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故事会在线阅读

贵妇失踪 最新故事会海外故事

来源:故事会在线阅读作者:时间:2018-06-13 21:39:16手机版

 侦探夫妇帮富翁夫妇解开大盗夫妇设下的终极谜题……
  
  一、贵妇失踪
  
  鲍文是个私人侦探,经营着小小的侦探事务所。最近一些日子,鲍文和妻子凯莎发生了争执,两个人闹到了要离婚的地步。
  
  这天,鲍文正在办公室看材料,凯莎推开门闯了进来,她是来找鲍文办理离婚手续的,可鲍文说自己刚接手了一个案子,现在根本没时间陪着她去找律师。
  
  凯莎急了:“什么狗屁案子?少拿案子当借口,赶紧跟我去找律师,晚了,我说不定要反悔了!”
  
  鲍文摇了摇头,他耐着性子告诉凯莎:这次他的委托人是个富翁,和他签订了一周的短合同,要是自己能在一周内完成他委托的任务,就可以获得四十万美元的奖励;要是完不成,一分钱也拿不到。
  
  “四十万?”凯莎的眼睛一下瞪大了,“你是说,有人肯出四十万请你这个小侦探去破案子?”
  
  鲍文点了点头:“是的,凯莎,难道你不想离婚的时候多分一些财产吗?给我一周的时间,也许我能多给你一些补偿。”
  
  凯莎点了点头,说:“算你有良心!不过这次,我要跟你一块儿干,反正那四十万里也有我的二十万,我怎么也得付出点劳动是不是?”
  
  鲍文想拒绝,可一看凯莎那咄咄逼人的眼神,又把嘴边的话咽了回去。他把案卷资料递给凯莎,简单介绍了一下案情:这个案子的委托人叫罗杰斯,非常有钱,名下有一个海岛,岛上有一座古堡,罗杰斯和他的妻子一直生活在那里。罗杰斯有两大最爱,一是他祖上留下的古董,二是他的妻子维佳。可是不久前,罗杰斯在维佳书房的窗台上发现了一张小纸条,他打开一看,居然是一封情书,从情书的内容来看,对方和维佳似乎已经保持很长时间的关系了。情书上用肉麻的字眼赞美维佳,并希望维佳第二天晚八点设法跑到城里的明星夜总会,两个人一起私奔。信的落款是卢卡斯,一个罗杰斯根本不认识的人。
  
  罗杰斯左思右想,总也想不明白妻子维佳为什么会出轨,他想质问维佳,又怕伤了维佳的心,斟酌再三,罗杰斯决定瞒着维佳,自己去赴约。
  
  后来,罗杰斯按时到达了明星夜总会,楼上楼下找了很久,根本没有找到那个叫卢卡斯的人。第二天早上,他满脸沮丧地回到岛上,却发现维佳不见了!他问仆人,仆人告诉他,昨天晚上八点,夫人出门了,和一个男人坐最后一班船到城里去了,到现在也没回来。
  
  罗杰斯简直气疯了——原来自己中了调虎离山计!他找到了鲍文的侦探事务所,要求他在尽量保密的前提下,找到维佳和卢卡斯的下落,他要让维佳给自己一个解释。
  
  二、古堡勘察
  
  罗杰斯给鲍文提供的材料非常有限,除了仆人的证言,就只有卢卡斯写给维佳的那张纸条了,这可上哪儿找卢卡斯呢?鲍文把几大本关于笔迹鉴定的书放在桌子上,试图根据卢卡斯的笔迹判断出他的外貌、性格特点、兴趣爱好和学历水平等。趁着鲍文忙着翻资料的空儿,凯莎拿着纸条看了一会儿,突然“咦”了一声。
  
  鲍文把脑袋从书堆里抬起来,凯莎指着纸条告诉鲍文,这封情书其实并不是发自内心的,最起码写情书的这个人并不真的爱维佳。
  
  鲍文纳闷了:“你怎么知道?难道你没看到那些让人脸红的句子吗?”
  
  凯莎摇了摇头:“那些句子,只会让你们男人脸红,却不能让我们女人心动。你还记得当年你给我写的情书吗?几乎每一行里,你都会深情地呼唤我的名字,可这封情书里呢,除了那些肉麻的字眼儿,只有开头称呼了一句维佳,你不觉得奇怪吗?”
  
  鲍文的脸腾地一下又红了,的确,他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自己当初给凯莎写的情书,早就忘得精光了。他问凯莎该怎么办,凯莎告诉他,现在最紧要的是到古堡里去一趟,看一下维佳夫人的房间,试试能不能找到卢卡斯的蛛丝马迹。
  
  鲍文和凯莎坐船到了海岛。听说他们要检查夫人的房间,罗杰斯有些不大痛快,不过还是带着他们到书房和卧室看了看。鲍文仔细检查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却连一张相片或者纸片也没找到。凯莎先是翻看了一会儿维佳的藏书,然后又打开维佳的衣柜看了起来,边看边不由自主地发出惊叹——这些衣服太漂亮了!
  
  她指了指衣橱,问:“罗杰斯先生,您夫人私奔的时候,穿的是什么样的衣服?有没有拿走你的什么宝贝东西,或者卷走你的钱财?”
  
  罗杰斯不快地说:“女士,请您不要用那么刺耳的字眼说我的夫人!她离开这里的时候,穿的是一件很普通的衣服,除此之外,我家里一分钱都没丢!”
  
  凯莎继续问道:“普通衣服?难道她不喜欢这橱里的漂亮衣服吗?天啊,她怎么会不喜欢?这些衣服足以让女人们乐得发疯!”
  
  罗杰斯气坏了:“女士,您是在破案,是在帮我找我的夫人维佳,不是在看时装展览!不错,这些衣服都是我夫人的最爱,可这跟找我夫人有关系吗?您到底懂不懂侦探?”
  
  鲍文站起身来,拉了凯莎一把,凯莎悻悻地出去了,鲍文赶紧追过去,到了门外,鲍文远远地看见凯莎正在城堡门口,和看门人聊着什么。罗杰斯和鲍文走了过去,鲍文拉住凯莎的手,说:“仆人们的证言,我已经有了,你也看过了,咱们是不是该回去了?”
  
  凯莎摇了摇头:“回去?回去还能找到维佳夫人吗?如果不出意料的话,她现在应该还在这座岛上,咱们在岛外找,一辈子也甭想找到她!”
  
  这句话一出口,罗杰斯和鲍文全都愣住了。
  
  三、初现端倪
  
  凯莎告诉罗杰斯和鲍文,对于女人,他们两个还是了解得太少:一个女人要私奔的话,或者是为了所谓的“爱情”,或者是为了钱财,或者是为了逃离恶劣的婚姻环境。古堡里衣食无忧,应该跟钱没什么关系;且罗杰斯先生对夫人非常宠爱,所以维佳也不会因为对婚姻生活不满意而离开。剩下的只有婚外情了,可刚才检查书房的时候,凯莎看到维佳读的都是一些非常严肃的书籍,可以看出维佳并不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更重要的是,假如一个女人要和自己最喜欢的男人去幽会的话,她肯定会穿上最漂亮的衣服,怎么会随随便便挑一件普通衣服穿上就走呢?刚才凯莎在询问看门人的时候,得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细节,维佳夫人出门的时候,只是挥了挥手,没有说话,为什么呢?因为要装扮成一个人的样子并不难,而要把一个人的声音学得惟妙惟肖却并不容易,所以,维佳出门的时候没有说话,只能有一个解释——晚上出门的维佳是假的,有人靠着夜色和自己出色的易容术,装扮成维佳的样子,混出古堡的!
  
  罗杰斯和鲍文听傻了,他们愣愣地看着凯莎,想听她继续说下去,凯莎却话头一转,对鲍文说:“现在,该是你显身手的时候了。你想想,什么样的人有这样的本事,能够随意进出古堡,还精通化装易容术?”

 鲍文的身子一激灵:“难道是二十年前的夫妻大盗卡尔夫妇?不对啊,那夫妻俩早就退出江湖很多年了!”
  
  这下轮到凯莎疑惑了,她思忖了好半天,说:“那好,你还记不记得那对夫妻作案有什么规律?赶紧在古堡里检查一下,看是不是他们干的!”
  
  鲍文点了点头,对于卡尔这对夫妻大盗,他的印象是非常深的,他们的作案手法都写进了侦探学校的教科书。这对夫妻作案从来没失过手,每次作案都会在墙上写上一些K字,用作撤退时的路标。不过,他们怎么可能来这里行窃呢?早在二十年前他们就宣布金盆洗手了,而且罗杰斯也没丢掉任何值钱的东西啊!
  
  揣着一肚子的疑问,鲍文又回到了古堡里,顺着墙壁找下去,果然,他找到了一些K字标记,那些标记从古堡的一条隐蔽的排水沟附近出现,一直到了维佳夫人的书房附近。然后又从书房附近延伸出去,一直通向古堡的深处。只不过从排水沟到书房的K字显得很粗犷,从书房向古堡深处的K字却秀气了许多。
  
  看到这里,鲍文点了点头,对凯莎说:“果然是那对雌雄大盗,你看,那稍粗的笔迹是卡尔的,秀气的是卡尔夫人的,这些K字我在书上见过很多次了,没错!”
  
  “那里是什么地方?”凯莎指着古堡深处问,“卡尔夫人的记号通向哪里?”
  
  罗杰斯顿了一下,有些犹豫,过了一会儿,他才说:“那里是我藏宝的密室,上的全是智能锁,只有我和我的夫人能打开。夫人走后,我看过了,没有丢失任何东西。”
  
  凯莎迷惑了:“这真是一对奇怪的夫妻,两个人一起进了古堡,卡尔留在了女主人的房间里,却让自己的夫人去密室偷东西。卡尔夫人居然放心地去了,最后还什么也没偷着,回来后,卡尔却把女主人弄没了!”
  
  一番话说得罗杰斯和鲍文面面相觑,凯莎没理会他们,自己顺着K字路标走了过去,罗杰斯和鲍文追了过去,到了密室跟前,凯莎仔细端详了一会儿,问罗杰斯:“您确认您夫人没在密室里?”
  
  罗杰斯点了点头:“这里一共有四间密室,其中三间是珍藏珠宝古董的,一间是为了迷惑盗贼的空密室。”
  
  凯莎问:“那间空的你看过了吗?”
  
  罗杰斯摇了摇头:“看那间干啥?我和我夫人都知道这间密室是空的,她到那里面去干什么?”
  
  凯莎一把揪住了罗杰斯的脖子上的领带:“您夫人已经失踪三天了,三天啊,您为什么不打开这间空密室看看?打开,马上打开!”
  
  罗杰斯一脸不解地看着凯莎,慢吞吞地掏出钥匙,打开了密室的门。随着一阵吱吱嘎嘎的响声,厚重的石门慢慢打开了,一道阳光照进密室,在墙角的阴影下,一个妇女静静地坐在那里,罗杰斯惊叫了起来:“维佳,我的维佳!”
  
  维佳睁开眼睛,看到罗杰斯,微微一笑:“亲爱的,你的那些宝贝,没有丢吧?”说完,她头一歪,晕了过去。
  
  四、真相还原
  
  维佳只是由于饥饿和脱水,造成了暂时的昏厥,经过大夫紧急救治,她很快就醒了过来。通过维佳的叙述,大家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维佳根本就不知道卢卡斯纸条的事。那天傍晚五点多,她正独自在书房看书,突然,一个年近五十的老太太闯进了屋里。老太太身手很是敏捷,一出手就控制住了她。老太太自称卡尔夫人,二十年前,她和丈夫卡尔是一对有名的夫妻大盗。后来两个人厌倦了心惊肉跳的日子,就选择退出了江湖。前些日子,卡尔被诊断为癌症晚期,活不了太长时间了,为了给妻子留下活命的钱,卡尔决定再冒一次险,于是就盯上了罗杰斯的古堡。卡尔虽然一直瞒着妻子,但妻子早就有所察觉了,她不想让丈夫以爱的名义重蹈覆辙,为了让固执的卡尔回心转意,她才决定用装扮维佳的办法来打动他。当卡尔把那封“情书”送来之后,卡尔夫人提前潜入古堡,她知道能打开密室的人只有罗杰斯和维佳,当时罗杰斯正在城里发疯一样找情敌“卢卡斯”,所以卡尔要进密室偷东西,肯定要逼迫维佳,让她帮助打开密室的门。卡尔夫人只要把维佳藏起来,卡尔的行窃计划就不能成功,所以她必须把维佳藏到一个卡尔找不到的地方,而密室是最好的选择。掌握密室钥匙的人被锁在里面,万一她不能说服卡尔,卡尔也无法偷窃成功了。
  
  维佳听了卡尔夫人的话,半信半疑,她担心卡尔夫人是在骗她,可不听卡尔夫人又不行,于是她带着卡尔夫人来到了空密室门前,让卡尔夫人把自己锁了进去……
  
  现在看来,真相再清楚不过了,卡尔夫人并没有说谎,她把维佳藏好以后,穿上了一件维佳的普通服装,在那里等待着丈夫的到来。后来,卡尔果然来了,当他控制住“维佳”之后,才发现原来对方竟然是自己的妻子!看到妻子用这种方法来阻止自己重蹈覆辙,卡尔感动极了,决定就此收手。于是,乔装改扮的卡尔夫人带着丈夫,挺胸抬头地从古堡的正门走了出去。
  
  妻子找到了,罗杰斯非常高兴,他盛情招待了鲍文夫妇,并把一张四十万美元的支票交给了鲍文。鲍文想请罗杰斯把支票开成两张二十万美元的,话一出口,就被凯莎在餐桌下狠狠拧了一下,只好把话又生生咽了下去。
  
  当晚,罗杰斯安排他们住在了古堡里。鲍文问凯莎为什么不让他说话,要知道,回去之后分割财产的话,说不定要交不少税呢!凯莎用手指狠狠戳了鲍文的脑门一下:“分什么啊?钱这东西算什么?卡尔夫人宁愿穷困潦倒,也不想让丈夫为爱冒险;维佳夫人为了保护丈夫心爱的古董,几乎搭上自己的性命,难道咱俩还不如他们?”
  
  鲍文一下开窍了,他一把抱住了凯莎,深情地吻了过去……

故事会在线阅读排行

故事会在线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