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故事会在线阅读

身后有鬼_吓人害怕的鬼故事

来源:故事会在线阅读作者:时间:2018-10-09 20:09:38手机版

(一)

“我怀孕了!”媚儿眉头紧锁地说。
正在吸烟的文博,脸色一下子变了。媚儿是文博的情人,他们通过网络认识,但他们各自都有家庭,每逢周末,他们便会偷偷地来公寓里幽会。这公寓是文博一位出国定居的朋友留下让他帮忙卖掉的,由于要价比较高一直没脱手,正好成为他们偷情的理想之地。这个周末也不例外,他们在激情过后文博光着身体靠在床头吸烟。

当媚儿说她怀孕时,他睁大双眼瞪着媚儿说:“怎么会这么不小心?”

“都是你,那次猴急?”媚儿嗔怪到“现在要怎么办呀?”

文博铁青着脸,说:“做掉。”
媚儿光着身子趴在文博怀里说:“要不咱们结婚吧!”

文博阴沉着脸一把推开了媚儿说,“你疯了,说好了不干涉彼此的婚姻,这孩子咱们不能要,做掉。”说完他穿上衣服,“咣当”一声摔门走了……

媚儿感觉鼻子酸酸的,没想到文博会这样绝情。她心情低落地趴在床上懒得起来,这时她听见了开门的声音,媚儿以为是文博又回来了。

“文博……”话还没有说完,媚儿的脸上的表情僵住了,她看见她老公林伟推门走了进来。
林伟脸色铁青,语气硬邦邦的,像刀剁在案板上,“你以为你做的好事,永远不会有人发现吗?

“老公,你听我说……”

“闭嘴……你这个贱货。”林伟扬手一巴掌打在媚儿的脸上。
“大不了离婚好了?”媚儿尖声叫着。

“你敢……”林伟歇斯底里地狂叫,顺手抄起桌子上的烟灰缸,猛地砸向媚儿。可怜的媚儿睁大了双眼,根本不相信林伟会下死手。她头上的伤口源源不断地涌出殷红的鲜血,迅速地染红了床单。“***!”鲜血更加刺激了林伟的神经,他暴怒继续用烟灰缸击打着媚儿的头,直到媚儿一动不动了,林伟才一个不稳,摔到在了地上……

  
从公寓出来,文博开着车行驶在回家的路上。这时他的手机响了,他接起,是妻子来的电话。“喂!文博吗?你帮我去小飞的别墅取下他妻子以前穿的晚礼服,红色的那件,我刚给他们夫妇打完电话,告诉他们我想借穿一下。

“可我都快到家了……”文博不耐烦地说,“我明天要参加婚礼穿的,老公帮帮忙!”妻子哀求着说

文博无奈只好调转车头回别墅,他想媚儿也许早就走了。说实话他从来没有想过离婚和媚儿在一起,只不过是两人你情我愿彼此玩玩而已。他紧皱着眉头心想真是倒霉怎么就不巧有了孩子,要赶紧劝她打掉才行。

文博掏出钥匙刚要开门,发现门没锁虚掩着的。当时他并没多想,直接就走了进去。屋子里扑面而来一股血腥味,“媚儿!”无人应答,又叫了好几声,结果还是一样。他这才觉得有点不对劲儿。直朝卧室走去。推开门他吓得惊叫了一声,只见媚儿赫然横躺在床上,眼睛鼓得老大,头被砸的稀巴烂,血流了一床。

文博被吓得魂飞魄散。他定了一下心神,俯身探一探媚儿的鼻息,发现已经没有了呼吸。这怎么可能呢,他来回也就半个小时的时间,谁会在这么短的时间把媚儿杀了,可怜的她肚子里还有个孩子,他无力摊倒在地上,脸色像纸一样苍白,全身像筛糠一样颤抖着。
突然,门被人一脚踹开。四五个警察扑了上来,一下把文博压倒在地。其中一个警察掏出手铐,娴熟地把他铐了起来。文博拼命地挣扎着,嘴里大叫说:“不是我杀的,你们为什么铐住我?”

警察冷笑一声说:“杀了人你还狡辩?”

文博一边挣扎一边说:“真不是我杀的”
警察哪容他争辩,推推搡搡地把他塞进了警车。车子一拐,上了路。文博大叫冤枉,警察威严地说:“是不是你杀、我们会调查清楚的,现在请你配合我们工作。”

(二)


雨越下越大,街上的行人纷纷加快了脚步。文瑞仰起头,看了看天,雨水打在脸上。文瑞心里涌起一阵悲伤。刚刚他去看守所见到了大哥文博。他清楚大哥的为人绝不会因爱成恨而杀人。可是现在所有的证据都对大哥不利,不知道怎么才能帮他。文瑞回过神,发现自己身上已经湿透了,于是慌忙拦了辆出租车。按文博告诉他的地址来到公寓。下车时,天已经黑透,四周没有人影,荒草中发出刺耳的虫鸣,遥远的地方似乎传来野猫凄凉地叫声,刺激着文瑞的耳膜和神经,文瑞看见眼前是一幢夜幕下的别墅,隐约透着一股邪气。文瑞走得很慢,他看见里面似乎透出一丝朦胧的光亮。文瑞心里一惊,慌乱中碰开了虚掩着的门。呼啦,一阵冷风吹过,文瑞打了一个冷颤。

房间里并没有亮着灯,屋里的一切只能隐隐约约看得清楚,文瑞屏住呼吸走了进去。这时他看见床上躺着个一身赤裸的女人,文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慢慢走了过去,这时女人缓缓地、慢慢地,站了起来。文瑞眼前突然一阵晕厥,他感觉一阵冷风扑面而来,眼前的女人早已不知踪影,夜幕下他的嘴角突然泛起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三)

  琳娜一下子坐了起来,大口大口地喘气,脸上还流着冷汗。自从丈夫文博被抓以后她便每晚做恶梦,她叹了口气。

“怎么了,妈妈,做恶梦了吗?”女儿若若问道。

“没事,没事。”琳娜似乎在安慰着女儿又像在安慰着自己说。

“妈妈,你脸好白呀,额头都是汗,是想爸爸了吗?”若若抱着妈妈的脖子问道。

琳娜抱着女儿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脸上的表情有些怪异。
重新把女儿哄睡着以后,琳娜却没有一点睡意,她起来打开电脑。琳娜看了看网页,没什么感兴趣的,于是便登录QQ号。看见文瑞的头像不住地跳动,琳娜点开他的头像。里面是一个网址,她好奇地点开来看,在一幢别墅的门前,一个人影来回徘徊着。琳娜觉得画面很熟悉。那个人慢慢地停了下来,缓缓地回过头,——竟然是自己!

“啊!”琳娜叫了起来。

电脑在这个时候忽然死机了,黑屏几秒后,显示出系统正在重启。琳娜吸了口气,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阵寒意从琳娜的背后蔓延而上,她瘫倒在了椅子上。
第二天早上,琳娜在自己家门口发现一份晨报,头版上登了一则新闻,其内容令她毛骨悚然。
一个中年男人被邻居发现死在自己的房间里,他死得非常奇怪,没有致命的外伤,根据法医的初步判断,他是惊吓过度导致死亡的。还登了一张死者的照片在报纸上,只见一个男人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前方,眼神里充满着恐惧。

琳娜突然觉得胃里一阵翻腾,那个男人她是认识的,是她丈夫情人的老公。琳娜想这人死了,而且死得如此诡异,究竟是什么原因?是不是看见鬼魂了?琳娜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

紧接着她又看见一则新闻,昨夜在殡仪馆无端丢了一具女尸!边上挂着媚儿生前的照片。琳娜感觉头皮一紧,一种不祥的预感在她心里荡漾开来,到底是谁会偷一具没有任何用处的尸体?琳娜的皮肤上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浑身被汗水阴湿,就像是从水里捞起来一样。
她越想越觉得这事蹊跷,媚儿尸体被盗和她丈夫的死一定有关,难道她变成了厉鬼,她要报仇?

琳娜重重地打了个冷战,全身又如同筛糠一般颤抖起来,她知道自己不能幸免,媚儿迟早要来找她。既然如此,她还不如先下手为强,找到媚儿的尸体,将她永远除掉!
打定了主意之后,琳娜买了一桶汽油开车来到了公寓。公寓周围没有什么建筑物,远远地看过去就像一个恐怖的坟墓,散发出一股阴森森的气息。琳娜听到自己心脏的跳动声,擂鼓一般,这种恐怖的感觉快要让她窒息了。琳娜站在公寓门前,一阵冷风吹过,她觉得身上有些冷有些害怕,真想转身逃走。但她最终定了定心神,咬了咬牙,用她颤抖的手从衣服口袋里取出钥匙,插了好几次,才插进锁眼儿。还没有去开,门“吱呀”一声自己开了,她一惊,连忙后退几步,月光随着那渐渐打开的门,一点一点照进屋子。就在那扇门里,站着一个血迹斑斑的身影,琳娜看到了他的脸,那张脸再熟悉不过了是——文瑞。

文瑞缓缓地说:“你的计划的确高明,你先把林伟引来捉奸,你以为他会把文博和媚儿一起杀死,这样一下子你就除去了你所有憎恨的人,没想到文博先走了,而你在看见林伟杀人离开后又把文博引回来,然后再报警。虽然你没能看见文博死,但是他被警察当成嫌疑犯抓走也算你的计划成功是吧?”
琳娜张大了嘴指着文瑞说:“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文瑞哈哈地狂笑着,笑的他身上的皮一块一块的掉下来,这时一张女人的面孔呈现在她的面前,竟然是媚儿。

媚儿一步一步地逼近琳娜,琳娜吓得连连后退,最后她的后背顶在了墙上,这时她想起了带来的汽油她疯狂地把汽油洒向媚儿身上,最后点着了火……媚儿的手紧紧地抓住了她的头发,无论她怎么挣扎都没能跑出那栋别墅……


(四)


不久文博因为证据不足被释放了,他出狱后直接来到了别墅,这时候的别墅已经变成了废墟,他听说妻子自焚在这座废墟里,他突然有些想流泪的感觉,就在这时在焦黑的废墟里忽地伸出四只手里,分别拽住了文博的两个胳膊,两个女人的身影时隐时现,她们两眼冒着火花,用尽全力要把文博拉向自己一方,只听见骨骼“咔咔”直响,在一声凄惨无比的叫声之后,文博被拽成了两半…… 

故事会在线阅读排行

故事会在线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