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故事会在线阅读

[海外故事] 英雄徽章

来源:故事会在线阅读作者:时间:2016-03-17 21:30:47手机版

  二战中期,德国上尉“红狐”舍维克率领的部队遭盟军偷袭,被打散了,他独自流落到了乌克兰边陲的村庄。
  
  舍维克已经漫无目的地走了好多天,又冷又饿。突然,前方闪过一团阴影,他悄然止步,屏住呼吸。只见草丛中走出一个小女孩,她看到舍维克,居然露出高兴的表情:“太好了,你能抱我上去吗?”
  
  小女孩指着一架搭在树上的破秋千。她腿上有疤,看来是爬树时蹭的。舍维克心一软,抱她上去,轻轻荡了起来,小心地问:“你住在南边吧,这附近有没有盟军?”
  
  小女孩欢快地荡着秋千,说:“没有,妈妈说他们都去保卫莫斯科了。”舍维克点点头,手上加了把劲,秋千荡得更高了:“那你见过我们的人吗?”小女孩歪着脑袋说:“你是什么人呀?”
  
  舍维克亮出胸前的徽章,是一枚缝在军装上的银质纳粹鹰。小女孩惊呼:“哇!它可真漂亮。”
  
  “当然,这是英雄的标记。”舍维克信口开河,从小女孩的反应得知,她完全没有军国概念。这片村庄应该是个三不管地区——乌克兰沦陷后被德军遗弃,而盟军正在保卫莫斯科。
  
  又荡了一会,舍维克停手,小女孩有些意犹未尽,舍维克说:“去给我弄点吃的来,还要一把铁锹。”
  
  小女孩颇为难地看着他:“妈妈不会给的……”“你能不能悄悄拿?”舍维克说着,掏出一个小玩意,说,“这个送你。”
  
  那是条漂亮的手链,几缕纠结的红发串起各种小花,中间绑着一枚马克硬币。这是舍维克为自己的小女儿做的礼物,不打仗的间隙,他常常想起她。
  
  小女孩十分喜欢,捧着手链跑开了。很快,她带回一个黑面包和一把铁锹。
  
  舍维克吃完,赶紧抄起铁锹在地上挖洞——这样逃下去可不行,得有个藏身之处,躲起来等待救援。
  
  “等等。”小女孩递过一只小瓶,“看到地上的兽穴没?里面有熊,涂上这个,它们就不敢靠近了。”
  
  熊?舍维克望着遍地狗洞大小的兽穴,又看了看一脸天真的小女孩,心中好笑。
  
  小女孩说,瓶中草灰取自当地野花的花茎,是一种驱逐野兽的草本植物。舍维克虽然不信,为了博取她的好感,还是涂了一些在身上。
  
  洞穴挖好后,舍维克盖上伪装用的芒草,钻了进去,他嘱咐小女孩:“别跟任何人提起我,否则就不帮你荡秋千。”小女孩点了点头。
  
  如此,小女孩每天都跑来荡秋千,也照常带来水和面包。
  
  几天后,舍维克的伤差不多好了,他渴望回到军中,但身在偏僻处,又没有任何信息源,他急得一筹莫展……直到这天,小女孩照常过来,舍维克吃着面包帮她推秋千,忽然有了主意!他问她:“想不想再高点?”小女孩兴奋地点了点头。
  
  舍维克削下树枝,把支撑秋千的木架垫高,抱起小女孩爬到树顶,将她送上秋千。加高后的木板紧贴树冠,几乎是原先的两倍。小女孩高兴极了,欢呼着荡了起来。
  
  秋千树所在的山野下方有一条辖道,那里是通往莫斯科的必经之路,各方队伍在此间川流。
  
  “看到佩戴这种徽章的人经过,就告诉我。”舍维克指了指胸前的纳粹鹰,然后躲进树后的山洞。他那一头红发太扎眼了,无论谁的队伍经过辖道,高处打探都是极危险的,利用小女孩充当上方的眼睛是最稳妥的做法。
  
  可一连几天,舍维克始终没等到路过的德军。这晚,他缩在洞里刚睡着,就被地面传来的叫声惊醒!
  
  “德国佬,快点出来,把徽章交出来!”舍维克心想,这是乌克兰口音,难道自己的身份和行踪暴露了?
  
  舍维克猜得没错,这群被战争遗忘的乌克兰农夫饥寒交迫,就快活不下去了,每个人都是一头眼睛发红的野兽。
  
  他们发现了舍维克送小女孩的红发手链,认出了上面绑的是马克硬币,又联想到赫赫有名的德国陆军上尉“红狐”就藏匿在附近的传闻,就跟踪小女孩,寻到了舍维克的藏身之地。而他们的目的,不是别的,就是那枚英雄徽章。
  
  因为,象征身份的纳粹鹰徽章在盟军方面有作为战利品的明码标价:比如缴获一枚少尉徽章可兑换五万卢布,中尉十万……而一枚上尉徽章,值十五万卢布!
  
  不见回应,农夫点燃芒草,他们打算用滚滚浓烟呛出舍维克。眼看火越烧越旺,外面的人直咳嗽,里面却毫无动静。
  
  此时,有农夫发现:“后面还有个洞,德国佬怕是已经跑了。”
  
  农夫们赶过去。果然,一个隐秘的后洞外,有两排靴印。这时前方传来惨叫声,原来是几个农夫求财心切,追赶靴印,不慎踩到了沿途布下的兽夹。他们懊恼道:“哼!我们的兽夹竟成了德国佬的断后工具。”
  
  另一片空地上,舍维克顶开草皮,从地洞中探出了身子。原来,小女孩口中有“熊”的兽穴很多都是空巢,这些日子被舍维克打通,与居住的洞穴相连。在农夫放烟时,他便遁入其中一个兽穴逃脱。至于后洞、靴印和兽夹,不过是他提前布好、迷惑敌人的障眼法。
  
  舍维克刚逃出来,就想到了小女孩,那帮农夫找不到自己,必定还会为难小女孩。他放不下心,决定回去看看。
  
  舍维克偷偷潜回秋千树,小女孩果然被一伙农夫团团围住。小小的身影让舍维克想到了自己的小女儿,他大喝:“放开孩子,我在这!”
  
  见猎物自己送上门来,农夫们欣喜得很,他们举着草叉、铁铲,包围了舍维克。
  
  怕小女孩被误伤,舍维克一把抱她上了秋千树。双方紧张对峙,舍维克寡不敌众,在混乱中,腰眼中了农夫狠狠的一叉。
  
  就在这时,秋千树上的小女孩突然惊叫道:“快看,英雄们来啦!”她冲下方挥舞舍维克的军帽。农夫们一愣,辖道上有军队路过?
  
  说时迟那时快,舍维克回身抽出军刀,掷向秋千上的一侧!同时,一声枪响,不知从哪里来的子弹,擦着小女孩的发梢划过!千钧一发之际,军刀斩断秋千绳,舍维克接住坠落的女孩,裹进缝有纳粹鹰徽章的呢子大衣里。
  
  舍维克顾不上腰间的疼痛,将呢子大衣披在小女孩身上,嘱咐她赶紧回家找妈妈,然后迅速回身,挖出树下他藏好的一颗手雷。
  
  舍维克高举手雷喊道:“马上离开!否则我们同归于尽。”
  
  农夫被枪声和手雷震住,只得遵从,舍维克重新将手雷埋回树下。
  
  片刻,路过辖道的队伍出现在山野上,竟然是德军。
  
  为首的军官格里尼是舍维克同年入伍的战友,他高兴道:“终于找到你了!秋千上的乌克兰人居然发现了我们,我都瞄准开枪了,她却突然不见……咦?是谁把你伤成这样,这里的村民吗?看我待会儿屠了他们的村子!”
  
  “格里尼,都是军人,说话别兜圈子,其实你一直想取代我吧?”舍维克语调平静。
  
  格里尼一怔,随即笑了。
  
  虽是同年兵,舍维克却更受元首青睐,处处压制格里尼。就拿军衔来说,舍维克都是上尉了,格里尼还只是个少尉。
  
  “只要谎称我已战死,你把我的徽章和军事文件带回去,就能够顶替我,得到晋升。”舍维克叹道,“实不相瞒,我早已厌倦战争,并且身受重伤……只要你肯放过我,喏!徽章就在那个地洞里,你去拿吧。”
  
  格里尼冷冷地说:“你去拿给我。”
  
  舍维克只好半撑着身体,被草叉刺穿的腰部还在流血,他艰难地爬到一个兽穴洞口,伸进手去,边掏边说:“格里尼,我的部队遭遇偷袭,就是被你出卖的吧?”
  
  格里尼脸现妒色,道:“还是被你看穿了,我明明比你优秀,却总是得不到元首的器重,这不公平。”
  
  “现在你得到我的徽章了,别太贪心。”舍维克苦笑道,手在兽穴里探了半天,终于刨到一个闪闪发亮的物件。
  
  格里尼眼前一亮,混夹在泥土中的,正是上尉军衔的纳粹鹰徽章!他喝道:“保持姿势,呆着别动!”他径自走了过去,同时,身后的士兵纷纷举枪瞄准舍维克。
  
  格里尼怕徽章被掉包,按住舍维克的手,倾身探向兽穴,另一只手摸到了徽章。
  
  “噌!”一只脑袋像熊、身体像狼的野兽冲出兽穴,死死咬住了格里尼的面门,疼得他死命号叫。
  
  这被小女孩误认为熊的野兽其实是狼獾,它们个头不大,但是凶猛异常。舍维克身上涂了小女孩给的草灰,所以狼獾不敢靠近,可格里尼就没那么幸运了。
  
  说时迟那时快!舍维克翻身跃起,从靴中抽出军刀,反手割断了格里尼的喉咙。
  
  格里尼的士兵们愣了几秒,接着齐刷刷叩响扳机,舍维克的身躯瞬间被子弹射穿。
  
  一名副官捡起从格里尼手中掉落的“徽章”,懊恼地发现,那不过是一块磨得发亮的铁片。
  
  “快看!把那个带回去,咱们也能邀功。”一名士兵指着秋千树,地上落有舍维克的军官证,里面夹着重要文件。
  
  “那些乌克兰人一定还没跑远,待会追上去多杀几个,杀够了人数我们也能得到元首颁发的徽章。”副官心情大好,朝树下走去,俯身拾起军官证,忽然发现证件上还拴着一缕红发,而红发末端系的是……手雷拉环!
  
  “砰!”这支德军部队连同秋千树一起灰飞烟灭了。
  
  后来,莫斯科保卫战役正式打响,自村庄逃走的乌克兰人大都流离失所,食不饱腹……
  
  唯独小女孩和她妈妈还算不错,因为一枚德军上尉徽章,价值十五万卢布。

故事会在线阅读排行

故事会在线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