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唐网专注于分享免费的QQ空间素材唯美意境图片、QQ个性及QQ网名资源..

现代悬疑侦探故事_血色玫瑰

主持人之死

警察发现沈晓菡的时候,她倚在轿车后座的椅背上,双目紧闭,面色嫣红,就像是睡着了一样。在她的身上还放着一束怒放的红玫瑰,片片花瓣撒在白裙子上,显得那玫瑰像血一样妖艳。

沈晓菡是省电台的著名主持人,天仙般的人物。她刚刚死了,是一氧化碳中毒。法医在沈晓菡的耳根处发现了一个细小的针孔,证实她死前曾被人注射过麻醉剂,但她身上的衣裙干净整齐,没有被暴力侵犯过的迹象。

很显然,沈晓菡是被人谋杀的,但车上的痕迹已经被凶手抹去,法医来来回回检查了好几次,都没找着一点儿有价值的线索。

“沈晓菡之死”成了一桩谜案,街头巷尾议论纷纷,几乎人人都在猜测沈晓菡为什么会死,又是被谁杀害的。

从这天早上开始,于凌就一直坐在编辑部里发愣,他连续喝了好几杯咖啡,却仍然压不住心头的震惊和悲痛。此前,于凌一直都在调查一起涉嫌经济诈骗的案件,没有多余时间去关注社会新闻,直到这天早上,有同学给他打了电话,他才知道,原来沈晓菡死了,还死得这样不明不白。

于凌仍然记得,他第一次见到沈晓菡时的样子。她穿着白衣黑裙款款走来,就像雨巷里的那个丁香姑娘,雅致悦目,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美妙。大二那年,他们一起加入了校广播站,于凌做编辑,沈晓菡当播音员。于凌多次想要追求她,却缺乏勇气,只敢找各种理由偶尔见上她一面。

大学毕业后,于凌和沈晓菡失去了联系,再也没有得到过她的消息。直到去年年底,他参加一个文艺新闻界的聚会,才重遇沈晓菡。她是当晚的司仪,梳高髻,鬓边插一朵粉红玫瑰,很高贵也很美丽。

就这样,沈晓菡再一次摄住了于凌的心。

重新联络上沈晓菡后,于凌开始不停地约她一起吃饭,泡吧,看海??开始很开心,但不知道为什么,于凌后来的约会全都被沈晓菡婉言拒绝了。

于凌去沈晓菡住的地方找她,却发现那里已经人去楼空了。他很失望,却仍有些庆幸,毕竟他们还有过那些快乐的日子。

就在于凌决定抱着回忆过日子时,沈晓菡突然主动打来电话:“有空吗?我有样东西要亲自交给你。”

有什么人可以让别人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呢?于凌对沈晓菡的不满顿时发作起来,他一反之前的热情,冷冷地回答:“抱歉,我今天没空!”沈晓菡显得很急迫,声音中又带了几丝请求:“那??明天,好吗?”于凌心里乐开了花,却仍然假装勉为其难地回答:“好吧。明天晚上!”

没有想到,就在那天晚上,沈晓菡挂掉电话后不久就遭遇了不测。

神秘的情人

于凌负责的那桩经济诈骗案已经找到了一些线索,他借这个机会抽身,主动请调去做“沈晓菡之死”的后续报道。他想利用这个机会,亲自查出杀害沈晓菡的凶手,为心上人报仇。

主任给了于凌一些资料,让他尽快找出一些有价值的东西来做头条。他强打精神,按照资料上的地址,到沈晓菡的家中拜访。

一进门,于凌便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沈家就像刚刚被洗劫过一样,抽屉全被拉出来丢在地上,桌子和柜子全都倒了。他突然明白了,凶手大概是想从沈晓菡手里拿回什么东西,所以在她死后,还来搜查了她的家。

要是那天没有耍脾气,或许沈晓菡现在就不会死了。于凌的眼泪几乎都涌了出来,他克制着悲伤问沈母:“您知道哪些人和晓菡来往密切吗?”

沈母把于凌让到客厅,低声说:“追求晓菡的人不少,一时也说不清楚,但我已经把我认识的人列了张名单,提供给了警察。”她顿了顿,又继续说:“据我所知,晓菡最喜欢的应该是一个名叫于凌的男人。”

这怎么可能!于凌几乎跳起来,沈晓菡怎么会喜欢自己?他想要再问清楚一点儿,但沈母已经一问三不知了,她只知道沈晓菡在一本日记中提过这个人,但那本日记在沈晓菡死后就不见了。

于凌听了,心里越发愧疚,帮沈母收拾好房间后,就悄悄地走了。

在街上逛了很久,于凌才从混乱中找回了理智。他拐进一家街头小馆子胡乱吃了碗面后,径直去公安局找了负责这个案子的警官。但是,无论他怎么软缠硬磨,对方都不肯透露案情进展,说是怕记者乱写打草惊蛇。

这样一来,于凌只好改变策略,连夜去电台采访沈晓菡的同事。经过一番周折,他总算大致知道了沈晓菡的一些基本情况——

沈晓菡在省电台主持一档情感节目,极受听众欢迎;她的私生活比较简单,没有接来送往的男朋友,只有一个很有钱的秘密情人。
几乎没有人知道沈晓菡的情人是谁。他们只知道那男人总是开着一辆林肯,每次来接沈晓菡都不下车。于是,很多人猜测,这是一桩情杀案。

于凌有些失望,他曾经听沈晓菡说过,她要永远“不世俗,不做昧良心的事,不为金钱折腰”。然而,不过短短数年过去,她便再也不是当年那个丁香一样的女子了。

第二天,报社的热线接了个匿名电话,点名找于凌。

“我知道沈晓菡的情人是谁。”对方用极尖的声音说道,“你来北山东路第十棵柏树旁,我在那里等你。”

于凌放下电话,便打车赶往北山东路。到了那里,他才发现,这地方离公墓不远,路上空荡荡的,几乎看不到一个行人。

难道那个匿名电话只是无聊人士的恶作剧?于凌站在一个公用电话亭边左顾右盼,一个人影也没看见,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这时候,公用电话亭里的电话骤然响了起来。他伸手拿起话筒,电话里传来一个冰冷的女声:“好奇只会给你带来麻烦。你真的想知道那人是谁吗?”

这话问得有些没头没脑,但于凌很快就反应过来,对方就是打来匿名电话的那个人。他坚定地回答:“请你告诉我,害死沈晓菡的人到底是谁?”

“陆天伟!”电话那头的女人咬牙切齿地说着,于凌几乎能听到牙齿摩擦的响声。

这时候,女人像是突然发现了什么,急忙说:“有人在监视我,不能多说。你要相信我,陆天伟与沈晓菡的死绝对脱不了干系!”

于凌来不及说话,电话里就传来了断线的嘟嘟声。他认识陆天伟,这个男人靠做房地产发家,才三十六岁就已经资产过亿。就在一周前,陆天伟因为涉嫌经济犯罪,还被调查过,于凌追踪采访的主角就是他。

得知于凌的来意,陆天伟的眼神透出凌厉。他警告于凌:“我告诉你的只有一句:不要再来打扰我,沈晓菡的死与我无关。”

于凌从他的眼神里读出了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他打定主意,从现在开始天天跟着陆天伟,一定要找出他犯罪的证据。

失踪的日记

连续跟踪了好几天,于凌什么也没有发现。他有些气馁,快要打退堂鼓了。

就在这时,于凌突然发现一个很有规律的现象——陆天伟每周都会有一个下午自己开车出去,一个保镖也不带。他觉得这其中必定有蹊跷,便瞅准时机,就近拦了辆出租车一路尾随着他。

出租车跟着那辆黑色林肯,开到一处偏僻的别墅区。于凌叫司机把车靠围墙停下,打算自己溜进去瞧瞧。还没等于凌看清楚周围的环境,不知从哪儿钻出来两个大汉,凶神恶煞地站到了他面前。

“老实告诉你,沈家是我派人抄的,但我还来不及动手,沈晓菡就被人干掉了!”陆天伟叼着一支烟,慢悠悠地从车里钻出来,“最后一次警告你,如果你再敢骚扰我,我不担保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送于凌过来的那名出租车司机,也抱着胳膊站在了陆天伟的身边。他阴沉沉地看着于凌,用食指和拇指冲着他的头做了一个开枪的动作,嘴里还配合地发出“砰”的一声响。

陆天伟发出一阵肆无忌惮的笑声后,扬长而去。于凌靠着墙,惊魂未定,他再一次肯定了自己的判断:这个陆天伟绝不只是一个商人这么简单!出于安全考虑,他决定把这个烫手山芋扔给警察。

警察为难地告诉于凌,在沈晓菡遇害前后,陆天伟一直在上海参加会议,没有作案时间。于凌激动起来:“他难道不可以雇人作案吗?”

警察反问:“证据呢?”

是的,要证明此案与陆天伟有关,就必须找到证据。于凌把自己采写过的案件资料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不由灵光一闪——

莫非,沈晓菡找着了什么不利于陆天伟的证物,逼得他只能动手杀了自己的情人,好拿回那东西?又或者是,沈晓菡用那东西威胁陆天伟离婚,而陆天伟受不了她的纠缠,于是雇人杀了她?

于凌知道,警方至今没能破案,肯定是因为作案人的计划非常周密,根本没有在凶杀现场留下什么蛛丝马迹。他想起沈晓菡临死前想要交给自己一些东西,又想起沈母提过的那本日记,不由得暗暗叫苦:难道那东西已经被陆天伟搜走了?

这样一来,于凌手里唯一的一条线索也中断了。他只好拐个弯儿,去找陆天伟的妻子,作为三角关系的另一个重点,她的嫌疑也很大。

于凌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查出,陆天伟的妻子名叫陈菀,在人民医院的外科做护士。听人说,这个女人最近有点奇怪,总是神经兮兮的。
陈菀在医护办公室接受了于凌的采访。于凌还在揣摩着如何切入正题,陈菀却已经看出了他的来意,淡淡地说:“你是想了解沈晓菡的事吧。有人告诉过我,她和我丈夫关系暧昧。但我经常上夜班,他们交往到了什么程度,我并不清楚。”

陈菀的工作很忙,不时地被护士长和病人呼来唤去,于凌终于忍不住问:“其实你完全可以回家做全职太太,为什么还要干这又苦又累的活儿呢?”

陈菀的嘴角扯开一抹笑,幽幽地说:“谁也不能保证婚姻会永远一帆风顺,保住一份职业,就保住了自己今后的饭碗。”

于凌吃惊地睁大了眼睛,原来陈菀结婚这么多年居然一直都没有安全感!

陈菀像是看出了于凌眼底的同情,忍不住流下泪来,她的身体不住地颤抖着。于凌正想安慰她,门外忽然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两名警察进来出示了证件,要求陈菀回去协助调查。

于凌发现陈菀的眼里闪过一丝慌乱,不由得吃了一惊。难道真的是她杀了沈晓菡?

怨妇的悲哀

案件很快告破。陈菀坦白了自己做过的一切。

这是一桩典型的原配报复案。沈晓菡与陈菀是好朋友,在陈菀的婚礼上,沈晓菡见到了新郎陆天伟,以后又一起吃过几次饭。没想到不久之后,沈晓菡与陆天伟勾搭成奸。

陈菀无意中发现了他们的奸情,虽然表面上仍然装作毫不知情,但内心却对沈晓菡恨之入骨,私下里悄悄地警告过她好几次。

没想到,沈晓菡不仅没有收敛,反而和陆天伟越走越近。这样一来,矛盾更加激化,陈菀忍无可忍,于是趁着陆天伟出差之机,约沈晓菡到郊区别墅见面。

陈菀先趁沈晓菡不注意,在她的耳后注入了麻醉剂,然后,利用夜色将沈晓菡的车驶入一家大型商场的地下停车场,停在最偏僻的角落,确定保安不会在短时间内发现这辆车。最后,陈菀在下车时,故意“忘记”关闭汽车引擎和车内空调。就这样,可怜又可恨的沈晓菡在沉睡中永远失去了知觉??

陈菀以护士特有的方式,完成了一个当代的“拍案惊奇”,案件的相关报道也因此进入了新高潮。甚至还有报纸开辟了专版,讨论应该如何理智对待丈夫的出轨。

找出了凶手,于凌终于长长地松了口气,但接下来的事情却又一次让他措手不及。他发现,连续几天都有不明身份的人在跟踪他。

一天晚上,于凌加完班回家,掏钥匙开门时,突然有人在身后拍了拍他的肩,吓得他几乎跳起来。

于凌回头,见到一个高瘦的黑色人影。那人看起来很像电影里的变态杀手,穿着古怪的黑风衣,连风衣帽子都戴上了,让人根本分不清是男是女。

于凌倒退几步,警惕地问:“你是谁?为什么要跟踪我?”

“别怕!我叫苏灿灿,是沈晓菡的好朋友。”人影拉下风衣帽子,原来是个女孩。那女孩看起来有些紧张,瞄了眼四周,才低声对于凌说:“快进去,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和你谈。”

坐定后,苏灿灿对于凌说:“虽然警方说沈晓菡的案子证据确凿。但我觉得,她的死并不那么简单。”

看于凌不置可否,苏灿灿又拿出了一把钥匙交给他。那是银行保险柜的钥匙,需要与之配套的密码才能打开。而唯一的密码,只有死去的沈晓菡才知道。于凌有些失望,苏灿灿又提醒他,保险柜的密码很可能是于凌或者苏朋的生日。

于凌正准备问苏朋是谁,却见苏灿灿凄然一笑:“苏朋是我弟弟,也是沈晓菡高中时代的初恋男友。因为吸毒过量,他在一年前就去世了。”

原来,沈晓菡大学毕业之后,就一直在追查苏朋吸毒的原因,终于查到是陆天伟叫人在他喝的饮料中做了几次手脚,一直到苏朋染上毒瘾。

沈晓菡不明白,陆天伟与苏朋无怨无恨为什么要对他下手。为此,她故意接近陆天伟,想要找出陆天伟犯罪的动机和证据。

有天晚上,陆天伟喝醉了酒,得意洋洋地向朋友夸耀,终于被沈晓菡听见了真相。她这才知道,陆天伟竟然是为了吸引她的注意,才设计陷害了苏朋。陆天伟知道沈晓菡会调查他的死因,故意让沈晓菡知道是他下的毒,好让她自动送上门。

沈晓菡约于凌会面,其实是想提醒他现在的处境不安全。那时候,沈晓菡就已经意识到陆天伟开始怀疑她了。为了保险起见,她悄悄地将证据放在银行的保险柜里,又将钥匙交给了苏灿灿。

没想到,沈晓菡与陆天伟的频繁接触,引起了陈菀的误会。在沈晓菡与于凌联系后的当天晚上,就被陈菀杀害了。

于凌这才知道,沈晓菡竟然背负着这么沉重的秘密,为他做出了这么大的牺牲。
沉重的心结

凌晨两点多钟,于凌突然接到了苏灿灿打来的电话,她刚说了“危险”两个字就断了线。

话筒里传出巨大的碰撞声后,就什么声音都没有了。于凌的心揪紧了,匆匆打了110,提供了来电显示上的号码,然后焦急地等待消息。

于凌的神经绷得紧紧的,他知道他从苏灿灿手中接过钥匙,就意味着接过了危险,陆天伟总有一天会找到他这里来的。他握着钥匙的手微微有些抖,在房里踱来踱去,却始终没找着一个合适的收藏之处。折腾了大半夜,于凌终于沉沉睡去。

天亮后不久,公安局打来电话,要于凌去一趟。

于凌在冰冷的停尸房里见到了苏灿灿。她是被车撞死的,全身上下血肉模糊,被车轧得几乎不成人形。

车祸发生的时间是午夜,没有目击者,但电子警察记录了当时的情景——一辆卸去了车牌的桑塔纳快速地冲向苏灿灿,撞倒她后,那车又倒车再撞,很明显是要将她置于死地。

知道陆天伟的秘密,会对他构成威胁的人,就只剩下自己了。于凌脑子一激灵,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沈晓菡和苏灿灿的血白流!他赶紧找到专案组,把那把保险柜钥匙交给了警察,请他们立即派人到银行取出证物。

走出公安局大门,于凌沉重的心总算轻松了一点。他累极了,打电话向报社请了假,便挥手叫了辆出租车回家。

于凌刚上前座,就突然有人冲过来打开了后座车门,说想和他拼车。于凌想要拒绝,可冰凉的刀已经抵上了他的腰。那人警告他,如果敢出声求救就捅死他。

于凌悄悄地将手移向裤子口袋,想摸到手机报警,但后面那个人像是未卜先知一样,伸手拨开了他的手,将手机抢走了。

司机将车开得飞快,于凌既害怕又后悔,他觉得自己太大意了。

车子转入了弯曲的山道。到了别墅附近的一处山脚,车子终于停了下来。司机和另一个人押着于凌走到了密林深处,他发现,早就有个壮实的男子等在那里。

那男子除下墨镜,冷冷地看着于凌:“我说过,你再管这事,我不担保你不出事。”于凌早就知道是陆天伟,倒也不觉得奇怪,只是冷哼一声,把头扭开。

陆天伟在苏灿灿家没能找到那份资料,已经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他知道,要是再找不到资料,他被抓捕就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了。

苏灿灿死到临头还要给于凌打电话,陆天伟相信她一定把那东西交给了于凌,但他去于凌家里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

陆天伟眼里带着寒意,一步步地逼近于凌,咬牙切齿地说:“快告诉我,沈晓菡搜集的那份资料在哪儿?”

于凌表现出茫然的神色,说他与沈晓菡并不太熟,只是要写案件的后续报道才去关注她。陆天伟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一丝惋惜的神色,他掏出一把匕首,慢慢地向于凌走过来。

真相

正在于凌思考如何去应付陆天伟的逼问时,四周忽然传来了脚步声和呵斥声。

警察及时赶到了。陆天伟和他的几个手下来不及逃跑,被一举擒获。陆天伟反抗抓捕时割伤了于凌的脖子,但只是皮外伤。

在医院,沈晓菡专案组的负责人特意慰问了于凌。原来,警察一直都知道于凌在暗自调查沈晓菡的案子,于是派专人悄悄地保护他。

经过痕迹检验,杀害苏灿灿的肇事车辆正是那辆出租车。警察连夜审问陆天伟的手下,他们承认杀害苏灿灿和绑架于凌,都是陆天伟指使的。而沈晓菡查出的证据,对于起诉陆天伟的经济犯罪也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他们已经移交给刑侦支队处理。

在那些资料中,还有一本厚厚的日记本。那是沈晓菡刻意保存的一本日记,上面详细记录了她在陆天伟身边做卧底的过程。

陆天伟被抓捕归案后,于凌特意去看守所探望过他。在于凌心里始终有个谜——陈菀杀害沈晓菡之前,陆天伟到底知不知情?

陆天伟告诉于凌,他发现沈晓菡在暗中调查自己时,就知道她接近他是别有目的的。于是,他将本来一直处于地下的交往张扬开来,希望能借陈菀之手将沈晓菡除掉。他知道陈菀是个有心计的女人,她曾说过如果遇到第三者,她会杀人于无形。如果不是沈晓菡做好了准备,陆天伟一定可以借这场谋杀,来掩饰自己的经济犯罪??

直到现在,于凌才真正懂得沈晓菡。 


    您可能感兴趣的 有图有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