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故事会在线阅读

瞎子画像_中篇民间故事

来源:故事会在线阅读作者:时间:2018-07-02 23:16:18手机版

 一个画像奇人、一位黑脸捕快、一名飞天大盗,在明末杭州,共同演绎一幕“请君入瓮”绝计,一出爱恨情仇绝响……
  
  一、奇人“赛金睛”
  
  明朝末年,南方某镇出了一个奇人,谁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别人都叫他“赛金睛”。
  
  传说,这赛金睛年轻时为人耿直,见有不平之事,总喜欢挺身向前,帮助弱者讨还一个公道。哪料,有一天晚上赛金睛从乡下访友回来,路上竟遭歹人暗算,被刺瞎了双眼。为了生计,他经人引荐,拜一世外高人为师,竟学得一手绝技——替人摸脸画像。
  
  赛金睛凭着这一手绝技,拄着一根拐杖开始浪迹天涯,四海为家,行走江湖多年,居然没有失过一次手。
  
  这一年寒冬腊月,年届五旬的赛金睛,漂泊来到了杭州。按惯例,每到一处,赛金睛得先将住处找定。这天下午,他正在一条小巷内逢人打听,这附近可有简陋住房出租,不想有两个人迎上前来,双手抱拳呵呵一笑道:“赛金睛,住处你不用找了,我家大人听闻你来到杭州,早给你安排好了。”赛金睛一怔,问:“你家大人是谁?”来人笑道:“这里不是说话之处,待你见到我家大人便知分晓了!”
  
  那两人将赛金睛引进一家茶楼,进了一间包厢,那儿早已坐了一个黑脸大汉,怀里抱着一条乖巧可爱的斑点狗。那黑脸大汉一见赛金睛,放下怀中的狗,急步上前,突然单腿跪地,抱拳道:“先生,你来得正好,早闻先生常怀侠义之心,今天在下找你,正有一事相求,还望先生出手相助!”
  
  一个时辰的工夫,赛金睛出来了,手里的那根拐杖不见了,却牵了一条斑点狗。斑点狗在前面给他引着路……
  
  次日一早,赛金睛来到一闹市处,放了桌子,上摆笔墨纸砚。桌子一侧竖了一块木牌,那木牌上用隶书工工整整写了几行大字:瞎子画像,画谁像谁,要是不像,分文不要。
  
  路上的行人见了,“哗啦”一下子围过来。瞎子也能替人画像?有的人好奇,有的人将信将疑。其中一个汉子大笑道:“喂,瞎子,你莫不是哄人吧,你眼睛什么也看不见,怎么能替人画像?”赛金睛笑笑:“能不能画,试试便知道了!”一旁的人冲着那汉子鼓噪:“牛二,你就让他试试,看他能不能给你画出像来!”
  
  那个名叫牛二的汉子,当即从怀里摸出三两银子,往桌子上一拍,道:“好,如果你果真替我画得出来,这三两银子便是你的了;如画得不像,我就砸了你的摊子!”赛金睛接口道:“行,悉听尊便!”临了,牛二还有些不放心,怕那赛金睛装瞎,索性解下自己的白布腰带,将他的双眼给紧紧地蒙上了。
  
  “画吧,哈哈……”牛二双手提着裤子站在木桌前,得意洋洋地看着赛金睛。
  
  赛金睛不慌不忙伸出一手:“小伙子把头往前凑凑。我要是画得半点不像,摊子你尽管砸,我不吱一声的;我要是画像了,银子和这腰带就归我了,你提着裤子走人!”说罢,赛金睛用手在那人的脸上从上至下轻轻捋了一遍,接着坐在桌旁,就一手抚纸,一手提笔,只见笔走龙蛇,刷刷几下就把那人的画像栩栩如生地映在纸上!
  
  这时,众人看看画像,瞅瞅那人,天,那眉眼、鼻子、嘴角……竟丝毫不差。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如雷般的掌声!牛二一时也呆了,抬腿就走,不想被身后一人拦住,细看去这人五大三粗,膘肥体壮,头戴一顶竹笠,面罩黑纱。那人喝道:“急甚!拿着画再走不迟,以后别这么轻狂!”牛二满脸通红,一手拿起老瞎子卷好的画,一手提着裤子灰溜溜地跑了!
  
  二、夜遇神秘大汉
  
  瞎子画像的事,像一阵风似的,传遍了杭州城的大街小巷,一时间人们纷至沓来,争先恐后地掏钱让他作画。一连几天,赛金睛的生意特别红火。说来也怪,那个脸罩黑纱的壮汉,总是不远不近地在赛金睛画摊前转着,谁也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
  
  这天傍晚,赛金睛忙了一天,收摊休息,往回走的路上,凭着听觉,他发现有人在跟踪自己。他走得快,那人跟得快;他放慢脚步,那人的脚步也放慢了。从那特有的脚步声,赛金睛判断,那人非贼即盗!
  
  为了验证自己的判断,赛金睛故意将一天赚来的一袋银子扔在地上。不一会儿,只听后面那脚步果然停了!赛金睛放心了,这是个贪财之人,丢一袋碎银子,算是破财消灾吧。
  
  赛金睛加快了脚步,回到住处,正要推门,不想大门不打自开。他一怔,进了屋,只听得脚下当啷一声踢到一样东西,伸手去摸,咦,这不是自己在街上丢下的那袋子银子吗?
  
  这时,只听得屋内传来一阵大笑声:“赛金睛,你也太小看我了,就你这几两纹银,就想打发我?”赛金睛听出来了,屋里的人正是在街上那个跟踪自己的家伙,不由得问道:“你到底是谁,究竟想要干什么?”
  
  那人笑道:“我要你给我画一张像!”赛金睛道:“白天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找我画?天都这么黑了,我也累了一天了。”那人又大笑道:“天不黑下来,我还不来找你呢。只要你给我画,我付你白天两倍的工钱!”赛金睛好奇地问:“这倒怪了,为什么要等天黑了才找我画像?”
  
  “少啰嗦!”那人突然一下子变得凶神恶煞似的,“你如不给我画,小心我要了你的命!”赛金睛的肚子上突然感觉到一阵冰凉,一把刀子顶住了他。赛金睛心里“咯噔”一下:此人果然送上门来了,只是想不到这么快!
  
  “好,我……我给你画!”赛金睛装作害怕的样子,忙不迭地应承。他重新拿出笔墨纸砚,摆到桌上。那人将脑袋凑到赛金睛的面前,赛金睛伸手摸到一顶竹笠,接着又往下摸到一缕薄纱。那人摘下竹笠让他继续摸。赛金睛摸了他的额头,又摸鼻子再摸嘴,又摸到脖子后面……他的手突然一抖,浑身一颤,几乎跌倒在地上。“你……你怎么了?”那人厉声责问。
  
  赛金睛什么话也没说,心里一阵发酸,他在那人的脸上摸了好长时间,自从给人作画以来,他还从没有用这么长的时间摸过别人的脸。那人的脸皮冰冷,血筋暴突,可见其虽然外表强悍,内心终是虚弱孤独的啊!
  
  “你是不是从小没了父亲?”赛金睛突然问。那人一下子笑了:“老家伙还会摸卦啊!嘿嘿,父亲倒是有一个,只不过是个假的!”赛金睛一愣:“假的?”“你咋这么笨,后爹呗,前年已经死了!”那人有些不耐烦了,“喂,老瞎子,我说呀,你为何迟迟不替我作画,难道我的脸难画不成?”赛金睛叹了一口气道:“不……不难画,孩子,我得替你摸仔细了,不能有一处差错,我要给你画张天下最好的像,这样,老不死的我才能对得起你这两倍的工钱啊……”“嗯,这还差不多。”那人嘿嘿笑了。“不过,”赛金睛又道,“你这像一时半会画不好,你先回去,后天晚上你来拿画吧!”
  
  “不行!”那人道,“你跑了怎么办?”赛金睛苦笑道:“我一个老东西还能跑到哪里去,到哪儿还不是替人画像挣口饭吃?”“那好,后天晚上见!”那人气呼呼地将黑纱罩在了脸上,身子一纵,一闪没影儿了。
   赛金睛仔细听那人走远了,这才关上门,他背倚在门上,身子发软,一下子瘫倒在了地上,双手掩面放声大哭起来……
  
  三、绝命一家人
  
  第二天,赛金睛一天都没出摊,他躺在床上不吃不喝,一夜之间,头发似乎全白了。
  
  第三天的上午,赛金睛支撑着从床上爬了下来,他坐在了桌边,狠了狠心,替那人画起像来。画完,叠起来,卷成一个小筒,然后唤出那只斑点狗,将那小纸筒系在了狗脖子上,拍了拍小狗的后腚,喃喃地道:“去吧,去吧……”那小狗很听话地前腿一跃,迅速蹿出了大门,眨眼就没影儿了。
  
  事后,他又给那人重画了一幅像。
  
  天,渐渐黑了下来,赛金睛怕那人找不到门,特地跑到大门外,挂了一盏灯笼。他转身回到屋里,突然身后有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哈哈,老瞎子,我来了,我的画像呢?”
  
  赛金睛叹了一口气,取出画像,在桌上铺开,那人撩开罩在脸上的黑纱,看着自己的画像,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竟像孩子似的拍起了手:“哈哈,不错不错,我娘看了准高兴坏了!老瞎子,借笔一用!”他从赛金睛手里接过笔,将画像翻过来,写上了一个地址。临了,又将画小心翼翼地卷了起来,藏在了怀里。“给你钱!”那人将一袋银子扔在桌子上,转身欲走。
  
  “慢!”赛金睛突然喊了一声。那人一愣:“怎么了,是不是嫌钱少了?”赛金睛的口气软了下来,哀求似的道:“你……能不能将脸再给我摸一下……”那人像看怪物似的上下打量着赛金睛:“嘿,老瞎子,你有毛病啊,摸脸还摸上瘾了?老子没空和你磨叽,走了!”“不,”赛金睛一把拉住他,“孩子,我是你的父亲啊……”
  
  “什么?你是我父亲?”那人突然僵住了。赛金睛哽咽道:“好啦,你走吧,快……我已经报告杭州知府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啊!”“老东西,”那人勃然大怒,“你还真能忽悠人,看来我今天非杀你不可了!”说着,那人“嗖”一下从腰中抽出一柄寒光闪闪的刀子,直奔赛金睛刺来。赛金睛坐在一旁竟不躲不闪,引颈受死。
  
  岂料,只听“嗖”的一声,一支飞箭射中那人的手腕。与此同时,哗啦啦由屋外拥进一伙捕快来,为首一人,正是那天在茶楼求见赛金睛的黑脸大汉。黑脸大汉冲着那人大声喝道:“花面狐,你已经跑不了啦,还不快快受降!”
  
  那个被称作花面狐的,一见身份败露,冷不丁地掀开罩在脸上的黑纱,从腰间抽出一柄长剑,呼啸一声,正欲向身边的一个捕快刺去,说时迟,那时快,黑脸大汉将手一扬,一支飞镖又击中他的前胸。“啊——”随着一声惨叫,花面狐踉跄跌倒在地。一伙人扑上前将他用绳索缚了。赛金睛连滚带爬到了花面狐的身边,哭喊道:“阿志,我的儿啊……”
  
  他这一声喊,将所有的人都震住了。花面狐听叫自己的乳名,更是吃惊:“你……你真是我的父亲?”
  
  原来,早在三十年前,赛金睛娶了一个妻子,名叫白如玉,是当地出名的美人儿。一年后,他们生下一个孩子,取名阿志。当时,阿志长得又黑又瘦,体弱多病,赛金睛怕他活不长,便听从了一位算命先生的话,将自己的名字刺在了儿子的脖子后面,意思是父子同命相连,生死在一起。日子长了,阿志脖子后的字虽然有些淡了,但用手一摸,痕迹却很清晰。
  
  哪知时隔不久,赛金睛便遭人暗算,被刺瞎了双眼,回到家里,这才发现老婆和孩子又被人抢走了……这以后,他几乎寻遍各个角落,却一直没有找到他们母子俩。几十年过去了,赛金睛每次给人摸脸画像时,总是习惯性地摸一下脖子后面,总希望能在那摸到自己的名字,找到儿子阿志。
  
  前不久,赛金睛来到杭州,被人带到茶楼,要见他的这个黑脸大汉,正是知府衙门里的捕快头目张虎。张虎告诉他,这些年来,江湖上出现了一名飞天大盗,绰号叫“花面狐”。此人来无影去无踪,各地官府多次派人追捕他,却一直无法将他捉拿归案。最近,有线报禀告杭州知府,说花面狐已经流窜到了杭州,知府当即命张虎想尽一切办法,一定要将花面虎拿下。
  
  张虎接到命令后,经过细访,发现这花面虎虽然在外作恶多端,却是一个大孝子。因他有数案在身,不敢回家,每年接近年底时,都要请人给他画一幅像,寄给在家的老母亲,以报平安。恰在这时,名闻江湖的画像高手赛金睛到了杭州,张虎突然想起一个“请君入瓮”的计策——为掩人耳目,找瞎子画像,是最安全的方法,花面狐多半会找瞎子画像。便暗中派人将赛金睛邀到茶楼,请他配合自己,好一举拿下飞天大盗花面狐。
  
  赛金睛本是一个好侠仗义之人,当时听了张虎的请求后,一口答应了下来,想不到第二天一出摊,就被花面狐盯上了。狡猾的花面狐躲开了潜伏在周围的捕快,为了尽孝还是冒险跟踪到了赛金睛家里,他没有料到一个瞎子竟有如此神功,生生把自己送上了绝路;而让赛金睛想不到的是,在他给花面狐摸脸时,竟然一下子摸到了当年自己给儿子在后脖子上所刺的名字——霎时,他像五雷轰顶一般,两眼一黑,差点昏死过去……
  
  “父亲……”真相大白,花面狐阿志扑到赛金睛怀里嚎啕起来,“既然你已经认出我是你的儿子,为什么还要将我送到官府手里啊,为什么?”“儿子,”赛金睛紧紧地搂着儿子,泣不成声地道,“为父对不起你,从小就让你失去了父爱,可……可你做的坏事太多了,为父也没法子救你呀……”
  
  一个月后,赛金睛按着画像反面写的地址,找到了妻子白如玉。听完赛金睛的讲述,白如玉的泪水决堤,她喃喃地道:“这一天我早知道会来的。可怜这孩子啊,自从失去你这个父亲以后,性格大变,谁也管不住他……”
  
  当天晚上,白如玉趁着赛金睛不备,偷偷地用一条白绫结束了自己的性命。
  
  这以后,江湖上再也没有了赛金睛的消息。有人说他出家了,也有人说他手拿白如玉上吊用的白绫跳了绝命崖……  

故事会在线阅读排行

故事会在线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