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故事会在线阅读

[新传说] 酒是假的香

来源:故事会在线阅读作者:时间:2016-03-17 21:30:34手机版

  张明成想在八仙镇开一家酒厂,消息一出,整个八仙镇都闹得沸沸扬扬。
  
  张明成是八仙镇的“名人”,十几岁的时候因为坑蒙拐骗得罪了人,被赶出了八仙镇。
  
  没想到30年后,张明成风风光光地杀回了八仙镇。腰缠万贯的他准备干点实业,重建八仙镇的传统酿酒“八仙醉”,带动家乡父老致富。
  
  这“八仙醉”曾是朝廷的贡品, 建国以后,镇上将流散的造酒老师傅们召集到一起,建了个“国营八仙醉酒厂”,很是风光了一阵,省内省外的大奖一个个地拿。只是后来,酒厂因经营不善,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说干就干,张明成挨家挨户探访,高薪聘回了还在世的酒厂老师傅,又整修好了厂房,花大价钱买来了一大套设备,准备大干一场。
  
  不出几个月,酒酿出来了。张明成拿着酿好的酒兴冲冲跑到镇工商局,没想到却碰了个大钉子:工商局的杜玉章杜局长总是百般阻碍,一下说质量不过关,一下说程序不合格……“八仙醉”的商标迟迟下不来。
  
  没有通过工商局,就不能对外销售,成批的好酒都堆在了库房里,张明成急得焦头烂额:这老师傅的高薪加上厂房租金、设备运转,一天下来就得损耗十几万。
  
  眼看着银行卡上的一串串数字流水般地出去,张明成急在心头,想尽了各种办法攻陷杜玉章的防线:金砖计,美人计……能想出来的法子统统试了一遍,谁知杜玉章软硬不吃,摆明了不给他好果子吃。
  
  杜玉章也并非是跟张明成过不去,早些时候张明成刚回来那阵,杜玉章以为他改邪归正了,张明成找老师傅、租下厂房,他暗地里还帮了不少忙。可后来一听说张明成这些年鼓捣的都是假酒生意,杜玉章心里就犯了嘀咕——这张明成是不是有什么不良企图,在外面弄了假酒,又来坑害镇里人了?
  
  想来想去,张明成越是积极,杜玉章越是打退堂鼓。张明成一急,什么招数都用上了,杜玉章更是坚定了判断:这人心术不正,准是想借着“八仙醉”的招牌,明里复兴酒厂,暗地里造假贩假。
  
  杜玉章这一拒绝,张明成可不能坐吃山空,身后一个大厂子张着嘴要吃饭,他只得重操旧业,又做起了假酒生意。一坛坛黑户的“八仙醉”改头换面,以各种名酒的身份粉墨亮相。
  
  张明成还有个绝活儿:调酒!这可不是酒吧里酒保的小打小闹,而是通过对名酒与香料的各种理解,调出以假乱真的酒香来。
  
  一瓶“八仙醉”经过张明成一调,能魔术般地变出各种滋味——茅台、五粮液,统统不在话下,甚至可以将33度的酒调出58度的味道,还从来没喝出过事情。
  
  虽是造假,但假酒喝出伤残这种事情,张明成是不屑为之的,这是他造假生涯中保持的底线,也是为什么能有那么多铁杆酒商从他这儿进货的原因。
  
  时间一长,总有些风言风语传到杜玉章那里。杜玉章也想抓住张明成的小尾巴,但张明成搞了半辈子假酒,这种事情对他来说简直就不是事。他的假酒生意只由几个亲信参与,连酒厂里那些老师傅都不明就里,更别提杜玉章手下那群办事的了。别看传闻不断,张明成可从来没被抓到过证据。杜玉章也没辙,只能卡着公章,不给张明成其他机会。
  
  事情的转机出在张明成的儿子张涛涛身上。
  
  这天,张涛涛又来找张明成要钱,张明成正在调酒,忙得不可开交,而张涛涛一开口就是要三万,说是要给好兄弟杜远送结婚礼金。
  
  杜远正是杜玉章的儿子,张明成皱起的眉一下笑得弯弯的,他怎么忘了儿子还有这么一个朋友!
  
  “你好友结婚,三万哪够!你等会儿,我给你拿钱去。对了,这两瓶好酒也带上!”
  
  张明成左翻右翻,翻出来两提茅台,白瓶子,红盖子,白瓷瓶身都有些微微发黄了。别看其貌不扬,却是上世纪50年代的老酒,岁数比张明成还大。别说价格,就算有人愿意出钱,也没有几个人愿意卖的。
  
  张明成又打开保险柜,拿了厚厚一沓百元大钞,用红纸包好递给张涛涛,并叮嘱他:“你记得跟杜远说说‘八仙醉’的事情,让他帮忙劝劝杜局长。”
  
  “行!”张涛涛将砖头一样的红包往衣兜里一揣,随手提起办公桌上的“茅台”,飞一样地跑开了。
  
  “臭小子,总算派上一回用场。”张明成舒坦了半天,久攻不下的堡垒,就这么意外地开了一个口子。等“八仙醉”注册了,他就再也不用去做假酒生意了,到时候老酒厂一定能发扬光大!
  
  可当张明成回过头看到桌子上那两瓶茅台酒,脸色唰的一下变了!这办公室里乱七八糟,桌子上摆着好几套假酒的样酒,其中也有仿冒的“老茅台”,刚才张涛涛只顾催他包红包,走得急匆匆,忙中出错,居然把假“茅台”给带走了!
  
  张明成大叫不好,假茅台是他用“绝活儿”给调出来的,在工商局长儿子的婚礼上送假酒,这不是摆明着往枪口上撞吗?不行,得赶紧追回来!他心急火燎地跑下楼,不料脚踝一痛,关键时候居然扭到脚了!等他一瘸一拐地钻进车里,又被婚车队堵了个结结实实。
  
  好不容易开到酒店,婚礼都开始一大半了,一对新人正在对来往宾客敬酒。八仙镇自古酒风盛行,有个特别的习俗:新人要将宾客带来的酒水现场开封喝掉,看着挺吓人,但只需浅尝,不用整瓶喝完,也不会出什么大事。
  
  可这杜玉章是局长,杜远人缘又好,大家纷纷向新郎官劝酒,场面热烘烘的。
  
  到了哥们好友那桌,只见张涛涛一把揽过杜远,特意拿了两个装可乐的大杯子,说要来个“一口闷”,一下就去了大半瓶茅台。
  
  杜远看似有点不胜酒力了,却也在兴头上,随即豪放地举起了杯子!
  
  张明成瘸着腿在人群里挤来挤去,还没挤到跟前,两人就已碰起了杯。宾客们一阵起哄,两人一起仰头,干了个底朝天!
  
  接着是各位同学接过“老茅台”,轮番向杜远灌酒。等张明成挤进人群,第二瓶“老茅台”也见底了。杜远的脸膛红得像猴屁股,最后一杯下肚,突然仰面往后倒了下去。
  
  见此情景,张明成眼前一黑,晃荡了两下,总算撑住了没趴下,他扯起嗓子大喊了一句“让让,救人啊”,而后自己也晕了过去。
  
  从医院醒来后,张明成就目光呆滞。那两瓶假酒下去,生生把杜局长的儿子给喝出了毛病,现在还躺在医院里。酒瓶还在那儿,证据确凿,别说继续搞“八仙醉”了,吃几年牢饭都是轻的。
  
  第二天医生也不让张明成继续住院了,张明成只好回到了酒厂。又过了几天,期间一直是风平浪静,可越是静,他心里越是打鼓。
  
  他也不记得是哪天,有人告诉他,杜局长来检查了!这是要兴师问罪啊!张明成先是想跑,又一想,伸头缩头都是一刀,该来的总是要来的。他洗了把脸,换上套衣服,强打起精神前去迎接。
  
  接下来的一切按部就班,杜局长走马观花,例行检察了一番酒厂,问了些平平常常的问题,弄得张明成摸不着头脑。走了一圈后,杜局长拍板定论,说:“不错,复兴‘八仙醉’的重任,就交给张厂长你了。我们这几天把手续办好,你就可以开工生产了。”
  
  张明成脑子一下子短路了,杜局长不仅不是来上门问罪的,言下之意还是“八仙醉”可以挂牌注册了,这是唱的哪一出?他找了个四下没人的机会,壮着胆子打探:“杜局长,您不说明白,我不敢开工啊!”
  
  杜玉章叹了口气,低声说:“唉,你都问到这份儿上了,我就跟你直说了吧,我啊,欠你个人情。”
  
  张明成更不理解了,他两瓶假茅台差点把杜远的小命都给要了,哪儿来的人情啊?
  
  杜玉章又说:“你是不是觉得,杜远是被你那两瓶假茅台喝出事的?不是,不是。你那两瓶假茅台啊,刚好救了杜远的命。”
  
  张明成更糊涂了,杜远不是喝了那两瓶茅台后就倒地上了吗?
  
  “我儿子结婚那天被一个劲灌酒,他平常又不喝酒,一下子喝这么多,送到医院时就已经酒精中毒了。医生说算他命大,再多喝一点酒精,小命都保不住。幸亏你那两瓶茅台酒是用‘绝活儿’勾兑的假酒,酒精度低得多,要是换了真茅台,我儿子就没了,你说我是不是欠你个人情?”
  
  听罢杜玉章一番话,张明成真是哭笑不得。本以为假酒害人,没想到这假酒还能救人。杜玉章又说了句:“我还你个人情,就让这牌子批下来了,你以后也别偷偷摸摸做事了,好好想想怎么做好‘八仙醉’吧……”
  
  看着杜玉章远去的身影,张明成脑子里浮起一个好主意。几个月后,“八仙醉”上市,这酒香醇浓厚,热辣烧口,价钱也居高不下,可偏偏受到八仙镇新郎官们的欢迎,久而久之,不光是八仙镇,本省乃至全国都飘来了许多订单,“八仙醉”也因此声名远扬。只是许多品酒人想破了头也想不出来,这“八仙醉”好在哪里,为何如此流行。这其中的秘密,只有张明成和新郎官们知晓了。

故事会在线阅读排行

故事会在线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