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故事会在线阅读

七旬翁预谋外遇_2018好看的故事会精选

来源:故事会在线阅读作者:时间:2018-07-09 21:59:10手机版

 初恋似花花似梦,多少痴人梦不醒;
  
  有朝一日梦醒来,青春年华已飘零。
  
  一、老父惊爆秘密,儿子心意沉沉
  
  71岁的宋海云老人是江南机械厂的一名高级技师,退休后还在厂里发挥余热。因性格不合,妻子20年前就与他分开过了,住到了远在新疆的女儿家里。20年来他除了工作还是工作,从不近女色,被人传为现代的柳下惠。然而,谁也没有想到就是这样一位老人,老了竟闹出了个天大的绯闻。
  
  原来,前不久他吃饭时总想吐,下咽也不顺畅,经医生诊断为食道癌。宋海云一下子觉得世界末日来临。他断定自己将不久于人世,就向儿子道出了一个压在他心底50年的秘密。消息传出,全厂一片哗然。
  
  50年前,刚满20岁的宋海云在汉口一家兵工厂做工。虽然出身贫苦,但上过几天学,又加上聪明好学,很快就掌握了工厂的核心技术,收入也不断提高。这令他意气风发,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一次舞会上,他结识了一位绝色女子张文娟。文娟当时17岁,正在女子中学读书。她明眸皓齿,樱桃小口,一张秀气的小脸像玉雕大师手上的翡翠美人儿,找不出半点遗憾来。她思想新潮,不讲门第观念,对仪表堂堂一脸淳朴的宋海云一见钟情。从此两颗年轻的心就融合到了一起。
  
  工厂离学校不远,中间只隔一条小巷,好多个夜晚,文娟都会披着月光来与他相会,还给他背诵林徽因写给徐志摩的诗:“我说你是人间的四月天,笑响点亮了四面风……星子在无意中闪,细雨点洒在花前。”宋海云虽不十分懂诗的含义,但他尘封的感情就像脱茧的蛹剥去层层外衣,化成随风飘飞的蝴蝶,一颗心儿已幸福得像飘上云端。
  
  就在宋海云为恋人神魂颠倒之际,张文娟的父亲知道了他们的恋情。这名政府官员决不允许女儿嫁给一个穷工人,为了快刀斩乱麻,他很快给女儿物色了一名年轻军官。没过几天,文娟就来告诉宋海云,说她全家要迁居北京。离别那天,天下着小雨,小城在雨雾中若隐若现,宋海云的心一片灰暗。他把张文娟送到江边,江边几株柳树心事重重地站着,失魂的风儿微微吹来,似有人在远处吹响了悲苦的长调,两人相对无言,欲语还休。文娟泣不成声地从怀里取出一个两寸见方的深红色盒子说:“宋哥,这玉蝉代表我的心,我人虽走了,但心永远留在你这儿。”望着心爱的人儿渐行渐远,宋海云心痛如绞,泪如泉涌。
  
  在后来的几十年间,宋海云虽然娶妻生子,但张文娟一直都在他心灵深处亭亭玉立,无可替代。他无数次在梦里与文娟执手相见,爱得缱绻缠绵。尽管现在已天各一方,但他眼前时常会浮现出文娟那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如今,处在生命尽头的他,想:若能再与文娟见上一面,死也能瞑目了。
  
  儿子宋平阳听了父亲的一番话,惊得目瞪口呆。小时候常听奶奶说,母亲石秀香是爷爷求人算命打卦,精挑细选选出来的好儿媳,可父亲不知为什么一开始就对母亲不屑一顾,是奶奶把他逼进洞房的。从他记事儿那天起,父亲就每天忙工作,天天不落家,偶尔回到家也好像跟母亲没什么话可说。对父亲来说,家好像是旅店,母亲好像是仆人。他小小年纪就知道为母亲打抱不平,当年他虽然支持母亲离婚,但心中常常暗暗在想,妈妈哪一点儿不好?爸爸为何那样对待她?如今这个悬念终于有了答案:原来爸爸婚前就有了意中人!他们的婚姻是开在伤口上的一朵花,父亲是为了行孝才履行与母亲结婚的义务的。
  
  此时此刻,宋平阳心里复杂极了。几十年来,他站在妈妈的立场上对父亲万分痛恨,可如今站在父亲的立场上想想,相爱的人不能相守,也是莫大的悲哀。如今老人家就这么一个要求,就答应他吧,不能让他带着遗憾走。再说那张文娟也不一定还在人世,即使还健在,她也早已是儿孙满堂的人了,初恋再好如今也只能变成一缕思念,一份牵挂,见上一面看上一眼又有何妨?想到这里,宋平阳就对父亲说:“爸,我陪你一起去看张阿姨,了你一个心愿!”老人家感激得热泪盈眶,把儿子紧紧地抱在怀里。
  
  二、半世倾情一见,痴汉肝肠寸断
  
  自从答应了父亲,宋阳平就立即去单位请了假,准备亲自陪着父亲奔赴京城。暮春的一天,阳光明媚,莺飞草长,父子俩踏上了寻访之路。这一天,宋海云老人气色极好,仿佛病魔已经退去,仿佛一下子年轻许多,和儿子争着提行李包。宋海云早年从熟人那儿得知张文娟后来嫁给了一位营长,住在地安门大街,他们就首先来到北京市东城区公安局户籍室寻求帮助。
  
  听说了他们的故事,户籍室的工作人员耐心筛查寻找。果然,有一位曾在首都钢厂上班的张文娟,其年龄及各方面特征都比较符合。她已退休在家,现住平安大街北边的菊儿胡同。
  
  宋海云一听喜出望外,急忙拉上儿子往菊儿胡同跑。这一天太阳很大,他们走不远就已是满头大汗了。儿子几次劝父亲歇歇再走,可父亲一直都说不累。父子俩一路打听来到了菊儿胡同,这里是老北京民居重点保护区,清一色的灰色四合院,错落有致,别具古色古香的韵味。二人在居委会大妈的指点下来到一座四合院的大门外,快要见到日思夜盼的人了,宋海云老人心急情更怯,反倒不敢往前迈步了。他让儿子上前先打招呼,自己就站在外面静候佳音。当宋平阳走进院子自报家门并说明来意之后,院子里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小伙子,对不起,你找错人了,我怎么不记得曾经认识过一个叫宋海云的人呢?也许你所找的人已经死了。”平阳又说:“阿姨,您再好好想想,也许您年龄大记性差了,把他给忘了,他可是一直没有忘记您,我们千里来京也不容易,您就见他一面吧!”院里的女人说:“不认识的人,见面有什么意思呢?”平阳还是执意留下了父亲的电话号码,然后无精打采地走出四合院,父子俩扫兴而归,谁也无心看一眼老北京的秀色。
  
  当他们气喘吁吁地穿过锣鼓巷即将步入平安大街的时候,宋海云的手机响了,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原来刚才那座四合院里的女人就是张文娟。她在电话里说她也一直难忘与宋海云那段美好感情,还曾经寻找过他。这几年自己身体不好,老伴脾气粗暴,刚才是碍于老伴的面子才那样说的。她打算在女儿家中与宋海云见面。
宋海云听罢果断地说:“不必见了,只要你过得好我就放心了。”其实,他不是不想见,就在儿子在院里说话的时候,他就急不可待地探着身子,偷偷地往院子里瞟了一眼。这一眼已经让他把心上人如今的“风采”看了个透。只见她穿一身碎花便衣,趿了一双脏兮兮的拖鞋,身材臃肿,门牙已掉了两颗,头发花白稀稀拉拉。她一边说话,一边搔首挖耳,还哄孙子吃东西,脏手在裤子上一擦了事。宋海云看得又想哭又想笑。天哪,就为了这个女人,他在妻子面前隐忍了多年对她的思念;就为了这个女人,他始终与妻子保持着革命距离,引起妻子的多次抗议;他有时把妻子的身体当成她的身体……原来每一份完美无瑕的爱情背后,都隐藏着平凡粗俗的细节,甚至是残酷的真实。失望是世上最苦的药,宋海云转过身来,恨不得打自己一耳光。这么多年,自己醉在情人的香味里,不愿与妻子亲近,又是嫌妻子体胖不苗条又是嫌妻子身上有汗臭味,一想起张文娟就看妻子到处都不顺眼。多少次他回到家里丢三落四,把衣服放在锅台上,把切好的菜放到洗脸盆里。妻问他心跑哪儿去了,他没好气地说心掉了,心死了,接着两人就吵就打。其实,妻子一点也不比张文娟逊色。人人都是血肉之躯,谁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张文娟是富家小姐,不干活哪来的汗臭?妻子是用汗水支撑着一个家。妻子将两老养老送终,那就是对他爱的最高境界!妻子这么多年守身如玉不复再嫁,那就是对他的无声恋歌。假如人生可以重来,他一定与妻子和和美美过百年。
  
  人都是这样,只有梦碎了,心才能从半天云里落到地上。
  
  宋海云老人从北京回来后,再也不胡思乱想了,不该见的情人已见过了,应该见的妻子决不会见他。有生之年就与老哥儿们在一起好好过几天快乐日子,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去哪儿看风景就去哪儿看看,也不枉来人世一场。这样过了一段时间,奇迹出现了,医生复查后说,他的病只是一般胃炎,食道癌原来是误诊。儿子宋平阳欣喜地说:“爸,你这是枯木逢春啊,为了往后快乐生活每一天,我想给你买台电脑玩玩。”宋海云连连摆手说:“那是高科技,我可学不会。”平阳说:“好学得很,我妈就用那扫盲班毕业的文化都学会了,爸的水平更不在话下。”
  
  三、蓦然回望旧人,博客牛人戏妻
  
  经过了大起大落的人才能找到人生的真谛。宋海云就是这样,好多天来他一闭上眼睛,眼前就是妻子石秀香。还有几次他在梦里梦见石秀香又在跟他鸡吵鹅斗,又在给他包饺子。有一天,他突然问儿子:“平阳,你妈真的学会电脑了?我不信。”平阳见老爸破天荒地第一次关注起妈妈的事情来,就说:“爸,你不要老轻视我妈,我妈真的让我姐给教会了电脑,现在不仅会写博客,而且还会炒股呢。她的网名叫黄金叶。电脑可防老年痴呆,可健身养颜。我妈现在身体也好得很,姐家住在5楼,妈上楼一路小跑,谁也看不出她年近七旬。你要不信就问问我姐。”宋海云低头无语。这么多年女儿与他老死不相往来,怎么问?平阳看出父亲现在非常在乎妈妈,就与姐姐通了电话,让姐姐平仪主动与父亲谈谈。
  
  宋平仪和妈妈一样生性刚强,本打算一辈子不搭理父亲的,可听弟弟讲到近来的一些情况,知道父亲是浪子回头,就与他谈几句吧!不过要让爸爸知道妈妈现在老可爱的形象,要叫他把肠子悔青,要叫他对妈妈刮目相看!她在电话里说:“爸呀,我妈现在也讲时尚养老,头发梳得有模有样,穿着得体新潮,上街时手里拎个坤包,走起路来,昂首挺胸,牛气十足。她每次买回来的衣服都要拆袖挪扣,拆肥改瘦,来一番全面加工之后才穿上闪亮出门。妈听说不会电脑就等于文盲,羡慕别人在网上聊天说话,她就也学打字。每天我们上班走后,她就打开网页,看新闻,听老歌,看老戏,与熟人聊天,与孩子们网上游戏。”
  
  宋海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惊叹时间真的可以改变一切,原来的鲜花枯萎了,原来的青杏却变黄了。二十年了,石秀香在新疆乌鲁木齐,他在江南小城,二人天各一方,相距遥遥。此刻,他多想见到她们母女,可他太了解石秀香了,当年自己的决绝,如今是唤不回她的,只有对着电脑心驰神往吧。
  
  从此,宋海云老人对电脑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他有文化基础,学起来更容易。没过多久,他就会用电脑玩接龙打麻将了。后来他又开了个博客,他在开博文章中写道:“在这个千变万化的时代里,我也要抓住生命的小小尾巴,来个时尚,来个新潮。”自打写博客上了瘾,他不仅学会了网上传图片,写短信,还从浏览别人的博客中知道了许多千奇百怪的事情。于是,一个大胆的设想在他的脑海里诞生了。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咱先不说宋海云在网上怎么出彩,就说说石秀香听女儿说出父亲那边情况后,过往的岁月又在她心中倒流。如今虽然水落石出了,但石秀香心里还是不能释怀。越说不想孩子的爸却偏偏老想起他,弄得她心乱如麻,还是上网解忧吧!她打开自己的博客,就发现一网名叫“不老松”的人给她发来的短信:“黄金叶女士,首先请宽恕我的冒昧,上星期天在超市见你一面之后,你那雍容华贵的形象,优雅大方的气度,一直留在我的心中。几天来一想到你,我的心就会狂跳不已。我发现我真的爱上你了,请接受我的一片真情,能和你在一起是我一生最大的幸福。如果有人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那我就期待着你把我埋了。”石秀香读完了短信心里久久难平,她生命中从没有过谈情说爱的体验,原来读情书的感觉是这么美好,像品一坛陈年老酒,似赏一片美丽的朝霞。可她以为情爱是年轻人的事,自己一大把年纪了,怎能还去想那种事?于是立即拒绝。
  
  谁知她刚发过去拒绝信不久,“不老松”又发过来短信了:“亲爱的金叶,你越是拒绝我,我越是舍不得你,你就是把整个太平洋的水都倒出来,也浇不灭我对你爱的火焰。也许你有体贴你的丈夫,而我决不破坏你的家庭,只求你把我当成知心朋友对待,能倾听我的诉说,我就心满意足了……”从此二人便书信来往不断,情感纠缠不休,那“不老松”见多识广,发来的短信内容丰富,既有养生之道,又有人生感悟,还有奇闻轶事,让石秀香大开眼界,知识大增。不老松精辟的见解,细心的呵护,让石秀香怦然心动。可对镜照白发,她又自怜自哀,一咬牙还是拒绝了这位优秀的网上情人。
  
  最让石秀香感动的是那不老松在遭到一次次拒绝之后,无一丝怨恨,又发过来一封短信:“亲爱的叶子,你真的是一位真情女子,我为有你这样的知音而自豪。可我不得不告诉你,我最近查出患有肝癌。可能不久于人世了,在走之前我很想见你一面,答应我吧!明天上午九点我在‘梦迪诗’酒吧门前守候,只见你一面,我就死而无憾了。”石秀香心想人家这点要求也不为过,哪有不见之理?于是,她这一天落落大方地来到“梦迪诗”酒吧门口。等了近两个小时,一直不见情人出现。她正转身要走的时候,却猛然发现宋海云磁石般的目光紧紧地盯着自己。两人的目光交织在一起,尽管只是电光石火的一瞬,却似天长地久!只见宋海云手持鲜花笑盈盈地向她走来,石秀香惊呆了:“你怎么在这儿?”宋海云神秘一笑说:“我就是不老松,我求你再嫁给我一次,我一定会珍惜的。”石秀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仿佛是在梦中,一霎时百感交集,泪如雨下。正恍惚间,宋海云真真切切的声音又在她的耳边响起:“别哭了,跟我回家吧!”
  
  尾声
  
  从此以后,宋海云就和石秀香又生活在了一起。大半生错过月亮错过星星的岁月,让他们倍加珍惜这团聚的日子。晚年的宋海云变得像个三岁小孩儿似的,不论干什么都要喊着妻的名字。“香,我饿了!”“香,我要睡觉!”石秀香每次上街,他都要尾巴一样跟在后边。石秀香不论去谁家串门儿,他也跟着,石秀香与人说话,他就在一边等着,眼睛盯着石秀香的脸。他的一举一动都在向世人诉说,他对老伴的依恋将伴他上天入地,迟来的爱如花般绽放出满屋的温馨。女儿平仪看到父母这个样子顿生感叹:什么叫爱,只要能相伴到老,就算只有一粥一饭,吵架、哭泣,都是爱情。
  
  这正是:
  
  欢喜冤家一线牵,网上情人意缠绵。
  
  谁知新欢是旧人,白发携手庆团圆。

故事会在线阅读排行

故事会在线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