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唐网专注于分享免费的QQ空间素材唯美意境图片、QQ个性及QQ网名资源..

悬疑故事好看的_心神不宁

1
高天安挺喜欢隔壁门里那个留着清汤挂面般短发的姑娘。那姑娘叫徐颖颖,蛮朴素的一个女孩,做的生意也

真和清汤挂面有点联系一一隔壁那家拉面馆是她开的。
高天安自己开的,这是一家lP电话吧,生意还算不错。他的电话吧就在妇产科医院对面,大部分顾客都是前来就诊的产妇或家人。向远方亲戚报喜的时候,可不会在乎高天安报的价钱是不是准确无误。
不过,徐颖颖的拉面馆生意就更好了,她把特制的海鲜汤头与炖得烂透的红烧猪肉,浇在刚出锅的细拉面上,立刻就会溢起一团扑鼻香气,令人无法移步。
高天安不确定徐颖颖是否对自己有好感,所以他总是心神不宁地暗暗窥视着隔壁单身的年轻老板娘。
徐颖颖很少与陌生男人说话,似乎身边也没固定男朋友。但让高天安心神不宁的原因却是,最近这段时间,徐颖颖常独自一人去对面的妇产科医院。高天安偷偷跟踪了一次,发现徐颖颖去的竟是产检门诊,而且还挂了号,买了病历。
那天,徐颖颖从妇产科医院出来后,满面喜色,摸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后,脸色却变了。然后她走进了高天安的lP电话吧,无可奈何地说:“真糟糕,我的手机没电了。高哥,借你的电话用一用。”?鬼?大☆爷
“你随便用!随便!”高天安局促不安地说道。
徐颖颖坐到卡式电话机前,拨出了一个号码。接通之后,她立刻兴奋地大声叫道: “这次是真的!怀上了!这下你该放心了吧!”
听到这句话后,高天安顿时失落得不得了。
记得高中的时候,高天安也曾经暗恋过一个女孩,而且那个女孩似乎对他也有好感。有一次,那女孩忽然找到高天安,羞涩地说: “明天我要去医院输液,但是我怕晕血,你能陪我去吗?”
高天安激动地答应了,第二天怀里像揣了只小兔子一般,翘课陪那女孩去医院输液。回来的路上,高天安关切地询问对方生了什么病需要输液。那女孩小脸红红地答道: “我不小心怀孕了,刚打了胎,医生让我输几天液防止感染。”仿佛当年情形再现,高天安沮丧极了。
难道自己的每次暗恋都会以失败而告终吗?高天安觉得自己的心慢慢沉到了谷底。他以前从未察觉到徐颖颖有男友,现在她居然不吭声不出气地突然有了身孕,之前一点征兆也没有。可是他又不能发火,毕竟他只是暗恋而已,要是发了火,只怕以后与徐颖颖连朋友也做不成了。
不过,他还是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男人赢得了徐颖颖的芳心。他决定等徐颖颖一离开,就走到卡式电话机前,按下重拨键,看电话线那头的男人有着何种声线。
可就在徐颖颖刚挂好话筒,就有一个身穿黑衣的时髦女郎,戴着能遮住半个脸庞的墨镜,手捏一只没电的手机,袅娜地走进了lP电话吧里。她恰好坐在了徐颖颖刚坐过的卡式电话机前,拾起话筒拨出一个号码。
那时髦女郎将说话的声音压得很低,如果高天安竖起耳朵,或许能听到她说的是什么。可惜高天安现在正心烦意乱呢,所以压根没注意到女郎对着话筒说了些什么。
一分钟后,那女郎挂断了电话,她的脸色不太好,径直快步出了门。
等人家出门很远了,心神不宁的高天安忽然想到,刚才那个打电话的时髦女郎还没给电话费呢。他探头朝店外望去,那女郎正准备登上一辆出租车。高天安赶紧大声呼喊,可惜人家已经上车疾驰而去了。
高天安很郁闷,今天真是百事不顺,不仅失恋了,还白白地少了一笔收入。虽然只是微不足道的几毛钱,但却让他很不爽。哼,谁让那个戴墨镜的时髦女郎恰好坐到了徐颖颖坐过的卡式电话机前?高天安咽了一口唾沫,在心里对自己说:好吧,谁让我不痛快,我也让她不痛快!
2
全身黑衣的黄筱竹浑身瘫软地坐在出租车上,摘下遮住半个脸庞的墨镜,手里捏着一张孕检报告单。她此刻正心神不宁地回忆着,自己刚才在妇产科医院对面的IP电话吧里,所打出的那个电话。
在电话里,她对那个让她怀孕的男人说: “我怀孕了,是你的种。我知道,你没法离婚。没关系,你放心好了,我也不打算以肚子里的孩子来要挟你离婚,更没期盼我们以后能永远在一起。呵呵,我们本来就没有未来,我甚至可以保证从此之后不再与你见面。不过,你明天得带五十万现金到老地方来,我们必须做个彻底的了断。”
黄筱竹原本以为,自己的这番说词能让那个男人悬在半空的心脏落回原位,毕竟她认为五十万现金对那个男人来说并不算什么大数字。
没想到电话那头却传来一句冷冰冰的回答:“五十万?哈哈,我一分钱也不会给你!你有种就把孩子生下来,我老婆已经去国外度假了,很久以后才会回来。你想和她摊牌,门都没有I”
黄筱竹的语气顿时软了下来,她楚楚可怜地说: “亲爱的,我从没想过要向你老婆摊牌,我只是想为以后的生活找到一点依靠。亲爱的,无论如何,我明天都会在老地方等你的。”
“好吧,那你就等着吧。”电话那头传来这句不带丝毫情感的话语后,对方便挂断了电话。 η鬼θ大ι爷
听着听筒里的忙音,黄筱竹倏忽变得心神不宁。她无法确定明天那个男人会不会到老地方来见她,更不知道那男人会不会拿五十万现金给她。她想,如果对方失约,下一步她又能怎么做呢?难道真要生下孩子,然后抱着襁褓中的婴儿去那个男人家里讨个说法?
但是万一对方要求做亲子鉴定呢?那可怎么办?
黄筱竹浑浑噩噩地走出电话吧,招了一辆出租车。等她上车后,过了很久才忽然想起,好像刚才忘记给店老板钱了。这又让她稍稍有些心神不宁。
不过,比起五十万的大生意来说,打个电话的钱又算得上什么呢?所以只过了一秒钟,她就彻底忘了这件事。
3
挂断了黄筱竹打来的电话,李泰然坐在自己办公室的真皮沙发上,长长吐出一口气,也显得有些心神不宁。
但仅仅几秒之后,他就恢复了平静,深吸一口气,拾起话筒,拨出了一个电话号码。
他老婆还在市内,根本不像他所说的那样,已经去国外度假了。不过,这事可不能让黄筱竹知道。要是黄筱竹真拿孕检报告单找到他老婆摊牌,那他麻烦就大了。
虽说以前在黄筱竹面前,他一直装得很大方,有求必应。但冷暖自知,这家公司是岳父出资兴办的,持牌人写着老婆的名字,会计是妻弟。平时兜里揣几万块钱零花倒是没什么问题,但一下子拿五十万出来,却是不可能的事。所以他才会向黄筱竹外厉内荏地撒谎,说老婆去了国外。
李泰然知道,要想不让黄筱竹找到他老婆摊牌,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让黄筱竹永远没法见到他老婆。所以他拨出了这个电话,呵呵,五十万虽然拿不出来,但五万是绝对没问题的。
五万,够买黄筱竹一条命了。
电话接通后,李泰然听到一个低沉男声的应答,立刻小声说道:“死鱼,上次我拜托你的事,明天就可以去做了!”不等对方说话,他便挂断了电话。
没想到电话刚挂断,铃声又响了。李泰然愣了愣,拿起了听筒。这一次,电话里传来了一个陌生的男声,这是一个他从来没听过的声音。
听完这个陌生人打来的电话后,他再次长吐了一口气,悬着的一颗心落回了原位。然后他马上又拨通了那个叫死鱼的电话号码。

4
死鱼是个有着一双水泡眼的男人,看似瘦弱不堪,一阵风就能把他吹倒,但事实上他却拳脚功夫了得,在他手下丧命的倒霉鬼已经不下两位数了。
他坐在出租屋里的硬板床上,接完李泰然打来的第二个电话后,立刻心神不宁,不知道这位李老板究竟安着一颗什么心。
在刚才那个电话里,李泰然取消了杀死黄筱竹的计划。换句话说,五万块钱的杀人酬金烟消云散了。李泰然没有说取消计划的原因,死鱼自然也不敢问,这让他无比郁闷。
死鱼在这座冷漠的城市里,一直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不过,这一次他不是为了得不到五万块钱而郁闷,他有更重要的事需要思考。
半小时后,出租屋的房门被推开了。死鱼抬起头,看到黄筱竹心神不宁地捂着小腹慢悠悠走了进来。
没有人知道,其实死鱼与黄筱竹才是一对真正的情侣。
为了生活,两人从乡村来到这座城市打拼。死鱼凭着一身功夫,成了城中富豪李泰然的私人保镖,但他才看不上那点死工资,他做梦也想成为富豪。
为了这个目标,死鱼愿意不惜付出一切代价。
于是,在死鱼的牵线下,他让女友黄筱竹想方设法接近了李泰然。当然,死鱼并没有给自己的老板说,黄筱竹是自己的女友。果然如他所料,生性好色的李泰然看中了貌美如花的黄筱竹,并收为情人。
但死鱼没想到,看似富豪的李泰然却是个外强中干的草包,榨不出一点油水来。他的钱都在他老婆手里握着昵。虽说黄筱竹也从李泰然那里弄来了十来万现金,但对于死鱼来说,这距离他的目标还很远很远。
为了逼李泰然拿出一大笔钱,死鱼不得不兵行险招,让黄筱竹怀了孕。当然,黄筱竹腹中的胎儿是死鱼留的种,他可不愿赔了夫人又折兵。但就在黄筱竹向李泰然暗示自己有可能怀孕,正准备去做孕检的时候,死鱼却接到李泰然的指令必要的时候,会让他杀掉黄筱竹那个疯女人,酬金五万元,不过时间地点待定。
今天黄筱竹拿到孕检报告单,证实怀孕后,死鱼立刻接到了李泰然打来的电话,让他按照约定实施行动。死鱼给这个电话录了音,可惜李泰然小心翼翼,只是说了句“上次我拜托你的事,明天就可以去做了!”并没在电话里直接说出雇凶杀人的字眼。
很糟糕,死鱼日后无法利用这段电话录音勒索李泰然,弄不到更多的钱。
但随后另一个电话却让死鱼大跌眼镜,李泰然竟然在电话里取消了杀人的计划!
死鱼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李泰然打消了杀人的念头。难道他真的准备拿五十万给黄筱竹吗?他有办法从他那母老虎一般的老婆指缝中弄到这么多钱吗?
如果真是这样的还不错。当然,死鱼的目标并不仅仅只是那五十万现金。只要李泰然能够有办法弄到钱,那么他就会成为死鱼与黄筱竹的金矿,一台活生生的人肉提款机。

5
黄筱竹从死鱼口中得知李泰然打来的两个电话的内容后,不免也有些心神不宁。
李泰然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他念及旧情,真愿意拿出五十万元现金出来吗´毕竟两人曾经在一起过,他应该不会那么绝情的吧?不过,黄筱竹还有另一个想法,说不定李泰然真的迷恋上了她,愿意与妻子离婚,净身出户后与她在一起。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太好了。
就算李泰然没钱,那也没关系,他总比死鱼好吧!
其实,黄筱竹还是挺喜欢李泰然的。虽说是男友死鱼刻意让她接近李泰然的,但黄筱竹早已厌倦了与死鱼在一起的生活。死鱼是个脾气暴躁的人,稍有不开心的时候,便会毫无缘由地毒打黄筱竹。而死鱼为了出人头地,竟强迫女友成了自己老板的情人,这更让黄筱竹无法接受。
一个不珍惜自己女友的男人,还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地方?
黄筱竹早就做好准备,一旦有机会就要离开死鱼另觅他枝,而李泰然正是一个最好的靠山。她相信,就算李泰然没钱了,但以他在公司里所展现出的才能,不管到哪里都能闯出一片天的。
于是第二天,她满怀希望地离开死鱼的出租屋。径直来到城郊某个住宅小区,开门进了一间两房两厅的套房,这是以前李泰然为她租下的爱巢。黄筱竹在房中把自己弄得香喷喷的,如怀春的少女般等待着李泰然的到来。
记得出门的时候,死鱼看自己的眼神很是古怪,眼中似乎闪烁着凶狠的光芒。难道死鱼看出了自己的想法?不可能!他只在乎能不能弄到钱,他情愿把我送给自己的老板当玩物,算什么男人呀?他根本就不在乎我!黄筱竹如此这般在心里对自己说道。あ鬼あ大あ爷
可是,黄筱竹忐忑地坐在沙发上,等待着李泰然的到来,她看着时间在墙上的挂钟上慢慢流逝,却始终听不到门铃的响声。
直到平时约定的时间过了很久,李泰然还是没来。黄筱竹开始感觉焦躁不安,心神不宁。她不知道李泰然究竟抱着什么样的想法,他为什么不来?他在干什么?如果他不来,为什么又会让死鱼取消杀人计划?
不知不觉中,黄筱竹觉得自己就像条被烤干的鱼,脑海一片空白。
这时,她的手机响了。看了看来电显示,是死鱼打来的。他干吗要打电话来?难道他就不怕万一李泰然在这里?
接通电话后,死鱼以一种怪异的腔调,皮笑肉不笑地说: “你就别痴心妄想了,李泰然今天不会来了。”
“你怎么知道?”
死鱼没有回答,而是挂断了电话。一分钟后,黄筱竹收到了死鱼发来的一条手机彩信。液晶屏幕上。出现了李泰然在商场中购买金银首饰的画面,站在他身旁的,是他那肥胖丑陋的老婆。照片是死鱼用手机拍的,拍摄时间恰在几分钟以前。本文出自鬼,大,爷,鬼故事,转载请保留!
也就是说,现在李泰然正在商场陪老婆购物,他肯定不会再到这里来了。
为什么会这样?他难道不怕自己去找他老婆摊牌吗?他凭什么如此有恃无恐?
黄筱竹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心神不宁地出门,进了电梯。
就在进入电梯的一刹那,她念念不舍地朝那间爱巢回望了一眼,却看到几个身着工作装的搬运工人走出紧急楼道,径直拿出钥匙,打开了爱巢的房门。
电梯门已经合上了。电梯下行的时候,黄筱竹恍然大悟。
除了她之外,只有李泰然有那间房的钥匙。而现在李泰然已经撕破脸皮,现在正派搬运工人搬走房里的东西。
他为什么不留一点退路?为什么他就能如此肯定我不会去找他老婆摊牌?他做了何种打算?
黄筱竹忽然感觉浑身冰凉,仿佛跌入了寒窖一般。没错,李泰然一定准备在我找他老婆之前杀死我!他之所以不让死鱼行动,一定是事先知道了死鱼和我的关系!
李泰然肯定找到了一个比死鱼更厉害的杀手。呵,死鱼肯定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不过,就算死鱼被杀了,黄筱竹也不会掉下一滴泪。
走出电梯的时候,黄筱竹已经在心里暗暗下了一个决心。
与其让他来杀我,不如我先下手为强!对,我要杀死他!黄筱竹在心里下定了决心,她也不再神情恍惚、心神不宁了。

6
妇产科医院对面那家拉面馆里,老板娘徐颖颖也有些心神不宁。
虽然这几天她为拉面馆创出了一道新菜式,把浓稠的番茄汁加上某种特制的调味料,再淋在热腾腾的拉面上,能够溢出一种难以言表的香味。这种番茄汁拉面一经推出,就不断获得食客们的好评,但她却为另一件事发着愁。
徐颖颖知道隔壁那家lP电话吧的老板高天安一直暗恋着她。平心而论,她也挺喜欢高天安。不过,高天安似乎有点胆小,怎么都不敢向自己坦露心迹,这让徐颖颖很伤脑筋。
自己是女孩,总要守一点矜持,不能主动去问人家呀。再说,万一自己会错了意,那可就糟糕了,说不定以后连朋友都做不了,那多尴尬啊。
想了很久,徐颖颖终于想出一条妙计。
前一天,徐颖颖去了一趟妇产科医院,在挂号窗口拿了一张空白的孕检报告单,然后假借手机没电了,来到高天安的lP电话吧里,当着高天安的面随便拨了个电话,大声说了一句: “真好,怀上了这次是真的!怀上了!这一下你该放心了吧!”她想看看高天安听到这句话后,会作何反应。
正如她想象的那样,高天安开始坐立难安心神不宁,可这家伙实在是太可恶了,就是不知道鼓起勇气来问问自己。其实徐颖颖早就想好了,要是高天安来问,她就说是替老乡去看孕检结果的。如果高天安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她就顺势半开玩笑地问一句: “怎么,吃醋了?”这样就可以捅破那层窗户纸,而且还能保持自己的矜持。
可是,高天安就是不来问,他宁愿让自己整天生闷气,也没有勇气走到徐颖颖面前来问一声。这一次,轮到徐颖颖心神不宁了。
直到下午快到生意高峰的时候,徐颖颖终于忍不住了。她决定打破矜持,去给高天安说,她昨天是帮老乡取报告单的。可是,应该怎样才能平白无故地向高天安提起这个话题呢?
就在她思前想后的时候,店里的电话响了,有人叫外卖。附近一个小区的熟客打电话来,想要一份新推出番茄汁拉面。
徐颖颖只好打消了找高天安的念头,做了一碗面淋上热气腾腾的特制酱料番茄汁,然后把面碗放在托盘上,向附近小区走去。
大概因为精神过于恍惚,心神不宁,端着托盘的徐颖颖刚走进小区大门,她就与一个行色匆忙的年轻女郎撞在了一起,一碗番茄汁拉面就浇头淋在了那女郎的头上。血红的番茄汁染红了女郎的头发,沿着她的面颊缓缓地滑落,令女郎看上去似刚从枪林弹雨的战场爬出的伤兵一般。
徐颖颖赶紧道歉,说自己愿意赔偿对方的任何损失。但那头上被淋了番茄汁的女郎却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声: “没事。”然后转过身,朝小区的一角快步走去。
徐颖颖循着时髦女郎行进的路线望去,她看到了一个气宇轩昂的男人正与一个肥胖丑陋的女人并排站在一起,那个肥胖女人的粗手正挽着英俊男人的手臂。她不禁暗暗骂了一句: “真是鲜花插在牛粪上了。”呃,说得不对,鲜花是形容女人的吧?用在那个肥胖女人的身上肯定不合适。
“哈哈。”徐颖颖不禁笑了起来。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却让她笑不出来了。
7
黄筱竹穿着一件长袖女装,来到了李泰然所住的那个小区。她缩着手,将一把锋利的匕首藏在衣袖里。她心想,只要一看到李泰然,就快步上前,不等他反应过来,就将匕首插进他的左胸。鬼↓大♀爷♂↓△
可黄筱竹怎么都没想到,当她看到李泰然和他那肥胖老婆出现在小区时,她正准备拔刀上前,一个送外卖的年轻女人却迎面撞上了她。一碗番茄汁拉面淋在了她的头上。也别说,那碗番茄汁拉面的味道还真不错,沁人的香味袭人她的鼻孔,令她全身上下都觉得舒坦。
她想,如果以后有机会,一定得问问这拉面是哪家拉面馆做的。但是,或许以后再也没有这种机会了,警察不会给杀人犯任何品尝拉面的机会!
虽然送外卖的女人连声道歉,但黄筱竹却顾不上追究。机会稍纵即逝,如果让李泰然听到这边的嘈杂声,梭巡一眼发现了黄筱竹的身影,提前警惕,那么她的刺杀计划就会落空。所以黄筱竹只说了声“没事”后,将眼角的番茄汁抹到一边,披头散发便向李泰然冲了过去。
李泰然也听到了迎面而来的脚步声,下意识地抬起了头。当他看见黄筱竹的时候,黄筱竹还没从袖子里拿出那柄锋利的匕首,但李泰然的眼中却出现了恐惧的神情,一副仿佛见到鬼似的恐惧神情。“鬼呀!哎呀,我的妈呀,是鬼呀!”李泰然竟然真的喊出了见鬼般的惨叫,他一边惨叫,一边抚住自己的胸口,双腿一软,缓缓向地面倒了下去。
黄筱竹暗自生气。就算被淋了一头红色的番茄酱,像头染鲜血一般,还披头散发,也不至于被李泰然当做鬼吧?
可李泰然倒在地上后,还没等黄筱竹亮出匕首,他那肥胖丑陋的老婆便跪在地上,大呼小叫了起来: “老公,你怎么了?快醒醒呀!”
那肥胖丑陋的女人探了探李泰然的鼻息,突然爆发出了哭声: “哎呀,老公,你怎么没气了?哎呀!你的心脏病怎么这个时候突然发作了呀?”
李泰然有心脏病?自己以前居然不知道?黄筱竹暗暗寻思道。不过她看到李泰然倒在地上停止呼吸后,也吓了一跳,赶紧趁着人多,将匕首扔在了地上,转身向小区大门走去。
在小区对面呆了一会儿,黄筱竹看到救护车来了,但随即又走了。又过了一会儿,一辆殡仪馆的黑色灵车驶入了小区。
直到此时,她还在纳闷,为什么李泰然看到自己后,就像见了鬼一般恐惧。而且还诱发了心脏病?自己难道就那么可怕吗?她不禁有些忿忿不平了起来。

  8
徐颖颖端着空托盘回到小饭馆,对顾客说起了刚才在附近小区里看到的那惊悚一幕。
隔壁IP电话吧的高天安也听到了,赶紧冲进小饭馆,关切垃问:“你没事吧?遇到有人猝死,你自己被吓着了没事,吓到你肚子里的宝宝就不好了……”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语气酸溜溜的。
徐颖颖噗嗤一笑,答道: “谁肚子里有宝宝呀?”
“昨天你不是拿着孕检报告的,在我的电话吧里打电话说怀上了?”
“呵呵,我那天是去医院帮老乡拿报告单,电话也是打给老乡的!”徐颖颖心中暗喜,看到高天安长出一口气,露出如释重负的神情,她侧过脸,以半开玩笑的语气说道: “怎么,你吃醋了呀?”
这正是她原先安排的脚本,没想到竞在这样的状况下突然上演。当她事后回忆起这一点之后,徐颖颖不禁要感谢那个在附近小区里猝死的倒霉蛋。
再回到那家拉面馆里,lP电话吧的小老板高天安虽然胆小,却不是笨蛋,自然听出了心上人的言外之意,立刻以同样半开玩笑的语气答道: “是啊,我就是吃醋了,怎么样呀?”他知道,只要说出这句话,他的好日子就要来了。读精彩鬼故事,就到鬼大鬼故事网!
不过。就在他满心欢喜的时候,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对不起一个人,就是那个昨天在他电话吧里打完电话忘记付钱的时髦女郎。
9
时间回到昨天,高天安看到那个时髦女郎乘上出租车疾驰而去的时候,心中很是愤懑,对自己说: “哼,谁让我不痛快,我也让她不痛快!”
然后他拿起时髦女郎用过的话筒,按下了重拨键。先是听到占线音,挂断电话后,过了半分钟,高天安又按了一次重拨键。这一次,电话接通了。
在电话里,当高天安听到一个男人以温文尔雅的声音说道: “你好。”他便面无表情地对话筒说道, “刚才有位女士是不是才给你打了电话?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那位女士挂断电话后,过马路的时候,被一辆卡车撞倒了。车轮从她的脑袋碾过,满头的鲜血。你快来看看吧!”
说完后,不等对方反应,高天安便挂断了电话。
说实话,那时候高天安只是想做一次恶作剧罢了,报复一下那个没给电话费就走了的时髦女郎。不过,他怎么也想不到,正是这个电话,让李泰然以为黄筱竹已经死了,所以才取消了雇凶杀人计划。
也正因为李泰然第二天未去赴约,还让搬运工人去搬走爱巢里的物品,才令黄筱竹痛下杀机。
而当李泰然在小区里看到满头都是红色黏稠液体的黄筱竹,他立刻想到了那个电话: “车轮从她的脑袋碾过,满头的鲜血!”他只觉得是黄筱竹的鬼魂来报仇了,如果那天他不在电话里刺激黄筱竹,或许黄筱竹也不会在过马路时心神不宁,被一辆卡车撞倒,车轮从她的头颅碾过。
一时之间,从李泰然的左胸传来了一阵阵尖锐的疼痛……
10
你相信吗?一只蝴蝶在巴西轻拍翅膀,可以导致一个月后德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
反正我是相信的。


    您可能感兴趣的 有图有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