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故事会在线阅读

[新传说] 三请诸葛亮

来源:故事会在线阅读作者:时间:2016-03-17 21:31:07手机版

  按理说,受领导器重、被领导提拔,那是大好事,可有个叫诸葛安的,领导都请他三回了,还不肯动呢!
  
  县土管局发生了一宗土地腐败案,一正三副四个局长全被抓了起来,曹局长临危受命,从纪委火线调到土管局。他刚上任,怕不熟悉业务,把事情做砸了,所以求贤若渴,对人才十分重视。
  
  曹局长经过考察,认为新古乡的土管所所长诸葛安是个难得的人才。诸葛安对业务很熟悉,回答任何涉及土地的问题都能脱口而出,和资料上的分毫不差。曹局长有心提拔诸葛安,恰好市组织部有个后备干部培训班,曹局长就让办公室下文件,通知诸葛安去参加这个培训班。
  
  没料到第二天,诸葛安就匆匆找到曹局长,说:“曹局长,这个培训班,我是去不成了。”
  
  曹局长没想到诸葛安会推辞,忙说:“这可是个好机会,参加这次培训的人,都有可能升任,对你的前途可是大大有益。”
  
  诸葛安说:“我知道您是好意,可是,我实在走不开身。”
  
  曹局长问:“有什么事吗?”
  
  诸葛安无奈地叹了口气,说:“给您说吧,我老婆得病了。”诸葛安说,前几天,他老婆下楼时,不慎摔了一跤,到医院一查,是髋骨骨折。听医生说,情况好的话,得在床上躺半年;若不好,可能终生瘫痪在床。
  
  曹局长前不久去过新古乡,也到诸葛安家里坐过,诸葛安还住在乡土管所二楼宿舍里,当时,也见到过他的老婆,没想到这几天就出事了。曹局长爱才心切,说:“你可以找个人照顾她嘛。”
  
  诸葛安说:“曹局长,您不知道,我老婆这髋骨摔断了,连大小便也不能自理,请别人照顾,她难以启齿,您看这次培训……”
  
  “好吧,你安心照顾老婆,我这次就安排别人去吧。”曹局长有些无奈,想了一下,又问,“你老婆在哪里住院?”
  
  诸葛安说:“住在乡医院,离家近,这样,我不仅能照顾好老婆,还能正常工作。”
  
  这下,曹局长除了对诸葛安的才能佩服外,更加佩服他的人品了。曹局长甚至在想,在现实生活中,很多人都在“官”途和“钱”途上奔波,像诸葛安如此关爱家人的“清流”,可谓少之又少了。
  
  过了段时间,市土管局的李局长找到曹局长,说市局刚成立一个乡村土地工程督查组,差一个懂得基层业务的人,就想找曹局长问一问,有没有这方面的专业人才。曹局长跟李局长关系好,就问:“你还有其他条件没有?”李局长说:“干我们这行的,除了懂得业务外,还得品德正直才行。”
  
  一听说要品德好,曹局长马上想到了诸葛安,说:“我这里有个人,你看有什么优厚条件没有,我怕委屈了他。”李局长说:“当然有,我们那里还有个副科的位子,如果做得好,找个机会,向组织部申报,把他提为副科。”
  
  曹局长听了很满意,第二天便专门来到新古乡,找到诸葛安,把打算安排他到市局工作的事说了,并且说:“许多在乡里工作一辈子的人,也遇不到这样的机会,这次你可得把握住这个机会。”
  
  没想到诸葛安听了,却皱着眉头,满脸愁云地说:“谢谢曹局长,可我还是不能去呀,您知道,我老婆现在卧病在床,我根本无暇顾及其他。”
  
  曹局长听了,对诸葛安说:“我就是知道你的情况,才找机会把你调到市局去。到了市里,你可以把你老婆送到市医院,那里的医疗条件好呀!”
  
  诸葛安听了,对曹局长说:“我老婆的病好了不少,已经开始下地活动了,可您还是有所不知……”诸葛安说,他的老父老母已经八十多了,平时住在离土管所不远的村子里。以前,他曾想把家迁到县城住,但他父母舍不得离开家乡。诸葛安说:“我父母培养我不容易,俗话说得好,养儿防老,我要在家尽孝。忠孝不能两全,希望曹局长能谅解。”
  
  曹局长也是个孝子,听了诸葛安的解释,连连点头,可想了想,又为难了,说:“可我已经答应李局长了。”诸葛安对曹局长说:“您看这样好不好,我们所里的小王是个本科生,跟着我学了两年,业务上绝对没有问题。您看,能不能把这个机会给小王?”
  
  曹局长听了诸葛安的话,想起小王,一个戴眼镜的大学生,做事很有条理,就点点头,说:“那就这样吧。”
  
  曹局长将小王送到市里,总算给李局长交了差。不过,通过这件事,曹局长对诸葛安更加钦佩了,他认为诸葛安不光是业务出众,更为难得的是人品第一,孝道第一。
  
  又过了半年时间,土管局办公室主任退休了,曹局长便又把目光锁定在诸葛安身上,心想:前两次没有请到,那不算什么,刘备不也是三顾茅庐才请到诸葛亮的吗?我也来个三请诸葛安。
  
  为了能把诸葛安说动,曹局长决定请诸葛安吃饭。为了这次把工作做通,曹局长把以前在纪委一起工作的同事刘经纬请来。这刘经纬呀,号称“铁嘴铜牙”,揣摩心理、做思想工作是他的特长,而且,为了便于倾心交谈,曹局长把地点定在县郊颇为清静的“寒山饭庄”。
  
  等诸葛安来到土管局,曹局长先没说关于办公室主任的事儿,他看了看时间,对诸葛安说:“到吃午饭的点了,我们吃饭去吧。”说完,他就拉着诸葛安上了车。
  
  见曹局长驾车出了县城,开往郊区,诸葛安说:“吃饭……还要出城么?”
  
  曹局长说:“城里太嘈杂,不如到乡下,地方清静,我们也好坐下,把事情说清楚。”曹局长透过后视镜,见诸葛安脸色有些苍白,忙说:“你的脸好苍白呀,是不是病了?”诸葛安忙说没病,哼哼哈哈地支应着。
  
  到了“寒山饭庄”,曹局长下了车,见诸葛安呆在车里,马上打开车门,开玩笑地说:“你架子不小呀,还要局长替你开车门?”
  
  曹局长见了“农家乐”老板,问道:“人来了吗?”老板回答说:“刘科长早来了,在梅厅。”
  
  曹局长就带着诸葛安,来到梅厅,打开大门,刘经纬早就坐在里面了,他见了诸葛安,沉着脸说道:“总算把你请来了……”
  
  见到刘经纬,诸葛安再也支撑不住了,两腿瘫软,跪倒在地,说:“我老实交代,我在乡下当土管所所长的这段时间,私自卖了二十块宅基地;另外,收了麦柜村一个改造公司送的二十万贿款……”见诸葛安这个样子,曹局长和刘经纬惊呆了。
  
  后来,曹局长才明白,诸葛安早就听说过曹局长在纪委时的大名。这一段时间,县土管局发生大地震,一名副局长被安排“学习”,实际上是秘密“双规”。而前任局长异地升迁,其实就是纪委发现了他的问题,于是异地调离,以便更好地审查。
  
  诸葛安心里有鬼,便开始留心曹局长的“动作”。第一次曹局长要安排他学习,他害怕这是个圈套,于是借口老婆受伤,婉言谢绝。第二次,曹局长让他到市里工作,他又借口家有老父母,推荐小王代替他。这第三次,他的神经已经紧张到了极点,他见曹局长带他到了郊区,怀疑这是纪委要对他进行“双规”,所以,当他见到纪委的刘经纬科长,精神便彻底崩溃,用诸葛安自己的话说:“只要做了亏心的事,一怕去学习,二怕异地升迁,三怕被纪委的人带到‘清静的地方’吃饭喝茶。”
  
  发生了这样的事,曹局长也是十分感慨,他自嘲地说:“三顾茅庐,本想请个真诸葛,没想到捉了个假司马。”

故事会在线阅读排行

故事会在线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