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故事会在线阅读

过年_真实的东北灵异鬼故事短篇

来源:故事会在线阅读作者:时间:2018-12-16 22:33:49手机版

东北农村过年很热闹。虽然人穷些,但是喜庆的气氛绝对比现在高很多。小年前,就开始熬糖稀做糖块。现在都是买的,当时都是自己熬。姥姥现在还会做糖稀,比买的大块糖好吃多了。熬好了就拿出去用秸秆挑了冻上。封住灶王爷的嘴,让他上天不能说坏话。我只是奇怪,如果灶王爷上天嘴被粘住了,岂不是好话也不能说?
过了小年就开始忙着和面弄冻饺子。当时不富裕的如二姨家,弄得都是二掺面饺子。就是白面里还和些苞米面,包出来是淡黄色的,挺好看的,但是掺苞米面的度要掌握好,不然一冻就开裂,只能蒸着吃了。当然也要包少量的纯白面的饺子,留着待客和年三十晚上煮着吃。东北一正月天天都能吃饺子,感觉这才叫过年。所以农村每家都有个大缸,把包好的饺子在外面冻一晚上,直接倒进缸里保存。外面零下三十度,饺子都冻的杠杠的。吃的时候哪个盆拣出来一盆,放水一煮,弄点蒜泥酱油,这叫一个香!

每年年根,有猪的人家就开始杀猪了。这是全屯子的大活计。一个屯子的大家都赶在一天杀猪,将扬场的地方空出来,摆上杀猪架子,十几头猪一起等着挨宰。要说猪就是很没灵性的动物。家里养得狗,你打他打疼了会流眼泪;家里的牛你要杀他也知道哭。就只有猪,是天生被宰的货,只知道死嚎。你杀这一头的时候,那一头看着也没啥反应,似乎感觉不到下一个就是它了。二姨不喜欢看这样血粼粼的场面,还是被大舅拉着去看热闹。
猪杀死后,用大木盆趁热将猪血接了,留着灌血肠。这边就有人将猪肉都拆分了。猪主人或卖或留自己定。不过都是要将下水留下,就指定一个家里地方大的人家,用这些下水和肉炖锅热气腾腾的酸菜烩肉,全村的人一起吃一顿。真是见者有份。只要你拿着碗,就能吃个饱。再每家留给杀猪帮忙的一些猪肉,酬谢人家过年不忌血腥杀生。
这年,二姨家的猪才长到半大,不能杀。只能跟别人家杀猪的买些肉来过年。自己家杀猪可以留些里脊这样的好肉吃,买别人家的,基本上都是肥肉多的后鞧了。不过能有肉吃二姨几个孩子就很高兴。一年的油腥并不多,姥爷除了偶尔摸摸鱼,并不上山打猎,所以这过年是给肚子里装油水的好机会。

猪杀得了,大舅小舅们拿着碗争着挤到大锅前求庞爷的儿媳妇给多捞些肉。一会每个人都端着满满的一碗烩酸菜出来。碗里血肠、猪肝都有几块,还有几块白花花的肥肉片。二姨是不吃动物内脏的,将自己碗里的肉都拨给舅舅们,自己光喝酸菜汤。小舅舅懂事,将自己碗里肥肉片上的肥肉咬掉,剩下一小遛瘦肉夹给二姨。
院子里整整架起五口大锅煮肉,将个大冬天的外场弄得热气腾腾蒸汽缭绕。全村子的人都在这一起过年。这边姥姥从大褂里摸出省下的钱来跟前院的李家买肉。李家分了些后鞧肉和两个猪蹄给姥姥。肉有些肥,但是姥姥听高兴。肥肉就能多炼些荤油,春天孬苦的日子就靠些荤油做菜支撑过去呢。
姥姥回家就将肉剔了。瘦肉、肥肉、肉皮分开。肉皮可以熬成猪皮冻,香香滑滑的很好吃。瘦肉留着炒菜和包饺子,肥肉就炼荤油了。二姨最喜欢姥姥炼荤油,这样晚上又有香酥的油滋啦吃了。(油滋啦,就是熬荤油剩下的油渣,因为熬油的时候肉会发出滋啦的响声,农村都叫油滋啦)每次姥姥熬荤油的时候,她总守在一边,不等油滋啦出锅就偷偷的用筷子往嘴里偷着塞,被姥姥用铲子打了多少次。看着姥姥架起火,在大锅里只倒上少许的豆油,然后将白花花的肥肉放进去翻炒,慢慢的猪油都被炼了出来。剩下的油渣也变得金黄焦脆,盛出来用盐一拌,就是无上的美味。锅里的油姥姥会小心的盛出来放在一个罐子里,等油凉了就变成洁白滑腻的荤油膏了。在开春没有什么油腥吃的时候,做菜放些荤油借点肉味,下饭特香。今天的事情就出在这荤油上了。

年二十九晚上,大舅小舅特别兴奋。今年姥姥很大方的给了压岁钱,俩人跑镇上都买了花炮。一直没舍得放,今晚上商量着好好放几个痛快一下。一般农村是没那么大的钱买成挂的大炮仗的,就买些散鞭糊弄下小孩。大舅小舅自己去集市上买,可买了几个响炮仗,跟今天的二踢脚差不多。俩人偷了姥姥一根香,就跑出去点上了。姥姥正做着晚饭,只听外边嘭的一声,房沿的稻草渣都簌簌的往下掉。出门一看原来是这俩孩子作妖呢。大过年的也不管了,嘱咐小心崩着自己就由着疯去吧。一会儿的功夫只听到呯嗙好几声巨响。这比一般人家放的小洋辨可响多了。给俩个小舅舅兴奋坏了。二姨只顾着帮姥姥打下手,顺便偷吃点油滋啦,没跟俩人出去闹。
姥姥把荤油灌好后,将罐子小心的存起来。又把满满一盘的油滋啦分成两份,一份当今天晚上的菜,一份留着剁碎了包饺子。留着的一份放在盆里用帘子盖上,就搁在了下屋棚子的柜子上了。
三十一清早,天才刚透出蒙蒙的青光,姥姥就起身烧水做饭了。然后用面打浆糊(用面糊弄成的胶水),准备贴春联。忙叨了这些吃过了上午饭后,招呼大姨几个开始准备晚上吃的饺子。这顿饺子就不吃冻的了,要现包的。猪肉白菜馅,里面拌上些油渣,更香。
大姨去下屋棚子取油渣,大家准备和面。却只听大姨在外面一声尖叫。姥爷姥姥忙出屋去看发生什么事。这一看大家都惊到了:你在冬天见过蛇么?东北零下三十几度的冬天里,你家的下屋棚子的柜子上盘着一条手臂粗细的白色的大蛇。这蛇肚子还鼓鼓的突出一块来。愣愣的盯着你们看,一点惧怕的意思没有,要你会怎么办?

姥姥姥爷二姨都楞神了。谁也不知道拿这条冬天不冬眠跑出来吓人的蛇怎么办。但是姥姥心里有数,这么大的蛇不惧寒冷,肯定是有些能术的,千万不能打,只能请出去。于是姥姥将大家都撵回屋去,让二姨跑去刘奶奶家请刘奶奶过来。自己坐在棚子门口等着。这蛇见人都走了,似乎挺没意思的,鼓着个肚子慢慢的爬下了柜子,转过柜子不知道溜进哪条缝隙去了。姥姥家的下屋就是用来放杂物的,耗子洞也挺多,可能这蛇就钻进哪个老鼠洞去了。反正刘奶奶过来就没见到这蛇。姥姥拍拍胸脯叹气说,没伤到人就行。再看那油滋啦的时候,秸秆扎的帘子已经被掀翻了。里面的油渣也少了大半,像是被什么东西刨过。姥姥觉得不干净,就把这些油渣喂了家里的猫虎子,让这家伙过了个好年。
正月初一,姥姥领着二姨几个孩子去刘奶奶家给刘奶奶拜年。这邻居处好了,跟亲戚没两样。二姨是每年都给刘奶奶磕头的。这天刚去,刘奶奶就笑呵呵的把几个孩子拉起来,忙着往他们兜里揣瓜子冻果儿。然后打发他们出去玩了。二姨没出去,和姥姥一起上了炕。

 刘奶奶乐着跟姥姥说:“你家昨天那蛇,知道咋回事不?:姥姥见问,知道是有典故了,就摇头。老太太更乐了。说:”你看我看事,都不在冬天,知道咋回事?那仙家是蛇属,冬天都睡觉去喽。今年就歇在你家下屋棚子的一个耗子洞里。昨天你家几个小子非放那么响的大炮仗,给老仙儿硬生生的震醒了。醒了蒙头蒙脑的觉得有点饿,就爬出来转转。结果看到柜子上老大一个耗子正偷油滋啦吃呢。老仙儿就把这糟蹋东西的给吞了。还正巧让你们撞上了。幸亏你们没伤它。这不,昨晚上给我托梦了。说话都慢慢悠悠的不利索,没睡醒似的。让我提醒你们开春前别老去棚子里,它也怕吓着孩子。还说明年换个地方。再就是你们可别放那大炮仗了,闹得慌。”
姥姥听了也乐了,说;“几个孩子瞎作,倒耽误老仙儿猫冬了。就是你不提醒我们也不能伤它的。以后我吩咐他们少去棚子就是了。那仙家一看就是有道行了,普通蛇能长两米多长么?就怕家里下屋不暖和,别再冻着了。”刘奶奶摆摆手说:“这都多少年道行了,还能冻着么?开春就活络了。这年过的有意思了,我也算看到仙家真身了。我这一直求仙家帮忙赐我一个孙子呢,看来今年有这缘分了。”
俩人一唠就是半晌,直到做饭的点才回来。回家姥姥就把舅舅们召唤回来,把鞭炮搜出来没收了。搞的两个舅舅嘟着嘴不乐意。姥姥哄着说等十五的时候去村头放,两个人才放开这事。不过二姨之前没注意,刘奶奶还真的是冬天不怎么看事,就是有特殊的大事求仙家出面的时候,也是困嗒嗒没睡醒似的,看来仙家还是保留着自己得本性,没有完全修炼成功啊。
其实仙家这说法呢,有时候也挺好玩,大家总以为仙家懂得多就更明白事理,但其实有些仙家吧,在岁数上看就是咱们十几岁的小孩儿,他也能看事,但是他的脾气就跟小孩一样,你得哄着,不然就生气。幸好白家仙儿很大度,修炼年头够深,否则姥姥家可就遭殃喽 

故事会在线阅读排行

故事会在线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