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读者文摘

簸箕里的沙屑_读者文摘免费阅读2019

来源:读者文摘作者:时间:2018-12-08 21:33:48手机版

 在一次山村旅行的时候,因为找地方避雨,我遇见了一位极富传奇色彩的百岁阿太。阿太经历了无数场狂风暴雨的洗礼,依然神清气爽,耳聪目明。对于我的疑问,她不仅可以清晰表达出来,还能有所扩散。她一面热情地为我刨苹果,一面交谈如流,跟我讲述着生涯中的每一个时期。

一次战争夺走了阿太唯一的女儿,次年自己的左腿惨遭炸断;又一次战争,全家人饱受折磨,还跟大儿子成了永别;20年前的一场疫病,吞噬了两个孙子;丈夫在采药时失足,落下了残疾,不久就去世;15年前,小儿子也病逝了。

说完,阿太叹了一声,叹息声极其轻微。忽然,她白净而褶皱的脸庞,飞掠过一丝平静的笑容。她竟然笑了?一个人尝尽死别之苦,晚年还要忍受无尽的孤独的煎熬,她怎么还笑得出来?

阿太把刨好的苹果递给我后,端起桌边的竹篾簸箕,上下颠簸,里面装的是赤豆。阿太说上段时间家里潮湿,豆子有点发涨,前两天日头旺,就撒开晒晒,没想到风儿把沙尘草芥的也带了来。

借簸箕吐“废物”的法子,我儿时见过。凝视着飘落下的沙粒和叶屑,感到奇怪:“它怎么就乖乖吐出来了呢?”

阿太说:“簸箕三面立起,一面大嘴敞开,舌头伸得老长,那不就窝深、掌平了吗?窝深,不容易撒出簸箕里的谷物;掌平,就容易于颠簸出杂物。”

阵雨很快就结束了,彩虹大桥横亘天空。我又问阿太一个人是怎么生活的。阿太把簸箕一搁,说要带我在村里走一遭,她硬是不让我搀扶,自己双手拄杖,可走得极平稳。

小辈们见了阿太都会驻足停下,稍稍哈腰问好。阿太微笑着点头,宛如一国女王。小孩们喜欢去抱阿太。阿太腾不出手,就会用脸和下巴轻轻去摩挲他们的脑瓜,就像疼爱自己的孩子。

阿太说村里这两年条件好了,六十五岁以上的人都有钱领,省着点花够买米菜了,小伙子们会帮我捡柴挑水,女娃们常来争着家务,城里人也偶尔会带着衣食来看我。赤豆也是去年丰收时,大伙儿凑合的,每家一酒杯就是一大袋子,够吃一年了。

我怕阿太累着,就主动帮她簸赤豆。端着簸了很久,才吐了一点小碎屑,手劲一紧,往前倾了两分。

阿太忙说不可,要端平,不可过分的前倾和后仰。前倾,豆子会掉出来;后仰,沙屑就簸不出来。她接过簸箕后,说了一句令我动容的话:“簸箕肯定会把废物吐干净的,豆子会排挤沙屑呀,因为沙屑的分量太少了。”

命运将阿太无情地排挤到了悬崖,就差没把她也推下去的原因,恐怕就在此吧。阿太的至亲不在了,其他人跟阿太没有一点关系,但也都像亲人一样在照顾她,给了她许多温暖的关怀。阿太明白这一点,就反而把苦难排挤下了悬崖。

阿太的一生可以写成一本厚厚的书,但浓缩后的精华就是这样一句话。人生如簸箕簸杂物,一遍不够,就多簸几遍,总会簸干净的,但是,心态一定要放平。  

读者文摘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