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故事会在线阅读

校园灵异鬼故事_见鬼

来源:故事会在线阅读作者:时间:2018-12-07 21:55:45手机版

从我五岁那年开始学会26个拼音字母,别人还在玩堆积木时候起,我的一双眼睛已经能够看到凡人所不能看到的某些物体。我有时问同伴他们是否也看见同样一团白蒙蒙的气体在街上游荡,他们都纷纷摇了摇头。白天,那些气体偶然会在我身旁轻轻飘过。到了夜晚,它们则更清楚地呈现在我的眼前。我当时始终弄不明白那是什么,而且也搞不懂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才能够看的见。于是,我本着刨根究底的动机往问我爸妈。然而,爸妈听了当时脸色就发青。妈说:糟糕,咱尘儿恐是长了一双阴阳眼。“他们溜到房间里怯怯私语,我好奇地躲在门外听他们的说话。”不如我明天请个得道高僧来我们家作作法,看能否治好咱尘儿的眼睛吧……“还没等妈说完,爸就插话:”哎哟,拜托你别整天那么迷信好不……“后面的话记不太清了,反正当时是听得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五年过往了,大概十岁那年,不知怎的,似乎随着年岁的增长,从此就很少再看见那团飘忽诡秘的气体了。我听说过有种汤叫孟婆汤,至于这种汤有没我妈煮的老火汤好喝,由于我没尝过所以也不太清楚。后来当然知道那碗汤不是我们活人该喝的,而是专门弄给快要和尘世隔尽的人喝。喝下往后,人就能到达某个美丽或凄冷的境界,并忘掉在尘世所遗留下来的种种欢快和伤痛之记忆,包括忘掉你的亲人和情人、亲情和感情。

又一个五年烟消云散了,到了十五岁那年,我听说过除了亲情、友情外,还有一种情叫爱情。丘比特把缘分之箭射向了男男女女,然后她们会二见钟情,继而衍生出爱情。我上课时常开小差在幻想,对面桌子的女孩,她那双白净的手一定比我妈的手柔软……假如能亲身触碰一下,不知道会有啥感觉呢?不过,假如当爱情梦幻幻灭成为现实的那天,说不定,我已经失往了对爱情那份神秘朦胧的憧憬。

如今二十年了,这些年来,我已经学会自己独立思考题目,而不再是以前那个什么也不懂,总爱道听途说的黄毛丫头。可是对于爱情这东西也还是一知半解。什么才是真正的爱情?难道两个男孩女孩经常走到一块聊天这就算是爱?这并不是我所认同的爱情呀,这回结到底也还是友情。所以我至今也没找到属于自己的爱情。或许这正如一句话所说:缘分天注定,不是两厢情愿的话,委曲得来的感情终回不会有幸福。直到遇上了那件事,我才深深地领悟了这一点。

吊儿郎当地进了大学,大一的生活让我感到非常地轻松。不过话虽如此,学校的晚自习课我还是经常有往的。说是往上晚自习,还不如说是往钓马子。我们宿舍里有的人竟然开始互相攀比谁钓的马子多,谁钓的马子漂亮。我看自己快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了,得努力加把劲!记得那天是圣诞节,下午吃完饭,晚上课程的安排还有自习课。但相熟的几哥们说晚上还上个鸟自习!问我往不往迪厅通宵达旦喝JAZZ,我看他们每个人都拉着个妩媚娇艳的马子,我想:要是我往了,只有我一个人身旁又没有马子,岂不是很丢面子。再说,我也受不了迪厅那震耳欲聋的音乐。我找了个借口:“不好意思啊,今晚不往了,约了马子往看电影,没空。”听完后他们唏嘘着走了。没想到他们还真的相信!我靠。

回到宿舍拿了两本书充当好学生,上往404课室。404课室很安静,今晚没有什么人,就那二十来个。我看到老醋也来了,老醋是我们宿舍里唯一不吸烟的,而且人也憨厚成熟。就是样子长差了点,五官也还到位。他和我一样都申请加进了 ‘王老五骗子协会组织’的成员。不知道老醋是否常私下里抱怨,假如上帝能把他朔造成阳光帅哥的话,那么天底下又会多一对金童玉女了。听说当老醋看到美女和别的男孩打情骂俏,他的头就会经常很自然地45度垂下来,然后说话语气也变得严厉。或许是由于这样的缘故,久而久之,大伙就给他改了此名吧,意思就是老吃醋。老醋坐在前面第三排,我上前往和他打过招呼,坐在他的后边。老醋转过身和我聊天,在他转身的一刹那,我忽然发现第二排坐着一个长发女孩,她当时穿鲜艳的红色连衣裙,背影很是撩人。我假装和老醋聊天,眼睛则一直在老醋的后面盯了她很久。老醋后来发现我的神态不对劲,问卧逗“你在瞧些什么?”“对了,你说前面那女孩是谁?她是咱班的么,以前怎么好象没见过她?”老醋转过头往看了看前边,很诧异地问卧逗“嘿嘿,别逗了。你说谁哪?前面根本没人!”我知道像老醋这样憨厚老实的人是不轻易和人开玩笑的,顿时心里直冒冷汗,难道我的阴阳眼又显灵了?真够邪门的。为了证实老醋是否真的和我开玩笑,我预备做个实验,那就是上前往探个究竟。等我用眼角余光扫过那少女的时候,我发现她的脸庞是苍白的,是那种没有半点血色的脸!看到这里,我身体已经开始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还打了个……喷嚏。也许是我刚才从宿舍出来的时候没穿够衣服,着凉了,究竟现在已经是冬天了嘛~.我乖乖地溜回自己的座位上往,心里嘀咕:几年没中过奖了,想不到今天中大奖。

回到宿舍,我一夜没睡好,还在想着那长发飘飘的女孩。女孩的脸此刻又映在我的脑海里。固然那张脸比擦了美白润肤霜的脸还白,可是五官也还没缺损,而且好象长得还挺拔气的。我现在又是王老五骗子,要是能做我女朋友的话也管不得那么多了,呵呵。越想越睡不着,越睡不着心也越乱。算了,还是起身到校园走走吧。反正这烂学校也没明文规定午夜十二点后不准离开寝室。

披了件军大衣下了楼,鬼鬼祟祟像个做贼似的来到了无人烟的*场。这时候,一阵冷风吹过来,我身体又开始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我心里嘀咕:走到哪也碰到她?可千万别来真的。

真是说起曹*曹*就到,妈呀,你今晚不如就放我一条生路。我还不想死,我中午买的彩票还没开奖呢!万一明天晚上中个四五百万就不好了。要是我们真有缘分能委曲凑合的话,麻烦还是等来生吧。

“嘻嘻,你别怕,固然我是鬼,但我是个善良的鬼,不会随便害人的。”

“真的吗?”

“真的!而且掌管人生死的权利又不在我手里。”

“你的嗓音真好听,像骗人钱财的声讯台小姐。”

“喔,是吗?”……

我们就这样聊了一个晚上,不知道为什么我先前害怕的感觉,随着和她的谈笑风声,全部烟消云散了。可是看过恐怖片的人都知道,鬼怪大凡到了快要天亮的时候都要烟消云散的,我却开始变得有些依依不舍她的离往了。人和鬼也会产生感情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她生前应该是个为人善良,个性活泼聪颖的女孩。

“喂~快醒来。有病呀,你怎么睡在草地上?”起来晨跑的油条把我叫醒,我睁开惺忪的眼睛,发现自己的确睡在绿茸茸的草地上。“咿?我怎么会睡在这里?” “鬼知道!”鬼?脑海忽然闪过一个影象。啊,想起来了,我昨天跟鬼睡在一起。啊不对,应该是跟鬼聊了一个晚上,而且还是女鬼,即使害我感冒也值得。:)我后来终究没把这事告诉大伙。不过即使说了,估计他们听了也会觉得很惊诧。

“体育彩票现在开奖,我们先来摇出第一个号码:29第二个号码 17第三个号码34第四个号码25第五个号码6……紧接着我屏吸以待,特别名码是:33”我细心核对了一下电视上出现的数字,居然中了五个平码和一***!幸亏我假装冷静,垂头尚气的样子收好彩票。要不,真少不了全宿舍大伙的一顿大餐。拿了这笔钱得买份礼物送她一份惊喜。

夜幕很快降临了,晚上还有自习。不知道这次能否再见着她呢?

我这次干脆只拿了支笔和本子往课室。但是到了课试冬左瞧右看也没发现她的身影,我觉得有种莫名失落感。随便找了个位坐着,翻开笔记本的最后一页。拿起圆珠笔,忽然想把昨晚见到的她的样子画下来。于是动笔画了脸的轮廓和飘逸秀发,正要画眉毛和眼睛时,感觉到好象有人坐在我的隔壁。我转身,发现了是她。她的样子一点没变,静静地看着我的笔记本。我压低声音说:“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刚来不久。只是,你一直没发现。”

“谁叫你走路这么轻呢。”

“走路发出声响的那还叫鬼吗?”

“噢,这倒也是!”

“你笨哦,呵呵”

“我今晚觉得很开心,原因有两个,你猜猜看?”

“嗯……你彩票中奖了。”

“对,你真聪明!还有一个原因呢?”

“还有一个原因?嗯……什么呢,我猜不着,快快告诉我吧。”

“嘿嘿,我就是不告诉你。”

“说嘛~”

“那就是能再次见到你!”

我当时没留意看她那苍白的脸庞是否也会酡颜,只见她微微低下了头。半饷,她轻轻地告诉卧逗“实在我生前有个男朋友。不过,他现在已经不在这所学校了。”

“他也死了?”

“不,他没死。要是他死了的话,我就不会一个人寂寞地在校园里游荡了。”

“那么,他究竟怎么了。你们后来是怎么天各一方的?”

“他那时候坐我后边,是学校足球队的,球踢的好,人也长得帅。”

“那么,你开始偷偷喜欢上他了?”

“对,你真聪明!不过他后来一次比赛,由于敌方队员的犯规动作,意外地伤了他的右腿,从此就退出足球队了。”

“喔,真可惜。”

“他后来就自暴自弃了,整天开始吸烟。上课的时候也如此。老师已经点名批评过他了,可他下课后依旧我行我素。我也了解他的心情,经常下课我都借故转过身问他借点东西什么的,趁和他聊天的机会劝解他要重新振作。可他每次一听完我说足球的事情,就开始不耐烦。一次还大动肝火:我的事情你理不着,你给我住口!就这样,我带着满腔的泪水和委屈跑回宿舍哭了。我想,即使我再怎么解释,他也是不会听的。”

“他知道你暗恋他吗?”

“他那人大大咧咧的,而且我也没向他表白。我估计他只当我是普通朋友。要不,他那天也不会发那么大的火。”

“那,以后的事情呢?”

“就在他和我吵架的一个星期后,他熟悉了个打扮很时髦的染发女郎。”

“女郎?我就不相信还有比你更漂亮的女郎?”

“似乎也真的没有我漂亮:)我当时看见他们在校园里搂肩搭腰,心里就如刀割一般。”

“女人果然是轻易吃醋的动物。”我小声嘀咕。她还是闻声了,反问卧逗“你们男人在感情方面不也是这么小气的吗?”……我当机了。

终于画好了,我端详着自己的“杰作”美滋滋地欣赏起来。没想到她却捂住口,忍不住笑道:“这是什么画啊!我有这么丢脸的吗?”“嘿嘿,小丫头懂什么。这是后现代主义风格的抽象画。”我故做老成地说。

“你好象还没说你是如何成为孤魂野鬼的啊?你别跟我说你后来患了红斑狼苍什么的啊。”我继续探究事实***。

“我是被一辆闯红灯的砂石车结束生命的……”我倒!怎么会跟轻舞肥羊的遭遇如此相似?

“那天我在过学校外面那条斑马线的时候,看到她们两个互相在亲热,竟然没留意一辆满载砂石的汽车,预备转弯从我身旁高速驶过来。我跟在后面,原以为他们会避让,没想到他们还继续过马路。说时迟那时快,我冲向前往,用力把他俩一起推开了。后来我就没了知觉。”

“你对于以前的事情为啥还记得这般清楚。难道你没喝那碗孟婆汤吗?”
“是的。我的故事居然感动了孟婆,她把一碗没下药的汤给我喝了。记得事发那天恰好下着小雨。我的灵魂离开了自己的身体,轻飘飘地在天空中游荡。我看到了街道上有很多人围在我躺下的地方。包括我的老师和同学,他们都认得我。他也在旁,我看到他的眼眶明显裹着泪水。在那一刻,我是多么想和他亲口说一句:我爱的人就是你。可是上天没有给我留下任何的机会,我的身体越飘越高,终于飘到了三万五千里的地方,再也看不见自己,看不见这个世界。没想到在我死后的第五天,他和本校一个女学生发生性关系,被学校领导查出此事,而且勒令退学了。我是由于后来投胎不成,才变成孤魂游荡在校园里的。我飘到自己的宿舍,听到阿萍她们几个在议论:小娟死得好惨哦,而且她还爱上了一个她不该爱的人。那个衣冠禽兽居然和本校财会系的女学生发生性关系……。我当时听完,整个人都惊呆了。我几乎不相信挺阳光的他会是那样的人。觉得自己活着也没什么意义的了。”

“你忘记自己已经死了?”

“呵呵,我当时还有股冲动,想跑到顶楼往下跳呢。知道自己已经死了,我也就没戏了。”

“既然知道他已经不在这学校,那你为什么还老在这游荡?”

“不在这儿游荡,我没地方可往呀。我除了经常回家往看看爸妈,剩余的时间就呆在校园里见见自己以前的老朋友。”

“那,她们知道你曾经来过么?”

“应该是不知道的。由于只有我看见她们,她们却看不见我。你是很特别的人,竟然能够看见鬼!”

“所以就没有女生敢和我交往啊”

“为什么?”

“由于她们问我的特长是什么?我回答说:我能感觉到鬼的存在!估计她们都是被我吓跑的吧。”

“当然,道理是一样的。假如有女生站在你眼前说:我就是鬼。那么你听了就不会被吓跑吗?”

“不会。”

“怎说?”

“由于你现在就即是告诉我你是鬼了,但我没有跑。”

“啊!?”

“我们不如上*场聊吧,这里似乎不太方便。”

“你怕被别人发现你在自言自语?”

“嗯,是的。”

来到*场,依旧和昨晚那样寂静。幸亏现在是冬天,草丛里没那么多的蚊子。“在这里,就没人发现我‘们’了。”

“你以前常在这里看他踢球?”我饶有兴致喋喋不休地问道。

“嗯。”

“男人踢球的时候都很帅吗?”

“不是所有男人都有那种潜质的”

“比如卧犊”

“嗯。”

“喔。”
我们相互沉默了几秒种,然后相视一笑。我继续问道:“那你觉得我怎样?”

“你啊?说真的吗?”

“当然!”

“和他差远了。”

“原来是这样,这个我也早料到……”

“别生气啦。”

“你看我像是这么轻易就生气的人么?”

“像!由于你轻轻皱起的眉头已经告诉我了。”

“我只是独自懊丧而已。对了,你什么时候生日?”

“你问这干吗。我都已经死了,你还要帮我庆祝生日吗?”

“没有啦,我只是随便问问而已。”我打算在你生日那天给你送惊喜呢。

“喂~快醒醒。有病呀,你怎么睡在草地上?”打扫学校的大婶把我叫醒,我睁开惺忪的眼睛,发现自己的确睡在绿茸茸的草地上。“咿?我怎么会睡在这里?” “鬼知道!”鬼?脑海忽然闪过一个影象。啊,想起来了,我昨天跟鬼睡在一起。啊不对,应该是跟鬼聊了一个晚上,而且还是女鬼,即使害我感冒也值得。:)我后来还是没把这事告诉大伙。不过即使说了,估计他们听了也会觉得很惊诧。

我们就这样,完全没有约定地在晚上相遇。每次相遇,我们都会聊得很投欢,楞是聊到深夜。不过却没亲眼目睹她是怎么离往的。宿舍里的好友看我早上才睡眼惺忪地返回宿舍,一个个笑眯眯地问卧逗昨晚又上哪个马子家里寻欢往了?

直到一次相遇,她含着泪花告诉卧逗后天的早晨就是投胎的日子了。我忽然一个晴天霹雳,才想到自己对她承诺的诺言没有兑现。第二天我几乎走遍这个城市的所有大街,走遍每一个有商店的地方。终于,在一个分叉路口拐进往的小巷,看到有间大概5平方米的小店,里面麻雀虽小却五脏倨全,摆满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大小精品。我细心欣赏了某些精品,发现一个玄色的心形八音盒,打开就能奏出音乐,无须上发条,而且那首音乐还是我最喜欢的,我于是尽不犹豫地买下它,尽管老板给出的价钱有点敲诈我的成分。

“为什么我每次只要想起你的样子,你都会出现在我眼前?”

“也许这就叫做心心相通吧?”她依旧是那样神出鬼末。

“会不会还在想着以前的他?”

“没有再往想他,他不值得我爱,我决定忘掉他。” |鬼故事|

“实在等到明天你就能彻底忘记他了。”

“嗯,尘儿,我明天就要投胎了。我真舍不得你,你以后还会想起我吗?”

“会的。”(只要我以后再见到鬼,我就会想起你)

“那么你还有什么重要的话要跟我说的吗?”

“我……祝你往天堂的路上,一路平安,小心车子。啊,对了,我好象还有一样东西要送给你的。”我从裤兜里取出那个精致的玄色心形八音盒,上面映出我的脸,但却没有映出我眼眶中翻滚的泪水。我把它打开,它缓缓地响起了那首《月亮代表我的心》,固然节奏有点单调,但那是从我儿时到现在都是最喜欢的,也是我永远都无法忘记的一首曲子。“我知道你无法带走这音乐盒,但我要把这只曲子送给你,希看你下辈子还记得曾经交了我这个朋友,也希看你能记得在来世要找个真正爱你的人!”

“尘儿,谢谢你。我也祝福你能找到漂亮女友。”她伸出左手。“我们握个手吧。”

我也伸出左手,跟她的左手相触。尽管我什么也没触碰到,但是我感觉到了她的真诚。

那个晚上,我们不谈伤感事,她依旧和我天南地北地聊着。聊到不知什么时候,我忽然觉得昏昏沉沉的,完全控制不住自己,居然磕着了。梦中,我隐约听到是她的话语:“谢谢你陪我度过这段寂寞的时光,现在我要走了。送你个好梦吧。”

“咚、咚、咚”远方的钟楼把我叫醒,时间指向早上六点。小娟走了,只留下音乐盒。 

故事会在线阅读排行

故事会在线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