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故事会在线阅读

解剖楼的诅咒_学校灵异鬼故事恐怖

来源:故事会在线阅读作者:时间:2018-12-07 21:53:39手机版

一、传说
你们知道解剖楼的诅咒吗?传说你在解剖楼里杀了什么样的动物,总有一天你也会像刀下的动物一样死去。“王欢说。
他对面坐着的是陈怡和宋妮,她俩是室友。王欢比她们高一届,正在追宋妮。 宋妮吓得捂住耳朵,让他不要再说了。一旁的孙信之却摇摇头说:”胡说八道,肯定是无聊的人编出的鬼话。“
王欢正准备反驳,全然忘了此时几人身在图书馆。管理员吴伯突然跳出来制止说:”吵什么吵,要聊天出去聊!“几人这才收声。陈怡知道孙信之也喜欢宋妮,所以常跟王欢对着干。
陈怡也有喜欢的人,就是坐在对面的钟尧,她轻声问道:”钟尧,你觉得呢?“
钟尧淡淡说道:”我也觉得,很多传说其实都是人在作祟。“
王欢有些不服气,反驳道:”这么说,你已经搞清楚解剖楼这个诅咒的来历了?“
钟尧点点头说:”差不多吧。“
王欢还准备再问,钟尧的额头突然开始出汗,两只眼睛因为充血变得通红,活像一只兔子!
”秘密都在借书卡里……“钟尧说完,就断气了。
大家惊慌失措之际,王欢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最近他解剖过什么东西?“陈怡仔细一回忆,心中一寒,答道:”兔子!“
陈怡并不信什么传说诅咒,她觉得多半是钟尧调查传说时,发现了什么秘密,被人灭口了,而秘密的线索就应该藏在借书卡里。只是借书卡却作为相关证物被警察带走了,不过没过几天,王欢就让他有钱的老爹托关系给弄回来了。
除了情敌孙信之,王欢把宋妮和陈怡都叫去查了借阅记录,结果却大失所望,除了专业书和一些推理悬疑小说,没有值得怀疑的书目。他们也翻阅了这些书,并没有什么夹带或笔记藏在其中。
陈怡想了想,问王欢:”对了,那个诅咒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欢说:”解剖室和旁边的停尸房人迹罕至,所以是情侣幽会的绝佳地点。三年前,有—对情侣约在这里约会。
“但第二天女孩被发现死在了这里,男生也消失了。大家都推断是情杀,男生杀死女孩后畏罪潜逃了。后来有人声称夜里见过死去的女孩,她还发了个毒咒,说凡是以后在解剖室杀生的人,无论杀过什么动物都会像被杀的动物一样死去。学校费了很大力气才将命案压下来,最近两年也没出什么怪事,这事才被人淡忘了。”
陈怡一愣,难道钟尧的死与这件案子有关?

二、蛙死
这天,陈怡又去图书馆补习。她一走神,发现自己不小心走到了五楼。她突然想到,医学院的图书馆不止可以借书,还可以借资料。
四楼以上都存放着历届的医用尸体情况、解剖实验记录等档案。资料的借阅情况也能在借书卡上显示,但跟图书不是一个查询界面。他们之前漏掉了这一块,莫非钟尧的死与借阅的资料有关?
现在那张借书卡还在王欢手上,陈怡赶忙打电话告诉了王欢自己的猜想。王欢说,明天一大早他就去查资料借阅的情况,一有消息就向大家汇报。
第二天课很多,陈怡忙得差点儿忘了这档事,天黑前接到了王欢的电话,说约好大家当晚8时在解剖楼聚会,他届时将公布调查结果。
“你不怕死啊,小心有人杀你灭口。”陈怡不满地抱怨道。王欢却大大咧咧一笑:“有本事就来杀我,我刚好可以引蛇出洞。”
医学院有个段子,说学院有6万学生,1万在地上,5万在地下,这也从侧面反映出了医学院的医用尸体之多。
虽然心里很害怕,但陈怡还是被宋妮拖到了解剖楼前。两人正准备卜楼,身后却响起了一阵脚步声,有个人低声质问道:“这么晚了,你们俩来这干吗?” 陈怡回头一看,发现是孙信之在吓她们,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孙信之只好连连讨饶说,他也是来等王欢宣布“重大发现”的,看两人先到,开个玩笑而已。
解剖楼的铁栏杆已经被拧掉了一根,只是装模作样地竖在那儿,孙信之将栏杆拿掉,三人从缝隙处偷偷摸了进去。
进到解剖楼后,三人发现王欢正沉默地坐在那里。陈怡笑他:“装神弄鬼,叫我们来这儿干吗?”王欢却一言不发。
陈怡壮着胆子上前一看,发现王欢正在抽搐,口吐白沫。
“诅咒,又是诅咒。”宋妮指着王欢说道,“你看他抽筋的样子,像不像一只大蛤蟆。”
王欢那副样子还真像做了膝跳反射的青蛙。
陈怡突然想到,那张借书卡还在王欢身上,于是在王欢身上翻找起来,谁知借书卡已经不见了。
三、两人
王欢死了,三人被警察盘查了半天,才洗脱了嫌疑。接连日睹两起命案的陈怡却决心一查到底。她的舅舅是副校长,她求了半天才拿到三年前案发之日的监控视频。
三人看了当天的录像,却并未发现可疑之处。死者与男朋友一前一后潜入了解剖楼,后来死者的尸体在解剖室被发现了,而男生却消失了。后窗是死角,现场留下了一根绳子,警察推断,男生很有可能是怕走正门被撞见,于是用绳子溜下楼畏罪潜逃了。
“看来就是这个男人了,可钟尧和王欢为什么会死,难道他们查到了他的下落,现在他回来灭口?”宋妮推断说。
陈怡摇摇头说:“说不定绳子只是障眼法,男生躲在了汽车的后备厢或储物柜里,再伺机偷偷溜走。”
接着,陈怡浏览了其后两天的视频,却没有汽车经过和储物柜被抬出,倒是见到了有个人的背影很眼熟,不过却一时想不起来是谁。那人背着一个硕大的包,但包再大也装不下一个活人。
孙信之也说道:“看来凶手不可能有别的方法逃跑,还是用绳子逃跑了。钟尧和王欢发现了某些端倪,被杀人灭口了。”
这一次,陈怡没反驳,不过却问道:“传说都是人编的,那么一定都有目的,可编这个传说的目的是什么呢?”宋妮和孙信之想了想,都给不出答案。
众人散去后,陈怡回到寝室,发现那张借书卡又回到了桌子上!

四、内鬼
陈怡很快约了宋妮和孙信之去图书馆,然后马不停蹄地奔向资料室,但资料室大门紧闭着。
管理员吴伯突然跳了出来,问道:“这么晚了,你来干什么?”陈怡只好回答,我来借资料。
吴伯好奇地打量她:“借资料,你经过申请没?再说资料室已经封闭整理了,要一个月后才会恢复开放。”
封闭整理代表着会处理一批旧资料,陈怡担心自己需要的资料会被淘汰掉。等吴伯走后,孙信之领着陈怡和宋妮绕到了四楼的消防楼梯,这里通向五楼的门居然没关紧,孙信之推了几下门就开了,几人终于进到了资料室。
资料室虽然封闭整理,但电源仍是开的。陈怡在电脑上查到了钟尧的借阅记录,又打着手电把这些资料找了出来。钟尧所借的果然是三年前尸体的储存记录,跟案子发生的时间吻合,他和王欢的死越发跟三年前的情杀联系在一起了。
带着未扫描消磁的资料出图书馆会触发警报器,三人只好一边查阅一边用手机把资料拍下来。浏览着资料,三人也开始了推测,孙信之说道:“钟尧会不会是在核对尸体的数目,那个杀女朋友的男生当日并没有逃出来,而是伪装成尸体,等风头过了才离开。”
孙信之这样一说,宋妮也飞快地查阅着这些资料,不过很陕又摇摇头,这里有每天的记录,前后三天登记的数目都是一致的,251具,这种方法不太可能。
孙信之做了几种推测,均被资料给否决了。陈怡又翻了半天,终于发现了一丝踪迹。
“咦,这里有个名字,好像是钟尧的笔迹。”陈怡突然说道。
宋妮忙问写的是什么,陈怡回答道:“信之。”
两人都看向孙信之,孙信之连忙站了起来说:“不可能,我之前看过,根本没有……”
他开口说完,就发现上当了,资料上不可能有笔迹,不过他的话也使他露了马脚。陈怡连忙追问道:“你之前看过?借书卡一直在王欢手里,你怎么可能看过。”
孙信之解释说:“王欢约我一起看的。”
“你刚刚一直没说过,”陈怡一句话就拆穿了谎言,“而且,王欢喜欢宋妮,一直想撇开你这个竞争者,我们之前查图书借阅时就没叫你,怎么可能查资料记录会叫你。更奇怪的是,王欢死的那天要宣布重大发现,按理也不应该叫你,为什么你会出现在现场?”
孙信之只好解释说:“那天,王欢的确没叫我,但我得到消息自己去了‘我到的时候王欢已经中毒了,我跑到楼下见你们来了,就装作刚来,跟你们一起进来。我一时心急拿走了借书卡,但并没有杀人,后来也把借书卡还回来了。”
陈怡摇摇头:“你不是还回来了,而是自己查阅没发现答案,你是想把我俩拉进来,借助我们的头脑帮你思考。”
孙信之有些激动,匆忙走了过来,一不小心撞掉了手电筒,四下一片漆黑。陈怡有些心慌,只好拉着宋妮慌不择路地乱跑,身后杂音响起,孙信之也摸黑追了过来。
黑暗之中,陈怡和宋妮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孙信之的声音也消失了。两人正惊慌失措,这时灯却亮了,吴伯怒道:“我说了这里封闭的,你们偏要进来,走,跟我去保卫科接受处分。”
陈怡急忙说:“你来得正好,孙信之就是之前两起命案的凶手,他还想杀我们,快帮我们抓他。”
吴伯摇头道:“孙信之?我没有看到其他人,只有你们两个,先跟我出去再说吧。”
陈怡与宋妮一望,的确没发现孙信之的影子,为了确保安全,两人只好跟着吴伯。两人走着,陈怡却发现吴伯带的路似乎不是去往保卫科的。
陈怡突然想到一个细节,之前在看三年前的录像时,发现一个人的背影很眼熟,现在她跟在吴伯背后,觉得吴伯的背影很像那个人。
五、复仇
陈怡赶紧放慢脚步:“吴伯,您一直在图书馆当管理员吗?”
吴伯回答:“没有啊,三年前才调过来,以前在临床医学班上课,教人体解剖。”
又是三年前,陈怡的疑虑又多了一分:“吴伯您应该早就下班了,为什么还会在图书馆呢?”
吴伯没好气地说道:“还不是因为你们调皮捣蛋,我刚想走却听到五楼有声音,只好上来看看。”
陈怡继续旁敲侧击:“可是您10点就应该下班,现在都12点半了,您隔了两个小时还没走,是不是等的时问太长了点”
吴伯脸色一变:“你究竟想说什么?”陈怡眼神一亮:“我想说,你一直在暗处监视着我们。”
吴伯一声冷笑:“监视你们,为什么?”陈怡大胆推测:“因为你跟三年前的那件案子有关。”
陈怡只是隧口乱说,吴伯的眼神却慌乱起来,这更证明了她的推测。她灵机一动,回忆起刚刚浏览的资料,她突然明白了,其中隐藏了三年的秘密究竟是什么。
吴伯很快恢复镇定,辩解说:“三年前的案子,死在现场的是受害者,逃跑的是凶手,这还有什么疑问吗?”陈怡胸有成竹地回答:“外人看来是这样,但当时现场还有第三个人,那个人就是你!”
吴伯反驳道:“胡说八道,监控都没拍到,你可不要瞎猜。”陈怡解释说:“你是从后窗的死角用绳子爬上去的,后来绳子却阴差阳错被误会是那个男生逃跑留下的。”
“那男生后来怎么没发现呢?”吴伯质问道。陈怡回答:“因为男生被你给杀了。”
吴伯又是一声冷笑:“现场只有女生的尸体,你说我杀了男生,那男生的尸体呢?”
陈怡说:“你杀人后,就把男生肢解了。停尸房有很多残破的尸体,你就把他的四肢安到了这些残破的尸体上。
”251具尸体有4具多了手和脚,根本没有人会注意到。无法处理的内脏和头颅被你放进大背包里,趁警察没有大规模搜查前带出去了。偏偏钟尧翻资料时注意到了有几具尸体的形态不对,所以你就杀了他灭口。
“为了契合传说,你杀钟尧时用了砒霜,也就是砷氧化合物;而毒杀王欢时,用了马钱子碱,也就是常说的牵机药,产生了抽搐的效果。”
此刻,陈怡才明白传说的用意是为’了恫吓学生远离解剖室和停尸房,传说的制造者肯定就是吴伯。
吴伯冷冷道:“既然你都推断出来了,那我也就没必要隐藏了,你们都跟他俩一起陪葬去吧。”
吴伯抽出了一把刀,向两人扑了过来,两人不住退却,终于被逼到了天台的边缘。突然,消失多肘的孙信之竞冒了出来,他飞奔着撞向吴伯,在吴伯的刀擦过陈怡身体时,将吴伯撞下了楼。
下落时,吴伯单手攀住了天台边缘。最后时刻,他将故事补充完了。吴伯暗恋死去的女学生,男生与女生闹分手,选定在解剖楼里谈判,吴伯很担心,偷偷跟了进去。后来男生一气之下失手杀死了女生,吴伯则杀死了男生。
处理完尸体后,他本想畏罪潜逃,却发现事情并未败露,于是他又回到了学校。为避免被怀疑,他从解剖楼调到了图书馆。
孙信之想要拉他上来,吴伯却决然地松了手:“债是我欠的,也到了该偿还的时候了。”
原来,死去的男生是从小很照顾孙信之的邻家大哥,孙信之不信他杀人潜逃,这才进入医学院调查。刚刚之所以没出现,是因为他被吴伯刺伤了,好在没什么大碍,恰好赶上了拯救两位女同学。 

故事会在线阅读排行

故事会在线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