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故事会在线阅读

1890年的泥巴传奇_民间故事在线阅读

来源:故事会在线阅读作者:时间:2018-06-30 22:32:46手机版

 没有硝烟的战场
  
  清光绪十一年,按公历算是1885年,此前的汉口布匹市场,是三种布鼎立,各有千秋。这就是上海产的阴丹士林布,日本产的三洋布,以及汉口本土产的土布。阴丹士林布与三洋布都是宝蓝色,但阴丹士林布色彩均匀,且不褪色;三洋布色彩一般,褪色,但质地却细腻些;土布是由本地产的土坯布染色而成,色泽斑驳易褪,织纹粗糙,却便宜耐穿。这就形成了三种布的不同价位,适应了汉口不同层次的市民需要,因此它们才能够井水不犯河水,并存于汉口的大市场。
  
  但是,到了1885年,这种长期形成的市场布料格局陡然起了变化,原因是北京的谦祥益布店来汉口设立分店了。
  
  北京谦祥益布店,在全国共有七处分店。老板孟传珠将眼光瞄准了江汉之交的汉口大市场,拨银5万两,将他的独子孟继富派到汉口,筹备第八家分店。
  
  孟继富也的确没有辜负其父的厚望,从他1885年秋在汉口汉正街的仁和街开设谦祥益布店起,到1889年一共才5个年头,就已经让谦祥益生产并销售的宝蓝官布、宝蓝竹布、宝蓝洋布名满汉口,号称三宝蓝布,声名远播到荆襄、陕川、湘赣一带,吸引那儿的客商纷纷来汉口进货。
  
  在谦祥益来到汉口要分一杯羹的新形势下,汉口布匹市场的格局自然要起根本性变化,上海产的阴丹士林布,退出了汉口市场,本地产的土坯布转向以供应谦祥益再加工为主。不愿退出市场的,只剩下一家日本人开的三洋布店。日本人在汉口经营既久,是不会轻易认输的,而三洋布店的地址,就在汉口六渡桥一侧,距仁和街不远,只要放眼一看,彼此都可望见。这就注定这两家店谁也不会善罢甘休,必有一番你死我活的恶斗。
  
  三洋布店的总店在日本大阪,老板叫三和久之远,一般人嫌他的名字别扭,便干脆叫他三和拉倒。此人四十多岁年纪,秃头、蓄仁丹胡,常穿件日本和服,手里却端着个中国铜水烟壶,颇有点不伦不类。但是,这个三和可不是一盏省油的灯。
  
  三和从1890年3月起,对谦祥益发起了一轮又一轮进攻。当时汉口市场的布匹价格,以每匹布长2丈、宽1尺2、重约3斤的而言,平均售价是纹银0。3两。三洋布店是洋机织的布,又是从日本运来,卖得贵些,每匹原售0。35两。谦祥益的洋布实际是由本地土布染整而成,虽然质量不逊洋布,却只售0。25两。三和就将三洋布店的布也降到了0。25两一匹。
  
  听到三洋布店降价的消息时,孟继富正在店堂后侧的会客室,与一位姓陈的四川客商喝茶谈生意。他放下手中的茶杯,平心静气地对传话的伙计说,传我的话,咱店的布都卖0。2两纹银一匹,就从现在开始。
  
  孟继富眼光一瞟,看到那位姓陈的川商似乎坐不住了,便微微一笑地对伙计补充说,记住,还有一句话,不要传漏了,就是给这位陈先生的货,也都按新价重算,不得有误。
  
  就在孟继富降价的当儿,三和应声又降了,每匹布卖到了0。2两纹银……
  
  谦祥益与三洋的这场拉锯战,杀得硝烟弥漫,难解难分,直到双方都降到了0。15两白银一匹。三洋从日本大阪先后两次调来价值30万两纹银的货物,谦祥益从天津与山东分别调来价值40万两纹银的货物,统统投入了汉口市场。倒是汉口的老百姓,每日价两个店轮流跑,便宜布买了不老少,得到了实惠。
  
  潜伏深入为偷泥
  
  5月中旬的一天,有手下人向孟继富报告说,老板,这么一斗,顾客倒是盈门了,咱们自己生产的布,加上总店调来的布,都有点供不应求的势头,特别是染房,实在是劳力不足,能不能让染房招四个学徒,应个急?孟继富想了想,便答应了。
  
  手下人一走,孟继富就纳闷起来:三和这家伙也太邪门了,俗话说得好,强龙敌不过地头蛇,他是犟个啥?有情报说,现在三和再没货从日本运来,凭他店里的那点老本,折腾不了几天了,哪里会是谦祥益的对手?孟继富想,三和既然明知道拼不过,却又不肯撤退,还是要往死胡同里钻,是不是另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打算?
  
  于是,孟继富决定走出店门,到茶馆酒肆去,同那些与三和有来往的商人接近,听听消息,摸个底儿。说起来,中国人到底是向着中国人的。这个摸底,还真没费什么劲。
  
  这些人告诉孟继富,三和一开始自然是因为不愿意放弃汉口市场,到后来眼看大势己去,另一个念头就起来了。说来好笑,这念头简单地说,就是摸不着母鸡,能拔到一根母鸡毛也是好的。三和想得到几块谦祥益货真价实的泥巴,好带回大阪,给他铩羽而归挽回点面子。
  
  谦祥益的泥巴到底是怎么回事,竟能让三和如此看重呢?
  
  原来,谦祥益将民间织的土坯布买回去后,都要重加平整,然后用一种特殊的泥巴将土坯布两面糊平实了,露天晾上两天,这才三进染缸,轮番上色。外面传说极其神乎,说谦祥益不仅染料有秘密,尤其是泥巴的秘密更大。
  
  谦祥益卖的宝蓝布,色泽均匀鲜丽不褪色,效果比德国闻名世界的染料阴丹士林还好,就是因为经过了泥巴糊平这道工序。而日本,当时的染布技术是没有过关的。因此,三和想,他如果能带上几坨谦祥益用的泥巴回国,经过化验得出泥巴的化学成分,再仿制出来,用在本国的染色工艺上,岂不是成了有功之臣?
  
  得此消息后,孟继富不由想起染整场招工的事,便特意到汉口与黄陂交界处的岱家山去了一趟,那儿正是谦祥益的染整场所在地。他在周工头的陪同下,特意召见了那四个新近招进来的学徒。
  
  四个还不到16岁的娃儿,一字儿站在了孟继富的面前。其中有一个辽宁口音的,长得平头蹙额,细眉长眼,个子稍矮,见了孟继富缩着脖子,害怕极了。孟继富就特意与他多聊了几句,问了他家里的一些事儿,才让他与那三个徒弟一起回了。然后他问周工头,学徒中怎么会有这个辽宁口音的?周工头说,他是贺老板担保招进来的。孟继富道,我看这辽宁孩子有点蹊跷,你得盯着点。当然,只要你在培养学徒上按老规矩办,也出不了什么大事。贺老板是咱们的大客户,大概与三洋也有点生意上的往来。他保的人,咱们没有不招的道理。
  
  孟继富视察染整场才过5天,他的怀疑就得到了证实。这天傍晚,周工头气喘吁吁地从岱家山跑到汉口,一连声地顿脚道,那辽宁娃儿跑了。
  
  孟继富问,何时跑的?带走了咱们的什么东西没有?
  
  周工头上气不接下气道,今天中午跑的。看到的人说,他是甩着空手尥蹶子跑的,打着赤膊,连咱们的工作服都没敢穿,一会儿就跑得他娘的没影没踪了,看来啥子也没顾带上。
  
  孟继富这才笑着说,跑了就跑了吧,他又没写卖身契。你知道他是哪儿人吗?敢情你到现在还蒙在鼓里哈,这小子不是辽宁人,他是在辽宁长大的日本人。
  
  周工头不由瞪着眼睛问,那日本人跑到咱们这儿当学徒是要图个啥?
  
  孟继富说,我看是为了泥巴呀,就是那染布用的泥巴。是三和派他来弄的。没偷成泥巴当然好,就是偷去了,也没关系,成不了三和的救命符。
  
  宽宏大度送泥巴
  
  几天后的一个早晨,谦祥益的大客户贺老板说是受三和委托,给孟继富送大红请柬来了。三和约孟继富于当日晚上7点,到六渡桥的湖南福庆和酒店二楼雅间内小聚。
  
  孟继富问,贺老板,能否将三和请客的用意透示一二?
  
  贺老板道,据我看,他是要关门大吉回日本了。在回日本前,他找你是要请你这个与他拼了命的,救救他的命。
  
  孟继富不由笑笑说,不是请我救他的命,是想请一样东西救他的命吧?为这样东西,贺老板可没少费精神,还保过一个日本崽进咱谦祥益吧?
  
  贺老板脸一红说,我这事儿是办得不地道,你孟老板既然识破了,就大人大量,放我一马吧。
  
  到了晚上,三个人准时聚到了福庆和的雅间,面对满桌菜肴,三和只是一个劲地敬酒。酒过三巡,三和才开腔说,继富君,咱败军之将,不敢言勇,在返国之际,先在此向你道歉了。
  
  孟继富说,三和先生言重了!咱们竞相降价,百姓获利,乃是件大好事。咱要在这里代表咱的客户,感谢你呢。
  
  贺老板也连忙应和道,是的。我本人就两家的都买,再批到外地去,屡获小利。特别是要感谢孟老板,要不是你今日应三和君的邀请赴宴的话,我还当不成陪客,赚不到酒喝呢。只是不知道孟先生既来赴宴,按咱们中国人为客的规矩,有何礼品送给三和君,也好让他回到东瀛作个纪念?
  
  孟继富说,有倒是有,就是不知三和君瞧不瞧得上眼。说罢,掏出一个油纸包放到了桌上,请三和自个打开看。
  
  三和向孟继富鞠了一躬,颤抖着手打开纸包,不看犹可,一看就捧着泥巴朝孟继富弯腰三鞠躬,又哭又笑地泪流满腮。然后,三和掏出一把尖刀,激动地说,这刀就送给继富君了。然后将刀一下子插进了桌面,刀尖入桌寸许,刀把还在一个劲晃悠着呢。就在两人惊讶不已的时候,三和解释说,如果今儿见不到泥巴,或者我不能带上谦祥益的泥巴回日本,我就只有以死谢罪,这刀就是我剖腹自裁用的。现在好了,我回日本有个交代了。
  
  第二天上午,孟继富又亲自陪三和来到岱家山染整场,任他选了几块泥巴。孟继富知道日本人疑心重,他大度送给三和的泥巴,三和不免会怀疑其中有诈,让他自个来这儿尽情地选,他就放心了。同时,也让三和见识了咱中国商人的气度与胸怀。
  
  三和回日本后,有好多人问孟继富,你孟老板就不怕他带去泥巴化验成功,配制出来后,卷土重来,砸了谦祥益的牌子?
  
  孟继富微微一笑道,日本人从来就是个死心眼儿,他认定什么就是什么,其他概不入眼。他们就没想到,我所以如此慷概,是因为我们的泥巴,与咱们的染料、土坯布、染整工序,四者是相互配合相得益彰的。譬如咱们的染料,就全是植物研成,且含有中药的成分。土坯布的性能,保证了经泥巴糊晾后,能更好地上色。染缸又是三进,三次工序各有千秋,因此才能生产出上等的三宝蓝布来。三和回去,就是搞清了泥巴的成分,却与日本生产的布匹、化学染料、染整工序,甚至水质等等,都对不上号,那一切还不是脱裤子放屁,白费劲。
  
  三和回日本后,果然没传出什么动静来,日产的布匹,也还是老样子。他带回日本的那几坨泥巴,仿佛沉入了日本海,毫无消息了。倒是谦祥益的布匹价格马上就回升了,当年利润就达到创纪录的白银20万两。

故事会在线阅读排行

故事会在线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