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故事会在线阅读

[中篇故事] 不义之财

来源:故事会在线阅读作者:时间:2016-03-17 21:32:24手机版

  1。巧遇美女
  
  青山是一个小装修队的头头。十年前,他从家乡带了几个小兄弟来到城里搞装修,经过这些年打拼,虽然还没有混出个公司名头,但由于他们干活认真、开价公道,凭着客户间的口口相传,倒也不缺活干。
  
  这一天,青山带着兄弟们正给一家客户做收尾时,手机响了,他急忙接听,是一个女孩打来的。女孩说:“我听朋友介绍,说你们的装修做得不错,我有一套二手房需要装修,你现在能不能出来一趟,跟我去看看房子?”
  
  生意上门,青山哪敢怠慢。他拿上手机,赶紧下楼,站在路边等那个女孩。不一会儿,只见一辆红色轿车开过来,停在他面前,车窗缓缓地落下来,开车的是一个漂亮女孩。
  
  青山的目光碰到女孩的目光,两个人同时一愣,女孩连忙推开车门,钻出轿车,高兴地叫道:“大哥,我可找到您了!您还认识我吗?”
  
  青山当然记得。去年夏天的一个中午,他骑着一辆自行车外出,半路上突然遇上一场大暴雨,当时,他看到前面有一座天桥,就到天桥下避雨。谁知雨越下越大,天桥下面地势低,四处的积水都向这边涌了过来。
  
  突然,青山看到就在天桥下地势最低的地方有一个女孩,刚刚水才没过她的小腿,可眨眼的工夫,她就只剩下两只手在浊水中乱舞了。青山见状,赶紧冲入水中,奋力游到女孩身边,抓住她的后衣领,把她拖出深水区。
  
  青山救的那个女孩,正是今天这位,当时她骑着一辆单车外出,淋到雨后也到天桥下避雨,谁能想到,身在大城市,也能遭遇洪水之灾。如今意外见到救命恩人,女孩显得很兴奋,反而把青山搞得有点不好意思,他挠挠头问女孩:“去年那次溺水,没把你怎么样吧?”
  
  女孩急忙说:“当时如果不是遇上大哥您,我早就没命了,后来我到处打听您,可是怎么也打听不到,今天能再遇上您,真是缘分!”
  
  原来,当时青山救出女孩后,发觉她除了受了点惊吓外,没什么大碍,加上旁边有好多好心人帮忙,他就悄悄地骑上自行车,绕道走了,今天两人能再次相遇,他也觉得这是缘分。
  
  女孩把青山请上车,一边开车一边自我介绍说,她叫杨蕊,最近刚买了套二手房,准备结婚用的,房子以前的旧装修都要拆掉,然后再重新装修一遍。说话间,杨蕊把车子开进一个小区,泊好车后,她带着青山来到一个单元楼内,爬上二楼,掏出一串钥匙,打开了左手边的房门。
  
  进屋后,青山里里外外看了一遍,发现这套房子的装修不但用料高档,设计也十分精美,除了几处有小的破损外,整体看起来,还是很新的。最后,青山摸着墙壁对杨蕊说:“这房子,只要稍微修整一下,跟新的没什么两样,要是拆了重装,那就太费钱了!”
  
  谁知杨蕊却满不在乎地说:“大哥,我买一回房子也不容易,您往好里装就行,他有的是钱!”青山本想再劝上几句,听杨蕊这么说,也只好闭嘴了。
  
  看完房子,杨蕊坚持要请青山吃午饭,青山急忙推辞,他说还有一点活,要急着干完。杨蕊看着他,两眼一红说:“大哥,我在这里也没个亲人,您又救过我的命,从今以后,我能不能把您当成亲大哥?”
  
  杨蕊一番话,让青山心里也是一动,他脸一红说:“我只是个农民工,除了力气啥都没有,你要是不嫌弃,从今往后,就是我妹子。”杨蕊一听,顿时眉开眼笑,她冲青山甜甜地喊了一声“哥”,青山觉得有点别扭,笨拙地答应了一声。
  
  杨蕊把青山送回原处,临走,她把一串钥匙交到青山手里,说:“哥,您和您的兄弟们可以直接搬到我的房子里去住,一是干活方便,二呢,也权当给我看房子了。”有了这些话,青山知道,杨蕊真拿自己当亲哥了,在这个举目无亲的城市中,一下多了个妹妹,他觉得心里热乎乎的。
  
  当天下午,跟房主交完工,青山开上他的旧皮卡,把自己的队伍拉到了杨蕊的房子里。吃过晚饭,青山就把自己跟杨蕊的故事告诉了兄弟们,最后他说:“这个活也算是咱们自家的了,所以要用心,不能怠工。这样,今天晚上大伙儿想出门转转、逛逛街的就出门逛逛街。从明儿开始,咱们就抓紧开工干活。把活儿干得漂亮些,也算给兄弟我长长脸。”
  
  于是,包工队大部分人都出门去了,只留下两个兄弟陪着青山看房子。青山是个忙惯了的人,一会儿就闲不住了,便提议说:“闲着也是闲着,要不咱先把这木地板给拆了吧。”说干就干,三个人都各自拿好工具,忙活起来。
  
  其中有个叫小江的兄弟,拿着一把钳子,在客厅的一个墙角处开始动手拔地板的射钉。当他取下两块木地板时,一下愣住了,在木地板下面的龙骨框架中,露出了一个黑色的公文包,看样子时间已经很久了,上面已落了一层薄薄的灰尘。
  
  小江觉得十分好奇,顺手把公文包拎了出来,掂在手里,觉得沉甸甸的,他打开一看,顿时惊叫道:“我的妈呀!哪来的这么多钱?”
  
  2。不义巨款
  
  小江一声惊叫,青山和另一个叫刚子的小伙子立刻围拢过来。青山急忙从小江手中拿过公文包,往里一瞧,心顿时“扑通扑通”地跳起来:公文包里面,装着满满的一包钱,一沓沓的,全是崭新的百元大钞。青山把钱全部掏出来,放到桌子上数了数,整整二十万。
  
  三个人一看,都大眼瞪小眼,不知道怎么办。许久,小江冲青山说:“大哥,这些钱是我们找到的,就应该是我们的!”听小江这么说,另一个同伴刚子也把目光落到青山脸上。青山看看钱,又抬头看看小江和刚子,最终摇摇头说:“这些钱不是我们的,也不会是杨蕊的,应该是前房主的,我们应该想办法还给人家。”
  
  青山话音刚落,小江又叫道:“大哥,这可是二十万呐!我们这些兄弟,拼死拼活干上两年,也赚不了这么多,再说了,你看看这包,上面全是灰尘,说不定人家早就忘了,或者根本没拿这些钱当回事儿。”没等小江说完,青山冲他骂道:“放屁!是孩就有娘,是钱就有主,谁都别再废话,明天就想办法,把这些钱还给人家。”
  
  小江一脸的不乐意,刚子了解青山的脾气,扭头干自己的活去了。青山再次拿起公文包,里里外外翻看了几遍,发现里面有隔层,他伸进手去一摸,从里面掏出一张字条,小江见了急忙把头凑过来,开口念道:“纪委领导:我今天收了二十万,实在是万不得已,这笔钱,我一分未动,就算是先预存在我这里,等时机一到,我会全部上交,并向组织说明情况。2008年10月19日——赵志坚。”
  
  一读完字条,小江忍不住惊喜地说:“大哥,这些钱原来是贪官的赃款呀,就是我们分了,谅他也不敢找我们来要!”小江一嚷嚷,刚子又停下手中的活,凑了过来,一脸期待地望着青山。青山再次摇摇头说:“就算这些钱是赃款,那这个赵志坚也不一定是贪官,从这字条上可以看出,他是想自首的。”
  
  青山刚说完,小江嘴一撇说:“大哥,你太天真了。你也不看看时间,都快五年了,他要去自首早该去了,我看他是老鼠藏粮食,藏多了忘记地方了。”

[page_break]


  
  听了小江的话,刚子好像也觉得有道理,忍不住又望了望青山。青山看看眼前两个兄弟,都是缺钱花的主,可最终,他还是摇摇头说:“要是像小江说的那样,这些钱就属于公款,应该上交国家的!”
  
  青山还没说完,小江又叫嚷道:“我说大哥,国家有的是钱,多得用叉车叉,不在乎这点钱!你还是先想想我们自己吧,我要盖房子娶媳妇,没钱!还有这些老大哥们,哪个不是上有老下有小,一大帮人等着养?还有你……”没等小江说完,青山已经扬起巴掌,“啪”一声,甩在他脸上。小江捂着脸,怒视着青山,青山指着他骂道:“不争气的东西,啥时候眼里只剩下钱了?你也不想想,我们要是把这些钱分了,能对得起你二哥吗?”
  
  听青山提到二哥,小江低下了头,青山转过脸对大家说:“这些钱,谁也别再惦记,还有,这件事你们也别再对别人说了,像这种事,弄不好会惹祸上身的!”
  
  第二天,吃过早饭,青山偷偷把小江和刚子喊进一个单间,递给他们一个黑色塑料袋,说:“这是那二十万,放在我们这里也不安全,我想先找家银行存上,我怕刚子一个人带着那么多钱出门,顾不周全,你俩一块儿去,也好有个照应。等回来后把银行卡交给我,我会妥善处理的。记住,路上小心,快去快回。”
  
  小江接过袋子看了看,里面装着一件工作服,再掂掂分量,沉甸甸的,就知道里面包着那些钱。他回头再看看刚子,长得铁塔一般,浑身肌肉疙瘩,这要是遇上劫匪,说不定真能用上。青山向两个人交代了几句,眼看着他们走下楼,便掏出手机,拨通了杨蕊的电话。
  
  杨蕊很快就赶来了,她一进门就问:“哥,您心急火燎地找我来,到底有什么急事呀?”青山呵呵一笑说:“其实也没什么急事,我就是想问问你,你认识这房子的前房主吗?”杨蕊愣了一下,急忙摇头说:“我跟他不熟,只是在买房子的时候,通过中介公司见过几面。”青山挠挠眉毛说:“那你还能联系到他吗?我想跟他见个面。”杨蕊一听,一脸疑惑地问:“哥,您跟他素不相识,找他有什么事?”
  
  像这种事,当然不能让杨蕊知道,见青山支支吾吾说不明白,杨蕊更是好奇,非缠着他说明白不可。最后,青山只好说:“妹子,不是哥不愿跟你说,是有些事情,知道不如不知道!”
  
  青山说得神秘,杨蕊更觉得好奇,她答应青山,一定想办法帮他联系前房主,让他等自己的电话。杨蕊走后不久,青山正忙着拆顶灯,房门突然“砰”一声被撞开,刚子冲进来,喘了几口粗气说:“大哥,不好了,小江他、他带着钱跑了!”
  
  听刚子一喊,青山差点从脚手架上掉下来,所有的人都围过来,问刚子怎么回事,刚子捶了捶胸口,说了事情的经过:他跟小江提着钱,走进一家银行,等了好一会儿,才轮到他俩存钱。要说身板,刚子浑身是劲,要说机灵,他俩还要数小江聪明。所以,当时办卡存钱都是小江一手操办。等卡办好了,钱存完了,小江这才喘了口气说自己憋了好久,终于可以去上个厕所,就让刚子在大厅里等自己一会儿,说完便往公厕那边走。剩下刚子坐在那里,越想越觉得事情不对,他急忙冲进公厕里一看,哪里还有小江的影子,这家伙是带着银行卡跑了!
  
  刚子说完,青山哆哆嗦嗦地掏出手机,拨打小江的手机,果然,里面传出关机的提示音。青山只好赶紧跟其他兄弟把这事儿解释清楚,接着一声吼:“你们还愣着干啥?还不快去车站码头,把那个混小子给我截回来!”
  
  3。正邪较量
  
  小江是青山的一个远亲,今年刚刚二十岁,虽然跟着青山在外闯荡了几年,但社会经验还少,现在青山最担心的是,他带那么多钱在外面,会不会有危险?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又响了,他以为是小江打来的,急忙掏出来一看,显示的却是杨蕊的号码。
  
  青山预感到,杨蕊这次打电话来,肯定是关于前房主的事,他犹豫了半天,还是按下了接听键。果然,杨蕊说她通过中介公司,已经找到了前房主,不过这个房主这两天一直在外地出差,听说房子这边有要紧的事情,马不停蹄就往回赶了。人家说会直接开一辆黑色君威过来,到时候就停在小区门口等他,估计现在差不多也就要到了。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青山已经是骑虎难下,他只好硬着头皮,走到小区门口,果然看到一辆黑色轿车停在路边。看到他出来,轿车的窗玻璃落下来,一个戴墨镜的中年男子冲他摆摆手。青山快步走上前,打开车门,钻了进去。
  
  墨镜男西装革履,气宇不凡,他上下打量了青山半天,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口气问:“您急着找我有什么事?”青山没直接回答,他反问道:“你就是赵志坚?”墨镜男一愣,然后点点头,青山知道,自己要找的人就是他。
  
  青山看不到赵志坚的眼神,他只好紧盯着墨镜片说:“我在你老房子的木地板下面,找到一个公文包,里面有二十万块钱,还有一张……”青山话还没说完,赵志坚已经变了脸色,他瞪着青山颤声问道:“你、你想干什么?”
  
  五年前,赵志坚刚当上石油管理局稽查大队的大队长,一天晚上,他家里突然有人来拜访,来者是两个一身流氓气的年轻人,他们把一个公文包放到茶几上,直截了当地告诉赵志坚,包里有二十万,是他在炼油厂的股金。赵志坚很清楚,作为政府官员,是不能入股任何企业的,他也从没拿出过一分钱,去参任何企业的股。面对这笔蹊跷的股金,他一口就拒绝了,谁知来者不善,他们冷冷地对他说:“这些钱,如果你不收,我们回去无法交代,再说了,你们局里所有科级干部都收了,凭什么你不收?想退可以,那你直接退给你们局长吧!”
  
  两个人扔下钱跟话就走了,剩下赵志坚守着一包钱发蒙:这可是二十万呐,要是被纪委发现,够判刑的了。经过一夜的思想斗争,他觉得还是把情况告诉局长好。
  
  第二天,他来到局长办公室,没等他开口,局长仿佛知道他要说什么似的,急忙冲他摆手,示意他别说话,然后借口开会,趁机溜了。后来,他从另一个科长的口中得知,这笔钱是一家私人炼油厂老板给的,这个老板有很深的黑社会背景。最后,那个科长叹口气,告诫赵志坚:“这些钱,我们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他们用这些钱把我们绑在一起,我们就成了一根绳上的蚂蚱了。”
  
  其实,赵志坚也曾想过把钱上交给纪委,但转念一想,这一交,不但得罪了局长,连所有的同事都得罪了,说不定还要得罪黑社会,这要是搞不好,不但自己的前程毁了,连自己的生命安全都难保证。就这样,这笔钱成了烫手山芋,他要不得也交不得,最后,他想了个自以为聪明的办法:写张字条,连同那二十万放在一起,以防万一东窗事发,也好拿出来帮自己脱身。
  
  现在的赵志坚,已经成了局长,当年的局长,则已经成了市长。五年前,是赵志坚亲手把公文包藏在木地板下面的。事已至此,赵志坚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他仔细分析,觉得青山拿到他的罪证,肯定是来勒索自己的,所以虽然吓出一身冷汗,但觉得还有私下解决的余地。
  
  可他哪里知道,打动青山的倒不是那二十万的现金,而是皮包夹层里的那张字条。从字条上可以看出,当初赵志坚受贿,是有苦衷的,而且他还有自首的意思,这样看来,他本质上还是不错的。于是,青山这才下定决心,一定要劝赵志坚去自首,如果他不肯,就用手中的证据逼他去。
  
  赵志坚抹了抹额头上的汗,对青山说:“说吧,你想要多少钱?”赵志坚的话,虽然早在意料之中,青山还是觉得有点失望,他摇摇头说:“今天来找你,我不是为了钱!”青山的话,倒是出乎赵志坚的意料,他一脸不可置信道:“你不为钱,那想干什么?”青山语气坚定地说:“我要你去自首!”赵志坚一下愣住了,许久,他冲青山冷笑道:“我自首不自首,关你什么事?你个打工的,不就是为了钱嘛!废话少说,那二十万我不要了,把字条还给我!”
  
  赵志坚以为,自己提出的这个条件,青山肯定会答应的,最起码也会考虑考虑,谁知青山想都没想,就连连摇头。赵志坚以为青山嫌钱少,于是瞪了他一眼说:“你别以为手里拿着那张字条,就能把我怎么样,实话告诉你,要是把我逼急了,有你的好果子吃!”
  
  青山突然扭过头,问赵志坚:“你有老婆孩子吗?”赵志坚看都不看他一眼,气呼呼地说:“有!”青山又问:“那你的父亲还健在吗?”赵志坚扭过头,看了看他,不耐烦道:“我父亲好着呢!你到底想干什么?”青山盯着赵志坚说:“你也别跟我讲条件了!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三天以后,就这个时间,我带着你那二十万,还有那张字条等你!如果你到时候没有来,我会亲自把东西交到反贪局的!”
  
  青山说完,推开车门下了车,赵志坚见状,有点急眼了,他急忙钻出轿车,冲青山喊了几声。青山头也不回地走进小区大门,赵志坚又气又恨,他冲青山的背影恶狠狠地骂了几句,转身钻进车内,一溜烟跑了。
  
  晚上,出去的兄弟们都回来了,青山见他们个个垂头丧气的,就知道没找到小江。青山叹口气说:“明天一早我要回趟老家,钱让小江拿跑了,我得想办法给人家凑齐了!你们几个就多费点心,不能给杨蕊耽误了活。”

[page_break]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其中一位说:“我说青山,你家的情况我也知道,你到哪里去搞这么多钱?你老婆还有病,孩子还要上学,老人还等你拿钱回家养呢!”
  
  青山摇摇头说:“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回去该借就借,借不到就把房子、粮食卖了,反正这二十万,三天之内一定要给人家凑齐的!”众人还想开口相劝,青山冲大家摆摆手说,“你们什么都别说了,我拿定主意了!”
  
  这时,刚子看了青山一眼,低下头小声说:“大哥,我说了你可别怪我!其实小江他带着钱没走远,就在楼下的一个小旅馆里。”刚子的话,让大家都瞪大了眼,青山一把抓住他的手,急切地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刚子低声嘟囔道:“其实小江也没啥坏心眼,他这样做,就是为了让你死了还钱的心,好让弟兄们多分点钱!”
  
  刚子带着青山闯进小旅馆时,小江正在抽闷烟,看到青山进来,知道事情败露了,他恨恨地看了刚子一眼,低声骂道:“叛徒!”青山揪住小江的脖领,小江扬起脸说:“大哥!你打我吧!”青山看了他半天,突然把他抱在怀里,满眼泪水说:“好兄弟!我就知道,你不会为了钱把哥往火坑里推的!”
  
  4。双重考验
  
  找到小江,青山又有了底气,回到住处,他向小江问那二十万,小江嘟囔了半天,极不情愿地掏出一张银行卡,交到他手里。就在这时,青山的手机又响了,他掏出一看,是杨蕊打来的。杨蕊在手机里说,自己就在楼下,有要紧事,要他出来一趟。
  
  青山隐约感觉到,这次杨蕊约他出去,很有可能与赵志坚的事有关。果然,他一钻进轿车,杨蕊就一副哭腔说:“哥,您到底拿了人家什么东西呀?还是快还给人家吧,要不然,我这房子可就买不成了!”
  
  接下来,杨蕊告诉青山,别看她现在装修这房子,其实房产还没过户呢,人家房主说了,东西是不小心落下的,就应该还给人家!如果不还,就不给她过户。最后,杨蕊说:“哥,您知道这房子比以前涨了多少钱吗?如果这房子买不成,恐怕我这辈子都买不起了!”
  
  看着杨蕊急得快哭了,青山对她说:“你先别着急,听我给你讲个故事。”杨蕊一听,更急了,她差点哭出声来:“哥,都什么时候了,你还顾得上讲故事?”
  
  青山没接杨蕊的话,自顾自讲道:“在我们农村老家,有个老太太,她从年轻时就守寡,拼死拼活把两个儿子拉扯成人,不过最令她骄傲的,是她的二儿子,大学毕业后留在了城里,还当上了官。突然有一天,老太太的二儿子被抓了,原因是贪污受贿,被判了十五年。事发后,老太太的二儿媳变卖了所有财产,还不够上交国库的,她一气之下,丢下孩子一个人跑了。剩下老太太抱着孙子,整天就知道哭,谁劝都不听,最后,把眼睛都哭瞎了。”
  
  杨蕊在一边听得出了神,她问青山:“哥,这个故事跟您有关吧?”青山点点头,脸色凝重:“你猜对了,那位老太太就是我娘,那个贪官就是我二弟。”杨蕊急忙低下头,低声说:“您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
  
  青山看到杨蕊变了脸色,心中明白了几分,于是又说道:“其实,那个故事我还没讲完,我二弟被抓以后,我们才知道,他在外面偷偷包养了一个女孩,那个女孩很天真,还为他怀上了孩子。后来,我二弟媳知道后,带人找上门,把那个女孩一顿猛打,竟然把女孩肚子里的孩子给活生生打下来了,再后来,女孩也疯了。”
  
  青山还没讲完,杨蕊已经脸色苍白,趴在方向盘上,开始“啪嗒啪嗒”掉眼泪。原来,她就是赵志坚在外面偷偷包养的,赵志坚向他老婆撒谎,说房子卖了,其实是偷偷留给了杨蕊,因为杨蕊已经怀上了他的孩子。赵志坚还向她发誓,等她生下孩子,就想办法跟老婆离婚,然后名正言顺地娶她进门。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赵志坚当场就把房门钥匙交给了杨蕊,第二天便出差去了。
  
  杨蕊拿了房钥匙,心里还算有了点着落,就想着趁赵志坚出差的时候,自己先斩后奏,把装修的事儿定下来,算是有个新气象,也想给赵志坚一个惊喜。而杨蕊哪里知道,赵志坚送那把钥匙不过是个缓兵之计,他也没想到,杨蕊竟然这么心急,自己出门第二天,就把青山的包工队请进了家门。
  
  现在杨蕊才意识到自己捅了这么大的篓子,而刚才青山所讲那个女孩的故事,和自己的经历那么雷同,想想那个女孩的下场,杨蕊忍不住哭起来。
  
  其实从一开始,青山就有点怀疑赵志坚跟杨蕊的关系,给杨蕊讲这个故事,也只是想试探试探她,她这一哭,一切也就都明了了。
  
  现在青山已经猜到了,今晚杨蕊来找自己,肯定是跟赵志坚商量好的,想利用他们俩的感情,把赵志坚的罪证骗过去。杨蕊也知道事情露了馅,急忙拿过纸巾,擦了擦泪,一脸羞愧之色。
  
  青山语重心长地对杨蕊说:“妹子,你拿我当哥,我也没拿你当外人,听哥一声劝,尽早离开那个赵志坚,你也不想想,他连个名分都不能给你,还能指望他给你好日子过吗?”
  
  青山话音刚落,后车门突然被打开了,一个人钻了进来,青山心中一惊,急忙回过头一看,竟然是赵志坚。赵志坚把手中的一个黑色提包扔到青山的怀里,一副命令口气:“这是三十万,再加上那二十万,五十万换那张字条,总该行了吧?”
  
  青山看了看怀里沉甸甸的包,一抬手,又扔到赵志坚的怀里说:“你怎么到现在还不明白?我要是为了钱,就不会有今天这些事了,我还是那句话,你必须去自首!”
  
  赵志坚一下呆住了,许久,他冲青山咆哮道:“你以为你是谁,纪委的吗?我倒是想去自首,但那可能吗?我这一去,会牵扯出多少人你知道吗?黑道上的白道上的,哪个都能要了你我的命!我就想不明白了,你一个打工的,不稀罕钱,却来装什么青天大老爷,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赵志坚因为激动,脸变得有点狰狞可怖,青山却一脸坦然地说:“国家政策我懂,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说的那些话全是借口,我就不相信,还有国家跟法律管不了的人!”
  
  赵志坚怒目瞪着青山,青山也不示弱,两人僵持了一会儿,赵志坚一把推开车门,拎着包骂骂咧咧地下了车,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杨蕊看着青山,红着眼怯生生地说:“哥,他混到今天这个地步,也不容易,看在我的面子上,您就放过他吧!再说了,五十万对您来说,也不少了,有了这些钱,您的后半辈子都有依靠了!”
  
  青山皱着眉,看着杨蕊说:“妹子,你咋就还不明白,像他这样,被抓是迟早的事,你应该劝劝他才对;我拿了他的证据没上告,是在给他机会,我不想看到一大家子人毁在他一个人手里!”
  
  青山说完,打开车门下了车,这时,夜色已深,四周黑漆漆的一片。杨蕊呆了一会儿,只好发动车子,驶出了小区。
  
  5。逃出魔窟
  
  看着杨蕊开车离去,青山走上楼,刚一进门,就听“呜”的一声,一根橡胶棍迎面向他扑来,重重地砸在他的头上,他觉得头“嗡”一声,就一个跟头栽在了地上。
  
  青山知道自己遭了黑手,他挣扎着站起来,使劲摇了摇头,才看清楚屋内的情形:一群小年轻,有的手持砍刀,有的手拿橡胶棍,个个满脸凶相,再看小江他们,被一根细尼龙绳捆绑在一起,嘴巴里还被塞了东西,蜷缩在客厅的一角。整个房间,已经被翻得乱七八糟,他们的衣物被褥,也被撒了一地。
  
  看到青山站起来,一个胳膊上刺着青龙的光头走过来,抬头就是一脚,正好踹在他的胸口,青山觉得胸腔内翻江倒海般地疼,他一个趔趄,又摔倒在地板上。光头上前一步,双手抓住青山的衣领,把他从地板上拎起来,冲他恶狠狠地骂道:“你他妈的找死呀?今晚如果再不把东西交出来,老子就弄死你!”
  
  光头又使了个眼色,上来两个头发染成五颜六色的杂毛,开始搜青山的身,他们浑身搜了个遍,连内裤跟鞋袜都没放过,竟然一无所获。
  
  光头见状,上前揪住青山的脖领,扬起手,狠狠地扇了他几巴掌,一丝鲜血顺着青山的嘴角流下来。可青山还是倔强地仰着头,怒视着光头他们。
  
  看到青山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光头也是一愣,他抬起手还想打,突然想起赵志坚对他说的话:这位可能有病,或者是缺心眼,对待他,不能用常规办法。
  
  想到这里,光头回头看了看小江他们,然后冲他那帮手下说:“好好地伺候伺候他们几个!”
  
  光头说完,上来好几个,他们手拿橡胶棍,摇头晃脑地走向小江他们。再说青山手下的这几个兄弟,平时只知道老实巴交地干活,哪里见过这种暴力场面,有两个年龄大点的,浑身抖成一团,尿都顺着裤腿流下来了。

[page_break]


  
  青山一见,慌了手脚,他急忙对光头说:“别难为他们,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东西是我藏的,不过刚才我的头挨了一棍,现在一个劲疼,让我好好想想,到底藏哪里了。”听青山这么说,光头乐了,他拍拍青山的肩膀说:“这就对了!你如果早这么懂事不就好了嘛!看把我们搞得跟黑社会似的!”
  
  青山抱着脑袋想了半天,最后还是摇摇头,对光头说:“不行!我还是想不起来,要不这样吧,你们给我点时间,到时候我一想起来,就把东西给你们!”
  
  光头一脸疑惑地看着青山,一把揪起他的耳朵,咬着牙说:“你在耍大爷吧?”
  
  青山疼得龇牙咧嘴道:“不骗你们!如果你不相信,可以把我带走,只要我一想起来,就告诉你们!”
  
  光头想了想,最后点点头,指着小江他们对青山说:“你看好了,要是你交不出东西来,你的这些弟兄们就只能绑在这里,大小便都拉在裤子里,连一口水都别想喝上,老子不怕你耍心眼!”
  
  光头说完,转身走出房间,两个杂毛架住青山,把他拖下了楼。楼下,停着一辆越野车,光头爬到驾驶位置上,两个杂毛打开后车门,把青山塞进车,然后一边一个,把他紧紧地夹在中间。
  
  越野车启动后,光头回过头骂两个杂毛道:“你们两个蠢货!不知道给他蒙上眼吗?”一个杂毛听了,急忙伸手撩起青山的夹克,罩在他的头上,青山眼一黑,什么也看不到了。
  
  越野车开了很长时间,最后停住了,青山被拽下车,光头吩咐了两个杂毛几句,然后开着车走了。青山被两个杂毛架着,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了一段时间,最后,他听到一阵开门声,就觉得屁股上挨了重重的一脚,然后一个趔趄,趴在地上,一阵锁门声后,四周变得静悄悄了。
  
  青山把罩在头上的夹克扯下来,四周依然一片漆黑,不知身在何处,也不了解四周的环境。他只好就地坐着,掏了掏全身的口袋,发现手机没了,他想,肯定是被光头的人拿走了。
  
  不知过了多久,青山突然听到一阵开门声,他一个激灵坐直身,果然,房门被轻轻地推开了,一个人影闪进来,借着手机屏幕的微光,低声喊道:“哥!您在哪里?”青山一下就听出来了,来人是杨蕊。
  
  青山急忙站起身说:“妹子,我在这里呢!”听到青山的声音,杨蕊显得很兴奋,她一把拉住青山的手说:“哥,我把他们支开了,您赶快跟我走!”
  
  杨蕊说完,拉起青山就往外走,青山的心顿时“突突”地跳个不停。两个人手拉着手,蹑手蹑脚地走过一个黑暗拥挤的地下走廊,又爬了两层残破的楼梯,终于看到了杨蕊那辆红色轿车。两个人打开车门,一头钻了进去,只听“呜”一声,车子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车子开出很远,两个人回头望了望,没发现有追踪的车辆,他们同时松了口气,杨蕊拍拍胸口说:“可吓死我了!”青山一脸感激地对她说:“放了我,你怎么向赵志坚交代?”
  
  青山话音刚落,杨蕊眼泪又落下来了,她轻叹一声说:“哥,昨天听了您的话,我如梦初醒,我想好了,跟他一刀两断!”
  
  青山点点头说:“你想开了就好,你还这么年轻,靠谁也不如靠自己。”
  
  杨蕊擦了擦眼泪,一脸凄哀说:“哥,您救了我一命,这回算我报答您的,这次得罪了赵志坚他们,我在这个城市是呆不下去了。”
  
  杨蕊说完,禁不住又要流泪,青山见状,急忙说:“妹子,你也别哭,还有哥我呢,只要我们拿着证据,到反贪局告发他们,我就不相信,就没有人管他们了?”
  
  杨蕊止住了哭,问:“哥,那些证据您放在哪里了?安不安全呀?”
  
  青山嘿嘿一笑,说:“妹子,你跟哥也算是生死之交了,我也不骗你,那张字条跟银行卡,我早就快递给省城的一个朋友了,你现在就开车带我去省城,只要拿到字条跟银行卡,我们就去反贪局告发他赵志坚。”
  
  杨蕊一听,一脸惊慌地说:“这么重要的东西,您交给别人保管,不会有什么意外吧?”青山笑着摇摇头说:“绝对不会,那个朋友跟我,也是生死之交!”
  
  6。如此结局
  
  杨蕊开着车,行驶在通往省城的高速路上,她扭过头看看青山,他已经由于劳累过度,靠在车座上睡着了。杨蕊从车后视镜中,看到了一辆黑色君威,还有一辆越野车,正不近不远地跟在她身后。
  
  原来,昨天晚上的一切,只是赵志坚导演的一出戏。他见青山刀枪不入,只好利用杨蕊,假装放跑青山,然后等他拿出罪证,就动手抢。杨蕊的车上,早就安装了全球定位系统,而且她跟青山的对话,也早通过窃听装置传给了赵志坚。此时,赵志坚正通过手机对越野车里的光头说:“你们听好了,只要看到他把东西拿到手,你们就冲上去,不管死活,一定要把东西抢回来,当场销毁!”
  
  杨蕊把车开下高速,她推了推青山,小声问道:“哥,省城到了,你的朋友在哪里呀?”青山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坐直身子往窗外看了看,然后指挥杨蕊,左拐右拐,在省城里转了半天,最后,车子开到了省反贪局门口。
  
  杨蕊一看到反贪局的牌子,当时就变了脸色,青山让她把车子开进去,她却浑身发抖,最后竟然熄火了。杨蕊颤声说:“哥,我们还是回去吧,我们市里也有反贪局,还是到那里去告赵志坚吧。”
  
  青山伸手把车钥匙拔下来,盯着杨蕊说:“妹子,你不想想,就凭赵志坚的势力,我们市的反贪局还信得过吗?你也别再骗我了,其实我早看出来了,在金钱面前,救命之恩也算不了什么。”
  
  看到杨蕊的脸青一阵白一阵,青山叹口气说:“还记得上次我给你讲的那个故事吗?其实我是骗你的,我二弟没坐牢,相反,他就是省反贪局侦查科的科长,当时我编故事骗你,是为了给你提个醒。可惜我的一番好心,你没当回事。”
  
  原来,青山早就通过手机,把赵志坚的情况告诉了他二弟,也就是省反贪局侦查科的科长高峰。青山对高峰说,希望给他三天时间,也算给赵志坚一个机会,他会想尽一切办法,说服赵志坚去自首,这样,也算挽救了一个家庭。
  
  作为反贪局侦查科的科长,高峰深知大哥的处境危险,他坚决不同意青山的做法,最后,哥俩达成协议,在这三天时间内,哥俩保证二十四小时开机,如果青山的手机不通,就说明他有危险了。
  
  所以,在自己跟兄弟们被囚禁以后,青山并不害怕,他早把杨蕊房子的地址告诉了高峰,只要高峰打不通自己的手机,他一定会想办法,把小江他们救出来。赵志坚和杨蕊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小江他们已经被高峰派人解救出来了。
  
  此时,杨蕊已经是泣不成声,青山盯着她说:“还有,我给你讲的那个故事,也不全是假的,那个哭瞎眼的老娘,还有疯了的女孩,都是真的,那个案子,是我二弟亲手破的,故事也是他给我讲的,在讲这个故事时,我二弟满眼是泪!对了,直到现在,赵志坚他还不明白,为什么一个穷打工的,却不稀罕钱。其实他不知道,我二弟是全国十佳侦察员,他是我们村最大的骄傲,我这个当大哥的,怎么会为了钱往他脸上抹黑呢?”
  
  青山说完,抬起屁股,揭开座套,伸进手去,从车座与车座后背之间的狭小缝隙中,掏了半天,掏出一个软包装烟盒,从烟盒中,他抽出一张银行卡,还有一张纸条。杨蕊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她万万没想到,这么多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就在她的眼皮底下。
  
  青山拿着字条跟银行卡,对杨蕊说:“还记得上次吗?你把我找来,说赵志坚的事,当时我就觉得,这么重要的东西,放在我身上很不安全,所以我动了心眼,就把这些东西塞进了你的车座缝里。”
  
  青山说完,把手中的钥匙扔在车座上,打开车门,头也不回地走进反贪局大门。杨蕊呆了一会儿,打开车门,冲他大喊道:“哥!”青山转过身,冲她摇摇头。
  
  这时,一辆黑色君威跟一辆越野车,就停在反贪局门口的不远处,在车上,赵志坚跟光头他们眼睁睁地看着青山走进反贪局大门。
  
  在耳机中,赵志坚早就听到了杨蕊跟青山的谈话,他现在才明白,不是青山缺心眼,而是自己的心上多了一个眼,一个贪得无厌的钱眼。
  
  赵志坚趴在方向盘上,五内如焚,他已经感到车外的阳光,离他越来越远了。

故事会在线阅读排行

故事会在线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