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故事会在线阅读

[中篇故事] 腰上的美人痣

来源:故事会在线阅读作者:时间:2016-03-17 21:31:06手机版

  1
  
  小城很小,但是秀气而洁净。小小的城中,五条河穿城而过,日里夜里白亮亮地流着,把这座北国小城流成了江南水乡,流成了画中世界。
  
  “红唇舞厅”就在水的那一边,离我家不远。拐过一条小巷,沿着一个水泥拱桥过去,再过一条石头桥,前面,是脉脉的流水,笼着一片如烟的细柳。柳影中,红灯闪烁,音乐声很婉约,细细的和外面的流水应和着,温柔,熏人欲醉。这就是“红唇舞厅”。
  
  离“红唇舞厅”虽近,我却很少去。
  
  有时,有朋友相约,去了,面对那些红唇大眼的女孩和那些令人起鸡皮疙瘩的发嗲声,我会不自觉地皱了眉,转身离开舞厅。气得我最要好的哥们儿阿涛骂道:“假正经。”
  
  但这次却不同,阿涛在电话中极力撺掇我:“哥们儿,去看看。不去,你会后悔一辈子。”
  
  阿涛说话总是先声夺人,吊人胃口。所以,我仍懒洋洋地道:“看什么啊?说得那么厉害。”
  
  “美女!绝色!”这小子摔下四个字,知道我仍名草无主,所以格外夸张。
  
  我笑了一声,讽刺他:“一只癞蛤蟆,让你小子一见,都会称为西施。”
  
  显然,阿涛被我这一句话气着了,半天不说话。最后他说道:“你小子不相信算了,可是,事后别怪我没告诉你。”说完,关了手机。
  
  我在家里看了一会儿电视,百无聊赖,想想阿涛的话,觉得反正没事,去看看也不错。所以就走了出来,开上老头子给的豪华车,向“红唇舞厅”驶去。
  
  已是黄昏,华灯初上,各色灯光映照在水面上,一汪一汪的,五颜六色。小城人十分善于利用水,用一条条渠把水引进小城,穿街走巷,入院过桥。所以,家家细柳,户户藤萝,如绿色的屏风一般。
  
  一会儿工夫,车子在“红唇舞厅”前停下。门口,“红唇舞厅”四个霓虹大字一闪一闪的,如女孩的媚眼。下面,一个由许多红灯串成的唇,汪汪地媚人。音乐声如梦中呓语,从柳影中传出,格外吸引人。
  
  我随意走进去,找了张桌子坐下来,要了一杯饮料,慢慢地品着,一边有一眼没一眼地望向舞池。可是,人头攒动,都是一样的红唇大眼,都是一样的嗲声嗲气。就在我喝完杯中饮料,准备离开时,一个人晃到了面前,是阿涛。“你小子,终于来了。”阿涛很得意,叼着烟,让人看了很不爽。
  
  我望了他一眼,问:“美女在哪儿?吹破天了吧?”
  
  “还没出现呢。保证你一看,一定会被击倒。”阿涛仍夸张着,眉飞色舞,好像是他的什么人一般,让我心里有点酸酸的。我心想,虽说我和阿涛长得十分相似,我可没有他那种见了美女就犯贱的脾性。我站起来,准备向外走,就在这时,阿涛悄声道:“来了。”
  
  随着声音,舞厅的人都静了下来,自动让开一条路。我回过头,呆住了:一个女孩,一件露脐装,一条超短裙,一双白色高跟鞋,一步一声响,向厅内走来。
  
  我呆呆地站在那儿,四周没有了音乐声,没有了说笑声,整个世界仿佛都不存在了。只有一个人,一个穿超短裙露脐装的女子向我走来。
  
  真的,一下子,我被击中了。阿涛这小子,这一次没猜错。
  
  2
  
  这个女孩叫曾小艺,名字很好听。
  
  据阿涛说,这女孩美,而且妖,但是很难接近。“那可是个辣妹子。”他说,然后“咕”地一声,吞了一口口水。这小子,见了美女就是这么个德性。
  
  我很好笑,也很好奇。我不信,有几个舞女是辣妹子?还不都是见钱眼开。
  
  见我不信,阿涛告诉我,他的一个哥们儿看上了曾小艺的美貌,就邀请她跳舞。曾小艺眉眼汪汪地答应了,在音乐声中,陪着那小子跳了起来。跳着跳着,那小子手就不老实了,在那细嫩的腰上轻轻地揉捏着,想趁机揩油。谁知,手还没深入,就被一只手抓住,使劲一捏一拧。那小子“哇”地一声惨叫,变了脸色。曾小艺呢,仍眉眼笑笑的。那小子却撒丫子退了,以后再也不找曾小艺跳舞了。
  
  我很惊讶,问为什么?
  
  阿涛吐出一个烟圈道:“那小子的一个指头脱节了。”一句话,让我吓一跳。
  
  我摇摇头,对阿涛瞪了一眼道:“你小子真阴险。”他眨眨眼,问为什么。我说:“你小子担心自己出头会吃亏,所以就让我上;我吃亏了,你看笑话,是吧?”
  
  他急了,连喊冤枉:“大哥,凭你这城内首富王董事长的独生子身份,凭你的香车宝马,还有你那身派头,一出现在那丫头面前,还不让她投怀送抱,以身相许吗?
  
  我白了他一眼,道:“你把我看成跟你一样了,我是那样的人吗?”
  
  他仍贼眉鼠眼地笑着。对这样的人,实在没办法。但是,人就是有这样的弱点,面对一个对你笑脸相迎的人,无论如何,你也不好不理不睬。再加上,这个人长得又那么和我有点相似,你能不和他亲近吗?就因为这,阿涛粘上了我,说我们是天生的兄弟。一来二去,时间一长,就成了朋友。
  
  看我坐在那儿一言不发,他眼睛一眨道:“大哥你是不同于我,你是圣人。不过,圣人也得有老婆啊。”
  
  我抬起头来,望着他道:“什么意思?”
  
  他仍然笑嘻嘻地道:“大哥,我感觉到你爱上那个女孩了。”
  
  我笑笑,仍摇摇头,过了一会儿,没好气地说:“就算爱上了,与你何干?”
  
  “那是我介绍的啊!”他大摆功劳。
  
  “那又怎样?”我道。
  
  “你得感谢我这个媒人啊。”他说,死皮赖脸的样子。我知道,他这是跟我要钱呢。无奈,我抽出几百元递给他。他拿着钱,嘴凑到我耳边,很认真地叮嘱:“大哥,看上了,就赶紧把她搞定啊!舞女嘛,有钱,想让她怎么样就怎么样。”说完,看我突然冷了脸,他忙把钱揣兜里,一摆手,走了。我长长叹了一口气:我怎么会遇上这么个狐朋狗友?

故事会在线阅读排行

故事会在线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