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故事会在线阅读

我想和你说说话_鬼故事最新2019

来源:故事会在线阅读作者:时间:2018-12-12 21:59:46手机版

阴鞋
赵子阳和钱翔看了看端着水盆去水房洗漱的刘大川后,两人的视线交汇了一下,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然后一起回到了寝室并把门反锁上。
刘大川最近一些行为让他们很是奇怪,所以他们决定趁刘大川不在的时候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事情是这样的:前几天,刘大川突然买了个帘子,然后把自己的床铺给挡得密不透风。夏天将至,挡个帘子岂不是要热死?于是赵子阳很疑惑地向他提出这个问题,刘大川只是神神秘秘地一笑,就不再说话了。没想到从那天起,赵子阳和钱翔就老是能听到刘大川在自己的床上嘀嘀咕咕,自言自语,有时还“呵呵”地傻笑。而且每当起风时,总会从帘子里面飘出一股恶臭,熏得赵子阳他们饭都吃不下去了。
赵子阳和钱翔觉得这里面有鬼,而今天终于找到机会了要一探究竟。
“我觉得刘大川是被鬼上身了,他床上一定有什么邪物。我在地上点火,你爬到他床上把那东西找出来。”赵子阳说完,就掏出一大堆废纸,然后拿出一把打火机“刺啦”一声点着了。
“你点那么快干嘛,别把寝室烧着了。”钱翔一边爬一边说,终于爬到刘大川的床上,然后一把掀开了帘子。
一股恶臭扑面袭来,熏得钱翔差点从床上掉下去。
“靠,刘大川是鼻子坏掉了吧,他怎么能在这里生活下去呢?”他捂着鼻子,在刘大川乱七八糟的床铺上翻找着,当摸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时,那股恶臭更加强烈了。钱翔忍住吐意,提拉起那个东西,可是他没想到,竟然是一只球鞋。
“刘大川难道每天晚上在对着这个球鞋说话?”赵子阳捂着鼻子说。
“可能是吧,要不然他的床为什么那么臭?”钱翔忍着恶心翻来覆去地看那只鞋子,冲着鞋内喊了几声“喂喂。”可鞋子内没有任何回答。
“这样不对。”赵子阳接过鞋子说:“我偷听过,刘大川每天第一句话是:我想和你说说话……”还没说完,赵子阳便愣住了。
因为他忽然感到手中的球鞋变得冰冷彻骨,随即一双细小苍白的手骨缓缓地伸出来趴在鞋帮上,于此同时,鞋内传出来一阵阴沉的,伴随着电磁干扰般的声音:“我想和你说说话……”
赵子阳和钱翔发出一声惊恐的惨叫,赵子阳手一抖,“砰”的一声便把那只球鞋扔在了火堆里。
赵子阳和钱翔惊魂未定地看着火焰中的球鞋,门突然“砰”的一声打开了。只见刘大川一脸愤怒地站在门口,随即咬牙切齿地说:“你们惹怒了我的朋友,它会回来报复我们的!”
钱翔看到,在火焰中一缕黑烟缓缓升起,然后顺着窗户飘走了。
鞋灵
“你的朋友?”钱翔许久都没有回过神来:“你怎么能和鬼成为朋友呢?”
赵子阳也一脸疑惑地看着刘大川,刘大川脸色铁青地解释道:“我听别人说,脚是离地面最近的地方,而且脚上穴位众多,鞋穿在脚上,所以也算是个灵气鼎盛的东西,当你的鞋一个月不刷的时候,那种灵气尤其强烈,这个时候在阴日阴时将你的血滴在鞋里,就可以召唤出鞋灵来供你差遣……”
“邪灵?”赵子阳不禁问道,而下一句他没好意思问:你一个月不刷鞋,不觉得臭吗?
“是鞋灵!”刘大川白了赵子阳一眼,随后垂头丧气地说:“只要不招惹鞋灵,你就可以支使它做许多事情。而你们拿火烧它,它一定会回来报复的,说不定连我也不会放过……”
钱翔和赵子阳突然明白了一件事: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大美女林漠漠之所以和刘大川在一起,一定是这个鞋灵帮他达成了心愿!
“那我们该怎么办?”赵子阳焦急地问道。
“把寝室里的鞋都扔出去,近期就别穿了。”刘大川无奈地说。
虽然很心疼,可相比之下还是命重要,所以赵子阳和钱翔他们还是老老实实地把鞋扔进了垃圾桶。
“可是你明天要参加田径比赛怎么办?”赵子阳担心地问。
刘大川安慰道:“明天人山人海的,估计它也不会胡来吧。”
几个人怀着恐惧,过了好久才沉沉地睡去……
十二点的钟声敲响了,一个黑影突然走近了垃圾桶。
黑影捏着鼻子在垃圾桶内翻找了一番后,最后拎着一只臭烘烘的鞋子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大川出事
第二天,田径跑道上。
刘大川一脸紧张地盯着自己的鞋子,而作为观众的赵子阳和钱翔,神经也同样紧绷着。
“你也别太害怕了,大不了中途弃赛吧。”赵子阳走上前去安抚地拍拍刘大川的肩膀。
刘大川面色苍白地笑了笑。
发令枪一响,刘大川便飞奔了出去,超过其他选手一大截。
“刘大川的速度怎么这么快,这不太可能啊?”钱翔惊恐地问身边的赵子阳。
“是不太对劲儿……”赵子阳惊疑不定地说,双眼紧紧地盯着跑道上的刘大川。
观察了一会儿,他的心不禁一紧,因为刘大川的表情狰狞痛苦,似乎已经喘不上来气了,身体虽然在向后倒,而脚却依旧马不停蹄地跑着!
是那双鞋!赵子阳看出来了,是那双鞋在带着刘大川跑!这时候,刘大川正好跑到了赵子阳和钱翔面前,刘大川艰难地把头转向了两个人,从苍白的嘴中吐出了气若游丝的两个字:“救我……”
赵子阳和钱翔连忙追上刘大川,并拉住了他的胳膊。而刘大川依然飞快地跑着,速度一点都没有降低。
赵子阳和钱翔一使劲儿,突然“咔”的一声,似乎是什么东西断裂了,同时温热的液体溅了赵子阳和钱翔一脸。他们仔细一看,顿时浑身颤抖起来:刘大川的胳膊竟然被他们拽了下来!
“出事啦……”四周的人群顿时炸了锅,而刘大川一边惨叫一边奔跑着,很快就没影了。
赵子阳已经傻在了原地,而钱翔顾不得自己满脸鲜血,冲着刘大川的方向追赶着。
远处的人群突然发出一声惨叫,然后人群开始四散奔逃,赵子阳心一紧,连忙冲着那个方向跑去。跑到一半,他突然看到钱翔正冲着自己迎面走来。
只见钱翔脸色惨白,双唇不停地颤抖。
“又发生了什么?”赵子阳焦急地问道,钱翔哆哆嗦嗦地说:“刘大川……他的头突然掉了下来,而他竟然还在跑着……”话未说完,钱翔突然怔住了。
赵子阳顺着钱翔的目光向下看去,只见一双鞋跑到了钱翔和赵子阳之间,而刘大川的脚还在那双鞋里,脚腕处的断口整齐平整,还在汩汩地冒着鲜血,染红了一整双鞋。
赵子阳和钱翔步履沉重地向远处走去,一股刺鼻的血腥味袭来,他们终于看到了躺在跑道上,已经四分五裂的刘大川。
钱翔招灵
钱翔和赵子阳的心情很沉重,一半是对失去好朋友的痛苦,一半是担心自己是否也会遭遇不测。
“我们拖鞋也别穿了,都扔出去吧。”沉默了一会儿,赵子阳开口说道。
钱翔点了点头。
不知不觉已经深夜一点了,而赵子阳躺在床上回想着自己和赵大川之间的点点滴滴,心里就难受得睡不着觉。
突然,他听到黑暗中出现了一阵轻轻的脚步声,与此同时,一股异样的气味飘了出来。
“这个味道……”赵子阳不禁瞪大了眼睛,“这不是刘大川的脚臭味吗?难道刘大川回来了?”
他小心翼翼地向床下看去,没想到竟然会看到这样一幕:黑暗中,钱翔正在割破自己的中指取血,而他的桌子上,就放着刘大川的那只鞋!
赵子阳猛地打开了台灯,冲着钱翔喊道:“你在干什么?”
钱翔正要往鞋里面滴血,听到赵子阳的声音,他猛地一哆嗦,连忙把鞋藏在了怀里,狡辩道:“没干什么。”
赵子阳一脸狐疑地问道:“难道刘大川出事是你干的?”
“当然不是我!”钱翔连忙摆手,过了一会儿,他怯懦地说:“其实,我是为了林漠漠……”
“你也喜欢林漠漠?”赵子阳吃惊地问。
钱翔点了点头,解释道:“如果刘大川还活着,我是不会和他q争的。可是他现在死了,我想既然他能用‘鞋灵’得到林漠漠,那我同样可以得到,而今天正好是阴日,一点正好是阴时,我想召唤出鞋灵来帮助我,刘大川不也说了,只要不害那个鞋灵,鞋灵就不会害你……”
“你傻吗,鬼怎么会无条件任人差遣呢?说不定就算我们没有害那个鞋灵,鞋灵也会杀了我们。它只不过找一个借口罢了!”赵子阳简直气极了。
钱翔哆嗦了一下,松开了攥着鞋子的手,感激地说:“谢谢你,不然我可能也会像刘大川一样……”
“当务之急,先把这鞋给烧了。”赵子阳说。
两人于是架起火,把这只鞋给烧成了焦炭。
赵子阳为了保险起见,又跑到垃圾桶找刘大川的另一只鞋,结果怎么也找不到。
可能被收走了吧?赵子阳想,但是内心却总有一丝不安。
林漠漠来访
第二天,赵子阳没有去上课,托钱翔给自己请假了。
他正心事重重地躺在床上,突然有人敲门。
赵子阳骂了一声,慢腾腾地爬起来开门,出乎意料的是,门外站着的竟然是林漠漠。
林漠漠看到赵子阳竟然光着脚,不禁一怔,但很快就镇定下来。“我可以进来拿点刘大川的东西吗?”林漠漠低声地说。赵子阳看到林漠漠的眼睛都是红肿的,看起来才哭过的样子,内心哀叹了一声,然后赶紧把她请了进来。
“可以给我倒一杯水吗?我好难受。”林漠漠突然捂住胸口剧烈地咳嗽了几声。赵子阳连忙起身去水房接了一杯水给她。
林漠漠咳得脸都红了,喝了水才好一点儿,她一脸悲伤地说:“我是来拿我和刘大川的定情信物的,你能告诉我在哪里吗?”
刘大川的定情信物是一枚戒指。这小子成天把这个戒指盒子拿出来炫耀,赵子阳闭着眼睛都知道那盒子在哪里,很快就找到了。
把那个盒子递给了林漠漠后,林漠漠道了一声谢,然后抹着眼泪离开了。
赵子阳看着她纤瘦的背影,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晚上,钱翔回来了,刚打开寝室门,他就大叫一声:“哇,这是什么味道!”
“下午林漠漠来过了,可能是她喷的香水味吧!”赵子阳说。
“她来了,她没提到我吧?”钱翔急急地问。
见到赵子阳摇头,他失望不已,慢腾腾地爬上床睡觉去了。
寝室的香水味实在是太浓烈了,赵子阳鼻子一向灵敏,他只好紧紧地捂住自己的鼻子。
“没想到林漠漠在自己男朋友死的时候还喷这么多香水。”赵子阳摇了摇头。
突然,他似乎听到远处传来一阵“沙沙”的声音。
“什么声音?”他警觉地向下看去,在看向钱翔的床时,吓得魂飞魄散:两只腐烂露骨的血手正扒在钱翔的床沿上,随后,一个浑身血淋淋的人形怪物从床下钻了出来,他冲着赵子阳阴森森地一笑,脸上的皮肉纷纷掉落下来。
“钱翔,快醒醒!”赵子阳焦急地大喊,钱翔揉了揉眼睛,刚要坐起来,却突然被那个鬼给缠住了。
鬼的身体竟然可以像面条一样柔软细长,它迅速地把身体缠在钱翔的脖子上、两条胳膊上、腿上和脚脖子处。
钱翔拼命地惨叫起来,脸上满是惊恐。他眼睛突然瞪大了,目龇欲裂,然后又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缠在钱翔身上的鬼迅速变回了原型,它抖了抖身体,像一摊水一样渗入到水泥地里了。
而钱翔却依旧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钱翔,钱翔……”赵子阳颤抖着推了推钱翔,可没想到一推之下,钱翔的脑袋竟然“骨碌”一声滚到了地上,头腔内的鲜血如喷泉一般喷涌着。而他的四肢也纷纷离开了原位。
赵子阳哆哆嗦嗦地把钱翔的脑袋从地上捡起来,可在低头时,他突然闻到了一股异样的气味。
怀疑
他俯下身子,发现刘大川的另一只鞋,就端端正正得摆在钱翔的床下。
“难道钱翔两只鞋子都拿走了,他骗我只拿了一只?”赵子阳疑惑地想,随即摇了摇头。
因为自己该说的都说了,钱翔这个人还是很小心的,他不可能再冒这个险。
“难道是林漠漠?她故意支开自己去水房给她倒水,暗地里悄悄把那只鞋子放在钱翔的床下?这也可以解释她为什么喷那么多的香水,是因为她想掩盖那鞋的臭气!”赵子阳为自己的推断激动不已,可是他想不明白,林漠漠为什么要做这么件事呢?
他觉得,只有当面问林漠漠才能明白。
赵子阳找到了林漠漠,开门见山地提出了自己的怀疑,林漠漠一开始还抵赖,可是实在抵挡不住赵子阳的逼问,她只好承认是自己把鞋放在了钱翔的床下。
“为什么?”赵子阳一脸愤怒地吼道。
林漠漠被赵子阳吼的吓了一跳,半晌,她委屈地说:“我也不想,我也是被逼的啊!如果我不做,我的男朋友就要让我下去陪它……”
“怎么回事?”赵子阳急急地追问,林漠漠抹着眼泪说:“我的前男友是校田径队的,长的很帅气,可就是嫉妒心重。他出车祸去世以后就一直缠着我,因为他不想让我和其他的男孩子在一起,所以他要求我杀光所有喜欢我的人,不然自己就得陪他……”
“那用鞋子引灵的方法,也是你教给刘大川的吗?”赵子阳咬牙切齿地说。
林漠漠点了点头说:“用那个方法,就能让他和我的男友产生联系,因为我的男友毕生的志愿就是成为一名田径运动员,所以他对鞋有一种异乎寻常的热爱。更何况那个方法的确可以引灵。”
赵子阳虽然不太喜欢林漠漠这种自私的表现,可是想想她毕竟也是一个孤独无助的女孩子,于是也就不再苛责她了。
“那你的前男友是谁?”赵子阳问道。
林漠漠犹豫了一下,缓缓地开口说:“等到我领你见见他,你就知道了。” 

 意外之事
    “这是我刚刚从庙宇求来的符咒,很灵的,既然你的男朋友老是缠着你,那你灭了他也不为过。”赵子阳拿着那个符咒对林漠漠说。
    林漠漠的眼中出现了一丝感激之色:“谢谢你。”
    “不用谢。”赵子阳笑了笑。
    林漠漠把赵子阳领到了一座墓园,指着一座墓穴说:“就是这里。”
    赵子阳立刻动身开始挖起来,然后猛地掀开了棺材盖。
    棺材里的人紧紧闭着眼睛,可是肤色像活的时候一样。可最令赵子阳吃惊的是,那个人竟然是刘大川!
    “你的前男友是刘大川?”赵子阳难以置信地问道,林漠漠摇了摇头:“不是刘大川,只不过我的男朋友正附身在他的身上……”话音未落,林漠漠突然惊叫了一声,用手指着棺材。赵子阳看到,刘大川竟然睁开了眼睛,还一脸疑惑地看着他们。
    “我不是死了吗,怎么现在还活着?”刘大川从棺木里坐起来,还摸了摸自己的身体。
    赵子阳拉着林漠漠倒退了一步,一脸警惕地说:“你别演戏了,你现在身体里就住着一个鬼。”
    刘大川突然指着林漠漠惊叫道:“子阳,你别相信他,我也是死了以后才知道,原来林漠漠就是一个鬼。她想害死我们所有人……”
    “你才是鬼!原来刘大川根本就没死!”林漠漠指着刘大川说,“那操场上的一切其实只是你的障眼法,你现在侵占了刘大川的身体,还假装自己是刘大川,不然你现在身体还是好好的,该怎么解释?”
    “试一下就知道了,如果那一切是障眼法,那你必然在刘大川的身体里,就算灭了你,也不会灭了他。”赵子阳突然把手中的符纸扔向刘大川,刘大川捂住头,发出歇斯底里的惨叫声。
    “看吧,你果然是占据了刘大川身体的鬼,林漠漠一直和我在一起,如果她是鬼她早就被灭了,怎么可能还会安然无恙?”赵子阳冷冷地说。
    刘大川叫了一会儿,突然,他重新倒在了棺材里,然后四肢和头颅又和身体分离开来。随即身体迅速的腐烂,很快就发出了一阵恶臭。
    “怎么会这样,他不是被附身了吗?”赵子阳疑惑地说。
    “我可能猜错了,刘大川那天可能是真的死了,但是作为一个新鬼,是绝对没有能力驱使肉身的。所以你灭掉的,还是我的男朋友。”林漠漠肯定地说。
    虽然还是有些不解,但是这一切都不重要了,毕竟,鬼被自己灭掉了。赵子阳欣慰地想。
    表白
    两个人走在回去的路上,赵子阳心潮起伏。
    以前他只觉得林漠漠很漂亮,可是没想到,她是一个既机智又智慧的女人。
    是的,他喜欢林漠漠已经很久了,一点儿也没比钱翔和刘大川时间短。而现在一切都结束了,自己可以和她开始一段新恋情吗?赵子阳的心“怦怦”狂跳起来。
    他停住了脚步,对着一脸真诚的林漠漠说:“漠漠,其实我一直都喜欢你,你可以做我的女朋友吗?”
    林漠漠羞涩地低下了头,然后,她猛地抬起头来,嘴角挂起了一抹诡异的微笑:“呵呵,还有你一个。”
    “你说什么?”赵子阳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因为他看到,林漠漠的眼睛变得绿幽幽的,一股黑气在她的眉心绕来绕去。
    “刚刚的障眼法使得真是值得,我就觉得你对林漠漠有不同寻常的感情。对了,再告诉你一句,被附身的人,符咒对他是没有效果的。”“林漠漠”“呵呵”地笑着,突然像蛇一样缠绕在赵子阳的身上。
    一阵剧痛向赵子阳袭来,在失去意识前,一句话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人人都喜欢女神,可是谁知道女神的背后又有多少黑暗的秘密呢?

故事会在线阅读排行

故事会在线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