一锤砸向了雪白的墙面,墙皮哗哗地散落了一地,数锤之后,白墙被砸开了一大片,老妇人居然从墙里取出来一张老旧的照片。那是一个英俊的男人,眉眼间的神态酷似秦枫。

“他是谁?”白荷承认自己受到了惊吓。

“他就是玉兰的丈夫。”锤了几下墙的老妇已经气喘吁吁,却仍旧吐字圆润,“他的名字叫做秦羽生。”

他也姓秦?难道秦枫是秦羽生的后代?换言之,秦枫是玉兰的后代?

  白荷的脑海中闪过无数种猜测,但是老妇人的一句话却让她不寒而栗。她说:“你们来的那天,我就认出来,秦枫就是秦羽生。他虽然死了,却仍旧放心不下玉兰。他每年都会带一个年轻女孩儿回来祭奠她。”

白荷倒吸了一口凉气:“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玉兰是全镇最美的姑娘,可她死的时候全身的皮肤都被烧焦了,丑陋不堪。秦羽生每年都会带一个皮肤光洁的女孩儿来到这里,用来给玉兰换皮。”老妇不紧不慢地说着,白荷却感觉头皮都要炸开了,她想起秦枫第一次见她时殷切地奉承“白荷,你的皮肤真好!”。

  白荷失神地跌坐在床沿,浑身虚脱般无力。被挚爱之人背叛,是任何女孩儿都无法承受的。看着手臂上斑驳的皮肤,悔恨的泪水流过嘴角,她无声地抽泣:“有什么办法能够阻止玉兰换光我全身的皮肤?”

  老妇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可怜的姑娘,你在这里休息一夜。我会帮你处理一切。”

青青
入夜,白荷完全没有游玩的兴致。她坐在电脑前,等待玉兰的出现。猩红色的QQ空间变成了褐黄色的疤痕,玉兰的个性签名上写着“呵呵,换皮即将成功”。白荷将所有的事情在脑海里前前后后地想了很久,老妇人的皮肤变好了,她又那么了解关于玉兰的事情,甚至知道玉兰将丈夫的照片藏在哪一块墙中……难道?她终于想明白一件事,老妇人就是玉兰。

“白荷,快走!”秦枫的QQ头像忽然急速地闪动起来。

白荷全身的血液都在往脑子里冲:“你在哪里?你为什么要害我?”

“快走,她就在你身后!”

  突然停电了,整个世界变得一片漆黑。墙角,一片白茫茫的影子,白荷的眼睛一时适应不了黑暗,却依稀觉得有个人站在那里。白影慢慢地向卫生间里飘去,在木门掩蔽的刹那,白荷看到了一张疤痕密布的女人脸。白荷的心猛地一动,她是谁,又是什么时候进我房间的?灯光突然亮起,白荷急忙冲进了卫生间,一个人都没有!

  一个黑色的人影从窗前一闪而过。白荷开门紧跟上去,那人影迅速拐进隔壁一间房,消失不见了。清冷的月光下,整座老宅显得更加诡异阴森。

  白荷追到了那间客房的门前,房门上漆黑的大铁锁完好无损,白荷诧异,那人是怎样进去的?就在白荷转身欲走的时候,铁锁忽然自动脱落,重重地砸到地上。门“吱呀”一声,竟然自己开了。一只手忽然从门内伸出,一把拽住了白荷的手腕,将她拉进了门内。

“啊!”白荷吓得大叫,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巴。她惊恐地睁大了眼睛,月光下,却看到了秦枫的脸。

  她使尽力气想要甩开秦枫的束缚,却终不得法。

  秦枫在她的耳畔低语道:“白荷,听我说,白天她跟你说的话我都听到了。她欺骗了你,我不是什么秦羽生,我就是秦枫。而且,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玉兰的存在,那只是我胡乱编造的故事。我只是想要带你到这里来给青青看一眼。如果你能保证不喊,我就松开你。”

  白荷点点头,秦枫松开了手。她大口大口地呼吸:“青青是谁?”

“青青是我的前女友。”秦枫低下了头,眼睛里泛起了泪花,“三年前,学校宿舍失火,她没能逃得出来。”

  白荷的心软了下来,她轻轻拍打着秦枫的后背,却不知道要怎样安慰他。这时,她才看到,屋子的正中央摆着一口漆黑的棺材,隐隐透着一股血腥的味道。

“那天晚上在屋子里哭的人是你?”白荷难以置信地看着男友。

秦枫点点头。

“那你是怎样又比我早回到房间的?”

“跳窗户。”秦枫指了指后窗。

“我还是不明白,店主为什么要骗我?还有她的皮肤为什么会变得光滑了?是不是她换了我的皮?”

  秦枫的话让她毛骨悚然:“我回到学校后一直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儿。后来,我终于想起来,青青是单亲家庭,她只有一个爸爸,她妈妈早就死了,那老宅里的妇人会是谁呢?所以,前几天我就回到了古镇,四处打听后,我得知青青死后不久,她的爸爸就身染恶疾而死。从那以后,老宅里就开始闹鬼了,每天早晨,大门会自动打开,晚上自动关闭。而自始至终,从没有一个人见过宅院里有人出现。这时,我才知道,那个店主其实是寄居在老宅中的恶鬼。今晚就是她换下你全身皮肤的关键时刻,所以,她编织谎言,就是想要拖延你时间。刚刚我看到她就站在你的身后,所以,才用手机登陆QQ通知你离开。”

  白荷一惊:“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那种感觉又来了,犹遭电击,火辣辣的疼痛一下子传遍了全身,就像是置身火海一般。尤其是后背上传来钻心噬骨的疼痛感。白荷紧咬着牙,额头上冒出大颗大颗的冷汗。她用手掌不停地摩挲后背,希望借此来缓解痛感。

  但是,这样做不但不能缓解,反而疼痛感更甚。秦枫见状不知所措,他一下子将白荷抱起,让她的后背贴着棺材。说来也奇怪,白荷的后面一贴上棺木,顿时传来一股透心的清凉舒适感。疼痛感也随之消失了。

  秦枫轻舒一口气:“这是一口冷棺。青青的父亲舍不得惟一的女儿入土,就将她的尸体保存在这冷棺之中。”

  白荷贴着冷棺站着,她忽然想要看一眼青青的样子。轻轻一推,棺盖就闪出一条缝隙,白荷看到了一张被烧焦的人脸,眼睑全部烧没了,褐黄色的眼球暴突出来,白荷不禁胃里一阵翻腾。她惊叫了一声,将脸埋进了秦枫的怀中。

秦枫脸色变了变,一伸手,将棺盖全部推开。

“枫,你……”白荷看到棺材中青青的尸身上,皮肤完美无瑕,只有脸上有烧伤的痕迹。她的心颤了一颤,秦枫将她抱得更紧了。
欠下的债总是要还的

  一阵阴风吹进了房间,空中传来了一个女孩儿凛冽的笑声:“白荷,你来啦……”那声音,又仿佛是从棺材中传出一般。

  一道闪电击落,雷声轰鸣,窗外下起了雷霆暴雨。

  青青的尸身忽然缓缓地飘了起来,一直飘到半空之中,从下方能看到她后背上还有一小块火烧过的痕迹。

  白荷一下子明白了什么,她拽着秦枫的手想要往外逃去,却不想,秦枫依旧紧紧地束缚着她。她清晰地看到秦枫的嘴角挂着笑容。

  青青的尸身发出幽幽的绿光,白荷浑身火烧一样的疼痛。她拼命推秦枫,却无济于事,只能在他的怀中当一只任人宰割的羔羊。白荷的眼角流下泪水:“秦枫,为什么?”

  秦枫说:“白荷,对不起。是你主动找青青跟你换皮的。”

  白荷后背的疼痛感消失了,青青的后背却变得光洁无瑕。她的尸身慢慢地飘荡到白荷的面前。所有的痛感一下子全部集中到了脸部,白荷绝望地看着青青的脸上一寸一寸地长出新鲜的皮肤,她的心比身体更疼。

  长出了嘴唇的青青尖利地笑着:“白荷,换皮肤好玩吗?”

  白荷绝望地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然而,所有的痛感都消失以后,她却没有死去。

  她睁开眼睛,看到另外一个自己依偎在秦枫的怀中,她知道,那是蒙着自己的皮的青青。而现在,白荷全身都布满了丑陋的疤痕。

青青看了一眼白荷:“白荷,你害死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会以这样的方式偿命?”

“难道你是?”白荷微微一愣,悔恨地低下了头。高中时期,白荷是一个勤奋好学的学生。她夜里点着蜡烛在阳台看书,却不小心点燃了楼上宿舍耷拉下来的一床被单,引起了一场不小的火灾。在那场火灾中,一个女孩儿被活活烧死。

“秦枫,请你告诉我你跟我在一起不是为了帮青青报仇!”白荷虚弱地倒在地上,但仍对爱情抱有一线希望。

  秦枫点点头:“白荷,我爱你。但是,我知道是你酿造了火灾害死了青青以后,我就没有办法不对青青愧疚。古镇有一个古老的传说,将尸体完整地保存三年,每天夜里用鸡血涂抹棺木,死者就能够复活。我带你来古镇,就是想要看一下青青有没有复活。但是,她不愿意以一个烧死鬼的面目见我,她要夺回自己的面容,而你刚好给她创造了机会。是你主动请求跟她换皮肤的,你忘了吗?白荷,我们都欠青青的。我没有办法不帮她。”

  天边划过一道明亮的闪电,一个拉长的人影出现在房门外。

  青青哭泣着奔去,投入到老妇人的怀抱中:“妈,我回来了。”

  借着闪电的光芒,白荷看到老妇人的脸上流下了两道清亮的眼泪。她将青青紧紧地拥在怀中,颤抖着嘴唇激动地哭泣。

  白荷疑惑地望向秦枫,秦枫耸耸肩,一副不明就里的表情。

“秦枫,这是我妈妈,我很小的时候,我妈就跟我爸离婚了,但我爸一直告诉我说她死了。后来,我爸死后,我妈就回来看守我的尸体。一守就是三年。”青青愉快地跟秦枫作介绍。

  老妇人慈爱地看着秦枫:“年轻人,你长得真像青青的父亲。”

  白荷忽然明白了那墙壁中的照片是怎么一回事。

  她绝望地欣赏着这一家团圆的场面,她忽然觉得自己是这一出戏里的大反派。所有的喜剧,都是以反派的悲惨结局而收尾。

  秦枫抱起白荷的身体,将她轻轻地放进了冷棺之中。

结尾

  老妇人手中握着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在棺材周围慢悠悠地踱着步子。她冷不丁地一刀刺进了青青的心脏,双手颤抖着将她拥进怀中:“孩子,妈妈守了你三年,却并不希望看到你害人!”

  青青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母亲,她却又用力地将匕首推得更深:“孩子,别怕,不疼的,妈妈陪着你。妈带你一起走。”雷声滚过,青青化作一缕青烟,袅袅消散。

  白荷感觉全身一阵冰寒,像是置身千年寒冰之内,冷得牙齿直打架。她全身的皮肤迅速地康复。

  老妇人慈爱地看着白荷笑笑,伸手撕下了贴在手臂上的假皮肤:“本来是不希望你知道事实真相的。如果可以,我愿意代替青青受过。姑娘,别怨你的男朋友,青青不幸死亡后化作一只怨鬼,尤其是看到秦枫和你在一起,她的怨气更重。你们走了以后,她就一直纠缠着秦枫,所以,秦枫只能来找我求助。惟一的办法只能是让她复活一回,才能化去她的怨气。我要走了,姑娘,你会好起来的。”说罢,化作一缕青烟,随风消散而去。

  秦枫握着白荷的手,眼角衔泪:“白荷,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

  白荷觉得自己仿佛做了一场梦,或许醒来的时候,一切都只是虚幻。但是,她接受了教训,以后再也不敢在网上随便跟人家要空间皮肤代码了! 

故事会在线阅读排行

故事会在线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