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故事会在线阅读

老婆有了情人后 女人出轨的故事

来源:故事会在线阅读作者:时间:2018-06-14 21:17:00手机版

  该来的迟早要来,该失去的迟早会失去。女人出轨后又失去双手,还能握住和老公的幸福生活吗?
  
  (一)一口王八气
  
  住在城郊秀水巷的胡二猛是个拉脚的三轮车夫。别看他平素蔫声不语、闷头闷脑的,可相处多年的街坊都清楚,他是属炮仗的:性子暴烈,一点就着,一着就炸。谁要故意找茬惹怒了他,他能把对方的脑袋揪下来当球踢!但这天中午,他却破天荒地忍下了一口王八气。
  
  这天,他正给一家果蔬店拉货,有个来自二龙山的商贩瞅见了他,挤眉弄眼地坏笑:“哥们,你啥时从二龙山回来的?”
  
  胡二猛微微一怔,回道:“我压根就没去。”商贩故意摆出一副吃惊状,说:“不会吧?我拉货过来时,明明看到你和嫂子进了梦缘旅店。莫非我看错了,那个男人不是你?”
  
  胡二猛的妻子叫刘翠屏,两人结婚已有四年。今天一早,翠屏说娘家有事,急匆匆地回了二龙山。没想到不是娘家有事,而是她有事!听着商贩的调侃,胡二猛的脸立马黑成了锅底色:“闭上你的鸟嘴!再胡说我割了你的舌头!”
  
  说罢,胡二猛一用力,三轮车“呜”地撞向果蔬店。就在车子撞墙的那一刻,他只觉脚下忽地一颤,房顶也跟着晃悠个不停。胡二猛怔住了,这店也忒不结实了吧?谁想还没回过味来,顿见柜架倾翻,烟酒水果“哗啦啦”地撒了一地。
  
  不好,是……是地震!胡二猛惊叫着跳开,撒丫子就往二龙山方向跑……
  
  (二)情敌找上门
  
  形似双龙盘卧的二龙山处地震带,隔上个三五年,两条“龙”便要活动活动腿脚,只不过每次震级都不高,震源又深,几乎没造成过大的破坏。但这次不同,在强烈的震颤中,不少民舍轰然坍塌。
  
  转眼半月过去。这天下午,胡二猛煲了桶鸡汤刚走出门,一个头上缠着纱布的男子便一瘸一拐地出现在面前。抬眼看去,胡二猛觉得有些面熟,却又想不起在哪儿见过,于是问:“你找谁?”男子讪笑着说:“我叫赵大维,我来是想,想看看刘翠屏。”
  
  赵大维?奶奶的,原来是你这个浑球!
  
  赵大维是翠屏的前男友,老爹是啥局的啥领导,竭力反对儿子跟山妹子翠屏来往。胳膊拗不过大腿,赵大维便甩了翠屏。去年他老爹贪污受贿进去了,赵大维就又来找翠屏,想重温旧梦。
  
  “你个王八蛋,怎么没砸死你?”胡二猛强按着噌噌上蹿的火气,冷声下了逐客令,“翠屏没在家,你滚吧,滚得越远越好!”
  
  赵大维腿上有伤,滚不起来,转身走了两步又站住了,冲着胡二猛一个劲地哀求:“请你告诉我翠屏在哪儿好吗?我有话要跟她说——”
  
  “就你这号货色,还能憋出好屁来?”胡二猛黑着脸打断了赵大维。赵大维急了,扯着嗓子喊:“我知道我以前对不住她,我错了。我只想跟她说地震那天我没跑,没扔下她不管!我去外面买了盒烟,等回来时房子正晃着呢,可我还是冲了进去。结果……结果被砸在了里面。你看看我的头,我的腿,都是在回去救她时砸的。我要说一句假话,天打五雷轰!”
  
  龟孙子,你跟我说这些干啥?别忘了,刘翠屏是我老婆,我是他男人!胡二猛恨得咬牙切齿,大步过去,照着赵大维的脑袋便是一拳:“王八蛋,你啥意思?你是不是想让我给你腾地方?”
  
  赵大维被打了个头昏脑涨,“扑通”一声跌坐在地,可嘴巴依旧没闭上:“你说对了!翠屏是赌气嫁给你的,是破罐子破摔。她并不爱你,她爱的是我!”
  
  赵大维说得没错。结婚四年来,翠屏始终跟丢了魂似的,一天到晚心不在焉。赵大维一出现,上下嘴皮子一碰,翠屏就偷偷地跑去见面。地震发生时,两人正偷偷地在二龙山梦缘旅店幽会呢。胡二猛越想越心痛,索性将保温桶重重地掼在地上,接着张开大手像抓小鸡般扯住赵大维的脖领子,恶声恶气地问:“不管翠屏爱不爱我,可我能让她有个落脚的家。你呢?”
  
  “我也能。我爸虽然出事了,可我还有房子,有工作。对了,还有钱。”赵大维忙不迭地从内衣兜里掏出几张银行卡,“这些都是我的钱,和我爸无关,够吃喝一辈子的了——”
  
  “哼,吃喝吃喝,噎死你个王八蛋!”胡二猛猛力一掼,又将赵大维摔了个腚墩,随即抬脚踩着他的伤腿踏了过去。赵大维登时疼得龇牙咧嘴嗷嗷叫:“你要踩死我哇,哎哟——”
  
  (三)幸福已难握
  
  擂了几拳,踩了一脚,胡二猛总算开恩,阴沉着一张老脸带赵大维去了医院。走到病房门口,胡二猛头也不回地说:“你给我在这儿蹲着。我不叫你你要敢进,我打你个满地找牙!”
  
  “是是,我听你的。”赵大维掩饰不住喜色地连连点头。胡二猛推开门,径直走近翠屏的病床,放缓了口气说:“翠屏,你没睡吧?有个人想看看你。”
  
  “看啥看?有啥好看的!”翠屏身上严严实实地捂着大被,歇斯底里地喊叫,“你也走!走啊,别烦我,我谁也不想见!”
  
  “这个人你应该见。”胡二猛说着看向门口,“你进来吧。”

 赵大维听到了,瘸着腿晃到床前,迟迟疑疑地说:“翠屏,是我,大维。我来看看你,你伤得不重吧?”
  
  捂在被下的翠屏冷不丁地一抖,嘤嘤地哭。赵大维慌了,伸手去揭被子:“你别哭啊,你一哭,我心疼——”
  
  在掀开被子的刹那,赵大维顿时目瞪口呆。天,翠屏的胳膊没了!两条胳膊从肘部都被齐刷刷地截了去!
  
  当胡二猛听了小商贩的话,跑去二龙山,从梦缘旅店的废墟下挖出翠屏时,她的双臂已被水泥板砸中。大夫说,要想保命,只能截肢。
  
  翠屏泪流满面,踢打着双腿嘶声大哭:“我的双手没了,没了!我不要你们可怜我!走啊,你们都走——”
  
  “翠屏,你多保重,我这就走。等过几天我再来看你。”从震惊中醒过神,赵大维摇摇头,畏畏缩缩地往门口退。胡二猛狠狠地瞪着他,脚前脚后地退出了病房。刚关上门,胡二猛的拳头便雨点般砸在了赵大维的头上:“你个王八蛋,滚,快滚——”
  
  赵大维抱着脑袋,屁滚尿流地逃之夭夭。这一走,再也没回来。一个半月后,胡二猛蹬着他那辆破三轮,将翠屏接出了医院。闷闷地走进家门,翠屏吞吞吐吐地开口了:“二猛,我们……离婚吧。”
  
  胡二猛没有吭声,扶着翠屏坐下后进了厨房。不一会儿,热腾腾香喷喷的鸡汤出锅了。胡二猛盛了一碗,一勺一勺地喂翠屏:“吃吧,多吃点。大夫说,你需要补充营养。”
  
  “二猛,我,我对不住你。我们还是离婚吧。”翠屏用嘴巴撞开勺子,提高了音量。胡二猛皱皱眉,放下碗取来一只铁箍,套上了翠屏的右臂残肢。铁箍的一端,安着饭勺。胡二猛说:“不用我喂,那你就自己吃。试试看,应该很方便的——”
  
  “你没长耳朵啊?我要离婚,离婚!离了婚,我就回二龙山,不拖累你!”翠屏挥动残肢,打翻了鸡汤。胡二猛不急不恼,起身又盛来一碗,说:“要不拖累我,也不拖累你的家人,就先学会自己吃饭。”
  
  说完,胡二猛开始布置房间。先在衣架上装了两个圆头的铁钩,便于翠屏自己穿脱衣服;又做了几个铁箍,上面固定上打磨得光光滑滑的夹子,镊子,便于翠屏取用物品;接下来,又改装了卫生间……整整忙了两天,翠屏惊奇地发现,曾在自己眼里只能干粗活笨活的胡二猛却也是那般手巧、心细。别的不说,就连她的鞋子都换成了不系鞋带的。经过一段时间的锻炼,翠屏终于能自己吃饭、自己梳妆打扮了,甚至戴上多功能铁箍,还能煮饭炒菜。这天傍晚,翠屏炒了几个小菜,高兴地等着胡二猛回家。她盘算过了,决定再也不和胡二猛提离婚的事,从此踏踏实实地过日子。他不是特别喜欢小孩吗?那就给他生一个。心下正美滋滋地想着,胡二猛回来了。
  
  “二猛,快来尝尝我炒的菜好不好吃。”翠屏喜不自禁地招呼。胡二猛瞅瞅饭菜,问:“都是你做的?”翠屏连连点头:“没想到吧?”
  
  “我知道你一定能照顾好自己。”胡二猛淡淡地说着,顺手从兜里掏出一张纸放到了桌上,“这是我写的离婚协议。你要没意见,就签个字吧。”
  
  离婚协议?翠屏愣了。很快,她明白了,该来的迟早要来,该失去的迟早会失去。更何况她犯过错,又没了双手,再难抓住幸福!
  
  (四)为了爱成全
  
  在离婚这件事上,胡二猛做得挺男人。房产和家里仅有的5万存款都归翠屏所有,他净身出户。看完协议,翠屏没有签字,沉默片刻后说:“你放心,明天一早我们就去民政局。到了那儿,我会签字的。二猛,你能陪我吃完这顿饭吗?这些菜,都是你最爱吃的。”
  
  胡二猛闷声不响地坐下了,陪着翠屏吃了最后一顿饭。明天,两人就要分手。分手?手都没有了,分不分还不都是一个样?翠屏瞅瞅残肢上的铁箍,眼泪一下子涌满了脸……
  
  第二天一早,胡二猛没有出去拉脚,候在门口等翠屏去民政局。翠屏进了卫生间,用胡二猛亲手做的镊子夹着化妆品描了眉,画了眼线,涂了红红的嘴唇。做完这一切,她走到胡二猛跟前,笑着问:“漂亮吗?”
  
  “漂亮。走吧。”胡二猛应了一声,扶着翠屏出了门。说实话,自打两人住到一个屋檐下,翠屏很少在胡二猛面前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等她爱打扮时,胡二猛已觉察出了不对劲:她不是为我,而是为那个满嘴花言巧语、一肚子花花肠子的浑球赵大维!
  
  “二猛,你是个好男人,将来一定会找到个好女人。”走出秀水巷,拐过街口时,翠屏收住了脚,定定地望着胡二猛,一时间笑得面若桃花,“二猛,如果有下辈子,我还想嫁给你。你愿意吗?”
  
  不等胡二猛琢磨明白,翠屏突然跳起,摇摇晃晃地跑向街道中央。蓦地,一辆轿车斜刺里冲出,直直地向翠屏撞去!
  
  “翠屏,闪开——”
  
  大惊之下,胡二猛箭步奔去,使出全身的力气将翠屏推向路的对侧。只听一阵刺耳的急刹车声响过,胡二猛被撞得飞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胡二猛悠悠醒转,看到翠屏双眼红肿得像桃子,正低着头“吧嗒吧嗒”地掉泪儿。
  
  “翠屏,我这是在哪儿?”胡二猛断断续续地问。听到问话,翠屏惊喜大叫:“你醒了?你可醒了!谁叫你救我的?我去死,是想把房子和存款都留给你。那是你挣的,我不能要——”
  
  原来翠屏是为我着想,难怪她不在离婚协议上签字!胡二猛苦笑着说:“你傻啊。你没了双手,可你能照顾好自己。可我……唉,我还能活几天?”
  
  翠屏再三追问,胡二猛只好实话实说。半年前的一天,他肚子疼,就去医院做检查。诊断结果一拿到手,他便吓呆了:肝癌、肠癌!要不是患了绝症,他绝不会让翠屏由着性子去二龙山,也不会带赵大维去医院。那时他想,若赵大维真能回心转意,好好善待翠屏,他也算了了一桩心愿。谁想赵大维根本就不是个东西,居然在翠屏落难时做了缩头乌龟!实在没辙,他只好训练翠屏自食其力,并坚决要求离婚。因为他清楚,癌症一旦到了晚期,花起钱来就像无底洞,他想把家里仅剩的一点钱留给翠屏——
  
  翠屏死活不信,忙哭着找来医生重新化验。结果出来了,胡二猛的五脏六腑都好好的,健康着呢!
  
  不对啊,那张诊断就在口袋里放着呢,这也差得太离谱了吧?胡二猛百思不得其解。翠屏忽地想起什么,愤愤地跺脚大骂:“是赵大维,肯定是他做的套!他有个三叔在医院。他也跟我说过,他有办法让你主动提出离婚——”
  
  胡二猛恍然大悟,气呼呼地一跃而起,要去找赵大维算账。可身子尚未离床又“唉哟”一声摔下去——腿上还捆着石膏呢!
  
  (五)两辈子缘分
  
  胡二猛身体壮实,伤得也不重,只躺了几天就吵吵着要出院。翠屏支支吾吾地问:“出了院,我们去……哪儿?”
  
  翠屏的意思很明白,是去民政局还是回家?胡二猛挠挠头,说:“当然是回秀水巷。你猜,我回去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啥?”
  
  翠屏摇头:“啥?”胡二猛大声说:“当然是把那些钩钩挂挂铁圈铁箍全摘下来,扔掉!”
  
  “不行。那我怎么穿衣服做饭?”翠屏急急地问。胡二猛扬起双臂,“嘿嘿”笑着说:“我的手就是你的手,我会照顾你一辈子,不,两辈子。别忘了你说过的,下辈子还要嫁给我!”

故事会在线阅读排行

故事会在线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