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唐网专注于分享免费的QQ空间素材唯美意境图片、QQ个性及QQ网名资源..

悬疑故事免费阅读_黑夜惊魂

一、逃犯
桑环每天吃过晚饭,都要听一下收音机,今天依旧如此。
家里的门锁坏了,现在只能用椅子顶着门,三个小时前,她通过邻居帮忙,联系了一个锁匠,可是直到现在,锁匠还未出现,她不免开始焦虑起来。
有那么一刻,她会停下来看一下桌上的照片,照片上,男人帅气的笑容在如今看来,反倒像带着一丝嘲讽。
不管她如何痛恨这个男人的背叛,现在却又无比渴求他在身边了。
但男人已经无法保护她了,此刻,他的尸体被藏在衣柜内,早上的一场激烈的争吵中,桑环失手杀了他,她一直央求他今晚陪在自己身边,但男人却坚持要回家!
桑环当时才痛心地明白,自己作为一个被千夫所指的小三,从没拥有过这个自己深爱的男人,她歇斯底里地发泄,男人不耐烦……
最终他变成了尸体,一切归于平静。
无论是街坊邻居,还是电台广播,这几天一直在不间断地传播着一个消息:一个危险的流窜犯已经流窜到本县!桑环清晰地记得简报是这么报道的:
周X,一米七三左右,上身穿黑色皮夹克,下身穿牛仔裤,有严重臆想症和异装癖好,具有强烈犯罪倾向。有知其下落者或见到形迹可疑者,请与警方联系。居民们要紧闭门窗,减少外出……
事到如今,安分的邻居们都躲在家里闭门不出,桑环怎么也不好意思去麻烦他们了,但她也不敢独自出去寻找那位锁匠。
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包围着桑环,让她感到异常绝望,突然,一阵敲门声响起。
桑环蹑手蹑脚地走过去,透过猫眼,朝楼道里看去。
外面的男人浑身上下都湿透了,他穿着一件蓝色制服,肩上挎着一个包,手不停地擦拭着脸上的雨水,另一只手正“咚咚咚”地敲门。
虽然锁匠的店离桑环的家不远,但因为平时没有换锁的需求,桑环并不知道锁匠的相貌。
“你是谁?”桑环警惕地问。
“我是马路对面的锁匠,刚才有住户说这里需要配把锁,请问是你家吗?”
桑环犹豫了一下,低声说了句:“请等一下。”
她把门后的木棍放到了木柜旁,以防不测时能及时伸手拿到,然后才把门打开了。
男人脸上有种深不可测的笑容:“不好意思,今天上门服务的业务量太多,所以来得比较晚。”男人在灰色的包里摸索着,桑环本能地往后退了退。(yorian故事会-
“啊?没有,没有,我只是……”桑环被他一问,有些慌了。
“说起来,还真要感谢一下那个流窜犯呢,今天你们这里要求上门加固门锁的住户特别多,其实门锁都没问题,都是心理上过于紧张而已……”
“我这就给你倒杯水。”桑环不知道怎么接话题,只好借故转移。
锁匠话闸子一打开,就停不下来了,他还在不停地絮絮叨叨。
“如果锁换好了,就早点回去休息吧,今天您也累了,我也要休息了。”桑环故作镇定。
“你这么急着就要赶我走了?确定不需要我帮忙处理什么事情?比如衣柜里的某个男人?”锁匠一边上下打量着桑环,一边淫笑着。
“你怎么知道的?”桑环后退了一步。
“你的事情我都知道,甚至你穿什么内衣我都知道,嘿嘿。”
“变态!”
“你就这样骂一个准备帮你的人吗?我一出门,你这辈子就完蛋了!”锁匠步步紧逼。
正当桑环不知所措的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家里有人吗?我是这里的片警,请开一下门。”
突然的情况让桑环和锁匠有点惊慌,桑环正要开门,却被锁匠一把拉住。
“你疯了!你没听今天的简报吗?警察没事怎么可能上门,你忘记那个流窜犯有异装的癖好吗?他假扮警察敲开别人家的大门不是没可能,而且最容易让受害者放松警惕,就算是真的警察,你家里还有尸体,被发现了你还能活吗!”
桑环被锁匠一说,顿时失去了勇气,但她同样不知道怎样处理这个眼前的危机——锁匠。
“等过了这段风波,我们可以把杀人案推给那个流窜犯,你就可以逃过一劫了。”锁匠看出了桑环的动摇,加紧心理攻势。
“我不是也给你开门了吗?你也有可能就是那个流窜犯,我刚打过电话,你根本就不是李锁匠,你到底想干什么?”桑环依旧没对锁匠放松戒心。
“你还怀疑我是那个流窜犯?我只是一个暗恋你的男人,我是李锁匠的徒弟,因为流窜犯的关系,今天师傅早早休息了,我是担心你家状况,才赶过来给你换锁的,我只是想借机跟你说说话,再说了,我要是那个流窜犯早就对你下手了,还用得着跟你说这么多废话吗?”
桑环听完也觉得有几分合理,但并没有完全放松对锁匠的戒心,他可能只是在等更好的机会而已。
“那现在怎么办?”桑环压低声音问锁匠。
锁匠做了一个停止说话的手势。
“我正在追捕一名流窜犯,刚发现有个可疑的黑影往这个方向来了,这名凶犯非常狡诈,善于伪装,已经有很多人受害了,请不要轻信陌生人的花言巧语。”门口的警察隔门喊道。
桑环看了看锁匠,锁匠的头摇得像拨浪鼓。
三、发现了尸体
过了一会儿,门外传来了一阵走远的脚步声。
桑环并非轻信锁匠的一面之词,但心中对警察也有芥蒂,更何况一个在里一个在外,如果锁匠真是流窜犯,自己完全可以被当作人质。
正是想到这一潜在的危险,让桑环不得不做出妥协。
桑环和锁匠刚舒缓一口气,门却突然被踢开了,一名警察破门而入,用枪指着两个人。
两人被眼前的情况惊呆了,一时反应不过来。
“你们明明在家,刚才为啥迟迟不开门?”
“你……你这样做是违法的,我们是守法公民!”
“守法公民为何不配合警察办案?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还是这屋子里藏着什么人?”
“我们都是守规矩的人……”两个人有点尴尬。
“我刚追捕一名流窜犯,人影跑到这里就不见了,我怀疑他藏匿在这屋里,我需要搜查一下这里,请你们配合我行动!”
警察查看着屋内可以藏人的各个地方,桑环心脏都快跳出来了。当警察走到衣柜处时,桑环再也控制不住情绪了。
“我有案情要报!”
“什么案情?”
“我男人刚才被人刺杀了,我觉得那个男的可能就是你在追捕的流窜犯……”桑环抱着头痛哭起来。
这是个险招,可现在她什么也顾不得了,如果警察自己找到尸体,到时候她更脱不了身了。
“什么?这么重大的案情你刚才为啥不报?我叫门的时候你为何迟迟不开门?”
“事……事发突然,我……我怕是那个凶手又折返回来杀人灭口,诱我开门,一犹豫就没回应……”桑环牙齿打颤,说话都不利索。
“尸体在哪儿?”
“在你旁边那个衣柜内。”
警察果然在衣柜内发现了尸体,立马枪口又对准两个人。
“是……是那个流窜犯骗我开了门,我男人为了保护我,被他刺中了。”桑环把锁匠那一套说辞现学现卖。
“那流窜犯呢?现场咋没有任何搏斗痕迹?”
“当时事发突然,流窜犯突然面露凶相攻击,我男人没有防备,被刺中要害……之后那个流窜犯跳后窗而出。”
“那为啥你男人的尸体会在衣柜里?流窜犯逃跑后你们为何不报警?”警察对桑环进行一连串发问。
“当时你一叫门我就慌了神,我怕连累到自己,就把尸体移到了衣柜内……”
警察的目光从桑环身上转移到锁匠身上,来回打量,想从他们的表情上读出异样,最终警察的目光在锁匠的鞋子上停住了。
不知道是什么触动了警察的神经,他的表情一下子变得狰狞起来,只见他迅速用枪指着锁匠,对站在锁匠身边的桑环喊道:“你过来,那里危险!这个男的就是那个流窜犯!”
桑环一惊,本能地逃离锁匠身边。
“喂喂喂,警察大哥,性命攸关的事情你可不能乱下定论呀,我……我可不是什么流窜犯呀……”锁匠被警察吓得都快跪下了。
“如果不是,你的鞋子是咋回事?”
“什么鞋子?”锁匠往自己脚上一看,心头“咯噔”了一下,完蛋了,鞋子穿错了。
“你是乖乖束手就擒,还是要我在这里当场把你击毙!我真希望你选择后者,好让我亲手宰了你这狗娘养的畜牲!”
“等,等一下,我就是鞋子穿错了,你也不至于就把我当流窜犯吧!”锁匠急了。
“你还狡辩!我数到三,你不过来我立马开枪!”警察说完,立刻开始数秒了。
“1……2……”
警察还没数到3,锁匠一个箭步冲向警察,警察也没想到锁匠会冲过来,下意识扣动了扳机,子弹打中了锁匠。
出于求生本能,锁匠跟警察两个人扭打在一起,警察的配枪也被甩了出去,落到了一边,不过警察很快扭转了局势,用手把锁匠的头按在地上!
四、还有一个
锁匠感觉自己整个脑袋都仿佛炸裂了,刚才被击中的伤口正在剧烈地疼痛,早知道是这个结果,锁匠怎么也不会到桑环这里来。
在这之前,他借修锁的名义进入了一个女人的家里,把她强奸了。女人当时反抗得激烈,还咬伤了他,他恼羞成怒,于是失手掐死了她,就是在逃窜时,他把鞋子穿错了吧。
锁匠的反抗越来越弱,直到两只手慢慢地放下,最后一动不动。他的身下有一摊血迹,警察的制服上也沾满了血迹。
警察慢慢地站起来。
这时候,收音机里又响起了新闻简报。
“居民们注意了,已知在本地流窜犯案的周X袭击了一名警察,警察的制服和配枪已遗失,周X极有可能随身携带配枪,有发现形迹可疑的人请及时通知警方……”
桑环站在收音机旁,听得清清楚楚。
警察跟桑环同时看了看对方,又马上把视线转移到地上那把枪上。
屋内,又响起了枪声…… 


    您可能感兴趣的 有图有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