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故事会在线阅读

第七号宿舍_校园短篇鬼故事

来源:故事会在线阅读作者:时间:2018-10-10 19:30:25手机版

Part 1

“喂,任阳阳。你听说过七舍的传说吗?”

夜深人静,十二点将至。十舍二楼一间空荡荡的洗漱间里突然传出这一声刻意压低了的声音。

“七?七舍?”叫做阳阳的女孩很胆小,被室友这低沉的外加洗漱间自带的混响音效吓了一跳。已经大二了,对学校的状况已经十分了解了。但是还真的没有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七舍!学校男舍女舍加起来一共十七个,一到十八号,却唯独没有七舍。

“对啊~其实呢,原来学校是有七舍的,但是突然发生了一件……”女孩的声音很空灵,她斜眼看着任阳阳,嘴角勾起了一丝诡异的微笑,故意拉长了声音,听上去倒真的有一点瘆人。

任阳阳瞬间握紧了牙刷,瞪大了眼睛不知所措。一向喜欢自己吓自己,这时她感觉周身飘满了看不见的东西在盯着自己看。她吓得汗毛竖了起来,正想说点什么,“姚菲你……”

突然——洗漱间的灯灭了!

“啊啊啊啊!!”

“哈哈哈哈~”

显然,尖叫声是任阳阳的。而笑道岔气的声音,是叫做姚菲的女孩的。不过是洗漱间的声控灯适时的灭掉了,就给她吓成这个样子,姚菲笑得停不下来。

任阳阳终于忍不住,大叫了起来:“姚菲你有病啊!大半夜的非得讲着些,你要吓死我啊!!”

姚菲一脸无辜,明明什么都还没有讲,就已经吓成这样,怎么能怪她呢。就在姚菲正欲变本加厉之时,洗漱间对面的寝室门开了——

“同学,大半夜喊什么?让不让人睡觉了!”

“……”

直到第二天,任阳阳都一直心有余悸,满脑袋都是关于七舍的问题。例如,为什么七舍莫名其妙消失了呢?七舍发生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吗?

哎——任阳阳胡乱地抓了抓头发。好奇害死猫不知道么?明明胆小的不行,还对这方面的事情感兴趣的要死,真是没得救了。

微观经济学老师讲了一堆,满黑板都是自己看不懂的公式。看来这堂课又白来了。

任阳阳的宿舍有个集体的习惯,就是午睡。每次午睡起来之后都觉得更有精神头了,感觉整个下午都会过的比较安逸。

然而今天,却怎么也睡不着。今年有些多雨,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轰隆隆的打起雷来,哗哗的大雨倾盆而至,吵得任阳阳更加不得安宁。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下了大雨的关系,今天的宿舍楼里十分的安静。渐渐地,眼皮有些沉,慢慢地,意识模糊了起来……

总感觉有一个黑影在眼前晃来晃去……

是梦吗?

也不知道自己小睡了几分钟,就被对门寝室一个破门而入的丫头吵醒。

“你们还在睡啊?出大事了知不知道?”那丫头叫梁小兰,一个吵闹的八卦王。

所有人都不情愿的坐了起来,一脸埋怨的看着她。

“怎么了?”有人轻声问。

“六楼……六楼有人自杀了!”

咔嚓——窗外雷声应景的响起。任阳阳吓得一哆嗦,赶忙缩进了被子里。

三秒沉默之后,姚菲好奇地问道:“哎?怎么死的?”

“嗯……据说是,上吊。吊在了寝室窗帘架上,那三个室友上课回来的时候才发现……这人应该是上午没去上课,然后就……”

任阳阳尖叫了一声,整个脑袋都缩进了被子里,然后发出了哭腔。不是因为她描述的有多吓人,而是她的眼前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刚才那个梦……

一个黑影在眼前钟摆一样摇晃。

当天整个十舍都成为了全校的焦点,所有人都在议论这件事,微博、贴吧几乎都被恐怖的氛围笼罩了。

Part 2

任阳阳到现在都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自己所住的宿舍楼里,竟然有人自杀了。要不是上课的时候看见楼下有一辆救护车和警车,还有导员安慰同学们不要害怕……她倒宁愿那只是梁小兰无聊为了吓唬自己而开的玩笑。

一夜之间,各种恐怖的怪谈就在校园间传开了。

任阳阳平时洗漱的很晚,然而今天8点不到就早早洗漱上床睡觉了。躺在被窝里刷贴吧,她发现回复量最高的帖子内容不是关于今天发生的这件事,而是关于……七舍。

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任阳阳像马上要解开一个古老秘密一样紧张又害怕,因为她知道,看了之后,自己晚上肯定会做噩梦,但是好奇心永远能战胜胆小的身体。

“关于七舍——

十年前我们学校是有七舍的,也就是现在的外宾公寓。

据说本来挺正常的,但突然有一天早上,打扫卫生的阿姨发现阳台晾衣架上齐刷刷的吊着四个女生,那四个女生是同一个寝室的,全都死了。险些给那个阿姨吓出了精神病,然后就闹得全楼都恐慌了,学校不让学生乱说还封锁了消息,所以具体什么情况也不是很清楚。

后来那个寝室被封了一年,等下一届新生来了,又打开给新来的孩子们住。据说那四个女生总是能在半夜听见‘吱嘎吱嘎’的怪声,还总有黑影晃,都吓得跟学校提出申请搬出了那个寝室。之后又换了几届新生,都会出现类似的状况。随之整个七舍的女生都开始害怕了,学校没办法就把七舍变成了男生宿舍,以为男生阳气壮,总该能好点。结果就是,依旧怪事频频发生,搞得大小伙子们都吓得不行。

没办法,学校废了七舍。把他变成了一个能让人员流动的公用楼。开了一些水果店啊,咖啡厅什么的,不过都干不长远,总是赔钱。最后实在没辙了,学校找了风水大师给看了一下,按照大师的指示,开了一个外宾公寓附带几个人流量较大的超市和食堂。

也就是现在这样啦。

不过当年那四个女生为什么会集体上吊,没人知道——

也许跟今天这个事情冥冥之中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呢?”

关掉手机。任阳阳把脸埋进枕头里,真的是自作孽不可活!

果然,那一晚……她梦见了一些神奇的景象。

四个女生坐在黑暗暗的寝室里哭,不知道她们在说着什么,表情都很决绝。每个人都近乎疯狂的把书架上所有的教科书撕得粉碎,然后掏出了藏在抽屉里的绳子……

惨白的四张脸。

吱嘎作响的晾衣架。

逐渐停止挣扎的失去温度的尸体。

这一切就像亲眼见证过一样真实。

任阳阳吓得几乎坐起来,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时间的流逝就像渐渐失忆的过程。时间越久,人们的感情就越淡,很多当时看来比天大的事情,到后来慢慢地都变得无关紧要。然而真正能摧毁人心灵的是,在人们马上就要忘记那种恐惧的时候,另一件恐惧的事情接踵而至。
Part 3

任阳阳是院学生会安保部的,这个部门主要负责检查同学们晚间的在寝情况,每周不定期查三次,发现逃寝会及时处理通报批评并给予扣分。每次查寝都是六个人一起,三男三女,查女寝的时候男生在一楼做登记,查男寝就是女生在楼下。任阳阳站在一楼吧台的边上,看着近两周的查寝情况表,拍了拍一旁的女生A,说:“这个114到底有没有人住啊?”

女生A看了一眼统计表。

上周的周三周四周五,114不开门。无人,记为逃寝。

这周的周一周二,114不开门。无人,记为逃寝。

今天是周四。

女生A推了推眼镜,道:“不能没人吧,这门每次都是从里面锁住的,应该有人才对啊。况且这一楼都是大四的,有几个能装蛋的学长也很正常。”

任阳阳点了点头,但还是觉得怪怪的。他看了他一楼这些寝室,有一部分是门外锁了锁头的,应该是实习去了,没有人。还有一些,寝室亮着灯,有一两个人在,这些应该是没找到实习工作或者有了工作没有住处的,不得不住在学校。唯独114……里面黑黑的,外面没有锁,门也推不开。

“阿姨。”任阳阳回头问宿管阿姨,“宿舍出入登记表借我看看好吗?”

另外两个女生都好奇的凑过来,跟着任阳阳一起看。

上面各种各样的字迹,密密麻麻的填满了表格,回家的,回学校,掺杂在一起,任阳阳看的头疼。什么时候这些学长能把出寝和入寝分开写……

“诶?”女生B惊讶道。指了指纸面,“大上周的周六,114有人回来了啊。”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字迹工工整整的写着:

入寝 5月14日 星期六 13:15 张希 行李2件

114有人?!

任阳阳慌乱且快速的往前翻了几页。5个月前,他们寝室四个人全部有出寝记录,而五个月后只有张希一个人回来了。

正在任阳阳绞尽脑汁的想着为什么这个学长总是不开门,上去查寝的三个男生下来了。

“怎么样?114开门了没?”女生A问。

“没啊,还是那样。里面黑黑的,怎么敲就是一点声音都没有。是不是没人住啊,然后门被什么东西卡住了?”男生A回答。

“不会的,我们刚才查了登记表,大上周有一个叫张希的学长回来了。”女生B说。

“对了,我刚才趴在114门缝里仔细看了一下啊,感觉里面是有一丝丝光亮的,但是很弱,说不定真有人住呢。”男生B说。

听了他们的对话,任阳阳猛地抬起头,总感觉事情不大对。

她跑进宿管阿姨的值班屋里,急道:“阿姨,您能不能把这三周的监控视频调出来给我们看一下?”

阿姨愣了一下,忙问:“怎么了?有人丢东西了?”边说着手里开始忙着调监控。

所有人都有些紧张的盯着电脑屏幕——

5月14日13:15左右:张希拖着两个行李箱进了宿舍,趴在吧台上登记,跟阿姨打了个招呼,走到寝室门边摸了半天钥匙,开门走了进去。

期间几次进进出出上厕所,出门买吃的。

5月15日8:05左右:张希拿着一个透明文件袋,里面装着文具和一卡通,很着急的出门。

5月15日9:15左右:张希拎着文件袋回来了,低着头,步伐很慢。

仔细看,任阳阳发现回来的时候情绪明显比较低落,而且手里的袋子是倒着拎回来的,里面只剩下了文具。然后这期间的进出又是生活所需,与之前不同的是,整个脸都很阴沉。

5月16日8:30左右:张希攥着手机匆忙出门。

5月16日11:20左右:张希拖着比之前更沉重的步伐回来了,走到门口,掏钥匙开门开了半天没打开,焦躁的狂拍两下门,大吼了一嗓子,扶着门弯腰哭了起来。听到有人走过来,赶紧又动手开门,进去了。

之后,很久很久那扇门都没再开过。

快进快进再快进——一直到今天,那扇门始终紧闭着。

所有的人都冒出了一身冷汗,包括阿姨,都惊讶的说不出一句话。不知道是谁,轻轻抽了一口气,大家才缓过神来,而阿姨的第一反应,是直接拿起手边的电话呼叫了几个干活的工人。眼看马上到熄灯的时间了,几个身强力壮的男人匆匆赶来。一堆人涌向了114,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除了那几个撞门的家伙,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走廊昏暗的灯光好像都在紧张的抖动着。

终于——

木质的宿舍门还是被无情撞开。

扑鼻而来一股让人无法忍受的恶臭……

里面很黑,角落的一张桌子上有一盏几乎快灭了的台灯在艰难的发光。

打头的一个男人随手摸了一下左边墙上的开光,咔——灯亮了!几乎是同时,宿舍楼断电了——

但是在白炽灯晃出来的那一瞬间,大家还是看清了——

一个小个子男生,躺在地上,地上还有一大滩血迹——

尖叫声响彻了整个夜空。

之后这所大学又被舆论推上了风口浪尖,当然只是学生之间的舆论。要知道一个学校封锁消息的能力是有多强,况且这不是什么名校,受关注度还是比较低。一条微博发出去,转来转去也就几百人。

要说这件事对任阳阳的影响有多大,用她室友的话说就是:一夜之间整个人变文静了。

其实她每天晚上都做噩梦,但是反应却不再像之前那么夸张了。

姚菲关心的问她为什么变化这么大,任阳阳会说:“因为你没看到那个场面。我能感受到那个狭小的屋子里灌满了浓浓的怨念和悲伤……那么年轻的生命,就这样不甘的死去了。”

为什么是不甘呢,姚菲很想知道。

“为什么是不甘?哪有一个正值花样青春的鲜活生命甘愿就这样死去呢?而且他们……每天都会在我的梦里哭泣。他们一定很无助,我的害怕跟这些相比,显得有些微不足道。”

姚菲认定,这孩子被吓得不轻,这时候才是最需要朋友的时候对吧。姚菲人脉很广,曾经在学校书记手下干过不少活,所以她突然觉得自己应该帮帮这孩子。 

故事会在线阅读排行

故事会在线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