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故事会在线阅读

盗墓灵异鬼故事_猫孽

来源:故事会在线阅读作者:时间:2018-12-04 21:46:58手机版

鬼王真墓
自从我开始跟着科道长做起了盗墓一行,就注定是要钱不要命的。这一次,听同行说已经打听到了鬼王的真墓,科道长可高兴坏了。科道长在这一行有好几十年了,倒斗是非常厉害的,随后,科道长迫不及待的带着我前去鹰嘴山。话说这山十面环山,层层叠叠相扣,尖尖耸立的峰林,从远处看如鹰嘴直势十分凶险,气势如虹,所得鹰嘴山之名。科道长载我开着那辆十年都没有换过的老式老爷车来到鹰嘴山后,站在山前,疑视着盯着鹰嘴沉默了许久,旱烟都抽了半包。科道长穿着朴素的唐装,微白的胡子随着白烟弥漫着微微抽动着,吧唧了吧唧了许久,我有许不解的看着了科道长,我也随他看向了鹰嘴山,看了许久,除了山草在微微摆动,还有一种阴森的发毛的感觉,也没有看到什么。
“科老头,哎,科老头,看出什么没有”我实在是受不了这种沉寂,呆的越久越渗的慌。
科道长,没有回话,只是微微的看着,声音有些许颤抖,可让我听起来感觉是科道长有些激动又带恐惧的味道。
“你看,这崎岖之山,犹如猛虎之势,十阴汇聚,唉,曾经必定是血流成河,以前葬了一个种族葬了一条龙,如此大的手笔,一个大种族在这里,难道…”科道长声音越来越不稳定,深远长长的的声音让我听的双腿软软的发抖,浑身冰凉,我用力的咳嗽一下,状了下自己的胆,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双眼死盯着科道长
“你是说,鬼王墓传言是真的?死前运阴兵千万,活吞了阿族,持阴兵之力,想要死后复活,这…”
科道长没有回话只是含着回味了会,眼神炯炯的让人害怕,这种眼神只有十年前,在倒一个上古帝王的斗的时候才会出现,那一次,死伤了无数,能活着的只有我和科道长寥寥几人。在里面可发现一个大秘密,这个秘密如果公布出去天下将会大乱,所以我们选择死守了这个秘密。
“没错,看这风水和局势,以我老道几十年的经验还有我师傅说过的风水势比起来,这就是九龙葬尸,龙穴宝楼,传世奇珍,鬼王遇龙、白煞红凶、大凶之地,千年怨气汇聚,可以冲天。你再看看鹰嘴尖有一点红色的,乃是血气汇成,说明这个块地下面有个墓,从这里入山,直接达到鹰嘴,想必盗墓在国内,分为南北两派。两派以长江为分 界线,长沙、岭南、江宁这些地方,统称为南派; 热河、恒洛、关中等属于北派。
要想盗墓挖蘑菇,首先得打个洞进去,这就是 我们俗称的盗洞。
南派暂且不说,而北派以力渐长,如盗洞打在 何处,是墓侧、墓身、棺前还是棺尾?挖成方洞还 是圆洞?这些都有讲究,其中有一种‘关中式盗洞’正 好可以用在当下。
什么叫关中式盗洞?
这种盗洞,一般不打在墓室附近,那样容易暴 露目标,而是选在隐蔽无人的地方,有些甚至隔几 里外。
先测算好墓室的深度,然后打一个同样深的竖 井。从井口下去,再横打盗洞,从底下迂回到墓 里。这样,盗洞和真正的主墓,往往可以隔好几百 米甚至几千米,那里就是墓口。趁天色,现在就进入!”科道长拿起包袱,直奔鹰嘴而去。我有些害怕,十年前的记忆犹新,这次心中有些忐忑,总感觉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在山脚下仰望鹰嘴山,从这里到鹰嘴,没有几百米是不行的。我毕竟也跟科道长那么多年了,遇到这种情况也并不是小鹿乱撞,熟练的拉出绳子,放了下去,锁好绳扣,拉了拉绳子,滑下了鹰嘴口。到了鹰嘴口,我心中那种不好的感觉愈发的浓烈。黑乎乎的洞口像是能够吞噬人一样,摄人心魄,我仔细的观察了下周围,忍不住又问科道长:“老头,鬼王生前所向披靡,以养阴兵炼尸称霸天下,我们就这样去盗鬼王的墓,会不会有去不回啊?”我刚说完就感觉后悔了,脑门就被狠狠地敲了一下,科道长看了看包里的桃木剑和八卦镜
“混账,倒了几十年斗了,你也跟了我那么多年,怎么就那么没出息。倒斗最忌讳的就是说阴话,我们准备齐全,鬼来杀鬼,尸来杀尸。”
科道长摆出一副臭脸,我表示无奈的耸了耸肩,点上火把,然后习惯性的做了一套很奇怪的动作,科道长说这是去晦点火,为自己加持阳气,可以驱邪。随之进了洞中。

猫孽
令人奇怪的是,通道十分长,里面彼有古时代城堡暗道的感觉,弯弯曲曲,四通八达,我和科道长绕了许久,除了在通道内发现不少的骷髅外就是唯一值得惊奇的就是长鸣灯,和一座水晶棺,不过里面是个衣冠冢空无一物,只是杂杂的碎片,没有值得东西。本想把长眠灯拿走的,不过科道长不让我去碰,说长眠灯就是可以吊住墓室的命,长眠灯一灭,所有在墓室的生命全部会灭绝,我只好作罢。科道长像是十分熟悉这个通道一般,七拐八扭,让我跟着他垮大步走小步,行十步爬三步,竟然无比顺利的进入了墓室,使我们顺利的看到了古墓的门。让我感觉科道长这人跟了十年多没有看透的人更深了一层,甚至怀疑他以前是不是来过,否则能够绕过迷宫一样的通道和机关到墓室。我又觉得这墓很奇怪,如果这是鬼王的真墓,有这么会如此简单呢?可是科道长此刻眼中冒着金光,急不可待的冲到了古墓门口。古墓两旁有两座大睥睨,十分狰狞,四周的长眠灯闪闪烁烁的青色火光为昏暗的墓室添上一层恐怖的色彩,科道长双手碰上了古墓的门,显的有些激动对我大喊
“先别动,不要过来!”
我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用睥睨做墓室门神的非常罕见,只存在鬼王传说。如果这是真的,那么,也许这一次要赌命了。听到科道长的大喊,我心头一震,立在原地,很警惕的看着四周,忽然感觉左侧一道黑影闪过,背后都是凉飕飕的风,吓我马上回头观看,什么都没有,也许是幻觉,悬下一颗心来,只出了一身的冷汗。科道长的双手在门上乱摸着什么一边在呢喃着。
“小张啊,鬼王阴险无数,雄心勃勃,掌控了整个地府阴兵,不过现在是没有阴兵这一说,是否真实存在阴兵还只是传言还不好说。葬龙之地,竟然用睥睨来镇守,如果用倒斗的方法来解释,这龙葬的可是真龙,从门上的甲语来说,鬼王的生平事迹,可以独龙,但是很遗憾,纵横无数,没能屠龙,得不到真龙之力,于是找到葬龙之地,布下大局,咦,这是”
只听咔擦一声,科道长不见了!我一惊追了过去,查看原来古墓门下下方有机关,科道长是发现了什么不小心触碰了什么机关,也不知道科道长有没有事,不过以科道长的能力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也就安心了。看着这古墓之门,墓门上有字,那么一般墓门开启方法就是在镇墓石像上。小心翼翼的摸索了一番,用力移动那颗睥睨嘴上的龙珠。门在缓缓的移动开启,一股沉厚久远的气息传来。举起火把,感觉还是有些不放心便抽出科道长送的那把破烂不成样的匕首,走进了墓室。噗,一步跨入,墓门哐当的关上紧紧的,让我心悬的紧
“天灵灵,地灵灵,爷爷有灵,奶奶有灵,保佑你子孙啊,等我张小二回去给您老多烧些纸钱”
前面是就一池清水,清水上面悬着一口棺柩,深黑色的有些破旧,明显有些年头。我的个乖乖,传说中的鬼王真墓这么容易被找到吗,也不过如此。我慢慢的走进那池水旁,看了下水池,我有一点头晕,揉了揉眼睛,突然,眼前入幕一个画面,让我大叫一声,但是池水就好像吸引我一样,我不知不觉着迷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后面传来一阵大力,让我晕眩,不省人事。
“快醒醒,小张,哎。”
迷迷糊糊的感动有很熟悉的声音在呼唤我,我猛的睁开眼,闻到一股股霉味,怪怪的,看到科道长,这老头平时风度翩翩,怎么变成这幅模样,头发乱乱的,脏兮兮的脸,手上有包扎的,一看就是受了很严重的伤,忍不住打趣“科老头,怎么弄成这样,从土里爬出来了”
科道长很认真表情,第一次没有反驳我,说明遇到什么恐怖的事情。“走,快走,这个地方我们来不得”
随即我又看到了他身后的悄无人息的站着一个人影,我倒吸了一口气,大喊了一声。到时把科道长吓了一跳,扯住我的胳膊道:“大喊什么!”,我指了指身后,科道长回头一看,忽闪了不见了人影,我可以肯定,那不是人,绝对是撞邪了,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
科道长神情逐渐严肃起来,说道:“打虎亲兄弟, 上阵父子兵,虽然咱们不是亲兄弟,但也胜似亲兄弟。冒险的事儿不能让你一个人来,发财的事儿更 不能让你一个人来。”
遇到这种情况,只有一个解决方案,快跑!我拉起道长的手就朝墓室内部跑,我一边跑一边问这巨猫的来历,科道长喘了口气,说:“我在古书上见过,它叫猫孽,是死去猫灵的怨气,谁解救了它,它就会一直守候主人,除非它能杀掉自己的仇人!”我听完,打了个激灵,对道长说:“道长……我……我在池子里看见了……”
我还没说完,科道长就打断了我:“那是三生池,你一定是看到前世了,没什么好稀奇的,这个墓室有古怪。”说罢,抽出了桃木剑。
这间主墓室空空荡荡,左侧有一个耳室,一般 都是用来放置陪葬品的地方,科道长灯光一打,便招呼了一下我,示意去耳室查看。然而,灯光转到耳室口,便瞧见那地方蜷缩着一个东西,看身量,隐约像个小孩儿,隐在黑暗中,仿佛还有动作。
我冷不丁的瞧见那东西,霎时间头皮一炸,心想:墓室里怎么可能还有其它活人?更何况还是个小孩儿?
科道长也瞧见了,他立刻紧紧握住手里的桃木剑,压低声音道:“小张,快回来”“我一时也说不清楚,但有点怂,盗了这个多年的斗了,还是有点虚,马上跑回到老头身边。
科道长于是打了个手势道:”镇定点儿,别一惊一乍的,我过去看看。“说完话,才刚一移动,黑暗中那东西猛的站了起来,身量如同一个五六岁的孩童,一下子便窜入了更黑的地方。
该死,还真是个小孩儿!
它到底是人是鬼?
我本来还有些胆气,但此刻也被吓住了,一时 不敢上前。若前面是个恶棍壮汉,我绝不可能这么 畏惧,但人类天生就害怕鬼神一类的东西,更何况 是眼下这种情况,墓室里突然出现了黑不溜秋,似人似鬼的孩童,饶是我一向胆大,这会儿也不由发憷。
既然来了,就没有什么好怕的,俗话说倒斗的人不怕鬼,怕鬼的人不倒斗,跟着老道干了这个多年了,见的自然多。突然这时候,一声怪怪的叫声,如同猫叫一般,从我左侧一个孩童变化成了猫一样腾空扑向了我的身上,我自知不妙,赶紧拔出手中的匕首,反手刺向了它。这一刺的力度很大,这怪东西从闪开了一边去,我穷追不舍,握了一把糯米去追,眼看就要追上了,它一闪身跳进了棺材里。我正要追去,科道长便阻止了我,我焦急万分的问道:”你为什么不让我去杀了它以绝后患?“道长不慌不忙地回答道:”我在陷阱里看到了怪刘,也就是告诉我们打听到鬼王真墓的同行,我见到他时,本想打个招呼,可是仔细一看,他竟然在贪婪的拾取我掉落时遗失的钱财及物品,在我发现他时,他十分熟练地从盗洞离开了,本来我想接着他的盗洞使我们离开,可我追过去时,发现盗洞已经被堵了。如果我没猜错,这是个真冢,但是被别人登先了一步,然后布下了一个生死局在这里,我们上当了。这只猫孽就是给我们的礼物!“
”那怎么办?怪刘怎么会想干掉我们?“我倒吸了几口气,心情比较,难以平静。
科道长摇了摇头有些叹气”我也不知道,我在想他可能是为了十年前的秘密,会布下什么局,我就不清楚了,只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先走一步看一步。“你在这里盯着,我去鬼王墓前看看。
不久,猫孽像是恢复了元气似的,从棺材中跳出来。我国古代就有活人殉葬的习俗,发展到后来, 逐渐罢黜,但一些达官贵胄也不遑在墓室里放些人 俑陶器代替,差一些的老百姓还会烧两个纸人,给 死去的亲人当仆役。
眼前这猫孽小儿身着长衫,外套绸挂,俨然一个高级管家。欺霜赛雪的白瓷漆,使得它的脸白的有 些渗人,点上乌瓷做眼睛,一对儿眼珠子,更像黑 洞似的。在这晦涩阴沉的气氛中,乍一看,七分像鬼,两分像人,还有一分像是猫,把我给吓了个够呛。见状抓起一把糯米向猫孽扔去,不对,猫孽的反应是被激怒一样,怎么感觉越来越厉害了?是的,猫孽像是喝饱了鸡血,变得越来越猛,我拿起匕首,对着猫孽连刺好几下,猫孽怪叫又同小孩哭声又猫怀春嘶喊一般,每次都被它躲过了,我有点慌乱,渐渐的感觉手脚无力,这次,我必死无疑。就在我绝望的时候,猫孽爬上了我的身上,一股腐臭味袭来,对啊,它是死尸,我用镇尸符!想着,我连忙一个到跟斗,翻出镇尸符,对着它的额头一帖,它就一动也不动了。就在我终于轻了一口气的时候,符咒开始忽淡忽亮的,然后很脆的化为灰烬,我倒吸一口冷气,这猫孽那么厉害,鬼王的东西就是深。在随后的几秒内,我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妙,赶快把包里的镇尸符拿出,毕竟这是唯一能够暂时镇住它的东西了。果然,猫孽把镇尸符震散后,又一次朝我扑来,我十分得瑟地往它的额头一贴,但这次镇住它的时间并不长,不一会儿,它就又恢复了意识,不管了,死马当活马医,把最后的镇尸符都贴在了它的头上,一紧张还把舌头咬伤了,混乱中我想到一件事,处男血的阳气旺盛,可以震邪,就拼死一试了,我用力一吸,企图把舌头的鲜血都吸出来,然后我对着镇尸符喷出一口鲜血,闭着眼睛等着奇迹发生。猫孽十分狰狞,满脸的痛苦,双手在不断飞舞,我虚着眼看了眼,只见猫孽如同西方的黑魔鬼遇到阳光,一点一点的化为灰烬,消散在这昏暗的墓室里。
鬼王夫人
我的心情很沉重,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能继续下去。呼唤一声,扭头去找科道长,科道长却不见了人影。我抓起掉在地下的匕首,奔向了科道长的离开的地方。走了不久,便看到了科道长在一扇墓门琢磨着什么,就如同沙漠中的人遇到了水,小跑了过去。
”发现了什么?咦,这是什么意思?“刚过去问道科道长,眼神一瞥只发现门上有两个大大的甲骨文,只有两个字”大器“
”在《后汉书?公孙述传》中有一句话“兵者,帝王之大器,古今所不能废也。比喻重要的事物,在庄子?让王》中有句话”故天下,大器也,而不以易生,此有道者之所以异乎俗者也。“ 成玄英 疏:”夫帝王之位,重大之器也,而不以此贵易夺其生,自非有道,孰能如是!“因以大器比喻国家、帝位。唉,鬼王生为桀雄,死后还是一样便宜了我们这群倒斗的咯,进去吧,鬼王的墓是在这里,生路也在这里,我们的回路都封死了”
科道长说完,从包袱里面拿出了炸药,放置了好几个,吩咐我离开远一点,随后,听到一声轰隆声,门被炸开了,迫不及待地冲上去。这还是一间封闭式的墓室,而棺柩看上去非常精致,我在道长的带领下,一步一步地靠近棺柩。科道长拿出了撬棺撬,丢给了我一把 “来,开柩!”
费了好一会的功夫,推开了沉重的棺盖,竟发现里面是一个穿着丝绸戴着金装漂亮非凡的女人尸体还有些许白骨,这么久远了竟然没有丝毫腐朽,保养的极好。科道长眉头一皱说:“看来传说是真的,这是鬼王的妻子,古书有记载,当年鬼王之妻十分爱养猫,结果死后的猫大都变成了猫灵,自她死后,所有猫灵耗尽修为,与她合为一体,只为使她变得半鬼半猫,至少还能活着。你现在看到的白骨,就是它的食物。”听完道长的话,我不由得直冒冷气,也许今天,我也会成为它的食物。刚刚挂了一直就是尸灵,这个现在看起来,应该是魄灵,它好像处于休眠状态,是杀它的最好时机,于是,我握紧了手中的破匕首,在我刺下去的一瞬间,清楚的听到道长大喊了一声:“不要动!”
可是已经晚了,我一刀刺向了它。但见科道长一副糟糕的样子,我有些好奇,便顺着他的目光看向了棺材。我惊呆了,里面的人已不是人了,它一副猫样,和外面的猫孽唯一不同的就是它没有那么脏,也没有血迹,就像一只活猫。它冲我抛着媚眼,不知怎的,我没了知觉,只感觉世界已经没有意思了,好想陪它一起长眠于地下。就在我被冲昏头脑之际,科道长一巴掌拍在了我的脸上,不知道为什么还是受这个猫孽的影响,心情很暴躁,想要分裂破坏一样,立刻脸色一变骂道:“谁呀,居然敢拍我脸,信不信我撕了你!”道长一看,尴尬地说:“就知道这样你一定会醒过来的。”随后,他又变得严肃,“本来它是沉睡着的,我们可以安全无忧地从它的身边经过,你这个混账,居然唤醒了它,看来又要多一场必不可免的战斗了。唉~”
道长的激将法很有用,我顿时感觉自己身负重任,毅然决然的挺身而出:“道长,此事因我而起,我来斗猫孽,不过我要是打不过,你可要帮我哦!”道长呵呵一笑说:“孩子啊,我一定会帮你!”我冷笑一声,说:“那就好,科道长,只是我该叫你猫孽了吧?”科道长一脸的不可思议,不过,趁这等妖物还没有醒悟过来,一刀刺进了它的心脏。黑突突的血液在流动,暖暖的,让我一阵不好的感觉,他在临死前问我:“小张好样的,为老多年,落的如此下场,只能活该,你不灭了此妖便会灭了你,咳咳,快跑,这个墓不简单,怪刘也不见得拿下,我们被他耍了,这有大恐怖啊,将会血流成河,历史重演”
科道长又头偏向了某一深处“刘老啊,你赢了,不过你也不早了”
我浑身发抖,简直不可思议,心情简直无法言喻扶着科道长大喊“科道长,怎么会,怎么会,你,不是猫孽么,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都是那猫孽,道行太深,我被他迷惑,我以为,你不是科道长,而你刚刚却叫我孩子,我才发现了。快说!道长在哪儿?都是假的,你肯定在骗我,快说,道长在哪?”
科道长满带怨恨的眼神看着我哼唧了一声“他已经成了我身体的一部分了,你杀了我,他也必死无疑。哈哈哈……”听完猫孽所言,我又悲伤又愤怒,举起道长的桃木剑对着猫孽又连刺了几下才解恨。现在失去了道长,我一人寸步难行,凭借我一人再继续下去也没有意义,明显的怪刘目的达到,我放弃了这里一切的财宝,现在,我只想安全的活下去,在墓室里翻腾了许久,敲打墙壁,终于找到暗道,古墓都会有暗道在主墓里,随后爬出了暗道出来,点上了火把,望四周望了一眼,竟然发现是来时的通道。也不知道那还会发些什么、,我蹑手蹑脚的在甬道上行走,周围静得异常,突然,我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我的记忆非常好,只扫了一眼背影,我就可以确定他就是那个卑鄙的刘道长!我心中的怨恨和怒火在一瞬间爆发出来,我跟了过去。原来,他只是兜了一个圈子,他又一次回到了我刚走出的墓室。我在门外看到他竟拿着我刚才冒死一搏的财物,我的手中握紧了桃木剑,桃木剑只对妖魔鬼怪有打击,可我觉得此时的刘道长已经不是人了,他是才是大恐怖的来源!于是,我趁他不注意,蹦出来直直的刺向他的背脊,那一瞬间,刘道长猛一扭头,一个九十度弯腰—竟躲开了!我的惊讶之余一个翻身又连刺好几下,可都被他矫健的身手躲过了,然后,他对我诡异一笑,不知何时又找好了一个盗洞,一溜烟儿就不见了,当我追过去时,盗洞已经被堵死了。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随后,我又在这个墓室进行了地毯式搜索,还是没有找到一个盗洞。现在看来没有其他的选择了。我无奈又回到了甬道中,回忆着科道长教的步伐,十步一爬,大步带小步,开始往我们来的地方走去,眼看就要到了,突然发现又是一只猫孽!
“该死,这什么鬼啊,灭不完杀不尽,小爷命亦!”
猫孽坐在了洞口前,看来这一仗是必不可免了。一只猫孽看到我来了就犹如看到了香喷喷的食物一样。用嘴叼了几具白骨堵住洞口,然后慢慢地朝我走来,我左手拿符右手持桃木剑,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准备。猫孽见我来势汹汹,一个猛扑朝我扑来,哼,又来这一招,我侧身一斜,用桃木剑用力一刺,“咔擦”一声,桃木剑断了!额…在这种危急关头一个桃木剑居然断了!猫孽意识到自己刚才受了攻击,扭过头来用它的利爪抓我,眼看就要中招了,慌忙用镇尸符乱撒一通,然后咬破舌尖,对着猫孽从头到尾喷了一遍鲜血,它被镇住了,几秒后,它又恢复了意识,我伸手掏包,哎呀!没符了!猫孽看出了我现在的危机,不慌不忙地向我走来,我一边惊恐地看着它,一边在包里乱摸一通,在它的眼里,我已经是一个待宰的羔羊了。突然,我摸到了一样东西,心中暗喜,却还是假装一副惊恐的样子以便使猫孽上当。猫孽越来越靠近我,在它离我只有一尺远的时候,我拿出它照向了猫孽,猫孽果然吐出了一口鲜血,没错,这就是八卦镜。道长曾经给我讲过,猫孽是由怨气聚成,而八卦镜恰巧可以破怨气,所以猫孽一定怕死它了。唉,只可惜我没能早点想到,没能救回道长。猫孽似乎不愿认输,冒着必死的决心,再一次扑向了我,还来这招儿!我又轻轻一斜,双手捧着八卦镜,在猫孽落地的一瞬间我举起它拍向了猫孽,猫孽惨叫一声,顿时身下冒出了无数白烟,我惊恐地看着这些白烟,幸亏它们顺着洞口离开了。我又踢了猫孽两下,看来是真的死了。
是祸躲不过
白烟飘走后,我也顺着洞口爬了出来,看了看天,现在应该晚上十一点多了吧,这里是鹰嘴,我很熟悉,顺着绳索怕上了了山。正准备回头感慨,霎时见到刘道长对着一个一身黑的人说:“这次进去的头儿死了,那个小孩儿肯点活不了。你答应给我的钱呢?”黑衣人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红彤彤的钞票砸向了他,正在他贪婪地拾取钞票时,一把剑刺透了他的身体,刘道长倒下了,黑衣人弯腰捡起钞票,又在刘道长身上摸索了一会拿出一颗圆乎乎的东西离开了。
我冷笑一声,走到刘道长身边:“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这是你自己造的孽!”说完,我快速离开这里,回到了我和科道长所住的道馆,卸下了行李,坐在沙发上喘息了半天,去厨房拿了一些东西狼吞虎咽起来。吃饱了,我接下来又该干什么?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自己的祸又如何躲过?我看了看时间,十一点半,心里那种不安愈来愈强烈,总感觉背后有什么东西盯着。我去冲了个澡,心里满满都是疑惑,怪刘和科道长一死,也许这个秘密就少了几个人知道,而怪刘又从墓室拿出了什么,还有那个黑夜人是谁?十二点了,我回到自己的床上,看到一只小猫趴在我的床上,我笑了,也许永远都不会有人发现,我在三生池中看到了自己的前世:
我的前世是一个屠夫,杀猫的屠夫,就像科道长所说,太多猫死在了我的手下,它们也化成了猫孽,就是甬道中的那只,我早该想到,那一条条的白烟,就是一只只猫灵。那只猫站起来了,缓慢地朝我走来,也许,我已经成了它的囊中之物了,它轻轻一跃,跳上了我的身上,我顿时感觉有千万只利齿刺入我的体内,让我感觉生不如死…… 

故事会在线阅读排行

故事会在线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