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故事会在线阅读

[新传说] 隔座有耳

来源:故事会在线阅读作者:时间:2016-03-17 21:31:37手机版

  牛大力在外打工,听说儿子考上了重点高中,他高兴得支了工钱请了假,连夜登上了回乡的绿皮火车。
  
  凌晨时分,牛大力被一阵说话声吵醒,他揉眼一瞧,原来是邻座一个妇人正在打电话,声音很着急,听上去好像是孩子生病了,她嘱咐老公骑车送孩子上诊所什么的。
  
  大约又坐了站把路,牛大力突然觉得肚子不舒服,便迷迷糊糊地起身,去了车厢连接处的卫生间。他刚褪下裤子,就听见“咚”的一声,屁兜里有个纸包滑落到蹲坑里了。
  
  “糟糕!钱掉了!”牛大力浑身一个激灵,顾不得提裤子,急忙伸手去抓,但还是慢了半拍,蹲坑原本就很滑溜,再加上列车的震动,纸包竟顺着蹲坑的洞口,“哧溜”一声掉到车子底下去了。
  
  那纸包,正是牛大力向老板支取的六千块工钱。他怕夜里犯困,钱被人顺走,特地把装钱的纸包塞进内裤的屁兜里,但万万没料到,竟发生了这样的意外!望着那个黑乎乎的洞口,牛大力急得抓耳挠腮,无奈之下,他找到列车乘务员,求他帮忙想想法子。
  
  听了牛大力的诉说,乘务员告诉他,老式列车上的蹲坑都是直通路面的,也就是说,那六千块钱此时已不在车上,而是掉落到铁路上的某个地方了。
  
  得知牛大力的钱是用牛皮纸包好的,乘务员就安慰他:“现在是半夜,铁路上没什么人,钱被人捡去的可能性很小。几分钟后,列车将在兴县火车站停靠,你下车赶紧回去找,应该能找着。”乘务员还根据牛大力的描述推算了一番,让他下车后径直打车到一个叫枫树岭的道班点,在道班点往东一二百米的范围内仔细搜寻……
  
  下了车,牛大力按照乘务员的指点,急急火火地赶到了枫树岭道班点。他向四下张望了一下,没看见一个人影,便松了口气,满怀希望地沿着铁路搜寻起来。
  
  但来来回回找了十多回,却仍不见那包钱的踪影!牛大力彻底绝望了,便心不甘情不愿地走下了铁道。可就在他想拐弯走上马路时,却被停在暗处的一辆三轮摩托撞了个趔趄。牛大力恼怒地瞪了那车一眼,却见车上没人,更奇怪的是,车钥匙居然还挂在车上……
  
  牛大力心里一动:莫非这是老天爷给我的补偿?他望望四下无人,脑子一热,跨上车子,钥匙一拧,“突突突”地把车子骑走了。
  
  骑出四五里地后,牛大力正盘算着是一路开车回家,还是找个废品店出手换点路费,却突然听见车厢里传来一阵哼哼声。
  
  “车里竟然有人!”牛大力吃了一惊,赶紧停下车,小心翼翼地转到车后,提心吊胆地朝车厢里一看,嘿!里面竟有一个毛毯裹着的小男孩,看上去只有一两岁。
  
  望着孩子红扑扑的小脸蛋儿,牛大力脑子一热,突然涌出一个邪恶的念头:这男娃要是转个手,赚个几万肯定不成问题。牛大力把车子停在一个僻静的地方,掏出手机,把这一路的遭遇向媳妇做了“汇报”,并且半认真半开玩笑地,把卖孩子的想法告诉了媳妇。
  
  媳妇听后,狠狠地数落道:“这么伤天害理的坏主意,也亏你想得出!你忘了三年前,你顺手牵走人家一头牛,被关了半年多的旧疮疤了?拐卖人口那可是重罪啊!牛大力!你没皮没脸不打紧,可别再给咱儿子丢人了!”
  
  媳妇这通数落让牛大力清醒了,他嗫嚅道:“那……你说该咋办呢?”
  
  “还能咋办?看附近有没有派出所,把那车连同孩子一块儿交了呗!”
  
  关上手机,牛大力叹了口气,嘟哝道:“孩子可以不要,丢了六千块,拿这三轮摩托补偿点损失总不过分吧。”
  
  牛大力照媳妇的吩咐,就近找到个派出所,他抱着小孩进了接待室,见里间一个值班民警正在接电话。牛大力听那民警答应了一声:“是,我马上安排布控!”随后挂断电话走了出来。
  
  牛大力指着怀里的孩子对民警说:“我路过铁路边,见这小孩被扔在路边没人管,怪可怜的,就一路捎到所里来上交了。”
  
  民警听后,哈哈一笑,直视着牛大力,问:“你是不是还顺带捡了个摩托车啊?”
  
  牛大力听了,心中一惊:这警察也太厉害了!看来,连昧个摩托车的主意也得落空了,便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民警安顿牛大力坐下,又到隔壁房间打电话去了。
  
  不一会儿,闯进来个理着小平头的年轻男子,他一把从牛大力手里夺过孩子,带着似哭非哭、似笑非笑的神情说道:“我的宝儿呀,可找到你了!”
  
  那孩子搂着小平头的脖子,也一个劲嚷嚷着,声音尽管含混不清,但牛大力还是听出来了,这孩子是在喊“爸爸”……
  
  从派出所出来,小平头一边不停地道谢,一边盛邀牛大力上他家去坐坐,牛大力这才记起自己已经十几个小时没吃东西了,就没多推辞,跟着去了。
  
  刚坐下不久,一个妇人急急火火地回来了,抱过孩子亲了又亲。不用问,这准是孩子妈了。牛大力觉得她有些面熟,似乎在哪里见过,可又实在想不起来了……
  
  过了好一会儿,那妇人注意到了牛大力,勉强从牙缝里挤出个“谢”字,脸却红到了脖子根……
  
  牛大力回到家,媳妇在整理牛大力的挎包时,吃了一惊:钱不是丢了吗?怎么又回来了?再一数,更不对,除了用牛皮纸包好的六千块,还多出了四千散钞!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牛大力竭力回想路上的每一个细节,终于琢磨出了个大概。
  
  原来,那小男孩的妈,就是昨晚火车上邻座打电话的妇人!牛大力丢了钱,找来乘务员帮忙时,那个妇人看似闭眼睡着了,却一直在偷听他和乘务员的谈话。巧的是,那妇人的家离枫树林道班点不远。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她听到乘务员让牛大力到枫树林道班点附近找钱后,起了坏心眼儿,偷偷地给家中的老公发了短信,让老公先牛大力一步去找钱。
  
  小平头接到短信,兴许刚陪孩子打完吊针呢,有这天上掉下来的便宜,不捡白不捡,他连家都不回了,载着孩子径直来到铁路上,车钥匙也顾不上拔,便摸黑去找牛大力丢失的那包钱。小平头找着那包钱,沿着铁路往回走时,却远远地看到有个人影上了铁路。不用说,这人准是那失主了。小平头便急忙溜下铁路,在旁边一个隐蔽处躲了起来,等牛大力找了一阵,失望地离开了铁路,他才从藏身处出来,准备骑上车子回家。可是,来到原先停车的地方,小平头却急眼了,连车带孩子全不见了踪影!
  
  后来呢,小平头找不到车和孩子,大概就打了110报警。牛大力把孩子送到派出所时,值班民警正接听指挥中心的布控电话来着,民警见到孩子,也就立即联系家长来领孩子……
  
  怪不得那妇人见送回儿子的大恩人是牛大力时,脸会红了个透,难为情啊!一心想着占人便宜,反倒差点把自己孩子给赔进去了。后来,那夫妇俩还算良心发现,不光把昧来的六千块钱悄悄归还了牛大力,还往包里多塞了四千……
  
  想明白这些之后,牛大力庆幸之余,也有点后怕:要不是听媳妇的话,主动把孩子上交了,被布控的警察抓住,给安个“拐卖人口”的罪名,那就麻烦大了!
  
  面对这多出的四千块钱,媳妇问牛大力该咋办,牛大力知道媳妇这是有意试探自己,因此,他干脆利落地答道:“自家的钱物归原主,多余的钱,一分不要,全退回去!”

故事会在线阅读排行

故事会在线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