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故事会在线阅读

不能忘了你 中篇故事会最新2018

来源:故事会在线阅读作者:时间:2018-06-15 21:34:57手机版

什么恩,让总书记都接见过的英雄母子十年不懈寻找一个小贩?什么怨,让这个小贩见了英雄母子说的第一句话竟是“你卑鄙,你不是人”!
  
  1。县长急电
  
  江南多雨。梅花镇的雨更多。就在一个暴雨如注的清晨,镇长张志海被一阵紧接一阵的电话铃声吵醒了。“你快准备一下,两个小时后,宋德虎到你们镇!”来电话的是刘县长。这样的天,县长亲自来电话,莫不是出了什么重大事情?
  
  张志海一下子蒙了,脑子飞速地旋转,可怎么也想不起这宋德虎是哪方领导,又为什么非要赶在这么个鬼天气来梅花镇。看张志海没回话,刘县长火了,声音提高了八度,吼道:“张志海,你听到没有?!”
  
  “听、听到了,不过,这、这宋德虎是……”
  
  “混蛋!你看不看书,读不读报?宋德虎是咱们省的英雄,总书记都接见了的,你——”
  
  张志海的汗“刷”地冒出来了。天,总书记都接见了,这宋德虎得是多大的官呀,但是我怎么就不知道呢。电话那头,刘县长补充道:“你他妈就知道整天搓麻。听好了,宋德虎,就是前几天上了‘新闻联播’的那个特级飞行员。”
  
  张志海这才有点印象,噢,大伙聊天时好像说过,有个空军试飞员在飞机出故障的危急时刻,沉着冷静,硬是把飞机安全着陆了。为国家挽回了好几个亿的损失和很多重要的试验数据。可是,他上我们梅花镇干什么来?
  
  想归想,张志海没敢怠慢。匆匆穿上衣服,胡乱撸了两把脸,就急着出门。他要赶快布置,不能耽搁。就这时,手机响了,又是刘县长:“你们那儿是不是有个叫盛国强的?立即找到他!宋德虎要见他!”
  
  盛国强?对,这个人,张志海是太熟悉了。这盛国强是农贸市场一个卖瓜子的。不过,他的生意比别人的都好,因为他的瓜子炒得特别香,现炒现卖,生意火得不得了。只不过这个人脑筋特木,不论是谁,都不能白吃他的瓜子。不论对工商所的,对市场管理员,还是对他这个堂堂镇长,这盛国强都是不给钱不让吃。张志海后来听人说,这个盛国强是有些来头的。十几年前,他曾经是外县一个工商所的所长,也是跺跺脚地皮儿就颤三颤的主儿。后来呢,盛国强因为犯错误被撸了职务,轰回了老家梅花镇。犯的什么错?据说是受贿收了小商贩的几斤瓜子。
  
  这盛国强不仅“底儿潮”,还是个刺头。一直为他瓜子的事儿到处喊冤,不断地申诉,死活要讨个“说法”,连北京都去过。张志海来梅花镇三年了,上边批转下来的盛国强的上访材料就有好几份。
  
  可张志海不明白这盛国强和宋德虎是什么关系,连刘县长都要陪着下来,而且……莫非这宋德虎大雨天的跑梅花镇就为了找盛国强?
  
  2。刺头小贩
  
  事不宜迟,张志海边往农贸市场赶,边给手下的人打电话。赶到农贸市场的时候,市场负责人老齐却摇摇头,说都三天了,没见盛国强的影儿,别是上西天了吧。张志海没心思开玩笑,手一挥,说:“带我上他家!”
  
  好不容易找到了盛国强的家。这是一座简易楼,盛国强家住底层。等叫开门,道明了来意,那盛国强却道:“我不认识什么宋德虎。”说完,“砰”地关了门。
  
  张志海火了,冲着屋里叫道:“盛国强,这是县里省里布置下的事儿。你别拿豆包不当干粮!”
  
  盛国强开开门,露出半张脸,冷冷地说:“爷是长大的!不是吓大的!”
  
  一句话把张志海噎得差点背过气去。在梅花镇这一亩三分地上,谁敢用这个口气和他说话。张志海正琢磨怎么办,巷子口突然传来汽车喇叭声:天,刘县长一行到了。
  
  张志海忙跑过去,和县长一起的还有一个穿军装的,不用说,就是那个特级飞行员宋德虎了。那宋德虎搀扶着一个老年妇女,十有八九是他妈。张志海跑到刘县长面前,抹了一下脸上的雨水,热情地对大伙说:“都准备好了,请领导注意地上滑啊。”边说边给手下人使眼色,让他们再去敲盛国强家的门。
  
  小巷不长,可这一行人在雨天里走得很慢。在这短短的几分钟时间里,张志海才大概搞清这事的起因。原来,当年盛国强在外县当工商所所长时,对宋德虎一家有恩,人家知恩图报,可是找了多少年找不到他。前天,宋德虎在接受电视台采访时又提起这事,说找不到当年的恩人,这辈子心里都不踏实。还是记者有办法,几个小时就搞定了盛国强的行踪住址,也才有了今天的行动。
  
  3。陈年恩怨
  
  又来到盛国强的家。盛国强虽然出来了,但脸上的表情十分愤怒。刘县长快步上前,大声地说:“盛国强同志,你好啊!”说着伸出双手,要和盛国强握手。可盛国强根本不给面子,弄得刘县长一双手伸也不是,收也不是,只是在自己身上搓来搓去。
  
  宋德虎上前,敬了个军礼,说:“叔,还认识我吗?”
  
  盛国强眯眼看了看,又摇摇头。那老年妇女激动地上前,一把扯住盛国强的衣服,说:“盛所长,你真的不记得我了?我是在电影院前卖瓜子的呀。”
  
  闻听这话,只见盛国强浑身颤抖了一下,脸上的肌肉像被电击了似的,一下子扭曲了。他恨恨地盯着这老年妇女,也就是宋德虎的妈妈,一字一句地吐出:“你——卑鄙!你不是人!”
  
  见面的气氛立时突变。空气也仿佛凝固了,只听见雨水“刷刷刷”的声音。
  
  别说张志海,就是刘县长也从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大伙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知说什么好。还是宋妈妈打破了僵局。她仍是扯着盛国强的衣服,声音颤抖地问:“盛所长,我们母子找你,找了十多年,没想到你会这样看我们,我问你,我怎么卑鄙了?”
  
  盛国强什么也不说,只是扭转脸,看着楼道里泛着潮气的墙,一口一口地喘粗气。
  
  突然,宋妈妈“扑通”一声给盛国强跪下了,但是她嘴里仍在说:“你说!你得给我说明白。”
  
  刘县长要搀起宋妈妈,可是老人家就是不起来。刘县长随口说:“怎么回事儿呀,你们……”
没想到这一句问话引得宋妈妈大哭起来。原来,十多年前,宋妈妈的儿子刚刚上小学六年级,可是丈夫突发重病,没了工作,一家人生活立时陷入困境。为了供儿子上学,为了吃饭,宋妈妈就操起了小买卖。什么买卖呢?祖传的炒瓜子。她炒的瓜子又脆又香。瓜子炒好了,上哪儿卖呢?宋妈妈看准了电影院前的广场。但是,卖瓜子没照呀,她一边卖一边提心吊胆地防着工商所的检查。
  
  怕什么来什么。那一天,宋妈妈正卖着瓜子,没料到盛国强带着工商所的人从天而降,被抓了“现行”。瓜子摊被拽翻了,瓜子洒了一地,盛瓜子的笸箩也被扔到了检查车上。盛国强正准备带人撤了,可就在这时,那个帮妈妈卖瓜子的小男孩竟然给盛国强跪下来,他没哭,只是倔强地对盛国强说:“叔叔,你不能这样!”
  
  盛国强说:“小朋友,无照经营是不允许的呀!”
  
  小男孩说:“我爸病了,在床上不能动。我们一家就靠卖瓜子活了。你不能不让我们活!我得上学!学校都能免我学费,你们就不能高抬贵手吗?”
  
  一阵风吹过,吹得瓜子摊旁的几本书本“沙沙”地翻卷响着。盛国强俯下身,随手翻了翻。他看到那孩子的作业十分工整,小红花一个接一个。一杯瓜子只卖一角钱,利润也就一二分钱。可这区区小钱,可能就是他们一家的救命稻草。盛国强想了一会,对手下挥挥手,默默地走了。
  
  可是,副所长薛明不干了,他拉了一下盛国强,低声说:“老盛,你这是纵容无照经营!”
  
  盛国强对薛明的官场习气一直看不惯,冷冷地说:“出了事儿,我兜着!”
  
  走开了十几步,盛国强又折回来,对那中年妇女轻轻地说:“注意影响!”又朝地上努了努,“把地上搞干净了。”
  
  4。恩将仇报
  
  有一天晚上十一点多,盛国强和几个同事喝完酒,骑车回家,路过电影院时,看到环卫工人已经在扫地了,不由对同事说:“咦,环卫工人怎么这个点儿上班了。”一个同事说:“什么环卫工人,是那个卖瓜子的。”盛国强一看,可不是嘛。他心中一动,下了车,走到那女人身边,看着她认真地扫地。她不仅把自己“范围”内扫了,而且把整个广场全扫了。那女人也发现了盛国强,忙停下来,对他深深鞠了一躬,说:“盛所长,谢谢您!”说着,跑回瓜子摊前,拿了一大包瓜子死活非要送给盛国强吃。盛国强推托不了,只好收下,并要付钱,可那女人死活不要。
  
  时间长了,这卖瓜子的母子成了盛国强的“心病”,他时不时地到电影院前转转。从闲聊中,他也学会了炒瓜子。
  
  半年后,盛国强被送到省委党校学习一年。这是干部提拔前的必要过程。谁知学习才三个月不到,纪委找他谈话,说有人举报他有受贿行为。盛国强不服,说凭据呢?纪委干部笑笑,说:举报的事情很多,我们正一件件查证,但有一件是确实的吧。盛国强瞪大眼睛问:哪一件?纪委干部说:瓜子!
  
  盛国强说一点瓜子怎么能说是受贿,而且,当时我就把瓜子给大伙分了,不信你问问。纪委的人笑笑,晃了晃手中的纸,无可奈何地说:“人家举报你不止这一次啊。而且,我这里就有那卖瓜子的证明!人家是主动贿赂你。虽然数量不多,可性质严重。”
  
  盛国强一下子醒悟,说:“这一定是薛明那王八蛋搞的鬼!”纪委干部叹了口气,说:“你呀,太不注意了。”盛国强明白了,单位正在进行精简机构,而薛明一直在盯着他的位子。几斤瓜子给了他“口实”。上级对他还是“网开一面”的,只是撤了他所长的职。而当盛国强知道是薛明接替他的位子时,他恼怒了,当即提出辞职!
  
  回到家乡,盛国强便白手起家,炒起了瓜子。但是他的心中窝着火,他不明白,人怎么可以恩将仇报。从省里回来后,他去电影院广场找过那女人,他要当面问问她,骂她一声,可是已人去地空……
  
  5。天地良心
  
  盛国强质问宋妈妈,你心中无鬼,怎么不卖瓜子了?怎么跑了?
  
  宋妈妈悲戚地笑了笑,说:“天地良心,盛所长,我没有干那缺德的事儿!你们的人倒是找过我,要我写材料。我没写!我说:你是好人,大好人!从你身上,我看到人性的善良。也是通过你,我儿子才会发奋读书,考上飞行学院。至于我们怎么走了,那是孩子他爸爸病重,我姐帮我,让我们去南京治病。这一走就再也没回来。但是走之前,我去工商所找过你,你们的人说你不干了,问他们你的地址,谁也不知道。”
  
  盛国强还是将信将疑。说十几年,你们要是找我,怎么也找到了。你那包瓜子害了我半辈子呀。
  
  宋妈妈说:“老天爷在上,我说的句句是实,我们也真的找过你,就是到南京后,我们还给你写了多少封信呢,盼望你回所里时能联系上。”说着,从怀里掏出十几封泛着黄渍的信。盛国强扫了一眼,那些信上都贴着“查无此人,退回!”盛国强摇摇头,感叹:人啊,有时为了自己的利益,怎么什么事都能干出来呀?
  
  这时,那个省里来的干部说话了:“盛国强同志,宋妈妈说得没错。你那个事儿,我们也一直在查。但由于薛明从中作梗,挺难。直至前些天薛明被‘双规’,事情才有了转机。薛明承认对你栽赃陷害了。”
  
  听到这话,盛国强“哇”地哭了。哭得整个楼道都“嗡嗡”回响。这“平反”来得太迟太迟了!
  
  6。峰回路转
  
  宋德虎上前,对盛国强说:“叔,别哭了!都过去了!”
  
  盛国强重新打量起当年那个瘦瘦小小的孩子,摇摇头,又点点头,他拍拍宋德虎的肩头,说:“你,好样的!”
  
  宋德虎说:“那还不是在叔的影响下。说实话,你那年要是真收了我们的摊子,我就得辍学了。因为,我们得吃饭得活呀。叔,你那善举,让我看到了希望!还是好人多啊!”
  
  盛国强转身对宋妈妈说:“大姐,冤枉你了!”
  
  宋妈妈大笑,说:“盛所长,你才是冤屈呢。不过,自古哪个庙里没有屈死鬼呀,对不?想开点啊!身体好是第一!”
  
  刘县长看到峰回路转,放下了心,对盛国强说:“有你这样待客的吗?”
  
  盛国强拍拍脑袋,忙闪开身子,说:“快,请进!请进!”
  
  宋德虎说:“叔,我们这次就不进门了,因为我得马上赶回部队。要不,也不会在这大雨天跑这儿来。我和妈妈来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要当面对您说声‘谢谢’!此生此世,我们不能忘了您!”说罢,从怀中掏出一枚军功章,给盛国强郑重地戴到胸前,随后,给盛国强敬了一个军礼。
  
  盛国强嘴里一个劲儿念叨着什么。张志海听到了,那是:“值了!值了!” 

故事会在线阅读排行

故事会在线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