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故事会在线阅读

手机千万别拿错_中篇故事最新

来源:故事会在线阅读作者:时间:2018-07-07 22:05:01手机版

1。无心之失
  
  柯岩是个典型的低头族,他所有的业余时间都贡献给了智能手机,老婆为此和他离婚了。其实不光柯岩,他公司里的那帮同事,也几乎个个如此,一下班,就捧着手机看个没完。
  
  这天晚上,公司老总发了一条朋友圈,晒自己养的兰花,同事们蜂拥而上,点赞的点赞,评论的评论,极尽恭维之词。不过表现最抢眼的还是柯岩,他给兰花照配了一首小诗,还把老总的名字嵌了进去,以兰花之高洁,来给老总脸上贴金。果然,老总对柯岩的评论大为欣赏,还特意回复了六个字:年轻人,有才华。
  
  到了九点多,公司群里越发热闹了,因为公司女神美兮上线了,美兮人长得漂亮,性格也开朗,撒得了娇,卖得了萌,很受男同事喜欢,有她在的时候,气氛总是很活跃。一位男同事跟美兮开了个有点荤的玩笑,一堆同事跟着起哄,美兮也不恼,发了个害羞的表情:你们一个比一个坏,只有柯哥才是好男人!
  
  美兮这么说是有原因的,柯岩在群里保持着平时的一贯作风,彬彬有礼,温文尔雅,从不跟女同事开过火的玩笑,因此获得了不少女同事的青睐。
  
  谁知偏偏有人紧跟着发了一句话:可惜,好男人没好下场,被坏女人给甩了!
  
  一看到这句话,柯岩一下子就恼了: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大家都是同事,又不是敌人,说话这么刻薄干吗?
  
  不过等柯岩看清楚那人是谁,顿时就释然了,这家伙还真算得上是他的敌人,更准确地说,是他公司里的竞争对手。
  
  这家伙名叫牛力,和柯岩在同一部门,公司最近要进行职位调整,部门经理业绩卓著,肯定是要高升的,空出的部门经理职位,其主要竞争者,就是柯岩和牛力。
  
  身在职场,升迁是头等大事,柯岩当然无比重视,他仔细地对比和分析了自己和牛力的情况:牛力资历更深,脑子更活;而自己学历更高,人缘更好。两人各有各的优势,各有各的不足,这要较量起来,鹿死谁手还真不好说。
  
  牛力显然比他还沉不住气,以前两人井水不犯河水,关系还过得去,现在牛力处处找他的碴,大事小事都想压他一头,两人的矛盾也越来越深。
  
  这天晚上,公司聚餐,同事们围着圆桌坐定,等着上菜的空当,大家又当起了低头族,掏出手机聚精会神地看着。很快,菜上来了,大家纷纷把手机放到桌上,拿起筷子开始大快朵颐。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牛力拿着手机过来,跟柯岩身边的同事换了座位,非要跟柯岩拼酒,柯岩年轻气盛,哪能被他将住?两人单独开了一瓶白酒,划拳行令地喝起来。
  
  柯岩彻底喝晕了,熬到酒阑人散,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只觉得天旋地转。他看了一眼牛力,这家伙也好不到哪儿去,脸红得像番茄,不停地打着酒嗝。
  
  柯岩把桌上的手机揣到兜里,脚步踉跄地走出酒店,有同事提出送他回家,被他一口拒绝了,他才不想被牛力这种人小瞧,可惜柯岩没能撑多久,走出一段路后,一头栽倒在地上。
  
  不知过了多久,柯岩被持续不断的手机铃声惊醒了,他从地上爬起来,从裤兜里掏出手机,醉眼蒙眬地看了一下,当时就愣住了,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来电者的名字是——儿子。
  
  柯岩拍了拍脑门,揉了揉眼睛,定睛细看,可不管怎么看,电话都是儿子打来的。这不是活见鬼了吗?自己压根就没儿子,更别说往手机里存这个名字了。
  
  等柯岩接通了手机,那边传来一个大着舌头的声音:“好你个柯岩,刚才是不是把我的手机拿走了?”
  
  柯岩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他和牛力的手机属于同一品牌同一型号,新旧成色也差不多,都放在桌子上,距离也不远,刚才自己喝得晕头转向,竟然错把牛力的手机揣兜里了,估计牛力当时也没发现,又把他的手机拿走了。
  
  柯岩气不打一处来,对着手机那头嚷道:“你竟然把我的手机号存成儿子?是不是也太损了点?”
  
  牛力“嘿嘿”干笑两声:“你不说我差点忘了,我输自己手机号的时候,出来的名字是牲口,你还好意思说我?”
  
  这下轮到柯岩乐了:“谁叫你姓牛呢?牛不是牲口是什么?”
  
  两人又打了会儿嘴仗,商量好明天把手机换回来,挂了电话后,柯岩继续踉踉跄跄地往前走,路上又摔了两跤,进门后连衣服都没顾上脱,就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第二天一早,柯岩醒来洗漱后准备上班,想起昨晚的事,手下意识地往裤兜处一摸,兜里空空如也,哪有什么手机?柯岩暗叫一声糟糕,难道自己昨晚摔跤时手机掉出来了?当时晕晕乎乎的没有发现?
  
  柯岩怀着一丝侥幸心理,在家里找了一遍,结果不出所料,连手机的影子都没见到。柯岩愁得直嘬牙花子:你说这算怎么回事?这不是伸出脚让人家踩吗?
  
  2。受制于人
  
  到了公司,柯岩发现牛力又换了个新发型,这家伙年纪不小了,还总喜欢赶这种时髦。柯岩走到牛力身边,赔着笑脸说:“老牛,实在不好意思,你的手机被我弄丢了。”
  
  出乎柯岩的意料,牛力非但没有当场发作,眼神中还闪过一丝兴奋之色,这就让柯岩搞不懂了,他对牛力说道:“你放心,我会赔你一部同款的新手机,我的手机能不能先还我?”
  
  牛力的表情似笑非笑,他拍了拍柯岩的肩膀说:“这都不是事儿,中午一起去吃饭,咱们慢慢聊。”
  
  到了中午,牛力把柯岩拉到餐厅,点了一桌丰盛的菜肴。柯岩有点摸不着头脑,问道:“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好端端的怎么想起请我吃饭了?”
  
  牛力皮笑肉不笑地说:“谁说我请客了?今天是我点菜,你埋单!”
  
  柯岩愣了一下,撇了撇嘴说:“不至于吧老牛?昨晚喝的酒,到现在还没清醒?”
  
  牛力脸上的笑意更深了:“就怕待会儿我不让你买单,你都会求着一定要去买单。”
  
  柯岩有点恼了,没好气地说道:“姓牛的,你到底什么意思?弄丢你的手机,我又不是不赔,难道还想拿这个要挟我?你觉得有用吗?”
  
  牛力不慌不忙地摆摆手:“少安毋躁,少安毋躁。既然说到手机了,我倒想问问你,如今的智能手机,在咱们的生活中,都有什么用处?充当着哪些角色?”
  
  柯岩没想到牛力会突然问这个问题,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就不假思索地说:“那也太多了:掌上电脑、社交工具、支
付终端、地图导航……说手机无所不能,也不算夸张……”
  
  牛力微微一笑:“你说得没错,但你还是忽略了一点,每个人都有秘密,拥有我们最多秘密的,恐怕就是那小小的手机,它就像我们的另一个大脑,储藏着很多不可告人的隐私……”
  
  柯岩的心猛地一跳,他似乎明白了什么,脸色也变了,只见牛力笑吟吟地看着他说:“你怕了?”
  
  柯岩竭力装出镇定的表情,但说话却不由自主地结巴了:“不要瞎说,我、我怕什么……”
  
  牛力眯缝着眼睛,笑得像一只老狐狸:“那我就挑最近的几件事说说,上次你以花喻人,拍老总马屁,可把老总拍爽了,不过要让老总知道你私下是怎么评价他的,你猜猜他会是什么表情?”
  
  柯岩心里叫苦不迭,看来牛力肯定翻看了自己手机上的微信聊天记录,不久前他在跟外地同学聊天时,曾经把这位老总贬得一无是处,一口一个老色狼。说起来这也不算什么,对上司当面恭维背后狂踩,有几个人没干过这种事?只是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让手机落到了对手那里。老总这个人心眼很小,睚眦必报,要让他看到这些聊天记录,自己在公司里算是待到头了。
  
  柯岩还在为这件事头大,那边牛力已经开始了另一个话题:“我在你的手机相册里,发现了不少美兮的性感照,都是你趁人家不注意,偷偷拍的吧?你装正人君子装得可真好,简直是影帝级别的!说实话,我很想把这些照片发到群里,让大家看看你这个好男人的真实嘴脸,不知道你有没有不同意见?”
  
  柯岩哭丧着脸,不停地擦着汗,他已经没法掩饰自己的失态了,其实他对美兮也谈不上有什么非分之想,无非是一个离婚男人对身边美女的窥视罢了,公司里被美兮吸引的男同事还少吗?问题是人跟人的性格不一样,面对心仪的美女,别人是刻意表露,柯岩是从不暴露,这要是被牛力在群里曝了光,他这张脸往哪儿搁?
  
  柯岩有一种感觉,在大庭广众之下,他的衣服正在一件件被剥光,渐渐变得赤身裸体,耳边传来牛力得意扬扬的声音:“你手机里的秘密还有很多,要不要我一一道来?”
  
  柯岩连连拱手,做出告饶的姿态,低声下气地说道:“老牛……不……牛哥,杀人不过头点地,咱俩好歹同事一场,又没什么深仇大恨,你就放小弟一马吧!”
  
  牛力一边剔着牙一边慢条斯理地说:“好说好说,你先坐着,我去埋了单。”
  
  柯岩赶紧站起身,忙不迭地说:“我来,我来!”
  
  柯岩埋单回来,看见牛力正取出烟盒,弹出一支香烟,他赶紧伸过打火机,帮牛力把烟点着,牛力一脸惬意地吞云吐雾,柯岩窥视着他的表情,小心翼翼地问道:“牛哥,可不可以先把手机还给我?”
  
  牛力弹了弹烟灰,不紧不慢地说道:“这部手机就算赔给我的吧,你丢了我一部旧手机,哪能让你赔一部新手机?我是那种爱占便宜的人吗?”
  
  柯岩忍气吞声地说:“那能不能把手机卡还我?”
  
  牛力朝他伸出手:“你先把我的手机卡还给我。”
  
  柯岩顿时噎住了,牛力耸肩而笑:“我跟你逗闷子玩呢,手机我会还你的,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
  
  柯岩赶紧追问了一句:“什么时候可以还我?”
  
  牛力不阴不阳地说:“等我当上了部门经理,心情好了,保证会将手机完璧归赵,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要是我败在了你手里,人急了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到时候你手机里的所有秘密被公开展示,就怪不得我了。”
  
  这种明火执仗的要挟,让柯岩又气又怒,却又无可奈何。对一个在职场打拼的人来说,让他放弃升职的机会,比割他的肉都疼,但七寸被对方捏在手里,柯岩除了乖乖就范,还能怎么做?升职虽然重要,但手机里的东西如果曝光了,他在公司待都待不下去,两害相权取其轻,他根本没得选择。想到这儿,柯岩恨恨地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到时候我主动放弃还不行吗?”
  
  牛力连连摆手:“那可不行,你无缘无故地放弃,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使了什么见不得光的手段呢,再说你退出了自然有人抢着填缺,说不定人家比你实力强多了,不行不行!”
  
  柯岩气得声音都哆嗦了:“那你究竟要我怎么做?”
  
  牛力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我说你咋就那么笨呐,你可以在激烈的竞争中,不断地犯些低级错误啊,这也要我教你?”
  
  柯岩气得牙根直痒痒,脸上还得赔着笑,那种感觉真是太憋屈了。
  
  柯岩知道,自己这回算是被牛力彻底拿捏住了,按说他可以拿着身份证去营业厅注销这个手机号,也可以把微信和QQ之类的账号密码改掉,这样牛力就无法继续窥探他手机里的内容了,问题是牛力肯定已经把他此前的隐私截图保存了,他那么做非但于事无补,反而有可能惹恼牛力,后果不堪设想,柯岩是真怕了。
  
  3。绝处逢生
  
  很快,柯岩又去买了一只新手机,在这个时代,想远离手机,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不过,他现在都有心病了,手机绝不乱放,玩手机时也变得疑神疑鬼:这样会不会留下痕迹?那样会不会暴露隐私?可惜这一切都为时已晚,柯岩已经无法摆脱被对手操纵的命运了。
  
  这天,公司领导分别找柯岩和牛力谈了话,让他们各交一份部门发展策划书。柯岩很清楚,这相当于一份考卷,重要性不言而喻,如果是在以前,柯岩一定会使出浑身解数,把对手比下去,可现在他做什么都是徒劳的,牵线木偶怎么可能斗得过操纵他的那个人?
  
  过了几天,柯岩正坐在办公室里发呆,牛力拿着一个文件夹敲门进来,热情地说道:“忙什么呢?”
  
  柯岩看见他就头皮发麻,黄鼠狼给鸡拜年——准没好事,果然,牛力单刀直入地问道:“你的策划书准备好了没有?”
  
  柯岩赶紧摆手:“一点思路都没有,这不正在犯愁呢。”
  
  牛力“呵呵”一笑,递过一叠纸:“犯什么愁啊,我已经帮你把策划书写好了。”
  
  柯岩一愣,接过那份策划书,翻看了几页,气得眼前发黑。这份策划书奇烂无比,连及格线都够不上,没一点水平也就罢了,错字病句倒是一大堆,这样一份所谓的策划书要提交给公司领导,自己不被领导怒骂才怪。
  
  柯岩苦着脸说:“不行啊牛哥,这份策划书要提交上去,领导会怎么看我?很有可能把它当成反面教材在公司里公布,你说我该有多丢脸?”
  
  牛力皮笑肉不笑地说:“比那些隐私被公布都丢脸吗?”
  
  一句话就把柯岩堵得张口结舌,牛力翻脸比翻书还快,冷笑一声说道:“我给你一天的考虑时间,明天我要亲眼看着你把这份策划书送进领导的办公室,如果你不照办,就别怪我不讲同事的情分了!”
  
  柯岩双手不停地发抖,真想不管不顾,把那份策划书撕成碎片,狠狠扔到牛力脸上,但他最终还是冷静下来,默默地将策划书塞进公文包,低声说了一句:“我晚上好好考虑考虑,明天给你答复。”
说是考虑考虑,无非是拖延一下时间,柯岩很清楚,自己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无论多不甘心,他都只能被迫接受。柯岩回到家,掏出手机的一刹那,整个人就爆发了:都是这玩意儿惹的祸!他低吼一声,把手机狠狠一摔……
  
  当然,柯岩还没有完全失去理智,他只是把手机往床铺上摔去,手机掉到了床上,弹了一下,竟顺着床与墙之间的缝隙处滑了下去……
  
  柯岩愣了愣,不禁发出一声苦笑,这才是没事找事呢!他趴到床缝处,伸下胳膊去拿,摸索了好半天,才摸到了手机,可是当柯岩把手机拿上来时,顿时愣住了:这哪是他刚扔下去的新手机啊,分明是那只落到了牛力手中的旧手机!这不是活见鬼了吗?
  
  柯岩怔怔地看着旧手机,发现其外观成色和磨损程度,与以往自己用的还是有所不同。突然,他一拍脑袋,恍然大悟:这是那只被他拿错的牛力的手机!可那只手机不是丢了吗?怎么跑到床底下了?柯岩再细细一想,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看来那天这只手机并没有丢在外面,而是被自己揣在裤兜里装回了家,自己酒醉后和衣躺在床上,少不了翻几个身,这只手机从裤兜里滑出来,直接从床缝处掉到床底下去了。
  
  不知怎的,柯岩捧着那只手机,竟然有种莫名的兴奋感,他按了下开机键,却没任何反应,这才发现手机后盖已经掉落了,电池也不知去向。柯岩也不知哪来的劲头,硬生生地把床挪开,找到了手机后盖和电池。
  
  随着开机音乐,手机屏幕变亮,一个充满秘密与隐私的世界,向一个居心叵测的陌生人开启了……
  
  4。反败为胜
  
  第二天,柯岩刚来到公司门口,便被牛力截住了,牛力笑眯眯地看着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仿佛柯岩是孙猴子,他是如来佛,孙猴子又怎么跳得出如来佛的掌心?他慢条斯理地问道:“考虑得怎么样了?”
  
  柯岩压低声音说道:“这里说话不太方便,中午还是去那家餐厅细谈,保证结果会让你满意。”
  
  中午,牛力走进餐厅,柯岩起身相迎,餐桌上是满满一桌菜,比上次那桌还要丰盛,牛力舔了一下嘴唇,干笑一声说:“又让你破费了。”
  
  柯岩不动声色,模仿着牛力上次的语气说:“谁说我请客了?这次是我点菜,你埋单!”
  
  牛力愣了一下,盯着柯岩问道:“你什么意思?”
  
  柯岩耸了耸肩:“没什么意思,来而不往非礼也。”
  
  柯岩突然变得强硬起来,让牛力不由得又惊又疑,他知道这种变化一定是有原因的,但他又猜不出发生了什么事,一时间举棋不定,神色踌躇。
  
  这时,柯岩突然伸手指着他,煞有介事地叫道:“牛哥,你头上有只苍蝇,我来帮你赶走它。”说着走上前去,佯装拍击,实则伸手一揪,竟然把牛力的头发整个揪了下来,露出一颗灯泡般锃亮的光头。
  
  柯岩抖着那个发套,故作惶恐地叫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牛力像是被当众扒了裤子,一张脸涨成了猪肝色,两眼怒视着柯岩。柯岩一点都不在乎,把头套给他重新戴上,还顺手帮他捋了捋头发,笑着说道:“我原本一直奇怪,你咋那么喜欢换发型呢?现在才知道,原来你喜欢的是换头套,这就叫缺什么想什么吧?”
  
  牛力恼羞成怒,站起身威胁道:“你等着,我现在就去把你那些隐私公之于众!”
  
  柯岩拿腔捏调地说道:“牛哥你千万别动怒,像你这种乙肝患者,是不能生气的!”
  
  牛力顿时呆住了,慢慢地跌坐回椅子上,过了好半天才有气无力地说:“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
  
  柯岩冷笑一声:“一切都是拜你所赐,我只是偷师学艺罢了!”
  
  牛力这才恍然大悟:“我那只手机还是落你手里了,是吗?”
  
  柯岩点点头,发出一声感叹:“手机真的就像一个黑匣子,隐藏了主人太多的秘密,从你的购物记录里,我看到了你购买头套的信息;从你的搜索记录里,我发现你多次查询乙肝治疗保养的资料。不得不承认,你隐瞒得很好,全单位没人知道你是一个乙肝患者……”
  
  牛力打断柯岩的话,脸涨得通红:“我不是乙肝患者,我只是乙肝病毒携带者,日常接触中是不具有传染性的,不会影响到任何人!”
  
  柯岩淡淡地说道:“你跟我说这些有用吗?你觉得别人会听你解释吗?你没听过一个词叫乙肝歧视吗?你真的不害怕被所有同事排斥和孤立吗?不,如果你不在乎,就不会这么激动了!”
  
  牛力瞪视着柯岩,呼呼地喘着粗气。柯岩避开了他的视线,眼睛望着别处说道:“如果你觉得我做得过分,好好想一想你当初是怎么要挟我的。”
  
  牛力自觉理亏,苦笑了一下说:“六月债还得快啊,我没什么可说的,我们把手机换回来,那些隐私相互抵消,以后谁也别提了,你看怎么样?”
  
  柯岩冷冷说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如果我只掌握这点秘密,也许会同意你的建议,可惜啊……”
  
  牛力眼珠乱转,色厉内荏地说:“我还能有什么秘密?少在这儿虚张声势!”
  
  柯岩拿起桌上茶碗,用盖子拨着上面的茶叶缓缓说道:“这种境界用四个字来形容,可不可以叫茶色生香?”
  
  听到这四个字,牛力脸色一下变了,这种反应在柯岩的意料之中,他昨晚在查看牛力的QQ聊天记录时,发现他跟一个叫茶色生香的好友言语之间情意绵绵,关系似乎很不简单,于是就去茶色生香的QQ空间察看,结果一进去便发现了新大陆,柯岩看到了牛力和一个女人亲密相偎的合影……
  
  发现这个秘密后,柯岩就知道自己赢定了,牛力掌握的隐私可以让他在公司脸面丢尽待不下去,而他手中的砝码,既能让牛力在公司遭到孤立难以立足,还能让他家后院起火,他家那位母老虎,可是远近闻名的,要是让她知道了牛力的私情,不把他活活咬死才怪。
  
  果然,牛力的脸色一变再变,终于变出一副讨好的笑脸,连腰都弯了下去,低声下气地说道:“小柯啊,以前是我做得不对,您大人有大量,能不能别跟我这种人一般见识?”
  
  翻身农奴做主人,这种感觉太爽了,柯岩一边拿牙签剔着牙,一边慢条斯理地说:“好说好说,你先坐着,我去埋单!”
  
  牛力赶紧站起身,忙不迭地说:“我来,我来……”
  
  一切都在重演,只不过两人互换了角色,牛力用打火机给柯岩点上烟,小心翼翼地说道:“怎么样,能不能放兄弟一马?我一定感恩戴德!”
  
  柯岩弹了弹烟灰,不紧不慢地说道:“放心吧,我不会把事情做绝的,不过我也有一个条件……”
  
  牛力惴惴不安地问:“什、什么条件?”
  
  柯岩说:“你给我的那份策划书,写得实在太好了,我不敢夺人之美,只好完璧归赵,我要你亲手交给领导,这才能不辜负你的杰作啊!”
  
  牛力彻底傻眼了,这就叫挖坑自己跳,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他恨恨地说道:“行啊小柯,真有你的,以牙还牙这一招玩得不错。”
  
  柯岩笑了笑说:“以牙还牙就够了吗?我憋屈了这么久,好不容易翻过身来了,应该双倍讨还才对吧?”
  
  牛力声音都在抖:“你还要我做什么?”
 柯岩说道:“你不用这么害怕,其实也没什么,提交策划书的期限马上要到了,你的策划书想必已经准备好了,反正现在这份策划书你已经用不上了,不如把它交给我,让我学习一下,你看怎么样?”
  
  柯岩语气倒是挺轻松,但牛力听了心尖都在哆嗦,为了这份关系他前程命运的策划书,他接连几晚不眠不休,心血都快熬干了,没想到一场辛苦,却为对手做了嫁衣!他实在不甘心呐!但不甘心又能怎样,他根本没有拒绝的权利,到了这种地步,牛力才深刻地体会到了柯岩此前的处境,也意识到自己当初的做法有多么恶劣。
  
  5。人生在世
  
  回到公司后,柯岩将那份策划书交给牛力,用手指着领导办公室,嘴角挂着一丝坏笑。
  
  牛力进去后头都不敢抬,把策划书往领导桌上一放,掉头就往外走,跟做贼似的。不料刚走出两步,便被领导叫住了:“别急着走嘛,你坐下,我这会儿正好有时间,看一下你的策划书,有问题也好跟你交流。”
  
  牛力心里叫苦不迭,硬着头皮坐下,像个做好挨训准备的小学生,双手放在膝盖上,头都快埋到裤裆里了,领导翻动纸张的声音“唰唰”地响着,他额头上的汗水“哗哗”地流着……
  
  这时,出乎意料的情况发生了,领导的声音听上去异常平和:“策划书写得不错,尤其在经验总结这方面,可以说是字字珠玑,没一句空话,但缺点也是有的,就是稳重有余,开拓精神不足,这一点小柯和你正好相反,他的策划书里,改革意识很强,但有些地方显得经验不足,有轻率冒进之嫌。说实话,你们两个通力合作,取长补短,才是公司之福啊!”
  
  牛力听得愣住了,他取过策划书,翻了两下,眼睛都瞪圆了,这并不是他当初给柯岩准备的那份奇烂无比的策划书,而是他花了几个晚上的心血之作,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柯岩拿错了?不可能啊!
  
  到了晚上,柯岩和牛力又在那家餐厅见面了,面对满腹困惑的牛力,柯岩并不急于解释,他翻着菜单笑着说道:“我请了你一次,你请了我一次,互不相欠了,这次AA制,你看怎么样?”
  
  牛力摆着手说:“吃饭的事先放到一边,策划书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就别卖关子了,我都快纳闷死了。”
  
  柯岩收起笑容,表情变得认真起来:“说句实话,职场如战场,如果是我首先掌握了你的秘密,说不定我也会拿来要挟你这个竞争对手,可是当我亲身经历了那番煎熬之后,我没办法再做出那种事……”
  
  牛力脸红了,讷讷地说道:“对不起小柯,我也是利令智昏,才干出那种勾当,谢谢你放我一马。”
  
  柯岩乐了:“我这么吓你,你不怪我吗?”
  
  牛力叹道:“你给我好好地上了一课,我应该感谢你才对。”
  
  柯岩笑着说:“上课谈不上,我也没那么高的觉悟。只不过我憋屈了这么久,好歹得出口恶气,有个故事你没听说过吗?一位军阀出去遛早,路遇一个卖糖葫芦的小贩高声吆喝,把军阀吓得不轻,暴怒之下,命人把小贩绑起来,亲自枪毙执法,结果他只是在小贩脚下开了一枪,把小贩吓晕过去,军阀还挺得意:你吓我一跳,我也吓你一跳!”
  
  牛力苦笑着说:“我得承认,我被吓得不轻,刚才在领导面前,我差点心脏病发作了……”
  
  柯岩斟满一杯酒递过去:“这杯算压惊酒,也算赔罪酒……”
  
  牛力赶紧伸手去接:“该赔罪的是我……”
  
  两人推杯换盏,喝得昏天黑地,柯岩接了个电话,接完后顺手把手机放在桌上,牛力借这个机会,也掏出手机,浏览了一下新闻。
  
  两人继续边喝边聊,柯岩喷着酒气说道:“要我说呢,手机里那些不可告人的东西,其实才是最真实的,老总不是色狼是什么?多少女同事被他潜规则过?那次我亲眼看到美兮从他办公室出来,脖子上都是刚种出的草莓印,可就是这么一个老色狼,我还得把他美化成君子兰,我自己都想呸自己一口!”
  
  牛力深有同感,大着舌头说道:“人活在这世上,谁又活得不违心呢?说了你可能不信,我和那位茶色生香之间是清清白白的,她是我的初恋情人,不幸患了不治之症,我偷偷陪在她身边,是为了给她一份最后的安慰,我这么做也只是出于愧疚,当初我把婚姻当成了跳板,选择了弃她而去……”
  
  两人都有点喝多了,一会儿笑一会儿哭,一起去了趟卫生间,回来后还互换了座位。喝到酒瓶都空了,两人才站起身,各自把桌上的手机揣进兜里,摇摇晃晃地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突然,两人同时停下了脚步,想起什么似的,脸上立刻变了颜色,掉头往回狂奔,一边跑一边喊:“手机、手机啊!”
  
  两人把手机交换回来,这才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几乎同时发出一声感叹:“这年头,什么都可以搞错,手机千万别拿错!”

故事会在线阅读排行

故事会在线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