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故事会在线阅读

追缉贼王 中篇故事最新的

来源:故事会在线阅读作者:时间:2018-06-27 22:25:27手机版

 一个逼真假人,一道窄小暗门,一个亦真亦幻的悲情故事,一对难分难辨的孪生兄弟,这一场斗智斗勇的追捕,如何制胜?
  
  (一)脑袋已经炸开,身子却没倒下
  
  深冬的一天,黄昏时分,三名男子匆匆赶到了江城郊外的一座庭院宽敞的平房前。在巷口,一个商贩模样的年轻人迎上来,凑到其中一个中年人跟前,小声说:“萧队,接到线报后我一直在这儿盯着。苏强和他的同伙就在里面!”
  
  这个装扮成商贩的年轻人叫严昊,是江城刑警队反扒组的得力队员,中年男子叫萧远山,是他们的队长。他们这次要抓捕的对象,便是道上人称“六指神偷”的苏强。苏强可不是一般的偷儿,短短两年时间,他就带出了一支规模庞大、分工严密的“江城纵队”,在由江城开往南方各大城市的长途列车上疯狂扒窃,直搞得人心惶惶。俗话说“擒贼先擒王”,唯有将苏强绳之以法,才能彻底端掉这个猖狂作案的扒窃团伙!萧远山胳膊一挥,队员们马上掏枪,埋伏在了门板两侧。这座平房事先已经侦察过了,没有后门,只要卡死前院,就能将苏强和他的贼子贼孙来个“连窝端”,一网打尽!
  
  “小宋,你带人守住门口,绝不准放走一个!严昊,你跟我进去,任务是掩护我。不到万不得已,不准开枪!”命令一下,萧远山便猛地踢开院门,冲了进去。举目四望,院子里静悄悄的,连个人影都没有。萧远山当机立断,大步奔向紧闭着的房门。“不许动,我是警察!”然而,就在萧远山一脚踹开门的同时,只听一阵“哒哒哒”的射击声陡然传来——
  
  不好,苏强手里竟然有近距离杀伤力极大的美制M3冲锋枪!这种枪,曾在中国解放战争、朝鲜战争中广泛使用,因其价格低廉,携带轻便,至今仍是南美以及东南亚等地军火黑市上的抢手货。严昊平素最喜欢摆弄枪械,单听枪声便能分辨出是什么型号的枪支。震惊之下,严昊看到萧队一下子怔住了。胸口上,鲜血汩汩涌出!
  
  “萧队——”严昊大叫着扑上,余光里瞅见可恨的苏强正抱着冲锋枪,得意忘形地咧嘴大笑。严昊是刑警队弹无虚发的神枪手,怎能给对方再次开枪的机会?毫秒之间,严昊已抬臂举枪,果断地扣动了扳机!
  
  “砰——”
  
  子弹呼啸着破空而出,又稳又准地击中了苏强的眉心!
  
  但令人惊愕的是,苏强的脑壳已经炸开,身子却没倒下!胸部中弹的萧远山萧队也没有倒下,还拍着脑门喊叫起来:“苏强跑了,我们上当了——”
  
  (二)揭开画作,一道窄小的暗门露了出来
  
  萧远山的确上当了,上了无比老道狡猾的“六指神偷”苏强的当!苏强在门板上设置了报警机关,也就是那一阵“哒哒哒”的枪声。而那个抱着M3冲锋枪、射出人造血子弹的“苏强”,不过是个高度仿真的蜡人!门板一开,触动机关,于是,萧远山“不幸中枪”了。
  
  “萧队,这儿有张字条!”随后冲进的队员小宋发现蜡人背后贴着一张纸条。萧远山接过一看,只见上面写着一行小字:“警察驾到,有失远迎,请多见谅。带上假人,回去庆功吧!”奶奶的,这不明摆着是挑衅吗?萧远山愤愤地撕碎纸条,下达了命令:“两人一组,严密搜查。一定要找到苏强的逃跑路线!”
  
  很快,位于墙角的一块地板引起了严昊的注意。弯腰移开,一个地洞出现在眼前。萧远山纵身跳下去,一眼便看到地下室桌子上烟灰缸里的烟蒂还在丝丝缕缕地冒烟。这足以证明,苏强刚离开没多久。可这儿是一间地下室,他是从哪儿逃走的?萧远山凝神四下打量,目光落在了墙壁上挂着的一幅山水画上。揭开画作,一道窄小的暗门露了出来!
  
  “他们是从这儿逃走的。追!”萧远山带队追进了黑黢黢的暗门。几分钟后,一缕黯淡的光线从头顶上照下来。抬头看去,萧远山不禁苦笑不迭。上面,是一只筛网状的马葫芦盖子!当他们在房间里和蜡人“交火”时,听到警报声的苏强早推开盖子,溜之大吉了。
  
  “这个贼头,真是狂妄之极,狡猾之极!总有一天,我要亲手抓住他!”萧远山挥挥手,正准备归队,手机却响了,是在车站做乘务员的妻子孙翎打来的。一按下接听键,便听到妻子小声说:“远山,我发现有名乘客非常像协查通报上的苏强。他去的是2号站台,可能要坐K351次列车!”萧远山急问:“K351次列车几点开?”“15分钟后整点发车。现在已开始检票了。”萧远山一听,迅即按住小宋的肩膀往上一跃,边喊边用力推开马葫芦盖攀了上去:“严昊,快跟我去车站!”
  
  时间紧迫,刻不容缓。警笛嘶鸣声中,萧远山和严昊驾车一路飞奔,风驰电掣般赶往江城车站——
  
  (三)难道你也相信他编的故事
  
  K351次列车缓缓驶出了站台。
  
  在第六车厢内,乘务员帮助萧远山和严昊调换了座位,坐了下来。一桌之隔的对面,靠窗的位置坐着一个30岁左右的男子。他的旁边是位怀抱婴儿的女乘客。而过道里,或坐或站地挤满了人,大多是放假回家的学生。在如此复杂的环境里执行抓捕任务,可谓是难上加难!
  
  萧远山贴近桌几,不动声色地紧盯着对面的男子。男子戴着一副黑框眼镜,鼻下留着一撮小胡子,右手抄在裤兜里。无意中一转脸,看到萧远山在瞅他,眼底不由掠过一丝慌乱。萧远山微微一笑,问:“先生,请问,你是去松峰山吧?”
  
  松峰山是“江城纵队”的老巢。男子略一犹豫,插在裤兜里的手正要掏出,便感觉到腹部被硬硬的东西顶上了。他愣愣地低头一看,不禁神色大变,是手枪!萧远山借着桌几的掩护,已控制了他!
  
  “你姓苏,没错吧?”萧远山又问。男子支支吾吾地回答:“没错。我姓苏。”萧远山笑笑,接着问:“那你的胡子是假的,对吧?”“真的。”男子似乎很无奈地叹口气,苦笑着看向萧远山,“我知道你是做什么的了,可你搞错了。”
  
  搞错了?萧远山逼视着男子,以防止他玩花样。男子侧脸看看身边的女乘客和孩子,随即凑过来,用小得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收起来吧,别吓着孩子。晚上10点才到松峰山,如果你有耐心,我给你讲个故事听?”

没等萧远山同意,男子已幽幽地讲起来:“25年前,有一对双胞胎兄弟被遗弃在松峰山小镇上。因为他们一出生就是残疾,还患有先天性心脏病。8岁那年的冬天,双胞胎中的弟弟病倒了,高烧不退。为了给弟弟治病,当哥哥的只能跪在路边,恳求好心人施舍。那天,雪下得大,风刮得猛,呵口气都能成冰……从早晨跪到下午,哥哥却一分钱都没讨到,还被几个路人踹到了雪窝里。哥哥绝望了。等他回到他们栖身的小破屋时,弟弟已经昏迷过去。他以为弟弟死了,大哭一场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松峰山。后来,他的弟弟又奇迹般醒过来,并被一对来自外地的夫妇收养。那对夫妇心好、善良,不但治好了他的病,还供他上了大学……”
  
  男子的故事讲得很动情,就连旁边的女乘客都听愣神了。不过他的手虽然抽出了口袋,但始终藏在桌下。萧远山思忖片刻,认真地说:“我相信你。如果我们需要你,你会帮助我们吗?”男子沉默了,垂下头许久都没有开口。
  
  “苏先生,我奉劝你一句,背弃道义,好心就会办错事,救人就会变成害人。希望你能好好想想。”说完,萧远山从桌下抽出手站起,看向严昊:“我们走——”
  
  走?难道萧队也相信他编的故事?要知道,这个人长得可和画像上的苏强分毫不差!严昊一脸纳闷。然而,不待萧远山解释,车厢里突然骚动起来,只听有人惊慌大叫:“有小偷!小偷偷了我的钱包和手机——”
  
  (四)从小到大,我就没碰上过好心人
  
  车厢里果真有扒手!那名乘客喊声未落,又有八九个乘客跟着吵吵嚷嚷起来:“我的手机也丢了!”“乘警,乘警,我的钱被偷了!那可是我借来给儿子看病的救命钱啊——”
  
  闻听喊叫,萧远山迅速抬腕看表,此时已是晚上9点50分,再有10分钟,列车就将驶入松峰山站。不用说,得手的偷儿们要在松峰山下车!一旦下车,偷儿们便如鱼归大海、鸟入密林,想抓可就难了!念及此,萧远山忙吩咐严昊去联系列车长,尽快把乘警调到“重灾区”6车厢来。严昊应着,抬脚要往人头攒动的乘客中挤,却见一个小伙子边骂边挤向车厢衔接处的下车口:“我的钱包也丢了,这是辆贼车!大家让一让,我去找列车长,让他给大家一个说法!”
  
  惶惶不安的乘客们还真听话,主动让出了路。严昊越瞅越觉得不对劲。小伙子口口声声说也丢了钱包,可怎么还在偷笑?想着,严昊冷不丁地伸手,一把揪住了小伙子的脖领子。小伙子用力一挣没挣脱,腰里却哗哗啦啦地掉出几部手机来!
  
  “贼喊捉贼,你玩得不错啊!”严昊冷哼着来个反关节小擒拿,干净利落地将小伙子制服在地,接着去掏手铐。孰料,车厢衔接处忽地传来一声喝叫:“放开他!快放开他——”
  
  循声望去,萧远山和严昊同时一惊:竟是一个和萧远山对面的乘客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子!他才是真正的贼王苏强!更让人惊愕的是,苏强手握尖刀,已挟持了一位等待开门的女乘务员!
  
  “苏强,放下刀,不要胡来!”萧远山一面沉声警告,一面慢慢靠近,试图寻找机会,将对方一举拿下。可苏强生性狡诈,岂会给他留下破绽?眼看萧远山越靠越近,苏强狞笑着手腕加力,锋利的刀刃抵上了女乘务员的颈动脉!
  
  情势瞬息万变,适才还闹成一锅粥的车厢内霎时安静下来,静得足以令人窒息!萧远山停下脚步,说道:“你放了人质,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如果顽抗到底,你只能是自寻绝路——”“少他妈废话!你先放了猴子再说!”苏强目露凶光,讨价还价。
  
  他口中说的猴子,便是严昊擒住的那个扒手。萧远山略一思考,刚要让严昊放人,松峰山车站到了。列车甫停,苏强便胁迫着女乘务员打开车门,率先跳了下去。可不等站稳脚跟,苏强傻眼了:亮如白昼的灯光下,接到报警的当地警方已将站台围了个水泄不通!
  
  “退后!都给我退后!”苏强变得愈加狂躁,握刀的手也在不停地抖动。必须尽快救出人质!想着,萧远山指指四周,说:“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来看,你只是涉嫌扒窃犯罪。可你要一意孤行,伤害人质,很可能会搭上性命!苏强,我可是好心劝你。孰轻孰重,你不会心中没数吧?”苏强一听,咬牙切齿地说道:“你好心?哼,从小到大,我就没碰上过好心人!你给我站住,你再走一步,我就杀了她!”
  
  “杀了她?呵呵,你只是个扒手,我想你不会杀人。”萧远山不紧不慢地说着,又迈进了半步。他这是在赌!只要苏强稍有放松,他就会扑上去!站台空旷,无法埋伏狙击手,而且四处是人,开枪极有可能会伤及无辜,唯有近身搏击才是上策。但让他始料不及的是,性情偏执暴戾的苏强在走投无路之下,竟然想伤害人质,同归于尽!
  
  “大哥,别冲动!我是苏刚,到我这儿来!”万分危急之际,蓦地,响起了一个男子的大喊声!萧远山扭头看去,一颗心登时悬在了嗓子眼里!
  
  此刻,苏刚,苏强的双胞胎弟弟也做出了疯狂之举——夺走了坐他身旁的那位女乘客的孩子!
  
  (五)背弃道义,救人就会变成害人
  
  弟弟?果真是弟弟苏刚!苏强一看,顿时欣喜若狂,快速胁迫着女乘客靠到苏刚身边,惊问:“弟弟,你还活着?”
  
  “我不光活着,我还知道你今天一定会回松峰山。因为明天是我的祭日,你不会不去看我的。大哥,你一点都没变——”
  
  说着,苏刚禁不住泪流满面,抬手去摸苏强的脸。突然间,他的手倏地改变方向,猛力推开架在女乘务员脖颈上的尖刀,紧接着把孩子往乘务员怀里一送,大叫:“快跑——”
  
  “严昊,上——”眨眼间,萧远山已飞身上前,死死控制住了苏强。众警察一拥而上,将贼王苏强擒了个结结实实!任务完成,萧远山如释重负,真诚地看向苏刚:“谢谢你。”
  
  “不用谢。我也是在救我哥哥。本来,我准备上车接应我哥哥,认下他后带他远走高飞的,可正如你所说,背弃道义,救人就会变成害人。我不想看着他越陷越深,一辈子背着罪名生活。等他明白了这一点,我想,他会原谅我的。”苏刚正说着,那个被挟持为人质的女乘务员笑着走来,冲苏刚伸出了手:“对不起,我误会你了——”
  
  原来,这个女乘务员便是萧远山的妻子孙翎。她误把苏刚当成了苏强,不等萧远山赶来便跟着上了车。车厢内发生扒窃案后,为防止扒手逃窜,她果断地守在了下车口。可歪打正着,竟被苏强挟持,惊心动魄地做了回人质!这时,严昊也走过来,上上下下打量着苏刚,不解地问萧远山:“我一直没想明白,他们兄弟长得如此相像,你是怎么断定他不是苏强的?”
  
  “这是个秘密。藏在桌下的秘密。”萧远山呵呵一笑,不再作解释,这可急坏了严昊。苏刚回过神来,摘下手套握了握孙翎的手。严昊这才惊讶地发现:苏刚藏在手套里的右手只有五根手指,而贼王苏强,却是号称“六指神偷”!

故事会在线阅读排行

故事会在线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