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故事会在线阅读

越狱赌局 中篇故事最新好看的

来源:故事会在线阅读作者:时间:2018-06-25 22:10:24手机版

 戒备森严的监狱,越狱犯公然挑衅:就算自己回来,照样可以在密室轻松出逃!这个不可思议的游戏背后,有着怎样震撼的真相?
  
  1。颁奖典礼上的意外
  
  凯奇·托马斯在圣文森监狱干了25年的监狱长。在他任职期间,监狱管理井井有条,没有发生过一起越狱事件。市里为了表彰他的卓越成就,决定举办一个典礼,由市长亲自为他颁发象征最高荣誉的“金雄狮奖章”。
  
  典礼那天,会场非常热闹,托马斯红光满面地跟每个人打着招呼。市长走上演讲台,取过奖章,正要给托马斯佩在胸口,突然,一个狱警从门外气喘吁吁地跑进来,凑在托马斯耳边上说了句什么,托马斯立即神色大变——3158号犯人越狱了!
  
  “笑话,这是绝不可能的。没有一个犯人可以从圣文森监狱逃走!”说着,托马斯怒气冲冲地走下颁奖台,直奔监狱。
  
  3158号犯人叫博古特,是个身体壮实的年轻人,不久前因为盗窃罪被判入狱五年。托马斯来到博古特的牢房,里面空空如也,狱警抖开博古特的一堆衣物,一张纸片飘了出来,上面是博古特的笔迹:亲爱的监狱长先生,你不是经常骄傲地自夸没人能从圣文森监狱越狱吗?如今当你看到这张纸条时,我已经坐在监狱外的咖啡馆,享受自由的空气了。
  
  托马斯差点气晕,他不明白,监狱里的防越狱系统是世界上最先进的,每个角落都有摄像头二十四小时监视,博古特是怎么逃走的呢?
  
  托马斯立即来到监控室,调出了昨晚的监视记录。录像的画面上显示,博古特和其他犯人一样。在晚上九点钟走进了牢房,然后洗漱完毕,便倒头睡着了。大约凌晨时分,画面突然中断了十分钟,等再次显示画面,博古特脸朝里,还是在蒙头大睡,但是睡姿一直没变,早上狱警来查房,发现被子里只有一堆脏衣服和一个足球。“这个混蛋一定是利用那十分钟,做了伪装后逃走的!,,托马斯咬牙问狱警丢失画面的十分钟,到底出了什么事。狱警吞吞吐吐地说,监狱里的电线突然短路,维修用了十分钟。
  
  这个博古特,早不越狱晚不越狱,竟然挑了托马斯的典礼这天,这简直就是挑衅。面对记者们的采访,托马斯勉强笑着说:“这纯粹是个意外,圣文森监狱的管理没有一点问题。”
  
  但是让托马斯没想到的是,他的话音刚落,口袋里的手机响了,里面传出嘿嘿的讥笑声:“监狱长先生,今天的典礼上您过得还愉快吧?”
  
  “博古特,你这混蛋!”托马斯又惊又怒,不禁叫了出来。打来电话的正是刚刚越狱的博古特,他在电话里向托马斯发出挑战,扬言他能轻松从圣文森监狱里逃出无数次,如果托马斯不服气,他们可以打个赌。博古特说:“我可以投案自首,让警察把我再次关进圣文森监狱,但是用不了几天,我会再次成功越狱。”
  
  托马斯怒吼:“这不可能,如果你落到我手里,你永远都别想再出去。”
  
  博古特不屑地在电话里说:“别说大话,你敢打赌吗?”托马斯说当然敢,如果他输了,他就把市长颁发给他的那枚金雄狮奖章输给博古特。
  
  “好,一言为定!”博古特说完,得意地一笑。
  
  2。博古特再次越狱
  
  托马斯和博古特的奇怪赌局很快登上了各大报纸的头版,记者们拥到监狱大门口,请求采访博古特。迫于媒体压力,狱方勉强把博古特带到了记者面前。“博古特先生,你是用什么方法逃出铜墙铁壁的圣文森监狱的?”“请问,你为什么要向托马斯监狱长发出挑战?”一只只话筒伸到博古特面前,博古特面露微笑:“记者先生们,至于我越狱的方法,我无可奉告,但是我向你们保证,你们很快会在监狱外面见到我的。”
  
  博古特这次越狱让托马斯丢尽了脸面,他吩咐手下,一定要加倍看守好博古特,不论他走到哪里,哪怕是上厕所,都要有专人跟随。
  
  一星期很快过去了,博古特看上去一切正常。又过了一星期,博古特还是毫无动静,那些日夜紧张地盯着他的狱警都觉得有些无聊了。但是托马斯却不敢懈怠,他心里明白,博古特是在故意装老实,说不定现在他心里已盘算好怎么逃跑了呢。
  
  果然,这天上午,博古特说要去卫生间,两名狱警带他来到卫生间门外,博古特进去了,两名狱警则在门口抽烟。卫生间有很厚的混凝土墙壁,只有一个20厘米大小的透气窗,窗口还安装着两层铁丝网。但是大半天过去了,博古特还没有出来,两名狱警感到情况不妙,赶紧推开门,却发现卫生间里空空如也,早不见了博古特的影子。
  
  托马斯得到消息后,面色惨白地赶了过来,他仔细检查了卫生间里的每寸地方:墙壁完好、铁丝窗完好、天花板完好……整个房间除了米粒大小的铁丝窗空隙,没有一点透气的地方,可那个空隙连大一点的甲虫都飞不出去,博古特是怎么逃走的呢?
  
  博古特再次越狱成功的消息很快传了出去,这让市政府很是恼火。
 托马斯被市长骂得狗血喷头,刚走出市长办公室,博古特又打来了电话:“监狱长先生,你什么时候把奖章给我啊?”
  
  “你这个杂种,你到底是怎么逃出去的?”托马斯大吼。电话里传出“哧哧”的笑声:“这个我可不能告诉你,不过,你有没有兴趣再跟我赌一把?”博古特说,这次他仍旧自动回到监狱,然后想办法再逃出来。
  
  “如果输的人还是我呢?”托马斯压住怒火说。博古特沉吟了一下,说道:“那你就在报纸上刊登一个启事,就说凯奇·托马斯监狱长是一头蠢驴吧。”
  
  3。博古特三次越狱
  
  狱警与囚徒的第二次赌注引来了更多人的关注,各家报纸都开辟了专版,对此事做跟踪报道。许多地下赌博公司瞅准时机,推出了竞猜博古特能不能再次成功越狱的赌注。赌金最后竟然累积达到上亿美金。
  
  但是这时的圣文森监狱内却是如临大敌,托马斯吩咐狱警弄来了一个全金属外壳的铁皮屋,上面只有几个核桃大小的气孔,开关铁门是精密的电子锁,屋内四个角落都有监视镜头对准博古特,狱警日夜不眨眼地进行监控,哪怕一只苍蝇在里面飞动,外面的人员也能看得一清二楚。博古特整天被锁在金属屋子里,吃喝拉撒都不能出来,每天只有两个小时的放风时间,还得戴着手铐脚镣,在几名狱警的严密监视下,才能到屋外呼吸点新鲜空气。
  
  这天,负责监视博古特的人发现,博古特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脸色白得吓人,马上把情况报告了托马斯。托马斯命人打开铁门,看到一股鲜血从博古特的手腕上淌下来,地上有片很小但很锋利的石头碎片,血已经染红了床单。
  
  博古特竟然割腕自杀了!托马斯大叫:“赶快抢救!”监狱的医生闻讯赶来,把博古特抬进了手术室。
  
  两个小时过去了,手术室的门始终没有打开,托马斯心里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打了个激灵,猛地推开门,只见负责手术的医生被人打昏在地,手术台上的博古特已经不见了。
  
  托马斯颓然跌坐,博古特又成功了!但是他始终弄不清楚,博古特到底用什么手段,从一个没有窗子、四面封闭的手术室逃走的呢?
  
  难道他是变成水蒸气,从透气孔蒸发出去的?
  
  呆坐良久,托马斯霍然而起,自己不能这么被一个囚犯耍得团团转,自己要主动出击,而能揭开博古特神秘脱逃之谜的人,也许只有霍金斯了。
  
  霍金斯是从业四十多年的老探案专家。听完托马斯的叙述,霍金斯感到十分有趣:“真有意思,密室蒸发,啧啧,看来我要帮你这个忙了。”
  
  4。秘密即将揭露
  
  霍金斯来到监狱,先检查了监狱的各种防越狱设施,发现一切正常,没有纰漏;之后他又调查了每个狱警,甚至是监狱长托马斯,排除了有内奸帮助越狱的可能:最后,他来到博古特三次奇异消失的地方转悠了半天——牢房、卫生间、手术室。
  
  他东瞅瞅西瞧瞧,一会儿蹲在地上看着下水道口愣神,一会儿抬头呆呆地望着天花板,一会儿收集一些东西,小心翼翼地放进携带的瓶子里,分类贴上标签。然后他让托马斯叫来每次博古特脱逃后,最先发现情况的狱警,问发现博古特消失后,现场有哪些不寻常的景象。
  
  第一次发现博古特从牢房消失的狱警说:“现场与往常没什么不同,房间里床铺被褥还是在原地,灯依旧亮着,换气扇嗡嗡作响,水池的水龙头哗哗淌着……”突然,狱警吞吞吐吐地说,要说不同,只有水池的水龙头开着,这令人奇怪。监狱有节水规定,不允许犯人浪费水,但是在现场,水龙头却被拧开到最大,水池里的水都溢了出来。
  
  霍金斯点买,迅速用笔在纸上记下了一些符号。发现博古特从卫生间消失的狱警说:“那个卫生间也没什么异常,说到不同,就是用来冲洗地面的水管开着。”这时,托马斯也说,博古特消失的手术室,水管也开着。霍金斯一一写下,然后把记满东西的字条塞进口袋:“谢谢大家,也许过不了几天,这位能像鬼魂一样消失的博古特先生的秘密,就会揭开。”
  
  三天后,霍金斯接到了托马斯的电话,说博古特又来了电话,想继续和他玩猫捉老鼠的越狱游戏。霍金斯笑说:“答应他吧,这次这只老鼠也许会现出他的原形的。”
  
  随后,他来到了圣文森监狱,见到再次投案的博古特。
  
  霍金斯端了一杯咖啡给他,开口说:“我一直很奇怪,你和托马斯监狱长的赌博,目的是什么呢?”
  
  博古特摇头:“抱歉,我不想告诉你。”霍金斯点头:“那好,既然这样,我再问你第二个问题,你是否听说过,在南美的热带丛林里,生活着一个叫‘苏拉门斯’的古老部族?”
  
  霍金斯的话一出口,博古特脸色微微一变,但随即恢复正常:“苏拉门斯是什么东西?我不知道。”
  
  霍金斯接着说,他在二十多年前,曾经和朋友到南美旅行,在他们徒步穿越丛林时,遇到了一个古老的奇怪部族。这个部族的人有着奇异的遗传基因,他们的妇女怀孕分娩,生下的几乎都是多胞胎,有双胞胎、三胞胎,甚至是五胞胎、六胞胎。更让人奇怪的是,这些多胞胎模样惊人相似,仿佛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几天前,他在翻阅博古特的资料时,竟然发现博古特的老家就在南美的那个丛林附近,他一下子想到了那个神奇的苏拉门斯。“如果我猜得没错,你就是苏拉门斯人。”霍金斯说。
  
  博古特只是连连摇头:“我不是苏拉门斯人,但是我不明白,苏拉门斯人和越狱有什么关系呢?”
  
  霍金斯说:“你不用否认,你不但是苏拉门斯人,而且你也是多胞胎,你应该有好几个长相一模一样的兄弟。”
  
  博古特手一抖,杯子拿捏不住,咖啡洒出了几滴。霍金斯继续说:“而且我肯定,你的这些兄弟里,有三个已经去世了,就是死在这个监狱里。但是他们不是死于谋杀,而是自杀。”
  
 博古特面色怪异,过了很久,才幽幽地说:“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你猜错了,我没有兄弟。”
  
  霍金斯咄咄逼人地说:“你不用狡辩了,我什么都推断出来了。什么越狱赌局,什么密室蒸发,这一切只不过是一场骗局而已。”他告诉博古特,他在勘察博古特越狱的现场时,发现了许多奇特的共同点:那里都是一个封闭的房间,房间里都没有人,或者是有人也晕倒在地,比如手术室;房间里都有水龙头,并且水龙头都是开着的;而且房间里要么没有监视摄像头,要么摄像头失灵,比如博古特第一次“蒸发”时,摄像头曾经因为断电失灵了十分钟。
  
  “因此我断定,每次你要神奇‘蒸发’时,必须具备三个条件,一是没人看到,二是要有流水的水龙头,三是要在泻水的下水道口旁。”霍金斯说完,就见博古特面部的肌肉不由自主地抽搐了几下。
  
  霍金斯步步紧逼:“这三个条件和你越狱有什么关系呢?我想你是不会自己说的,那我就替你说吧。你前三次越狱,现场都清理得很干净,几乎没留下什么蛛丝马迹,但是我费了许多工夫,还是在一处下水道附近的墙壁上,采集到了一滴干涸的液体痕迹。经过化验,那是一种腐蚀性极强的液体和血液的混合物,我查阅了电脑里的所有资料,终于发现,那种腐蚀性液体竟然是一种植物的汁液,这种植物就是生活在南美丛林的一种罕见肉食性植物——地狱花。地狱花也叫食人花,它的汁液能提炼出一种药物,这种药物洒在人体上并没有多大伤害,但是一旦接触人体血液,它就会在几分钟内,把一个活生生的人腐蚀成一摊血水。”
  
  博古特脸色惨白,霍金斯继续说:“你很聪明,你明白,要想从一个铜墙铁壁般的密室内逃跑,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如果自己的身子化成了血水,之后无声无息地被水流冲刷进了下水道里,不留下一点痕迹,人们就以为你已经成功逃跑了。但是一个人化成血水后,怎么能再次复活呢?既然世界上没有鬼魂,那么最可能的就是,你,博古特,有几个长相酷似的兄弟,第一个死后,第二个冒充,第二个死后,第三个又冒充。”
  
  “别再说了!”博古特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瞪着血红的眼睛大吼。
  
  霍金斯继续说:“看来我猜对了。你是苏拉门斯人,有几个孪生兄弟,为了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来到圣文森监狱,和托马斯监狱长打赌后,再利用地狱花的汁液自杀,以此蒙蔽了所有人。但是我始终不明白,付出了这么惨痛的代价,你到底为了什么?”
  
  博古特颓然跌坐在椅子上,沉默许久,他长叹一口气:“没想到这个把戏被你揭穿了,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真的不是苏拉门斯人,我也没有孪生兄弟,之前死的那三个博古特,和我自己,其实都是真正博古特的影子,我们都是博古特的克隆人。”
  
  5。真相无处告白
  
  三十年前,年轻的博古特是一家科研机构的教授,这年,机构的人发现他竟然用人体细胞进行克隆技术。用人的细胞进行克隆实验是违法的,也违背人类社会的道德底线。为此,博古特被科研机构解雇。但是他不死心,私下里建立了一个秘密实验室,用自己的体细胞进行实验。没想到他竟然成功了,他克隆出的婴孩,与他小时候简直是一个模子里铸造出来的。但遗憾的是,他的技术还不成熟,婴孩寿命都很短。最大的也就能活到二十多岁,最小的只能活几个月,为了弥补技术缺陷,博古特需要扩建实验室,购买大批仪器,但此时的他却身无分文。怎么才能搞到大笔金钱呢?他把眼光放到了用自己的细胞克隆的、已经长成年轻人的四个“博古特”身上。
  
  于是他就密谋了一个惊人的计划:
  
  先让第一个博古特故意犯罪,被关进圣文森监狱。
  
  之后,在一个晚上,第一个博古特趁着监狱停电,站在水槽里,拧开水龙头,然后割破皮肤,用装在假牙里的地狱花提炼的腐蚀药剂自杀。等他全身化为血水后,水流就会把血水冲进下水道,不留丝毫痕迹,以此造成了越狱的假象。从来没有犯人成功越狱的圣文森监狱,竟然有人轻松逃跑,舆论哗然,借此吸引了人们的关注。
  
  之后,第二个博古特上场,重复了第一个博古特的手法,他死后,洗手间里的水流再次洗刷了现场。一个囚徒连续“越狱”两次,让警方颜面丧尽,但是这事也吸引了人们更多的关注,尤其是那些赌博公司,借此推出了博彩赌注,不久赌注金额竟然积累到上亿。真正的那个科学狂人博古特要的就是这个局面,他趁机下了赌注,他知道,自己是不会输的。
  
  第三个博古特上场后,却遭到警方严密看管,一直没机会下手。后来,他灵机一动:手术室里没有监控,并且也有水槽!于是趁着放风时,他偷藏了一块小石子,之后把石子磨锋利,假装割腕自杀。等医生把他推进手术室后,他立即跳起来,打晕了医生,然后从容自杀,手术室内的水槽被再次利用。
  
  然后,第四个博古特,也就是如今这位上场了。“本来,这次赌注也会万无一失,可惜啊,我却遇上了大名鼎鼎的名侦探霍金斯。”博古特满脸沮丧地说。
  
  霍金斯听得瞠目结舌,忍不住摇头:“你们怎么那么傻,为什么要为一个科学疯子的痴心妄想,而白白牺牲你们的生命呢?”
  
  不料博古特却坚毅地说:“我们没有白白牺牲,我们都是博古特身上的一部分,我们的思想是相通的,为了克隆技术,我们情愿献身。再说,我们都有生理缺陷,寿命不会超过二十五岁,现在死和多活几年也没什么分别,为什么我们不选择死得更有价值呢?”
  
  霍金斯知道他们自幼被那个科学狂人博古特灌输了激进思想,早已失去理智。这时,博古特请求似的说:“这个秘密希望你不要告诉其他人,可以吗?”
  
  霍金斯摇头:“不行,克隆技术是违反法律和人类道德的,我必须揭穿这个阴谋。”
  
  博古特思忖良久,突然,他拿起桌上的咖啡杯,狠狠打在自己的一颗牙齿上,那是颗中空的假牙,他迅速从假牙里倒出一粒药片,吞到了肚子里。霍金斯大吃一惊,旋即,一道黑血从博古特嘴角流下:“我一死,你的话……就没人相信了……”
  
  看着博古特慢慢瘫倒的身子,霍金斯大叫起来,几个狱警冲进来,发现博古特早已没了气息。霍金斯明白,博古特说得对,只要他一死,即使自己说出真相,也没人能相信这个天方夜谭般的阴谋。
  
  这时托马斯走过来,疑惑地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家伙怎么要自杀呢?”霍金斯拍了拍老伙计的肩膀,之后说:“咱们去喝杯酒,我告诉你一个不可思议的故事。”

故事会在线阅读排行

故事会在线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