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唐网专注于分享免费的QQ空间素材唯美意境图片、QQ个性及QQ网名资源..

[新传说] 三块金表

  两万元的金表不见了
  
  王大川毕业后考中公务员,进了县财政局业务科。他很快赢得了同事的认可,成了科室“年轻有为”的代表人物。直到有一天,科室来了一个叫张付的人,跟王大川同龄,做人高调,三天两头换一身名牌,常引起同事围观。人们私下里都说,张付肯定是富二代。王大川嫉妒张付抢了自己的风头,心里一直较劲儿,平时说话总夹枪带棒。张付也不是吃亏的主,一来二去,两人成了办公室里一对冤家。
  
  这天,一进办公室,王大川就发现科室的人围在张付那叽叽喳喳。张付见王大川进来了,故意吊着嗓门说:“大川,我新买了块金表,浪琴牌最新限定款。以前戴的那块表没用了,送你吧。”王大川知道张付存心挤兑自己,心里的火一下蹿到了脑门,愣是没理他。
  
  一晃到了午休,王大川心里憋了口气,午饭没吃几口,就回了办公室。办公室没人,王大川走过张付工位时,发现地上有个金灿灿的东西,一看,原来是金表。估计张付洗手时摘下放桌上,走的时候碰掉了。王大川想起早上的一幕,“显摆个屁!”他鬼使神差飞起一脚,把金表踢到了门后。这一脚劲不小,王大川有点后悔,踢坏了怎么办?心里正画魂儿,同事小黄进来喊:“大川,打球去!”王大川悬着颗心不想去,但转念一想:谁让他把表弄到地上,活该。于是,王大川看也没看门后的金表,跟着小黄走了。
  
  出了这口恶气,王大川心情好得不得了。可再回办公室,却发现气氛不对,所有人都不说话,齐刷刷死盯着他,看得他心里发毛。王大川不明所以地问:“都看我干吗?”张付恼火道:“装什么蒜?金表还我!”
  
  原来,张付发现金表不见了,就问同事中午谁在办公室。小黄顺嘴答道:“刚才我回来,见大川一个人在办公室,就喊他出去打球……”张付一听,这才说金表不见了,大家的怀疑立马就聚集到王大川身上了。王大川心里有数,不急不气:“谁稀罕你那破表,指不定自己掉哪儿了。”小黄见王大川面无惧色,心里有点过意不去,毕竟是他多嘴,让大家怀疑了王大川,赶紧打圆场说:“对对对,咱们赶紧帮着找找。”
  
  同事们把科室翻了个遍,结果让王大川大吃一惊,门后的金表不翼而飞。这下王大川真急了,张付更是不依不饶:“还找么?王大川你识相的话,赶紧把表还我。”王大川哪受得了这种委屈,反击道:“你以为人人跟你一样,喜欢土气的大金表?”俩人越吵越激烈,众人怎么都劝不住,吵架声引来了陈科长。
  
  照张付今早对同事说的,这金表要两万元,完全可以报警立案。陈科长听完来龙去脉,却皱了皱眉,反对报警,他认为科里出了这种事,会影响业务科在局里评优。王大川也不希望报警,金表不是他偷的,但也跟他有关系,他怕说不清楚。张付见状,也低声说:“我不想闹大,偷表的人把表还回来就行。”
  
  同事中,不知谁说了一句:“可以调监控啊。”陈科长极力反对:“调监控得通过保卫科,这样局里肯定就知道了,这不跟报警一样吗?”报警不行,监控也不能调,这下大家都没了辙。最终,陈科长想出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这样,我建议给这个人一点时间,谁都有糊涂的时候。我在办公室门口放个抽奖箱,谁拿了金表,赶紧放进去,就当没发生过。如果两天后没人还回金表,那就报警。”大家都说这办法好,张付也勉强同意了。
  
  一块金表变三块
  
  晚上回到家,王大川心里像猫挠一样。原来,他知道办公室门口位置是监控盲区,监控只会记录下他踢走金表的画面,而无法证明他没拿金表。到时候一调监控,人们都会认定他是小偷。如果两天后没人还回金表,王大川可能会丢掉工作,也许还得坐牢。考虑了一夜,王大川选择了一个最笨的办法:掏钱买块一模一样的,还回去。
  
  两天后,陈科长如约把抽奖箱拿到科员办公室。这两天,大家一直在议论这件事,好事的人还打了赌。只有王大川知道,这事儿没什么悬念。想着自己大半年的积蓄就这样打了水漂,王大川心里直叫苦。陈科长清了清嗓子:“大家安静一下。如果箱子里没有金表,就按我说的,直接报警。如果金表还了回来,这事儿就当没发生过,谁也不能再追究。”张付听出了弦外之音,冲着陈科长点点头,算是认可了。陈科长似乎对摆平这事挺有信心,可当他打开抽奖箱的锁,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气,谁也没想到,抽奖箱里不仅有金表,而且还是三块!
  
  办公室一下就炸开了锅。王大川琢磨着,看来门后的金表确实有人拿走,又还回来了。可加上自己买的,是两块才对,怎么算都不可能是三块啊!在场没人想得通,大家你一言我一语,陈科长怎么都压制不住场面。忽然,有人喊了一句“冯局长来了”,办公室才瞬间安静下来。冯局长说道:“干什么呢,不好好工作,在这儿搭台唱戏啊!”陈科长想掩饰,但几个嘴快的同事七嘴八舌一说,冯局长基本知道了大概。
  
  冯局长听后,皱着眉头对众人说:“先散了吧,这事儿我处理。”当场带走了三块金表。陈科长一看事情闹大了,黑着脸,轰走了看热闹的人。业务科丢一块金表还回仨的奇谈,在财政局上上下下传开了。
  
  自己掏腰包赔金表,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虽然王大川说出实情,也能拿回自己买的表,但他胆子不大,最终选择以静制动。可一连三天过去,冯局长那里一点动静也没有。王大川一咬牙一跺脚,主动去找冯局长坦白。去了他才明白,保卫科那台监控烧坏了,没了监控,冯局长也正发愁呢。王大川把事情经过如实讲了一遍,合情合理,又有买金表的发票为证。冯局长批评教育了一番,就把金表还给了他。
  
  现在,有两块金表可以确定来源,一块是王大川买的,一块是张付丢的,这第三块金表从何而来?王大川一头雾水,但最要紧的事是把金表退了,两万块哪。这天一下班,王大川直奔表行。不巧,当班的是个新来的店员,她讪讪地说:“对不起先生,我没处理过退表,要不您明天来?”王大川一听急了:“你看这发票齐全,为啥不能退?你们店承诺五日内无理由退货,明天是第六天,你让我怎么退?”店员只好乖乖地给王大川退了货。
  
  死对头的握手言和
  
  冯局长要求王大川先将买表的事保密。对外,冯局长只说事情还在调查当中。可别人不知个中隐情,王大川还是跟这事儿脱不了干系。每天被人指指点点,王大川有点受不了,他准备去找陈科长帮他说话。
  
  王大川去陈科长办公室,刚好碰到老驼从办公室出来。老驼这人不爱说话,平时负责收垃圾,这会儿见了王大川,像见了瘟神,冲他尴尬一笑,赶紧走了。王大川这时候哪有闲心管别人,赶紧把来意跟陈科长说明,并交代了买表的事。陈科长叹道:“多此一举啊。”听陈科长这么说,王大川也有点不好意思:“科长,我肯定吸取教训,再也不犯浑。您帮帮我,跟局长说说,当大伙的面还我个清白。”陈科长想了想说:“你先回去,让我想想。”
  
  王大川万万没想到,第二天,他正要去上班,竟被找上门来的警察直接带到了公安局。
  
  民警旁有一男一女。民警拿出一个物证袋:“这你认识吧?”王大川定睛一看,袋子里的是表。民警冷笑一声:“这位男士是金表行老板,他报案说你诈骗。这位女士是人证,金表是物证。我们找你了解一下情况,你有什么要说的?”
  
  王大川理直气壮地说:“金表怎么了?我退货也犯法?”民警“啪”的一拍桌子:“买块真表,退个假货,这还不犯法?”王大川一听这话,脑子嗡嗡直响。“假的?”原来,那天帮他办理退货的柜员鉴别水平有限,表行老板回来后才发现发票是真的,但金表被调包了,赶紧报了警。王大川思来想去,一定是当初那三块金表里有假的,才闹了乌龙。这事情太复杂,王大川情急之下,说话又颠三倒四,等民警厘清了事情经过,已经是三小时之后了。为了证实王大川的话,警察请来了冯局长。冯局长证实了王大川的话,还带来了剩下的两块表。表行老板鉴定,三块表中,只有王大川买的那块是真的,剩下两块,都是假的。
  
  这下,王大川、冯局长都明白了,张付的金表,本来就是假的!
  
  冯局长找到张付。张付知道自己买假表的事曝光了,还害王大川进了公安局,事情越闹越离谱,这几天心里负担不小,终于说出实情:他不是什么富二代,买假金表、假名牌都是为了满足虚荣心。不报警正好顺了他的意。没想到,陈科长出了个还表的主意。张付认定死对头王大川拿了他的表,不会还给他,于是又买了块假的,放进了抽奖箱。哪知道,一块表变成了三块。
  
  张付的坦白,总算让事情有了进展。在冯局长的调停下,王大川和张付握手言和。其实,这几天无论是对王大川还是张付,都是煎熬,他们内心深处早就有了悔意。
  
  然而,目前为止,被王大川踢到门后的那块表,仍然不知道是谁拿走又还回来的。
  
  冯局长告诉王大川,如果下周前仍查不到第三块表的来历,就结束这件事,当全局的面还他一个清白。王大川比谁都希望水落石出,他可领教到什么是“人言可畏”,就将所有心思都放在了“破案”上。
  
  “悬案”终于破了
  
  这天,办公室恰好有保洁来收垃圾,善意提醒道:“这些东西确定都不要了吗?我可都扔了啊。”王大川通电一样来了精神:假如丢表那天也有人来打扫办公室,金表完全可能混在垃圾堆里被保洁拿走。为了印证自己的想法,他特意去保洁组查了排班表,结果丢表当天轮值的不是别人,正是老驼。保洁组的人告诉他,老驼已经辞职了。这下,王大川确定,老驼跟这事脱不了干系。他找人打听到了老驼大概的住址,决定来个守株待兔。
  
  老驼家住在一幢筒子楼里,只有一条通道。为了还自己一个清白,王大川愣是守到了晚上八点多。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让他等到了老驼,看老驼上了楼进了屋,王大川才上前敲门。万一老驼抵死不认,也让他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开门的人却让王大川惊掉了下巴,竟然是陈科长。陈科长见到王大川时也是一惊,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第二天,陈科长当着冯局长、王大川、张付的面,揭开了金表事件最后三分之一的面纱。当天,门后的金表被收垃圾的老驼发现了,他就把金表送给了陈科长,说是捡的。陈科长没多想就留下了。直到张付和王大川吵了起来,陈科长才意识到,老驼捡的金表是张付的。其实,当时他完全可以选择说实话,但一个科长贪这种便宜,在属下面前实在挂不住脸面。他就想了个抽奖箱还表的办法。结果一下出现了三块表,陈科长自己也懵了。
  
  王大川忍不住问:“老驼为什么会把捡到的表送给你?你又为什么会在他家里?”一直沉默的冯局长开口了:“老驼是陈科长的父亲。你也看到了,人有点残疾,保洁工作是局里特批的。你们陈科长能走到今天,完全是靠自己一步一个脚印的踏实奋斗。只是在这件事上,他暴露了自己软弱的一面。小陈啊,你那天坚持让你父亲辞职,是怕你父亲露馅吧?”陈科长涨红了脸,低下了头。
  
  这时,王大川想起老驼那天见到自己时尴尬的表情,心想:老驼因为这事儿心里过意不去,所以不敢面对我,也不是个坏人。可这事儿里谁是坏人?好像谁都不是。
  
  终于,所有人在自愿或不自愿的情况下说出了实情,三块金表的闹剧,终于落下了帷幕。
  
  经过这次事件,三个人都明白了,人最可贵的不是出身,也不是钱,而是直面问题不躲避的勇气。事后,冯局长说了一番话:“三块表,代表了人们常有的三个弱点:虚荣、嫉妒和怯懦。这出闹剧里,哪怕有一个人能实话实说,都不至于搞得大家都下不来台!”


    您可能感兴趣的 有图有真相

    其他网友正在关注

    本栏目随机推荐