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唐网专注于分享免费的QQ空间素材唯美意境图片、QQ个性及QQ网名资源..

猎婚者之死_在线阅读悬疑

1.

我还是很爱苏刚的,所以他会死得很安静,很好看,并且,几天后,他还将拥有一场比我们的婚礼更风光的葬礼。在他赤身裸体地泡在五星级酒店的浴缸里的时候,在浴缸旁的琉璃杯边沿的红酒还未干透的时候,我就已经在偷偷地在网上选教堂、牧师,连葬礼请柬的设计和我在葬礼上的发言,都已经打好了腹稿——虽然苏刚并不是基督徒,但我还是决定为他举行比较内敛的西式葬礼,没办法,中式葬礼过于喧嚣,我怕自己到时候哭得不够歇斯底里引来怀疑,我没办法为一个骗爱的男人流泪。

是的,苏刚不仅仅是骗婚,他骗的是爱,一个如我这般,大龄、恨嫁、多金,且睿智的女人的,爱。在我梳着马尾、穿着仔裤的美好年代,我那么不屑身后的追求者,尽管他们又帅又充满活力,却一无所有。我觉得自己配得起更好的人。为了让自己配得起更好的人,我一头钻进书本,从研究生读到博士,然后努力创业,一步步把自己变成“白骨精”,可后来才发现,其实那些配得起我的男人们并不爱“白骨精”,他们更喜欢马尾辫和牛仔裤,更喜欢十年前的我。而我,竟然没出息到放下身段,爱上了又帅又充满活力的,一无所有的大男孩。命运绕了一个大圈子,又回到原点,可岁月却绕不回去。

苏刚很帅,年轻,充满活力。他喜欢打游戏,打篮球,听摇滚,喜欢看那些打打杀杀飞来飞去的电影,他也喜欢我。和他在一起时,我总觉得沐浴在春末的阳光里,暖得恰到好处。我很努力很小心地经营着我们爱、我们的婚姻,甚至连我年老色衰之后的驭夫之术就筹谋好了,我是铁了心要和他好好爱一辈子的,可我却没想到,从一开始,这不过就是一场骗局,一个想靠捷径走上成功之路的男人的骗局。

我说过,我很爱苏刚。因此,在婚后的第三个月,当我在信用卡里发现一笔可疑的大宗支出时,当我发现那笔支出的去向是一家婚姻介绍所时,当我发现他在那家婚姻介绍所定制了“婚姻猎头”服务时,我只是稍微意外了一下,并没有生气。

“婚姻猎头”是一项很昂贵很“小众”的单项服务。只要你交够佣金,提出自己的要求,猎头们便开始按照你的标准搜寻目标。一旦锁定目标,那么这家公司就会变身为专业的编剧和演员,为你和目标对象的偶遇、相爱、一步一步设计剧情,直到你和对方踏上红地毯。整个猎婚过程中,恋爱结婚的另一方是完全不知情的。顺利结婚后,你需要另外向婚姻介绍所支付一笔可观的“封口费”,那么,你婚姻的秘密将永远被埋进坟墓里。苏刚用信用卡支出的那笔钱,就是“封口费”。

虽然我像个愚蠢的猎物一样,被一步一步引诱到苏刚的爱情陷阱,但我并没有气急败坏,毕竟这个陷阱是甜蜜的,苏刚只是像那些爱慕虚荣的女孩子一样,渴望找到一个富有又漂亮的结婚对象,这并不是不可原谅的罪过,毕竟我们是相爱的。

他真正犯下的不可饶恕的罪过是:他骗的不是婚,是爱。

2.

没错,连他对我的爱,也是假的。

半年前,也就是我们结婚两周年的时候,我意外发现,苏刚每个月的第三个周末,都会在固定的五星级的酒店,和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幽会。我不动声色地请私家侦探对他进行了调查,这才发现,那个女孩竟然是和他相爱了六年的女友。原来,苏刚是把我们的爱情和婚姻当做事业来经营的。当年他孤注一掷将所有积蓄扔给婚介中心,为的就是钓到富姐,然后假装相爱、结婚,再然后他会离婚、平分家产,最后和他真正相爱的女孩过上富足美满的生活,难怪当我在婚前提出要做财产公证的时候,他会用尽办法反对。

在知道真相后,我内心出奇地平静。婚介中心在收到“封口费”之后,已经将苏刚的资料销毁了,就算有备份,也不足以成为他“骗婚”的证据;如果我以苏刚有外遇属于“过错方”的理由提起离婚诉讼,那么他也不能“净身出户”,还是能从我这里分到一小部分财产,更何况,无论是起诉他“骗婚”还是“外遇”,我的名誉都会受到影响。最重要的是,我无法容忍他用我的钱去哄别的女人开心,我不能让他从我这里带走一分一毫,不但不能带走,就连他以前吃我的喝我的穿我的那些,也要连本带利的还回来!

那么,就杀死他吧,这样的话,他就会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哦,不,不但不会带走一片云彩,他之前为了讨我欢心买的意外险,受益人还是我呢!

下定决心之后,我所经营的彩妆公司开始将触手伸到日化产品,以洗浴产品为主。上个月月末,我的公司成功和苏刚常去的那家酒店签订合约,从那一天起,那家酒店所有的一次性洗发水,都会使用我们公司研发的产品,那些洗发水和浴液,不但质量好,而且还很特别,洗发水刚被挤出来的时候,是玫瑰香味的,可是当泡沫在发间散开时,就会发出好闻的栀子花香。
苏刚喜欢玫瑰香,但对栀子花香过敏,一旦闻到,就会头晕恶心,严重时还会晕倒——在浴缸里晕倒,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

当然,仅仅是这些还不够,人类最致命的弱点,就是习惯。我知道苏刚的女友每次幽会时的习惯路线,就故意在那条路的路口追尾,还大吵大闹造成交通堵塞;我知道那个女孩一定会打电话告诉苏刚,她因为堵车会晚点到;我知道,苏刚会习惯性先倒一杯红酒,然后冲澡泡玫瑰浴等待心爱的人;我知道,苏刚一定会因此而死去。

如果不如我所料,警方会认为苏刚是因为醉酒后泡浴淹死的,就算查出他对栀子花香过敏,那应该也是意外吧?毕竟整个酒店用的是同样的洗发水。

苏刚的尸体可能会被两种人发现:一是他的女友,二是酒店的服务员。

我抬眼看了看手表,中午十二半点。看来,他的女友昨晚到达酒店后叫不开门又打不通电话,就误以为苏刚有临时状况不方便约会离开了,毕竟他是已婚的人。那么,现在已经过了退房时间,酒店的服务员应该已经在浴缸里发现苏刚尸体。我坚信,即便已经死去,苏刚的身体仍是性感诱人的,尤其在漂浮的玫瑰花瓣下,应该算得上香艳吧?

如果警局的动作够快,我会在半个小时后接到“噩耗”,警方应该会对我做一些例行的调查,但这没什么可担心的,“谋杀”两字的精髓就在于“谋”字,为了不留痕迹地杀死他,我费了这么大的周折,不可能被发现的。

下午一点的时候,我期待的噩耗没有如期而来。

下午三点的时候,仍旧毫无动静。

晚上八点时,一切仍旧是平常的样子。

第二天早晨七点,苏刚的活人没有回家,死讯还是没有传来。

到底哪里出了岔子?

3.

已经第六天了,苏刚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手机关机,信用卡消费也一直处于停滞状态。

第七天的时候,我实在按捺不住,去警局报了失踪。可警察们对此并不重视,光是那些有可能被拐卖的失踪儿童和因叛逆而离家出走的少年就已经令他们焦头烂额了,谁会在意一个消失只有六、七天的成年人呢?——“也许他只是想出去散散心,你好好想想,你们的婚姻生活最近是不是给了他太大的压力?”警察漫不经心地说。

于是,我只好自己找。他常去的网吧,他经常打球的球场,他曾彻夜泡过的KTV,甚至我还在他沉迷着的那款网络游戏里创建了个小号,满世界叫他的角色名字。

其实,我并不知道自己到底找什么,是找他的人?还是尸体?有那么一刻,我甚至决定,如果他下一秒就活着出现在我面前,我将原谅他曾对我做过的一切,给他钱、给他自由,给他和他的爱人幸福。因为就算过往的一切都是骗局,他毕竟让我享受了三年的幸福,虽然爱是假的,但那些快乐是真实的。

可是,已经一个月过去了,苏刚还是杳无音讯。

我也曾想过,可以凭借和那家酒店的合作关系,拜托他们让我查看下事发当天的酒店监控录像,可我终究没有那么做。万一苏刚真的死了,且是死于栀子花香,那么我查看监控的行为,无疑是为自己增添嫌疑。

万般无奈之下,我将那个女人约了出来。

她叫柳眉,是一个纤弱白净的女孩,头发很长,眼睛很大,看起来又柔又软,似乎轻轻一摸,就能掐出水来。她像个受惊的小兔子一样坐在我对面,紧紧捧着咖啡杯,就像里面装的不是咖啡,而是能赐予她勇气和力量的神奇药水。

“苏刚是不是在你那里?”我开门见山,“别否认你们的关系,别否认这几年你们一直保持关系,我只是想知道,苏刚在不在你那?”

柳眉手里的咖啡晃动了一下,怯懦地说:“没、没,我很久没有和他联系了。”

“多久?”

“两个多月吧……”柳眉的声音很低,颤颤的,莫说是我,恐怕就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在撒谎吧。

我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的眼睛,说:“我已经决定和他离婚了,并且会给他一笔钱。所以,如果你有了苏刚的消息,请马上联络我,这对你没坏处。”

柳眉一直低着头,一声不吭。

4.

苏刚的尸体终于被发现了,在他失踪的第46天。

那是一个废弃的鱼塘,四周长满了杂草,还有一两具野狗的尸体。他被墨绿色的水草包裹着,浮肿、褶皱,面目全非,惨不忍睹。

我一直筹谋着如何杀死苏刚,一直期待着他的死讯,一直担心自己在他死时无法痛哭流涕。可是,当我真正看到苏刚的尸体时,内心的悲痛却如崩裂的堤坝一般汹涌奔流,那种悲痛难以言喻,既不是因为爱,也不是因为恨,只是一种单纯的、莫名其妙的痛。

警方根据苏刚失踪那天的电话记录,很轻松就查到了他曾入住的酒店,而我也光明正大地看到了那段监控录像。
那天,苏刚确实去了酒店,并照例开了2楼的客房。从他走进房间,直到第二天酒店服务员催促他退房或者续费的时候,他一直都没有走出过房门,但人却不见了。在这期间,除了一个中年男人拿着房卡在他门前鼓捣了一番以外,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根据警方的查证,那个男人只是醉酒走错房门而已,后面的监控录像里,也确实看他顺利打开了隔壁的房门。也就是说,苏刚在那间客房里人间蒸发了,然后在46天之后,变成了一具丑陋的尸体。

我坚信苏刚不是我杀的,因此变得理直气壮起来。我像个真正痛失爱侣的女人一样,哭得惊天动地,我声嘶力竭地扯着警察的胳膊,要求他们一定要查出真凶。没错,苏刚即便有万般不是,也不容别人杀死他,苏刚的命,只能我才有资格拿!

三天后,警方排查完当天入住的所有客人,终于找到目击者,证实苏刚在晚上八点左右,从2楼的阳台跳下,离开了酒店。但是他为什么跳窗,离开后酒店后去了哪,又为什么会死在鱼塘里,却是不解之谜。

“也许只是意外,毕竟他身上没有任何外伤,也没有中毒的迹象,纯粹是溺水而死。如果过一段时间仍旧无法搜到有价值的线索,只能按意外死亡处理了。”警察们这么说。

若真是意外的话,那也太令人意外了,为什么偏偏在我准备杀死他的时候,他就意外而死了呢?难道连老天爷都在帮我吗?

5.

除了警察之外,还有一种人,他们比警方更执着,那就是保险事故调查员。他们思维方式有点偏激,调查对象也更有针对性。如果被保险人死了,那么他们就会直接从保险受益人那里下手。

在准备谋杀苏刚的时候,我就已经做好了与那些难产的家伙们斡旋的准备。因此,当柳眉被警方拘捕的时候,我觉得十分不可思议,十分愤怒。

不可思议的是柳眉竟然会杀死苏刚,愤怒的是,苏刚竟然会在买下那份保险不久,就偷偷更换了保险受益人。真可悲,在我自以为爱得最灿烂的时刻,他心里念的却是柳眉;真可笑,他竟没有一天、一时、一刻,甚至一秒的时间是爱我的。

原来,那天在酒店的路上堵车时,柳眉远远看到了正在与被追尾的车主吵闹的我,于是她立刻给苏刚打了电话。苏刚为人谨慎,他觉得我出现在酒店附近不是巧合,担心我是去捉奸的,就立刻取消了和柳眉的约会。

就在他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的时候,那醉酒的男人看错了房间号,拿着门卡在他门前一顿鼓捣。苏刚以为是我叫了服务员来开门,一时又想不出到酒店开房的借口,干脆跳窗而出。

离开酒店后,苏刚径直去了柳眉家里,然后被淹死在浴缸里,最终被柳眉抛尸鱼塘——那些保险事故调查员,请人抽干了鱼塘所有的水,硬生生在塘底的淤泥里发现了一枚发夹,发夹上还缠着几根头发,那头发正是柳眉的。

但柳眉一直不肯认罪,她一口咬定苏刚那天因为饮酒过度去泡澡,才意外被淹死的。她害怕自己报警后有口难辩,再加上留一个有妇之夫在家洗澡本身就是一件败坏名声的事,这才决定抛尸的。

但警察又不是傻瓜,他们当初之所以认为苏刚死于意外,是因为他的鼻腔里有鱼塘的绿藻和浮游物,也就是说落入鱼塘的时候,苏刚只是昏迷了,并没有死。

据说听到这些的时候,柳眉再也没有说任何话,她只是一边流泪,一边不停地发抖。

6.

柳眉被宣判之前,我曾去看过她一次。

我必须要见到她,不惜用尽一切办法,因为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告诉她。只有让她知道那件事,我的复仇才能真正抵达终点。

我微笑着,以胜利者的姿态对她说:“你知道他对栀子花的香味过敏吗?你知道他一闻到那种香味就会晕倒吗?”

柳眉疑惑地看着我,显然,她和苏刚一样穷酸,也许一辈子都没见过真正的栀子花——其实苏刚也是和我一起去江西旅行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对栀子花香过敏的。

“那么,”我继续微笑着,“你知道你家里的洗发水里,有栀子花香吗?”

“那、那、你……你……”柳眉惊讶地捂着嘴。

“没错,那个派发赠品洗发水的人,是我的员工。不仅如此,研发出这款洗发水的,也是我的公司。我啊,当初派发赠品给你,只是希望在你们浓情蜜意时造成点小破坏而已,想不到你却给了我这么大一个惊喜。”我得意地笑着,“别指望着用这条理由去翻身,因为你所居住的小区的每一户业主,都曾收到过赠品,这只是我们促销计划的一部分。”

柳眉紧紧咬着嘴唇,脸变得像纸一样白。

真好。

苏刚终究还是因我而死,真好。

7.

填写完繁琐的表格,刷完卡之后,我长长舒了一口气。现在,我和苏刚一样,也成了这家婚姻介绍所的顾客,成了猎婚一族。

栀子花的花语是等待爱情,可我已经等不及了。 


    您可能感兴趣的 有图有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