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故事会在线阅读

神秘押运_民间故事最新好看的

来源:故事会在线阅读作者:时间:2018-07-05 22:55:29手机版

 路有清军把守,内有狡诈奸细,兵器押送之路险象环生。唯一的办法,就是兵行险招,借敌人之手运送兵器!
  
  1。行动泄密
  
  道光年间,清廷腐败,民不聊生。洪秀全创立了拜上帝会,在广西紫荆山区秘密进行反清活动。经过七年的努力,发展会众十万人,起义时机成熟,但除了九万会众自带武器外,尚有一万人赤手空拳。洪秀全密令开炉制造兵器。一时青烟四起,锤声叮当,很快引起了清军的警觉。清军冲进打铁铺检查,铁匠只好急中生智把兵器雏形打成农具的样子。
  
  为了不让起义泄密,洪秀全命令一百多名手艺精湛的铁匠会众潜入人迹罕至的大容山腹地打造兵器,那里盛产优质木炭,还有一座小型铁矿,正好解决原材料问题。两个月后,兵器打造完毕,洪秀全叫山底、谷逢、白梅社三名武艺高强的会众装扮成木炭商人,把兵器火速运往起义地点——桂平县金田村。
  
  这些兵器主要是箭头和梭镖、长矛、大刀的铁质部分,至于箭杆和木柄,运到目的地后再安装,这样不但可以减轻运输负担,还能增加行动的隐秘性,反正金田村有的是竹子和树木。
  
  山底叫铁匠把兵器塞进装有木炭的麻袋里,缝好,再两袋一搭两袋一搭地放到马背上,每人牵一匹马,整装出发。山底为前锋,谷逢作后盾,白梅社负责探路。
  
  马队晓行夜宿,在密林里迤逦前进,朝西北方向的金田村进发。
  
  在马队快要走出大容山时,白梅社突然飞马来报,说山脚下的大路上发现了清军!
  
  山底闻言大惊,因为这条大路是通往金田村的必经之路。“他妈的,是谁走露了消息?”山底怒骂,“我们当中出了奸细!”
  
  白梅社是个血气方刚的青年,他气愤地吼道:“哪个吃里扒外的向清妖告了密?站出来,吃老子一刀!”
  
  山底环视众人:“事到如今,我们只好另想办法。谷逢,你是当地人,熟悉地形,你说该咋办?”
  
  谷逢干咳一声,说从这儿去桂平只有两条路,一条大路,一条小路。既然大路走不通,那就只好改道猪牙峡,走小路。
  
  “可猪牙峡常有土匪出没。”山底忧心忡忡。谷逢说:“那也比自投罗网强!”山底沉吟一下:“好吧,大伙儿路上小心些!”
  
  马队折进了猪牙峡。
  
  2。改道险峡
  
  猪牙峡峡谷遮天蔽日,空气阴森,抬头只能看到巴掌大的一块天,不时有冬眠的蝙蝠被惊起,在峡谷里飞来飞去。因杂树丛生,藤葛纵横,十分难走。按这个速度,估计二十天也难以把兵器送到目的地。
  
  众人正打算停下来打尖,这时峡谷里冲出一队人马,为首的挥舞鬼头大刀道:“留下买路钱!”
  
  山底吃了一惊,连忙上前作揖:“好汉尊姓大名?”
  
  对方暴躁地说:“老子姓谷,是这儿的山大王!要想活命,就留下买路钱!”山底谦恭地说:“谷大王,我们是下九流的木炭贩子,穷得没饭吃了才到山里来贩木炭,哪有余钱孝敬大王……”
  
  “没钱就把木炭和马匹留下,一样可以换钱!”
  
  “休想!”白梅社拍马上前,挥剑迎战。山底和谷逢怕白梅社吃亏,也上前跟土匪对打。其他铁匠因没武器,只好在一旁干着急。土匪仗着人多,很快将三人团团围住,三人渐渐不支。
  
  这时,旁边冲出一彪人马,领头的是一个国字脸。白梅社一看,叫苦不迭:这边的土匪还没打下去,现在又来一帮,此番小命休矣!
  
  可那队人马冲过来后,却勇猛地跟土匪打斗。谷大王惊问:“你们是哪路英雄?”国字脸说:“英雄谈不上,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土匪内外受敌,只好遁逃。
  
  白梅社大喜,向国字脸道谢:“你们是……”
  
  对方说:“我叫善和堂,跟你们一样,也是商人。”
  
  一会儿,善和堂的马队走拢,原来他们是些甘蔗贩子。善和堂说:“你们是第一次走猪牙峡吧?这地方叫鹞鹰崖,常有土匪出没。我们曾被抢过,所以加强了护商力度。”
  
  白梅社感动地说:“幸得善先生相救,不然我们早没命了。”善和堂说不必客气,大家都是生意道上的人,相互帮衬是应该的。好了,三位好汉路上小心些,咱们后会有期!”善和堂抱抱拳,带上他的马队走上了旁边的岔道。
  
  “善先生请留步!”谷逢忽然高喊,“善先生救了我们,我们多少都要表示一下,免得天下人笑话我们不懂礼节。我们也没什么好东西待客,只带了些蕉叶馍,善先生如果不弃,就请跟我们一块儿吃些。等以后有了机会,再好好答谢先生!”
  
  善和堂犹豫一下,见盛情难却,就说:“好吧,恭敬不如从命。弟兄们,反正也中午了,咱们歇一歇,吃点儿东西再走!”
  
  两个马队就坐下来谈笑风生地吃木炭马队自备的干粮——蕉叶馍。因为没水,加上本来就渴,木炭马队吃得很艰难。善和堂见状,就命人解开几捆甘蔗给他们,也算礼尚往来。
  
  木炭马队大喜,拿过甘蔗大啃特啃,可啃着啃着,就一个个歪倒在地上。
  
  3。桂平会合
  
  善和堂笑笑,拍拍屁股站起来:“好啦,你们累了两天,也该歇歇了。我们的甘蔗全部送给你们,继续啃,哈哈哈……”
  
  他叫手下人把马背上的甘蔗全部卸下,之后骑上去,每人牵一匹木炭马队的马往山下走。
善和堂见人手不够,就把手指塞到嘴里打了个唿哨。一会儿来了一队人马,白梅社在迷糊中吃力地睁眼一看:来人竟是刚才袭击他们的土匪谷大王!
  
  谷大王讨好地问善和堂:“团总,要不要结果他们?”善和堂说:“不必了。丢了军火,自然有人会要他们的命!我们抓紧时间,马上下山,走大路到桂平去!”
  
  一定是甘蔗里加了蒙汗药!白梅社看着横七竖八的弟兄,恨恨地想。他想摸把飞刀朝善和堂扔去,可浑身无力,动弹不得,眼皮越来越沉,终于阖上,失去了知觉。
  
  等药劲过去,白梅社苏醒过来,天已黄昏。看看众人,也陆续苏醒,一个个唉声叹气坐起。一点人数,少了一个:谷逢!
  
  山底恨恨地说:“原来姓谷的出卖了我们!在改道猪牙峡时我就有些怀疑,遗憾的是我们动手迟了一步!”
  
  白梅社也咬牙切齿道:“说不定那个姓谷的土匪就是他哥哥!我们中了他们的奸计!”
  
  山底叹了口气:“事到如今,我们怎么办?如何向天王交代?”
  
  白梅社难过地说:“天王派的人当中出了奸细,这事也不能全怪我们,但我们还是得回去听候发落。”众人黯然上路。
  
  桂平知县通过安插奸细,成功截获了拜上帝会的万件兵器,大喜,马上命令善和堂火速把兵器运往桂平,武装新兵。
  
  原来,知县作为一县之长,本握有兵权,但因桂平守备是玉林州知州的亲信,所以就单独设了守备,分了知县的兵权。几个月前,知县以“戡乱安民”为由,招募新兵,之后令教官在铜鼓堡对他们进行秘密集训,昨天集训完毕,今晨已向桂平开赴。新兵一到,就可用截获的兵器把他们武装起来。知县许诺,只要善和堂把武器一运达,马上就把他从地方武装的团总擢为正规军的游击(官名)。
  
  根据奸细提供的可靠情报,二十天后,洪秀全将在金田起事。因此,在善和堂到大容山行动前,知县就对他说:“我们要在洪贼还没来得及起事之前,出其不意地把拜上帝佬全部包围杀绝!这样,你我剿贼有功,不愁不加官进爵,当两广总督都不成问题!”
  
  因此,善和堂把“木炭马队”劫出大容山后,就跃上大路,日夜兼程地朝桂平进发。凭着知县开的特别通行文牒,一路畅通无阻。第三天早上,他们到达桂平城外。
  
  “善团总辛苦!”一队骑马衙役立在路旁迎候。
  
  带队的将领上前抱拳:“善团总,知县大人吩咐末将在此迎候团总,并让团总把马队交给末将,由末将把兵器拉到兵营去。知县大人正在县衙设宴为团总庆功,善团总快请!”
  
  善和堂听后很高兴,他看了那个将领一眼:“你是……”将领说:“末将姓梁,知县大人的外甥。”善和堂“哦”了声,不再问什么,把马队交给衙役。
  
  衙役拉着马匹继续北上。“兵营在那边,你们还要往哪儿去?”善和堂喊。
  
  “送你上西天!”将领高喝一声。衙役转过身,一扬手,“刷——”一阵匕首之雨飞进了善和堂和他手下人的喉咙。
  
  原来,将领和衙役都是太平军所扮。
  
  4。感谢奸细
  
  中午,万件兵器送达金田村!
  
  那些没有兵器的会众打开麻袋,倒出木炭,把兵器安到早已准备好的木柄上。事不宜迟,洪秀全马上宣布起义!此时正是道光三十年十二月十日。
  
  随后,太平军浩浩荡荡冲出金田村,进攻桂平县城。知县正在睡午觉,闻讯慌忙骑马逃走。太平军乘胜追击,不多时,遇到急行军赶到桂平的清军新兵。那些新兵因没有武器,很快被杀得四处溃散。
  
  在郁江边,洪秀全碰到空手回来的山底和白梅社等人。白梅社难过地说:“天王,我们没有完成任务,谷逢当了奸细,我们打造的万件兵器被敌人截走了……”
  
  洪秀全哈哈一笑:“兵器已在中午如期运达,我们也在今天举行了起义!”
  
  “今天就举行了?”白梅社大吃一惊,“不是说二十天以后吗?”
  
  洪秀全盯着白梅社说,那不过是他放的一个烟幕,为的是告诉奸细,好让知县大人以为时间充裕,放松警惕。其实,他规定运送兵器的时间也不是二十天,而是五天!这个时间只有谷逢知道。五天时间要把万件兵器从大容山运到金田村,怎么走?必须走大路,而且要马不停蹄日夜兼程才行。但因奸细告密,大路有清军把守,怎么办?只好兵行险招,借敌人之手运送兵器!
  
  白梅社听得目瞪口呆。
  
  “好呀,原来你是奸细!”山底愤怒地一脚踢翻白梅社,“借探路之机,给清妖通风报信!老子宰了你!”说着拔出利剑,白梅社拔剑抵挡。
  
  “左右,给我拿下!”洪秀全喝令。几个卫兵扑上前把山底擒住。
  
  山底挣扎:“这是怎么回事?天王,我可是你的传令官!”
  
  洪秀全冷笑:“山财主,收起你那一套吧!”
  
  原来,山底原是紫荆山区的财主,后受知县指使,变卖家产加入拜上帝会,以时刻摸清“反贼”的动向。因他捐的钱最多,深得洪秀全好感,把他任命为传令官。洪秀全暗令会众打造兵器一事被清军知道后,使太平军高层意识到身边出了奸细。经仔细排查,最后锁定在山底身上。
  
  洪秀全改令铁匠到大容山打造兵器一事,山底也知道。报告知县后,知县暂时按兵不动,只静等兵器打好,因为知县招募的新兵也急需武器。兵器打好后,山底根据事先约定的暗号,在湍急的溪流里倒了一筐木屑,木屑随水冲下,通知在山下溪边张网守候的团丁。
  
  那团丁被守备收买,所以同时把情报传给守备。守备带清军在大路上设伏。知县见状,就叫衙役穿上清军的服装在山下路口晃来晃去,搅黄守备的埋伏,让木炭马队改道猪牙峡。
  
  谷大王跟善和堂在猪牙峡一打一救,骗取了木炭马队的信任,所以他们在啃甘蔗时没起一点儿疑心。那些甘蔗都在蒙汗药液中泡过,所以木炭马队全被放翻。
  
  洪秀全发现山底是奸细时,铁匠已在大容山把兵器打造得差不多了,他知道要把兵器运回金田村十分困难。后来细细一想,干脆将计就计,派山底带队去押运军火,只暗中叮嘱谷逢相机行事,设法借敌人之手运送兵器。
  
  在啃甘蔗时,谷逢发现甘蔗截口发红,变蔫,凹陷,怀疑甘蔗被做了手脚。再说,甘蔗也不是什么值钱物,用得着武艺那么高强的人来护商吗,那岂不是豆腐熬成了肉价钱?
  
  由此,谷逢判断对方可能是知县派来的鹰犬,所以他只假装啃了啃甘蔗,就吐了。善和堂把兵器劫走后,他马上爬起,下山找匹快马,星夜驰回金田村,向洪秀全报告有关情况,并叫太平军装扮成衙役到桂平城外“接应”善和堂……就这样,借清兵之手,迅速将武器运抵了金田村。  

故事会在线阅读排行

故事会在线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